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宠杏在线阅读 - 第142章 御血神功

第142章 御血神功

        森林之中,火堆已经熄灭。

        远处传来阵阵悠扬的鸟鸣声,晨光透着稀稀疏疏的枝桠,映在每个人的脸上。

        楚姣杏枕在北宫千秋的腿上熟睡了一夜。

        微微蹙眉,缓缓睁开眼。

        入眼的便是一望无际的森林,她失落地叹了一口气,坐起了身。

        苏珞染正暴力地拔着死了的鸽子毛,南宫天阙正在生火,早餐是烤鸽子肉。

        “我们不能再走了。”北宫千秋蹙眉道,“这样根本走不出去的。”

        楚姣杏用力点了点头,用手捶了捶自己的肩膀,抱怨道:“就是,这一觉睡得也太难受了!”

        北宫千秋微微眯起双眸,抬手掐了掐她的脸蛋,道:“姑奶奶,我昨晚可是靠着树睡,给你当肉垫枕头的。”

        楚姣杏的脸蛋被捏得变形,声音也变得奇怪了起来,求饶道:“我错了我错了!”

        北宫凌云叹了口气,道:“这里没有水吗?我快渴死了。”

        楚姣杏咽了咽口水,道:“我也渴了。”

        南宫天阙抬眼看了看天,道:“附近都没有水源,如今秋高气爽的,肯定也不会下雨了。”

        北宫千秋微微蹙眉,站起了身,环顾了一下四周,抬手摸了摸面前的大树,运起内力,手掌往外一抽,便有半透明的液体离开了大树,漂浮在空气之中。

        众人满脸吃惊,但更多的是欣喜。

        叶惊鸿激动地指着那团液体道:“水!水!”

        北宫千秋道:“树汁也能解渴,但没有容器……”

        楚姣杏轻轻挑了挑眉,对叶惊鸿道:“你不是带着枪么?弄个碗出来吧。”

        叶惊鸿摇了摇头道:“这枪里面装了火药,有毒的。”

        南宫天阙微微眯起凤眸,道:“屌丝,你把树汁和土和一下,我来烤个碗。”

        “我不叫屌丝!”叶惊鸿抗议道。

        “嘭!”一团火焰又出现在了她手中。

        “……”叶惊鸿怂气地咽了咽口水,拿起地上的泥土捏了起来。

        算了,他也渴……

        “惊鸿哥哥,你什么时候改名了?”苏珞染不解地挑眉,蹲下来和他一起做碗。

        “……”叶惊鸿表示不想说话。

        “那我以后可以叫你屌哥哥么?”

        “噗哈哈哈哈……”一旁憋笑的楚姣杏终于忍不住破口大笑。

        叶惊鸿欲哭无泪地对苏珞染道:“你闭嘴!”

        烧完了七个碗后,从树里取出的树汁也倒入碗中,清甜爽口,十分解渴。

        楚姣杏叹了一口气道:“解渴还是不错的,但我不想一辈子都喝树汁……”

        北宫千秋轻轻呼出一口气,抽出一大截树汁,在手中凝结成一把锋利的剑。

        以他为中心,一圈圈尘土从他脚下散开,他沉音道:“全都到我身后。”

        众人点头,走到他身后。

        北宫千秋闭上双眸,抬手,用力将剑往干涸的土上一劈。

        地面微震,树木立刻移了位置,倒在一边,面前俨然被他劈开了一条大道。

        楚姣杏惊叹,北宫千秋的御水神功竟练得如此地步了,她自己却还差着一大截。

        北宫千秋转头,严肃道:“既然没路,便只能劈开一条路。”

        北宫凌云点了点头:“齐堂兄说得有理。”

        众人不再犹豫,便一起跟随他劈开的道路走去。

        是夜。

        龙吟峰的石室内,正闭眼打坐的墨无忧睁开了双眸,他抬起双手握了握拳,轻轻勾起唇角。

        石室外,正在巡岗放哨的落千夜见到墨无忧走了出来,立刻毕恭毕敬地走到他面前,道:“师父,您闭关修炼一个月,终于出关了。”

        墨无忧抬眸,看着天上的一轮满月,冷冷一笑,道:“是啊,一个月了。”

        落千夜笑道:“想必师父已经练成御水神功了。”

        墨无忧微微眯起双眸,道:“没有那扳指,练不成御水神功,但吸收了一些楚姣杏的功底,如今本座倒是练成更厉害的了。”

        说罢,他瞥了一眼站在旁边的教徒,朝他伸出了手。

        忽然,教徒的脸上显出了惊恐之色,他的面部抽搐了一下,想要张口叫喊,却又紧紧闭上了。

        他的身体逐渐变得奇怪了起来,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扭曲了一番,便被墨无忧用力吸到了面前,僵直地站着。

        “教主……绕……命……”教徒拼命挣扎求饶道。

        落千夜愣住,见墨无忧的手像是隔空掐着他的脖子一样,用力一扭,那教徒便自己扭了脖子,断了气。

        即便是死了,依旧是僵直地站着,直到墨无忧将手放下,那教徒才无力倒地。

        落千夜眼神显露出了惊恐,他有些不解地看着墨无忧,道:“师父,这是什么功夫?”

        墨无忧睨着地上断了气的教徒,道:“御血神功。”

        他只能稍微用自己强大的内力控制住一点水分,阴差阳错,却意外控制住了人体的血肉。

        他笑得冷漠,这御血神功,可比御水神功有趣多了。

        落千夜怔住,听到这可怕的名字,他心底里萌生的敬意更深,低头道:“师父自创神功,千夜实在佩服!”

        “传闻墨教主是天降奇才,昔日年仅二十便坐上了这幽圣教教主宝座,竟练神功也能琢磨出个三成。”

        听到这陌生的声音,墨无忧蹙起不悦的眉,瞄了一眼声源处的树丛,抬手便击去一掌。

        那树丛之间的树瞬息间便移动了起来,挡在了那人之前。

        “嘭!”一声巨大的响声,树木四分五裂。

        紧接着,从树丛的地上迅速长出藤蔓,迅速攻向他又击出来的一掌。

        那藤蔓在空中忽然长出了利刺,分裂开来,变成漫天的木刺直直射向他。

        墨无忧迅速布起一道结界挡住,那木刺便“噼里啪啦”地落到了地上。

        他冷冷一笑,道:“能悄无声息潜入我龙吟峰,看你也是个可塑之才。”

        男子从树丛中走了出来,月光洒落在青色的衣袍上,左手的青玉扳指映入他的眼帘。

        男子轻轻勾起唇角,道:“在下不才,东陵国太子,东宫苍穹。”

        墨无忧轻轻睨了一眼地上的碎屑,摆了摆手势,示意落千夜带领教徒悉数退下,对东宫苍穹道:“御木神功修炼者,来此地有何贵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