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宠杏在线阅读 - 第148章 岁月静好

第148章 岁月静好

        北宫凌云放开了她,看着她手上的东西,满眼戏谑……

        楚姣棠看着手里精致的檀木盒子,抬眼瞄了一眼他,便打开。

        里面放的是一个精致的海棠发梳,三朵娇艳欲滴的海棠栩栩如生,宛若雨后盛放的真花一般,带着盎然的生气。

        她的眼眸微不可见地闪过一丝欣喜之色,而后很快掩下,蹙眉看着他道:“这又是偷谁家的东西吧?”

        北宫凌云愣了一下,抬起手指轻轻点了一下她的额头,笑道:“这是我买的。”

        楚姣棠轻轻挑眉:“买的?你要戴?”

        北宫凌云轻轻勾起唇角,将那精致的发梳从盒中拿起,别到她的头上,那略带稚嫩而精致的面容顿时又美上了三分。

        他的眸子闪过些许震撼,看着她浅浅一笑,目光温柔,道:“我送你的。”

        闻言,楚姣棠眼前一亮,抬手小心翼翼地摸了一下,眼底露出了欣喜的笑意:“真的?送我?”

        “当然啦。”北宫凌云轻轻勾起唇角,抬手理了一下她的碎发,戏谑笑道,“你看我送你那么好看的东西,你让我抱一下好不好?”

        楚姣棠嘟起小嘴,思考了一下,点了点头:“那好吧。”

        北宫凌云得逞一笑,将她抱到自己腿上,坐在门前的台阶上,从怀中拿出了一面小铜镜给她。

        楚姣棠笑着接过铜镜,看着头上的海棠发梳,她确实喜欢得紧。

        看着她满意的笑容,北宫凌云试探问道:“好看吧?”

        楚姣棠点了点头,笑道:“好看!”

        北宫凌云眼底闪过一丝狡猾之意,低声道:“那你让我亲一口好不好?”

        楚姣棠想了一下,摇了摇头。

        北宫凌云微微愣住,温柔地哄道:“为什么呀?”

        “唔……”楚姣棠蹙眉思考了一下,道,“除非……除非你给我买糖葫芦!”

        北宫凌云笑弯了眼,立刻往她肉乎乎的脸颊一顿猛亲,道:“好!”

        楚姣棠吓了一跳,立刻擦了擦脸,委屈地蹙眉道:“哼!你亲那么多下,得五串!不,十串糖葫芦才行!”

        北宫凌云心满意足地抱紧了她,道:“好好好,你要多少串我都给你买~”

        “外加一碟桂花糕!”

        “好~”

        楚姣棠轻哼了一口气,拿起铜镜继续欣赏着镜中的海棠发梳。

        北宫凌云透着铜镜看着她那纯真的笑容,双眸稍作迷离,轻轻勾起唇角,这小丫头还真是好哄。

        快长大吧,哥哥好想把你娶回家。

        一个月后。

        丞相李鸿病危濒死,现已瘫痪在床。

        这个月来,楚姣薇频频看望太子府中的楚姣梨,嘘寒问暖,还送了重金买来的膏药治疗她的腿。

        虽然彼此之间都是装腔作势,却把北宫腾霄感动得不行,因为这番举动,再有楚姣梨的请求,他便举荐李鸿的儿子李玥澄为下一任丞相,北宫烈也即将点头同意。

        立冬时节,这几日下起了纷纷扬扬的雪,今日才消融。

        清晨的阳光照射进淳梨殿,楚姣梨披着雪白的的狐裘,缓缓走到了窗格前,金色的光辉撒在她抬起手掌上,带来了些许生气。

        躺了一个月,这几日终于能下榻走路,虽然有些缓慢,调养得非常小心,现下走路已与常人无异,楚姣薇送来极好的药膏,她腿上难看的伤疤也已消失不见。

        再细心调养些日子,甚至还是有机会再跳舞的。

        岁月静好,仿佛那一日从未发生过一般,碍眼的人消失了,她十分享受现下恬静的时光。

        “吱呀”一声,门被轻轻推开,两侧的丫鬟行礼道:“李夫人好。”

        楚姣薇走到桌前坐下,抬手拿起桌上的糕点品尝,对丫鬟道:“可以改口叫丞相夫人了。”

        闻言,两个丫鬟一愣,看向楚姣梨。

        侧妃娘娘平日里说话就没个轻重,她姐姐竟然比她还要嚣张……这未成定局的事情,这般议论可是要掉脑袋的!

        楚姣梨闭上双眸,道:“都下去吧。”

        “是。”丫鬟们行了一礼便退下。

        楚姣梨转过身来,缓缓走到桌前,在楚姣薇的对面坐下,看着她道:“你有两把刷子。”

        楚姣薇轻轻勾起唇角,道:“哪里哪里,我当上丞相夫人,比你当上太子侧妃可要简单多了。”

        楚姣梨微微眯起双眸,饮下杯中的茶水。

        侧妃?她想当的是正妃!

        这项旖旎都死了,北宫腾霄却丝毫不提及让她当正妃这事。

        想罢,她重重放下茶杯,眼底有些阴沉。

        楚姣薇抬眼瞧了一眼,冷冷一笑。

        楚姣梨蹙眉,握紧手中的杯子,道:“你笑什么?”

        楚姣薇轻轻勾起唇角,冷笑着叹了一口气,道:“一提及侧妃,你就不高兴了,你对我耍性子有什么用呢?若不是我给你的膏药,你可别想在皇上面前留下好印象了,想争取,凭本事不就好了。”

        楚姣梨重重呼出一口气,道:“如今丞相快死了,你也不必天天找我装样子亲昵了。”

        楚姣薇笑道:“好姐妹聊天叙叙旧不好么?”

        楚姣梨白了她一眼,道:“聊你在楚府欺压我?还是我在楚府杀了你?”

        楚姣薇叹了一口气,道:“你这妹妹可真没劲,照你这样的活法,现下年轻,太子迁就你,可你总会长大,将来太子还会放心让你当皇后么?”

        话说回来,自从嫁给李玥澄之后,她也改了几分冷漠的性子,丞相府没有杨氏和楚姣萍的勾心斗角,没有幽圣教的肃穆,她自然也快乐了不少。

        从前倒没发现,这一两个月看来,原来楚姣梨是个那么笨的角色,该是从前被欺负得最惨,想要报复所有人,却沉不下心吧。

        楚姣梨顿住,细细思考了一番,她说的也有些道理,只是……她为何会提醒她?

        楚姣薇淡淡一笑,道:“你别忘了,我也不是白受益的,等到我夫君当上了丞相,定然会帮助那么对抗北宫千秋。”

        楚姣梨微微眯起双眸,话说回来,白月莹一直让她办的事情还没有着落……

        当初她在楚府大开杀戒,便被强迫答应白月莹要杀了楚姣杏。

        她频频找借口推脱,主要也是打不过楚姣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