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宠杏在线阅读 - 第149章 她的来信

第149章 她的来信

        她频频找借口推脱,主要也是打不过楚姣杏。

        这楚姣薇看着是个厉害角色,如今又想与她亲昵,不如……

        她抬眼看着楚姣薇,试探一问:“这北宫千秋身边的楚姣杏也挺厉害的,怕是个麻烦……”

        楚姣薇轻轻勾起唇角,道:“你想借刀杀人?”

        楚姣梨蓦地一惊,低下眸子,眼神闪躲道:“这说的是什么话?我们现在是一条线上的两只蚂蚱,她与北宫千秋走得近,便是我们共同的敌人。”

        楚姣薇瞥了她一眼,笑道:“她也掀不起什么大浪的,等到北宫千秋大势退去,她便没有什么威胁了。”

        闻言,楚姣梨有些急了,她欲言又止,紧紧咬着唇瓣,最终还是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楚姣薇看着她有趣的眼神,轻轻勾起唇角,道:“惹到麻烦事了吧?”

        闻言,楚姣梨沉默,失落地低下了头。

        这楚姣薇太厉害了,在她面前掩饰简直是浪费时间。

        楚姣薇轻轻挑了挑眉,道:“我可不替人背锅,她对我威胁不大,你自己解决。”

        楚姣梨蹙眉,满脸不甘地看着她,欲言又止。

        语落,她便起身离开了。

        走到门口,楚姣薇的眼角轻轻一睨,眼底藏着笑意。

        鹬蚌相争,那是最好不过了!

        “娘娘,白三小姐求见。”

        楚姣薇前脚刚离开,丫鬟便进来通报。

        楚姣梨的心“咯噔”了一下,低下头,也不知该不该见。

        只是,那白月莹也是个不请自来的主,还未得到许可,便走了过来。

        与楚姣薇擦肩而过时,楚姣薇瞥了她一眼。

        据她了解,楚姣梨并没有跟白月莹有过什么接触,突然来找她,估计这就是她惹上的麻烦吧。

        她轻轻勾起唇角,不再看她,走了出去。

        很快,白月莹也踏进了楚姣梨的屋内。

        楚姣梨蹙眉看着她道:“本宫还没同意你进。”

        白月莹轻轻勾起唇角,道:“你不让我见你,那我就去见太子殿下。”

        “你!”楚姣梨拍案起身,满脸愤怒。

        这种被抓着小辫子的感觉真令人不适。

        白月莹踏进门槛,走到她面前坐下,道:“前些日子抱病,上个月受了伤,怎么样?这个月你还有什么理由?”

        楚姣梨握了握拳头,神色复杂。

        白月莹冷冷一笑,道:“我的耐心是有限的,你答应了我,就必须替我办事。”

        楚姣梨蹙起眉头,道:“再宽限些时日。”

        白月莹伸出手比了个三的手势,道:“最多三天。”

        楚姣梨顿了一下,低眼看着桌上的茶杯,金色的茶汤映着她焦虑到了极点的神情。

        “殿下。”门外的丫鬟对过来的人称呼道。

        楚姣梨大惊,怎么偏偏这时候北宫腾霄过来了!

        踏进门内之时,楚姣梨依旧完全僵住,生怕白月莹将她的丑事抖搂出来!

        白月莹轻轻勾起唇角,抬手将她的手拿起,亲昵地拍了拍,温柔道:“既然如此,姣梨妹妹好生休息,月莹还等着你三日之后的游湖呢。”

        语落,她便起身,路过北宫腾霄之时从容不迫地行了一礼,笑盈盈地走了出去。

        北宫腾霄轻轻挑眉,走到她面前,淡笑道:“梨儿,你与白三小姐关系很好?”

        “啊……”楚姣梨回过神来,尴尬一笑,道,“嗯……还行。”

        闻言,北宫腾霄淡淡一笑:“在府中寂寞,梨儿能有玩伴,本宫自然是开心的。”

        楚姣梨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

        即便不为堵住白月莹的嘴,楚姣杏的确还是北宫腾霄的绊脚石。

        楚姣梨微不可见地蹙起了眉,如此一来,三日之内非杀她不可了。

        刚才白月莹的言外之意,三日后她会安排一场游湖吧?

        郡主府。

        楚姣杏坐在北宫千秋的怀中,他正握着她的手教她作画。

        “郡主,太子侧妃来信。”

        楚姣杏轻轻挑眉,接过丫鬟拿的信封,楚姣梨写的,她有些许期待。

        拆开信封,她欣喜地笑道:“梨儿邀我三日后去游湖诶。”

        北宫千秋看着她面露喜色,淡淡一笑。

        她与楚姣梨也有许久未见,近来闲暇无事也时常惦念。

        等他争夺皇位之事,可就再也没有现在那么开心了。

        他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道:“好好玩。”

        真想,就这么一直守护她的开心……

        三日后。

        楚姣杏来到湖前,下了马车,见到眼前一袭白衣的背影,站立在一叶扁舟之上,轻轻挑眉。

        还以为是坐画舫游湖呢,这几日已然入冬,冷得很,她走上前,笑道:“梨儿,好久不见了。”

        楚姣梨转过身,淡淡一笑:“大姐姐近来可好?”

        楚姣杏点了点头:“挺好的。”

        楚姣梨朝她伸手,道:“大姐姐随我一同游湖吧。”

        楚姣杏犹豫了一下,笑道:“梨儿,我半个月前定做好了一艘画舫,要不我们坐画舫吧?”

        楚姣梨一愣,心绪有些复杂,这船夫是白月莹的眼线,会帮着她暗害楚姣杏,去了画舫,那么多侍从丫鬟,根本下不了手。

        想罢,她笑得有些尴尬:“梨儿喜欢清静简单些的扁舟,大姐姐是嫌弃了么?”

        闻言,楚姣杏立马上了船,道:“怎么可能呢?梨儿难得约我见面,坐哪儿都行。”

        只要能聊聊天,去哪里坐什么倒不是什么重点,冷点就冷点吧。

        船缓缓离开了岸,朝湖的正中央驶去。

        楚姣杏看着周围的美景,关切地问着她:“梨儿的腿伤应该好些了吧?”

        楚姣梨点了点头:“这一个月来细心静养,近乎痊愈了。”

        闻言,楚姣杏放心地点了点头。

        郡主府。

        北宫凌云踏进门内,看着坐在门口乏味打盹的女孩,轻轻勾起唇角。

        听说今天楚姣杏出门了,恰逢楚姣梨遇上休沐日,这番好机会他是不会放过的。

        楚姣棠觉得有些无聊,她也想去游湖,但楚姣梨并没有邀请她。

        忽然,眼前出现了一串糖葫芦,她立刻露出喜意,接了过来,抬头便看到了北宫凌云满怀笑意的脸。

        她甜甜笑道:“谢谢。”

        张嘴咬了一口,心情也好了很多。

        北宫凌云抬手揉了揉她的小脑瓜,道:“小棠棠,你怎么闷闷不乐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