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宠杏在线阅读 - 第130章 偷鸡不成

第130章 偷鸡不成

        楚姣棠立马停下,拿起桌上的葡萄往那人额头上砸去:“有什么好笑的!”

        “哎呦!”美人吃痛,瞪了她一眼,蹙眉道:“你是哪里来的野丫头,我怎么从没见过你!”

        楚姣棠转了转眸子,叉着腰道:“哼,像我这种等级的人你怎么可能天天见到呢?”

        美人站了起来走到她面前,道:“你怎么说话呢!我告诉妈妈去!”

        “别吵了。”北宫凌云打开玉骨扇扇了一扇,似笑非笑地看着气鼓鼓的楚姣棠,将桌上盛满琼浆玉液的酒盏拿起,道,“不会弹琴,也不会跳舞,陪酒总会吧?”

        楚姣棠顿了一下,满眼的嫌弃,还是迫不得已往前走了上去,看着他,吹牛道:“我当然会了!”

        夺过酒杯,入鼻的便是一股呛人的味道,她立刻别过头去,咳了几声。

        众人纷纷奇怪地看着她,一人满眼的嫌弃,打量了她一番:“你不会连酒都不会喝吧?”

        楚姣棠蹙眉,闭上眼,捏着鼻子,便咽下了几口。

        北宫凌云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合起的扇子轻轻拍了拍她捏着鼻子的手,调侃道:“诶诶诶,有你这么服务客人的么?捏着鼻子算怎么回事?”

        “呕!”楚姣棠丝毫不遮掩自己的嫌恶,立马干呕起来。

        众人纷纷倒胃口,远离了她几步。

        “你可别吓坏我们晋世子了!”一美人训斥她道。

        北宫凌云轻轻勾起唇角,道:“你们都下去。”

        “晋世子~”美人们拉着他的手臂撒娇道。

        其实像晋世子这等美男,甚至很多春香阁的美人都比不上,即便他没有钱,她们也非常愿意服务的!

        北宫凌云目光不移楚姣棠,道:“下去。”

        美人们耷拉下脑袋,依依不舍道:“是……”

        关上门后,屋内只剩他和她。

        楚姣棠有些发愣,眼神似乎也不大聚焦。

        北宫凌云用扇子抬起她的下颔,笑道:“哟,这就醉了?”

        “我没有!”楚姣棠不服输地蹙眉,看着杯中还有一半的酒,将酒杯拿给他,道,“你也喝!”

        如果他醉了,就更好搜身了,到时候她朝窗外放个信号,把他抗回衙门去!

        北宫凌云一把将她拉过来,搂入自己怀中,喑哑的嗓音带着些许魅惑:“你不是不让我喝酒么?”

        楚姣棠微微愣住,诧异地看着他:“你认得我?”

        北宫凌云无奈笑道:“我又不瞎。”

        被识破了的楚姣棠嘟着小嘴,把酒壶端起往杯中倒满酒,拿到他面前,道:“我不管,你快喝!”

        北宫凌云挑了挑好看的眉,道:“你喂我吧。”

        楚姣棠鄙夷地看了他一眼,没好气地将酒盏抬到他唇边:“嗯。”

        北宫凌云戏谑地看着她,搂着她细腰的手一紧,就着她的手,将酒饮尽。

        楚姣棠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眼下他还清醒,她可不敢轻举妄动,否则屁股又要开花了!

        只是盯了半晌,那美若桃花一般的眼眸只是微微迷离了些,盈盈带雾地看着她,喑哑道:“看我好看?”

        楚姣棠蹙眉,问:“你醉了没有?”

        “没。”

        楚姣棠有些吃惊,她这才喝了几口就有些晕乎,他竟然没醉?

        不甘心地又倒了一杯,拿到他面前,道:“再喝!”

        北宫凌云轻轻勾起唇角,道:“你喝一杯,我就喝一杯。”

        楚姣棠轻轻挑眉,看了一眼酒杯,道:“喝就喝。”

        随后便闭上眼一饮而尽,继续给他倒酒。

        倒到一半,脑袋便变得沉了几倍,眼神飘忽,酒也倒不进杯中了。

        “喝!”

        北宫凌云轻轻挑眉,看着她对自己的身侧举起的半杯酒,拿过她的杯子,将酒饮尽,抬手捏了捏她发烫的小脸:“你已经醉了,不能再喝了。”

        “那你呢?”楚姣棠眼皮越来越沉,已经看不清他了。

        北宫凌云掐了掐她肉嘟嘟的小脸,似笑非笑道:“傻丫头,我起码要喝三壶才会醉的。”

        楚姣棠蹙眉,委屈地哭了起来。

        北宫凌云一愣,见她落泪,心里堵得慌,立刻抬手为她抹去泪水,问道:“怎么了?我没有打你呀。”

        “你欺负我!”楚姣棠号啕大哭。

        “我没有呀。”北宫凌云哭笑不得地看着她,有些心慌道,“你可别又和你姐姐胡说了。”

        楚姣棠最听楚姣杏的话了,若她又回去搬弄是非,他可能再也别想见到她了!

        楚姣棠一把抓住他不可描述的地方,用力捏了捏,道:“那你把它拿出来。”

        北宫凌云浑身一颤,咽了咽口水,呼吸有些不稳,抓着她的手腕,却又舍不得挪开,低声道:“长大再看好不好?”

        楚姣棠蹙眉,抗议道:“不好!”

        北宫凌云面露难色,道:“看了你会吓哭的。”

        “不就一个玉茄子么,有什么吓人的!”

        “原来是玉茄子……”北宫凌云笑了笑,无奈叹了一口气,道,“我买一个给你成么?”

        “不成!我就要这个!”楚姣棠固执道。

        北宫凌云有些逼急了,道:“好啊,你真想看么?我给你看个够!”

        正要解开裤带的时候,身上一沉,白颈上覆上一层柔软的触感,北宫凌云拳头蓦地一紧。

        她已好无知觉,倒在了自己身上。

        北宫凌云轻轻呼出一口气,抚了抚她的背,轻轻闭了一下双眸,再睁开时,眼底透着些许虎视眈眈,往她的白颈上深深吸了一口气,入鼻的是带着稚**香的味道。

        抓起她的手腕,哑声道:“既然睡着了,那帮我解决一下吧……”

        一刻钟后。

        北宫凌云将自己的紫色袖衫脱下,盖在了她身上,横抱起她,走了出去。

        一个肥胖的醉酒老头摇摇晃晃地走了过来,左眼处被打了一圈,一片淤青。

        他看到了被袖子盖下的女孩露出的青色衣袍,立即指着那女孩,道:“就……就是她!打了我一拳!大少爷你……你可要为我做主呀!”

        “嘿!这小贱蹄子!丞相府的人也敢打!”一个十八年纪的男人走了过来,将手搭在老头的肩上,道,“管家!打你就是打小爷我!今日非得好好教训教训她!”

        “是!”

        北宫凌云眼神冷漠,睨了他们一眼:“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我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