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我有一个进化点在线阅读 - 第七章 诛邪

第七章 诛邪

        厨娘莉莉丝是个胖乎乎的女人,她做的饭菜虽然不太好吃,但是为人却很和善。

        在小安尔顿的记忆里,她是一个见到谁都笑的人!

        可是现在,她死了,她本来就肥嘟嘟的身材,此时已经膨胀的像皮球一般,这让她的脑袋和腿,看上去无比的诡异。

        “勋爵,莉莉丝吃东西胀死了,她吃了太多的东西!”普利斯看着秦南道:“勋爵,让齐斯丁管家来处理吧,您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齐斯丁是一个好管家,但是他应付不了这神秘的事件,要不然也不会出现秦南记忆中的十天画面。

        可是该如何从齐斯丁手里夺权呢?

        秦南在几个庄园仆从的簇拥下,离开了厨房。此时的他,觉得危机离自己越来越近了。

        本来第四天才死的厨娘死了,那说明自己现在也不安全,说不定本该第十天才死的自己,今天就有可能完蛋。

        不能再等了,必须得调动自己能够调动的所有力量。

        “勋爵!”艾米战战兢兢的看着秦南,带着哭腔。

        秦南想安慰艾米两句,估计这个小侍女,需要自己给她一种安全感,但是最终,他还是面无表情的回到了自己的书房。

        艾米亦步亦趋地跟在秦南的身后,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看着艾米要跟进来,秦南就准备将她赶走。

        可惜为时已晚!就在秦南准备开口的瞬间,他突然感到自己的身躯不受自己控制。

        这……这是鹅毛笔使用的后遗症!

        “今天晚上,来我寝室找我,等你哦!”这么一句话,丝毫不受秦南控制的说了出来。

        艾米听到这句话,先是一呆,随即就像一只受惊的小兔子一般逃了出去。

        看着落荒而逃的侍女,秦南摇了摇头。

        这鹅毛笔的后遗症,好像在接近鹅毛笔的时候才会发作,不接近鹅毛笔,它就不会出现。

        将这个对自己来说很重要的信息默默记住,秦南的目光就落在魔镜上。

        “魔镜,厨娘莉莉丝是怎么死的?”秦南感觉自己精神还可以,就朝着魔镜问道。

        “尊敬的主人,您的问题,超出了卑微的魔镜回答的范畴,简单的说,您的问题,超出了我的能力,如果……”

        一行行金色的字迹,快速的映现,看着这些内容,秦南有点恼火。

        可恶的魔镜,竟然还这么啰嗦。

        “魔镜,如何避免鹅毛笔产生的后遗症?”赶紧换了个问题,秦南不想和这魔镜继续纠缠。

        “伟大的主人,我们都是您创造出来的,我们都对您很忠心,所以请您不要让我们彼此伤害……”

        看着一行行金色的字迹,秦南就觉得一阵急躁,他知道自己再这么问下去,魔镜还不知道要整出什么幺蛾子来。

        “老实说话,不然我砸烂你!”

        “主人,鹅毛笔是恶霸,我打不过他,要是我说了他的缺点,他会砸碎我的。”一行惨绿的字,瞬间代替了金色的字迹。

        刚刚那些高大上的理由,果然都是借口。秦南不愿意再浪费自己的精神力问这些没用的问题,当下就接着道:“我现在又多了一个进化点,加给你你能进化吗?”

        “伟大的主人,我已经完成了初始的进化,您这种初始的进化点,对我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紫色的字迹,快速的映现,秦南觉得,这魔镜像是带着一张傲娇的脸在望着他。

        初始进化,初始进化点……

        看着这字迹不是太理解的内容,秦南皱了一下眉头,接着问道:“我这个进化点,你觉得给谁最有用?”

        “主人您心中已经有了打算,何必再来考验我呢?”字体换成了绿色,好似很委屈的样子。

        好吧,这些属于小安尔顿世界的字,并不是那么可爱。

        秦南不再理会魔镜,和这家伙聊天,太消耗精神。将那闪动着银色光芒的左轮手枪取出来,秦南用手枪下方的绒布,轻轻地对着手枪擦拭了一下。

        六颗子弹的左轮,有效距离不到一百米,是一个和小安尔顿有着亲戚关系的人送的礼物。

        只不过这左轮,被夺舍的小安尔顿并没有用过。

        希望这手枪,能给自己带来解决问题的办法!

        心中打定主意,秦南就快速的将手中的石块吸收。当那行您有一个进化点,请选择使用物品的字出现后,秦南就将手指点在了银色的左轮手枪上。

        “左轮手枪进化成功,用这枚左轮手枪射出的子弹,拥有诛邪作用。”

        诛邪作用的手枪?嘻嘻,这不正是眼下自己所需要的吗!

        秦南大喜,可是接下来出现在他心头的字,却让秦南的好心情,一下子消失了大半。

        “副作用:第二枪绝对不会击中目标!”

        这是什么副作用,难道这枪一次只能开一枪。秦南目视着那变得小巧了几分的左轮手枪,想要和它交流一下。

        可惜,能和他交流的,只有那唠唠叨叨的鎏银镜子。

        有了这左轮手枪,对于邪灵,总算了一些攻击力。至于其他的,以后再说。

        自我安慰了一番的秦南,刚刚将左轮手枪收起来,就听有人道:“勋爵,我可以进来吗?”

        敲门的是齐斯丁,他那布满了风霜的脸上,此时充满了凝重感。在走进来后,看着那装左轮手枪的盒子,齐斯丁道:“勋爵,手枪最好不要乱动。”

        如果是以往,这位齐斯丁一定会喋喋不休的教训他一番,但是这一次,管家没心思,他还有更重要的事。

        “勋爵,庄园出了一些不太好的事情。”

        “我已经让人去请牧师,相信很快就能解决,这两天,勋爵你就不要离开书房了。”

        “这书房四周,我会让普利斯先生带人守卫。”

        虽然齐斯丁是管家,但是此时,他的话却容不得秦南反抗他。

        秦南看着魔镜和鹅毛笔,心说我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你却让我在这里干等着,这怎么行嘛!

        反抗吗?

        秦南不是小安尔顿,不会用咆哮来表达自己的不满。看着心事重重的齐斯丁,温顺的点了点头。

        等齐斯丁告辞离去,秦南就拿起鹅毛笔,在本子上写道:“三十秒后,齐斯丁魂不守舍的走下楼梯,一脚踏空,整个人都摔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