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无限武侠冒险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五十三章:葵花老祖

第三百五十三章:葵花老祖

        大宗师的心灵征兆,绝非心血来潮,而是可怕的某种预示。

        可是,老祖如今身融虚空,寻常高手就算是知道他的所在,也绝无法攻击到他。

        强烈的危机感下,老祖运转玄法,身子陡然消失,挪移到了百丈之外。

        而他刚刚所立之处,一只拳头突兀的显现出来。

        拳头中蕴含着至阳至刚的力量,仿佛太阳在拳头中炸开了一般,拳势还未真正的展开,便掀起猎猎罡风,四周气温上升,宛若烘炉。

        而这种至刚至强的力量,正是老祖的克星。

        他若吃上这样一拳,不死也要重伤。

        忽然!

        罡风停止,酷烈的杀意消散,一切风平浪静,仿佛先前种种只是幻觉。

        显然,这拳头的主人对劲力的掌控,已经是妙到巅峰,收发由心。

        接着,一道人影出现,俊美绝伦,不类凡人。

        “消失了?”

        夏云墨眉头微皱,他在入定的时候,模模糊糊的感到了一股强大的存在出现在了山上。

        这一股存在很是微妙,似有似无。他将精神力量展开,总算是捕捉到了一缕波动。

        未经通传,便擅自闯入明宗,想必是敌非友。

        是故,夏云墨蒙蔽了气机,毫不留情的轰出一拳。

        却不料,对方竟如此警惕,灵觉强大,躲了过去。

        “嗯,在这里!”

        夏云墨眼前一亮,身子化作虚影,出现在左前方十余丈的高空之上,反手一掌按下。

        轰!!

        气流震爆,罡风猎猎。

        一道微躬身影自虚空中显露出来,朝着地面狠狠砸下。可就在即将砸在地面上时,身影一晃,又再次消失。

        “咳咳,擅闯明宗,是老祖不对,给宗主赔礼道歉了。”一把虚弱苍老的声音自四面八方传出,飘飘渺渺,无所不在。

        “嗯?你是宫里的人?”夏云墨眉头微皱,他发现对方潜藏的更深了,一时竟探查不出所在。

        大宗师高手并不多,如此苍老年迈,再加上面白无须这个特征,故而他猜测是宫里的那个神秘高手。

        “不错,老祖我正是代表朝廷,来与夏宗主谈判的。”那一把缥缈苍老的声音再次传出。

        夏云墨却陡然移至地面三十丈外的一颗巨石之上,一掌拍出,“轰”的一声,大石应声而碎,竟化作一团齑粉,一阵风吹来飘飘洒洒,消失不见。

        明宗护卫听到动静,跑来查看,夏云墨挥了挥手,让他们离开。

        “夏宗主,你的脾气太急躁了,咱家这一把老骨头,可禁不起折腾啊。”那虚无缥缈的声音说罢,又是一阵咳嗽。

        夏云墨没有回答他,而是微微思忖了片刻:“你是在擂鼓山上,窥探我的人?”

        当初,他与忽必烈交手,而后因为赶来的四股强大气息,双双撤走。

        在撤走后,夏云墨曾感到有人在窥探他。

        那一股气息,与躲在暗处的这个太监,重合了。

        “正是老祖,只是简单的望气之法,还望宗主不要介意。”那缥缈的声音说道。

        “无妨。”夏云墨点了点头:“你说你来明宗是为了谈判?”

        “不错,我们双方的目标都是忽必烈,何不联手?共抗蒙古,当然,夏宗主若是愿意加入朝廷,为朝廷做事,那么莫说荣华富贵,金钱美人,便是封疆拜侯,也不无可能。”

        夏云墨呵呵一笑道:“呵呵,算了,我没有做人走狗的习惯。”

        “无妨。”老祖也并未失望,毕竟期望一个大宗师人物,效忠朝廷,的确有些痴人说梦:“但我们却可以合作,同抗蒙古。”

        夏云墨淡淡道:“既然是合作,我却连你影子都见不到,这可不是合作该有的态度。”

        “这……”老祖迟疑了片刻,旋即身影从虚空中显露出来:“宗主说的对……”

        话还未说完,夏云墨就已再次一掌拍出,气血流动,宛如河流般发出“哗啦啦”的声音,气血冲天,至阳至刚的掌力似有着毁灭一切的能力。

        老祖脸色微变,这次却是来不及躲避,单手花了个圆弧,掌心爆发出团阴冷之气,与夏云墨的手掌碰在了一起。

        砰!

