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宠杏在线阅读 - 第131章 借刀杀人

第131章 借刀杀人

        “是!”

        北宫凌云眼神冷漠,睨了他们一眼:“睁大你们的狗眼看清楚,我是谁?”

        一老一少抬头一看,便见到了北宫凌云的尊容,立即后退了一步,年轻男子尴尬地笑道:“原来是晋世子,这小妞难训得很呀,等世子玩完了可否能让给小的?”

        听到这令人恶心的话,北宫凌云眼底愠怒,抬腿恶狠狠地踢了他们两脚。

        两人顿时飞出两丈之外,捂着受了重伤的肚子发出惨烈的哀嚎。

        周围的欢笑声纷纷停止,吃惊地看着地上受了重伤的二人。

        北宫凌云睨了他们一眼,踏着他们走了过去,冷漠道:“她是本世子的童养媳!你们再敢出言不讳,本世子拧了你们的脑袋!”

        “小的明白!小的明白!”两人撑着难受的身子,跪下磕头,道,“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再也不敢了!”

        丞相府。

        楚姣薇一袭蓝色衣衫,坐在窗格前,耐心地绣着荷包。

        抬眼看着桌上用泥捏成的一对鸳鸯,满眼皆是幸福的笑意,将那图案绣了上去。

        那对鸳鸯,便是前两日七夕时李玥澄与她亲手做出来的。

        门口忽然来了一位丫鬟,走到她的身侧,道:“二少奶奶,大少爷出事了。”

        楚姣薇拈着绣花针的纤细手指顿了顿,抬眼看着她,道:“何事?”

        丫鬟弯下腰,低声在楚姣薇耳畔,将春香阁发生的事情细细道来。

        语落,楚姣薇轻轻勾起了唇角:“大少爷回来了吧?”

        “回了,正在回屋上药呢。”

        楚姣薇点了点头,将绣棚小心翼翼地放在桌上,道:“我们去看看吧。”

        “是。”

        当朝宰相李鸿有两个儿子,长子为嫡子李玥清,次子为庶子李玥澄。

        李玥澄因为庶子身份在府中并未得到重视,但被捧做宝的李玥清成天吃喝女票贝者无所事事,是和楚元哲北宫凌绍一般的纨绔子弟。

        自楚姣薇嫁进府后,他也开始觊觎她的美色,缕缕抛媚眼,她都冷漠对待。

        “扣扣扣……”屈起手指在门上敲了三下。

        “谁啊!”屋内传来了李玥清不耐烦的声音。

        “大哥,是我。”楚姣薇笑盈盈地道。

        听到楚姣薇的声音,李玥清立刻激动起来,忍着痛跑过去开门,见到一脸温和笑意的楚姣薇,他也笑了:“是弟妹呀,快进来吧!”

        “大哥,听说你受伤了,姣薇特地来看看你。”楚姣薇与李玥清一同坐了下来。

        李玥清笑道:“小伤,小伤,不碍事!”

        楚姣薇微微蹙眉,温柔道:“真的没事么?让姣薇检查一下吧?”

        李玥清愣了一下,满是笑意的眼神露着色.迷迷的样子,心怀不轨地看着她:“好啊好啊,那弟妹赶紧给大哥检查检查吧!”

        说罢,便利索地解开腰带,将衣物脱了下来。

        楚姣薇看着他腹部上深红的印子,微微眯起双眸,眼底闪过了一丝阴沉。

        李玥清发出了猥琐的笑声,想要握住她的香肩。

        而楚姣薇则是抬手轻轻抚上他的伤,温柔道:“大哥,一定很疼吧?”

        “不疼,不……”

        还未说完,楚姣薇运起内力,一掌用力打在他的伤口之上。

        本是笑着的李玥清神色变得惊恐起来,从嘴里吐出一口鲜血,瞪着她道:“贱……贱人……”

        然后,便含恨倒下,瞪着慎人的双眼。

        楚姣薇轻轻勾起唇角,拿起他方才内伤咳出血擦拭的布,擦了擦手上的血渍,道:“晋世子,对不起了。”

        想要李玥澄得到重视,这个碍事的李玥清就必须得死。

        北宫凌云既然踢了他一脚,他受了重伤,到了府中疼痛过度死去,也是合理的。

        拍了拍手,便悠哉地走了出去,关上了门。

        她转身对门口的家丁道:“大少爷说了,他想好好睡一觉,除非他叫你们,谁也不准打扰。”

        “是。”

        郡主府。

        门口,北宫凌云抱着楚姣棠下了马车,走了进去。

        路过的叶惊鸿瞧见了他俩,顿时有些心虚,转头拉起身旁的苏珞染道:“小染染,我们再去逛一会儿吧?”

        听到叶惊鸿亲昵的叫唤,苏珞染激动万分,几乎是拉着他飞奔了出去。

        北宫凌云满脸奇怪地看着叶惊鸿,摇了摇头,一个奇葩品味的女人,一个喜欢奇葩品味女人的奇葩男人,还真是绝配。

        楚姣杏在屋内为北宫千秋研究生日礼物,听到后面的脚步声,她转头,蓦地吓了一跳。

        北宫凌云抱着一位女子,被紫衫盖住了脸,她走过去掀开,竟是楚姣棠。

        “小棠棠,你怎么了?”楚姣杏蹙眉,瞪着北宫凌云道,“你又对她干什么了!”

        北宫凌云无奈一叹,道:“你瞧瞧,她穿的是什么衣裳?”

        楚姣杏满眼狐疑地看了他一眼,慢慢掀开那宽大的紫衫,吓了一大跳。

        这袒.胸.露.乳的暴.露衣裳,怎么看怎么不正经,她看着有些难受,道:“怎么像青楼的衣服?”

        “什么叫像,本来就是。”北宫凌云叹了一口气,道,“你到底知不知道怎么回事,她总说我是个贼,追我都追到青楼去了。”

        楚姣杏顿了一下,有些犹豫。

        一边,是自己好基友的性命,一边,是自己妹妹的清白……

        “是叶惊鸿!他假扮了你!”犹豫了一秒后,她果断选择出卖基友,并且十分自责懊恼自己的犹豫!

        “叶惊鸿?”北宫凌云微微眯起双眸,将楚姣棠小心翼翼地放在床榻上,缓缓踏出门,手指关节被摁地咯咯响,咬牙切齿道:“你死定了!”

        楚姣杏跑到门边,看着全身散发着可怕黑烟的北宫凌云,欲言又止。

        算了,还是让叶惊鸿亲自跟他解释吧!

        她立即转身,看着床榻上的楚姣棠,走到床榻边,小声叫唤:“小棠棠?小棠棠?”

        “你快拿出来……”楚姣棠口齿模糊道。

        楚姣杏蹙眉:“拿出什么?”

        楚姣棠沉睡着,呼吸平稳,没有再说话。

        楚姣杏低身嗅了嗅,大怒:“他竟然给她喝酒了!”

        看着熟睡的楚姣棠,楚姣杏满脸欲哭无泪,天哪,那个混蛋到底对你做了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