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我有一个进化点在线阅读 - 第二章 超凡者

第二章 超凡者

        齐斯丁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儿,个子不高,背像一张拉满了弦的弓,一对眼睛倒像是镶嵌在眼眶里的夜明珠,看起来精气神十足。

        安尔顿的父母已经去世七年,这位齐斯丁管家,其实就是安尔顿的监护人,谢菲尔德庄园实际的掌管者。

        安尔顿*哈登索伦还需要一年,才能举行成年礼,正式接管谢菲尔德庄园。

        “勋爵,马夫于勒酒喝多了,去了雷之圣堂!我们需要一个新的马夫。”齐斯丁将左手放在心口,轻轻弯下身躯行了一礼,而后恭谨的说道。

        马夫于勒是怎么死的,秦南有着清晰的记忆。那干瘪的没有任何血肉的尸体,绝对不可能是喝酒喝多了。

        齐斯丁知道真相,但是不准备告诉自己。

        这可能是出于好意,不希望年轻的勋爵,见到不该见的东西。可是秦南需要的,并不是这种遮掩。

        秦南看着一脸郑重的齐斯丁,不动声色道:“于勒在庄园中辛苦了一辈子,我去看看他。”

        齐斯丁有些惊慌,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勋爵,死去的人没有经过牧师的祈祷,很可能存在瘟疫。”

        “勋爵您还是不要去看了!”

        虽然齐斯丁是在劝告,但是语气里却带着不容置疑的味道。

        秦南的心中,关于齐斯丁的信息,快速的涌现。

        这个跟随了哈登索伦家族多年的仆人,在谢菲尔德庄园中,拥有着极大的影响力,他的话,未成年的安尔顿,一般也难以违抗。

        自己去看于勒有用吗?想到庄园中能够武装起来四十多人的队伍,秦南暗自摇了摇头。

        这庄园的武装对付普通的盗贼还行,那诡异的邪灵……

        这么一想,秦南就改变了主意,点头道:“既然这样,那我就不去看于勒了。”

        “齐斯丁大叔,你多给于勒家一些补偿,把于勒的丧事办的体面些。”

        秦南的话,让齐斯丁松了口气。于勒的死亡,让他感到恐惧,他不希望这件事情,惊吓了年轻的勋爵。

        “勋爵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秦南看着和以往没有任何变化的鎏银镜子,故作轻松道:“我那块压桌子的黑色石头不知道掉哪儿去了,齐斯丁大叔你帮我再拿一块吧。”

        齐斯丁摇头道:“黑色的石头是您父亲男爵大人偶然购得,只有那么一块。”

        “等一下我再让人找一块差不多的石头,给勋爵送来。”

        匆匆和秦南说了两句话,齐斯丁就告辞离去,偌大的房间,只剩下秦南和那鎏银的镜子。

        “魔镜,齐斯丁在做什么?”秦南在确定齐斯丁远去后,悄悄的问道。

        “伟大的主人,齐斯丁正安排一个武士去教堂请普罗牧师。”金色的字迹,再次出现在镜子里。

        齐斯丁让人去请牧师,这让秦南觉得这齐斯丁还没有糊涂。可是按照自己记忆中的那些画面,齐斯丁让人去请普罗牧师好似没有什么用处。

        要不然,自己记忆中的画面,就不会再出现。

        一个个念头涌动,秦南就觉得自己眼前一黑,整个人差点没有摔倒在地上。

        “尊敬的主人,您的精神力太弱了,过度使用魔镜,会造成您精神力的枯竭。”

        鎏银的镜子上,快速的出现了一行字体,而后迅速消散不见。

        精神力太弱?过度使用魔镜?秦南吸了一口气,缓缓的在座位上坐下。他觉得自己的脑袋有点炸裂的感觉,但是最终,他还是忍不住问道:“如何提升精神力?”

        “尊敬的主人,您如果能够成为超凡者,精神力自然就增长。”鎏银的镜子映现出一片金色的字迹:“对于伟大的主人您来说,成为超凡者太容易了。”

        “只要您能成为超凡者,魔镜随时都能给您服务。”

        看着一行行字迹,秦南觉得有点头疼,那些字更是开始变得重影。

        闭上眼睛,趴在桌子上休息了好半天,秦南这才觉得缓解了不少。端起镶着玫瑰花的杯子喝了口水,而后目光又放在了魔镜上。

        什么是超凡者?怎么成为超凡者?

        两个念头一直在秦南的心头涌动,可是现在,他又有点不敢问魔镜。

        “咚咚咚!”

        轻轻的敲门声响起,将目光从魔镜上收回的秦南说了一声进来,那脸上带着雀斑的侍女端着一个橡木盘子,盘子上有一个精巧的双头鹰灯架,牛油做成的蜡烛,将四周照得通明。

        一份生煎牛肉,一份黑乎乎的汤,还有一份长条的白面包,在白面包上,放着两块切开的洋葱,以及半杯葡萄酒。

        秦南闻着牛肉散发出来的香气,就觉得喉头一动,他这个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好饿。

        “勋爵,您的晚餐已经准备好了。”雀斑侍女说话间,就将一个个盘子,摆在了秦南书桌不远处的一个小桌上。

        看着这燃烧的蜡烛,秦南的脸色突然一变,他扭头朝着外面看去,就见天已经黑了下来。

        天黑了,按照秦南的记忆,这雀斑的侍女,就是死在天黑之后。

        “管家说,他还有些事情,今日就不陪您就餐了,您有什么需要,可以吩咐我。”侍女柔声细语的说道。

        秦南犹豫了一下,又摆手道:“你先下去吧。”

        等那雀斑侍女离去后,秦南端起葡萄酒喝了一大口,他此时的心,充满了杂乱。

        不能坐以待毙,自己绝对不能坐以待毙!

        这一切可以改变,而这个改变,秦南准备从侍女开始。

        要想改变这一切,秦南觉得自己可以依靠的,只有那魔镜。

        就在秦南的目光看向魔镜的时候,平静的镀银魔镜,开始绽放出一片五色的光芒。

        伴随着这些五色的光芒,秦南看到了一行字:主人,有恶灵进入了您的住宅!

        看到这行字,秦南不由得毛骨悚然。

        虽然他的记忆中,自己代替的人会在十天之后死去,今日死去的是雀斑侍女。可是他的心,依旧忍不住颤抖起来。

        “怎么才能杀死恶灵?”秦南端起杯子中的葡萄酒猛灌而下,忐忑不安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