        老祖脚下的大地寸寸碎裂,并向下陷入了三寸,他本人则是蹬蹬瞪的后退。

        对方的一掌,不但以至阳至刚的真气催动,而且蕴含着可怕的力量,仿若神山坍塌,不可抵挡。

        若是正面交手,他完全被对方克制,绝非敌手。

        老祖欲要遁入虚空,夏云墨却是一个转身,给他留下个背影:“未请自来,擅闯明宗,这一掌便是惩罚。进来吧,我们探讨一番合作之事。”

        “年轻人,真是太暴躁了。”

        老祖摇了摇头,他没有生气,一双深邃的眸子古井无波。

        他此次潜入,原本是想探一探夏云墨的底,以他的身法,只要不突然暴动,那么身融虚空后,就无人可以发现他。

        却不想夏云墨的精神异力之强,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两人步入一间大厅之中,有侍女奉上茶水,

        夏云墨淡淡道:“公公如何称呼?”

        老祖道:“你可以叫我葵花老祖?”

        葵花老祖?

        夏云墨略显惊异的抬头望了他一眼,抱了抱拳道:“原来是葵花老祖,久仰已久。”难怪身法如此诡异,原是大名鼎鼎的葵花老祖。

        这位大名威震诸天万界,夏云墨未曾穿越前,可是有不少写网文的他徒子徒孙。

        葵花老祖笑道:“老祖我可比不过夏宗主,宗主神威盖世,威震武林,就连老祖在宫里,也听过宗主不少传闻。”

        “不过是花花轿子众人抬,大家给面子罢了。”夏云墨毫不在乎的摇了摇手,又道:“老祖此次是为合作抗击蒙古而来?”

        葵花老祖点头道:“夏宗主此前与忽必烈交手,想必知晓此人的修为通天,再加上麾下魔门高手,以及无数蒙古大军。大宋上下唯有一心,朝廷与江湖联手,方能与之抵抗。”

        夏云墨思忖片刻,道:“老祖说的很有道理,单是武林,的确很难与蒙古抗衡。”

        葵花老祖微怔,原是以为要长编大论,陈述利害关系,却不想眼前这位,似乎对局势看的也非常透彻。

        “这么说,夏宗主同意了?”葵花老祖试探道。

        夏云墨手指轻扣桌面:“可是,我信不过朝廷,信不过当朝皇帝,也信不过满朝文武。”

        谈及大宋,有诗词歌赋,有风花雪月,但也有数不尽的耻辱。

        实际上,大宋在对外战争上并不弱,往往是胜多败少。

        但赵家得国不正,一方面忌惮武将做大,把他们祖上做的事重演一遍。

        二来,就是党争尤为激烈,而且文官大部分犹好拖后腿,见不得武将立功。

        这就是一群猪队友,夏云墨可不愿与他们合作。

        葵花老祖眉头微皱:“这……”他很少干预朝廷,但也听说过不少混账事。

        “那夏宗主要如何才信得过他们?”

        “我无论如何也信不过他们,我只信我自己。”夏云墨道。

        葵花老祖摇头,叹息道:“看来,我们似乎并没有相谈的必要。”

        夏云墨却是认真道:“不!很有必要。”

        葵花老祖:“哦?”

        夏云墨道:“我并非是和朝廷谈,而是和老祖谈。”

        “和我谈?”

        “不错,老祖,如若我没有猜错,老祖你修行的功法奇特,能够延年益寿,但你需要一样东西!我能够感觉到你对它的渴望。”

        葵花老祖一惊:“什么?”

        夏云墨随手一招,一团无形之物就出现在他的掌中:“你需要它!”

        葵花老祖死死的盯着夏云墨的手掌,半响后,道:“说吧,我们要怎么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