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日月风华在线阅读 - 第六六一章 城门

第六六一章 城门

        月上中天,叛军营地已经是一片肃静。

        奎木狼麾下虽然是临时拼凑的乌合之众,但这位星将军令严苛,但凡有违背军令者,惩治极为严格。

        叛军以沭宁城为目标,奎木狼铁了心要将沭宁城打下来,但却并没有着急动手,而是做好充分的准备工作。

        在制作攻城武器的这几天,营地里的叛军除了封死沭宁城,最重要的事情便是每日里抓紧训练,毕竟有许多人连刀枪都不知道如何拿稳,虽然奎木狼并不在意手下这群乌合之众的生死,但提高战斗力用于攻城却也是迫在眉睫的事情。

        白天营地的叛军抓紧训练,到了夜里,则是按时休息。

        奎木狼当然不愿意在攻城的时候,指挥的是一支疲惫不堪的队伍。

        随意除了夜间的巡逻队伍,其他人都必须按时入帐歇息。

        一天的训练下来,大部分人也确实是疲惫不堪,到了晚上,都是睡得正香。

        子夜时分,营地里除了巡逻队四处巡视,已经看不到其他人的身影。

        秦逍摸到那群战马边上时,负责看守马匹的两名叛军士兵正坐在地上低声细语,时不时发出极轻的笑声。

        对他们来说,夜里看守马匹,也只是做做样子而已。

        苏州已经遍布王母会众,沭宁城被封的严严实实,城里的人连门都不敢打开,更不可能半夜跑出来,而且北门之外,有数千兵马,除非是自寻死路,否则又有谁敢靠近大营?

        所以秦逍摸到他二人身后的时候,两人没有丝毫察觉。

        只等到一人发现同伴的喉咙冒出利刃之时,那人才察觉事情不妙,扭头看过去,还没来得及反应,秦逍的手已经掐住了此人的喉咙,内力吐出,瞬间就扭断了此人的脖子。

        两个人死的无声无息,夜色之中,就像什么都没发生。

        秦逍收起鱼肠刺,顺手从一人身上取下了佩刀,这才握刀靠近到马群边上,解开一匹马的缰绳,悄无声息牵走一匹马,不远处甚至有一支巡逻队刚好经过,却毫无察觉。

        秦逍牵着战马往回走了不到三四里地,这才停下脚步,走到边上草丛后,麝月正在这里等候。

        “入夜过后,我已经观察过,其中有一处缺口每隔半柱香的时间会有巡逻队经过。”秦逍低声道:“我刚刚瞧见他们举着火把经过,所以有半柱香的时间留给咱们。”

        麝月点点头,轻声道:“难为你了。”

        秦逍将马刀放在地上,轻声道:“我抱你上马。”

        麝月轻轻点头,秦逍这才横腰将麝月柔软腴美的娇躯抱起,公主殿下身段虽然丰盈,却并不重,将麝月抱上马之后,秦逍这才拿起刀,翻身上了马,坐在麝月身后,一手牵住马缰绳,握刀的手环过麝月腰肢,搂住麝月那盈盈一握的纤腰,这才抬头望向前方营地,轻声道:“不要怕,我在你身边。”

        虽然只是短短一句话,但麝月内心却是感觉前所未有的温暖。

        落魄至今,自己身边只有这个少年郎,而他却始终伴在自己身边,不离不弃。

        哪怕明知道今夜的行动凶险异常,甚至可以说是九死一生,但他却没有任何的犹豫。

        “你在,我不怕。”鬼使神差,麝月轻声道。

        秦逍嘴角泛起一丝笑容,望着一片死寂的营地,心里很清楚,现在那里一片宁静,可是自己骑马穿过之后,就会像一块巨石投入湖中,掀起巨大的波涛。

        他深吸一口气,目光冷厉而决然,再不犹豫,一抖马缰绳,双腿一夹马腹,战马立时如同脱弦之箭般,向叛军大营直冲过去。

        距离大营渐近,麝月只听到耳边风声呼呼,当冲到营帐边的那一刻,秦逍已经沉声道:“闭上眼睛!”

        麝月十分顺从地闭上了眼睛。

        马蹄声声,骏马如飞,两边都是营帐,秦逍知道这种时候根本不能有任何犹豫,速度必须越快越好,但凡有一丝耽搁,被叛军发现,立时便要被困在营地里,虽然明知道马蹄声会惊动叛军,但这时候已经别无选择,只能以最快的速度冲向沭宁城。

        秦逍选择的缺口是一条笔直的道路,两边虽然都是营帐,但这条笔直的道路却没有帐篷阻挡。

        “有人闯营了。”不出意外,马蹄声立刻引起叛军的警觉,附近的巡逻队听到马蹄声,迅速向这边奔过来,瞧见一匹快马呼啸而过,早有人大声叫喊。

        “有敌军袭营。”又有人大叫。

        只是片刻间,许多营帐之中便有叛军钻出来。

        “抓住他们,抓住他们!”

        本来宁静的叛军营地瞬间就喧闹起来,更多的人听到声音,拿起自己的武器便从营帐之中冲出来,而附近的几支巡逻队更是迅速向这边靠拢。

        麝月闭着眼睛,听到身边附近都是叫喊声,身体紧绷,却听得秦逍在耳边道:“不要怕,不要怕,我在这里,不要怕!”

        战马呼啸而过,甚至直接从一支巡逻队眼皮底下掠过。

        叛军大营距离沭宁城不过十里地。

        秦逍在叛军们围拢过来之前,已经冲过营地,向沭宁城飞驰而去,抛下了在后面叫喊的叛军。

        奎木狼在大帐之中刚刚睡下,听到外面传来骚动,立时抓过鬼头刀,冲到帐外,厉声道:“出了何事?”

        “星将,那边传来动静,好像是.....有人闯营!”帐外守卫也是也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何事。

        也便在此时,只见一人飞奔而来,到得近处,跪倒在地:“禀星将,有一匹快马冲过营地,向沭宁城方向而去。”

        “多少人?”

        “只有两个人。”那人道:“一男一女,他们趁夜突然骑马冲过营地,我们猝不及备,反应过来之时,他们已经冲过了营地,已经安排人追上去。”

        “一男一女?”奎木狼先是一怔,随即身体一震,失声道:“是.....是麝月和秦逍!”握起拳头,竟然显出兴奋之色:“原来他们竟真的想要去杭州,来人,立刻追拿。”

        奎木狼很清楚一件事,如果能抓住麝月公主,那比攻下十座县城的功劳还要大得多。

        本以为麝月绝不可能出现在前往杭州的道路上,却万没有想到她竟然自投罗网。

        一男一女骑马闯营,奎木狼第一时间就确定必然是麝月和秦逍,没有道理,只因为他坚信就是这样。

        “星将,他们快马加鞭,等我们追上,他们.....他们只怕已经入城!”

        奎木狼冷笑道:“董广孝不认识麝月,他闭门不出,麝月到了城下,他也未必会开城门。”大声道:“牵我的马来,令各营人马追拿麝月。”

        秦逍骑马冲过叛军营地,很快就将大呼小叫的叛军甩在了身后。

        麝月感觉叛军声息渐小,睁开眼睛,发现四周一片昏黑,这才长出一口气,问道:“我们冲过叛军营地了?”

        “公主洪福齐天。”秦逍马不停蹄,应道:“已经闯过来了,不过他们很快就会追上来,我只盼抵达城下之后,城门能够立刻打开!”

        沭宁城头日夜都有兵士守卫,而且时刻都是高度警觉,城头上的火光明亮,随时提防叛军趁夜攻城。

        听到马蹄声响,今夜负责在城头执勤的沭宁县尉龚魁立刻警觉起来,双手按在墙垛上,居高临下向城外望去。

        “县尉大人,有马蹄声,是不是叛军打过来了?”守在城头的兵士们都警觉有加。

        “听马蹄声好像人不多。”龚魁睁大眼睛,其实远远眺望,依稀可以看到叛军大营那边的点点火光,但从叛军大营到沭宁城中间这一段路,却是漆黑一片,马蹄声越来越近,却看不到有多少人过来。

        “弓箭手准备。”龚魁高声道:“鼓手准备。”

        城头为数不多的数十名弓箭手立刻弯弓搭箭,居高临下注意着城下的动静,在龚魁身后,有两面立鼓,立鼓边各有一名身材高大健壮无比的鼓手。

        只要是叛军靠近,鼓手立刻敲响大鼓,鼓声便会传进城内,而城中的人们便知道叛军准备攻城,将会立刻作出反应。

        很快,龚魁依稀看到一骑出现在城下,却并没有更多的人跟随而来。

        龚魁微松一口气,而弓箭手则是将箭矢对准了来骑。

        秦逍骑马来到城下,抬头看见城头上的守兵已经是严阵以待。

        “打开城门!”秦晓丹田发声:“公主在此,立刻打开城门!”

        事到如今,麝月的身份已经不可隐瞒,只有告知麝月的身份,城门才有可能打开,秦逍知道如果守城官兵不知公主驾临,那是绝无可能开门。

        秦逍的声音,龚魁自然是听得一清二楚,随即哑然失笑。

        公主?

        开什么玩笑,公主怎可能来到沭宁县城,而且半夜三更,只有一骑跑过来?

        鬼金羊被杀那夜,沭宁县城便已经封锁,这固然让王母会众再也无法进入城内,却也将外界的消息完全切断。

        龚魁知道王母会已经叛乱,苏州那边甚至也已经发生剧变,却并不知道麝月已经来到了苏州,更不知道尊贵的公主殿下正被王母会四处追拿。

        现在突然跑来一匹马,声称大唐公主驾临,龚魁只觉得说话那人的脑子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堂尊有令,任何人不得进出沭宁城,靠近城门者,杀无赦。”龚魁冲着下面大声道:“想要混进城内,痴心妄想,赶紧滚。”

        龚魁的答复,在秦逍的预料之中,麝月蹙起柳眉,抬头道:“本宫是麝月,立刻打开城门。”

        “你是公主,我还是大将军呢。”龚魁身边众人也都觉得好笑,一人冲着下面叫道:“公主尊贵无比,前呼后拥,你真当我们是傻子啊?赶紧滚,再不走,乱箭射死你们!”

        “董广孝在哪里?”麝月冷声道:“让他来见本宫!”

        “对不住,堂尊日理万机,正在城里休息,哪有时间见你们。”龚魁沉声道:“我已经手下留情,再不走,可不客气了。”向边上一名箭手使了个眼色,那箭手放出一箭,箭法倒也不差,没入战马前面几步之遥的地面里。

        “叛军正在后面追赶。”麝月盯住龚魁:“现在不开门,待会儿想开也开不成。本宫若是死在这里,你们可知后果?”

        龚魁这时候已经隐隐听到北边传来叫喝声,脸色一沉,大声道:“你们想赚开城门,好让叛军杀进来?简直是妄想。”向身边一人吩咐道:“立刻去禀报堂尊,叛军杀过来了,鼓手擂鼓,告诉城中,叛军准备攻城!”

        两名鼓手听得吩咐,也不犹豫,挥起鼓槌,“咚咚咚”的沉闷鼓声立刻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