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我有一个进化点在线阅读 - 第二五零章 时间倒流(第二更)

第二五零章 时间倒流(第二更)

        净化!

        将一切可以化为虚无的力量!

        日之君主序列的最强手段之一,传说中让真神都忌惮的手段。

        现在太阳王对秦南施展了净化,实际上就是这位至高无上的存在,此时已经没有了和秦南浪费时间的心思。

        只能依靠自己的秦南,面对那汹涌的净化之力,稍微沉吟之间,就朝着虚空一抓,将魔镜取了出来。

        “伟大的主人,您的仆人真诚的为您服务,只要对您不利的人,他都将受到您最忠诚的仆人的惩罚,他必将……”

        魔镜一出现,就激动不已的嚷嚷道,它觉得,自己为伟大的主人出力的时候到了!

        但是它那能够观察方圆百里折叠虚空的能力,让魔镜瞬间明白了此时的情形。

        看着那耀眼的烈日,感受着烈日之中磅礴无比的力量,魔镜就觉得自己的心在颤抖。

        它虽然是序列三的封印物,可是现在要面对的敌人,实在是太强大了!

        甚至可以说,这些敌人每一个都不是它能够面对的。

        但是此时此刻,秦南可没有心思顾忌它的想法,在魔镜上的文字停顿的瞬间,秦南就直接催动了魔镜。

        魔镜闪烁,虚空交错!

        那本来朝着秦南笼罩而来的净化之力,伴随着虚空的扭转,瞬间转移了方向。

        虽然这个方向的幅度并不是太大,但是伴随着这种扭转,那些净化的光芒,却难以伤及到秦南。

        “这镜子还不错哦!”一直在关注着秦南和太阳王战局的亚罗,由衷的感叹道。

        对于亚罗而言,这一次他的出手,实际上已经是一场巨大的豪赌,一旦输了的话,那么他现在所拥有的一切,恐怕都要被动摇。

        所以现在的他,无比的期盼亚力吾斯会死!

        而和亚罗交手的毁灭天使,此时也关注着秦南手中的鎏银魔镜,他在听到亚罗的感叹后,冷冷的怼了一句:“这魔镜是不错,可惜,它不是你的。”

        亚罗哼了一声,催动神国的力量,更快了几分。

        他开始的时候,只是为了拖住毁灭天使,让太阳王和亚力吾斯两败俱伤。

        但是现在,这位毁灭天使的话,将他整个人激怒,他自然要给这位毁灭天使一个大大的教训。

        毁灭天使面对疯狂的束缚撕裂之力,神色越发的冷静,就好似这一切,都和他没有什么关系一般。

        血月祭祀等观战者,一个个也都感到意外不已。

        太阳王的威势,让他们感到恐惧。那净化的力量,在他们看来,运用封印物拥有序列三实力的秦南,根本就是在劫难逃。

        可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秦南竟然直接扭转了净化力量的方向。

        虽然这种扭转,并没有攻击他们,但是,这种让人震撼不已的手段,让他们深切的意识到了一点:这个年轻人不好对付!

        “不错!”亚力吾斯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他的手中,虽然还有底牌,但是这个底牌一旦动用,那就意味着他真的是没有半点的反击之力了。

        现在,秦南能够抵挡住太阳王,这让他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太阳王的神色,无比的难看,他对于自己净化的一击,可以说充满了信心。

        虽然在太阳王看来,自己这一击,不见得能够击杀安尔顿,但是这个年轻人至少应该会疯狂的逃窜。

        毕竟这样,才最符合他的利益。

        而只要四安尔顿逃走,那么他就可以直接朝着亚力吾斯出手,让亚力吾斯的计划毁于一旦。

        可是,这么好的计划,最终却没有实现。

        而一切的原因,都是因为安尔顿接下了自己的攻击。

        “安尔顿,你的出手,真是让我大感意外,但是,你真觉得你成功了吗?”

        太阳王看着安尔顿,声音中带着那么一丝丝冷厉:“我告诉你,你那镜子能够折射的,只是普通的净化之光。”

        说到这里,太阳王的眼眸中,闪过了两个摧残的十字。

        这两个十字飞出的瞬间,几乎所有的净化之光,都朝着这两个十字的位置,疯狂的飞了过去。

        两个十字开始的时候,只有一米大小,但是当所有的净化之光涌入这两个十字的时候,两个十字的面积,已经是遮天蔽日。

        在这两个巨大的十字横在虚空中的刹那,血月祭祀就疯狂的后退。

        虽然他心里很清楚,太阳王是自己的盟友,在这种时候,太阳王是不会对付自己的。

        但是那净化十字所散发出来的力量,却让他感到自己的生命受到了巨大的威胁,如果任凭这净化十字的力量朝着自己扩散,那么等待自己的,就是死路一条。

        所以,在这等的时候,血月祭祀的选择,就是疯狂的后退。

        灰暗羽龙那遮挡在天地之间的身躯,也在快速的后退,它同样感到了强烈的不舒服。

        两个充满了净化力量的十字,让灰暗羽龙感到了一种来自心灵深处的克制。

        虽然不是对手,但是处在一个地方,依旧让他心有余悸。

        至于那些和他们交手的雷霆教会的神灵,一个个同样在疯狂的后退,在那两个净化十字架的威慑下,他们已经感到了自己的生命,好像已经有些不属于自己。

        不想死的他们,只有选择后退。

        不后退的,只有两个人,亚罗和毁灭天使!

        作为序列二的存在,他们可以说站在整个天下最顶峰的位置。真神不出,几乎没有能够压制他们的存在。

        不过,在那两个净化光芒组成的十字架下落的时候,两个人的眼眸中,都闪过了深深的忌惮。

        他们都已经感受到了这两个十字架对于自己的威胁。

        如果硬接,他们接不下。

        连他们都接不下,更何况是安尔顿!

        几乎第一时间,毁灭天使就准备朝着一个光芒十字架冲过去。就算阻拦不了那十字架,至少也可以给安尔顿分担一些压力。

        毕竟现在,安尔顿的成败,关系的是他们自己的胜负。

        但是非常可惜的是,就在毁灭天使调转方向的时候,亚罗已经无声无息的挡在了他的前方。

        “毁灭天使,我觉得你现在最应该做的事情,是先把我们两人的事情处理好。”亚罗的声音不高,但是分量都有了。

        毁灭天使没有言语,他也没有出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朝着秦南压下的两个净化十字架。

        他此时能做的,只是希望这个安尔顿,能够见招拆招,有其他的方法,挡住那两个十字架。

        至于方法是什么,他并没有想,因为他实在是不知道,安尔顿在这等的情况下还能有什么手段!

        安尔顿此时,可以说处在这场大战的关键位置。

        太阳王击溃了他,那么雷霆教会的祭祀,就要失败,而他只要是拖住五分钟,雷霆教会的祭祀就会成功。

        而一旦雷霆教会成功的唤醒了雷霆真神,那么最终的结果,就是谁都不知道。

        面对那巨大的十字架,秦南的脸色很难看。

        他的手中虽然有折叠空间的魔镜,但是魔镜此时已经清清楚楚的告诉他,自己对付不了这隐含着无穷威严的净化十字架。

        鹅毛笔更不行!

        以鹅毛笔的能力,就算将亚罗这等的存在画出来,也难以阻拦两个净化十字架的脚步。

        在这等的情况下,秦南的脑子飞速的运转。

        怎么办?

        现在我应该怎么办!

        就在秦南心中念头闪动的时候,金壳怀表就出现在了秦南的手中。

        这金壳怀表的作用,不但是让时间停滞,而且还可以让时间倒流。

        秦南以往,基本上使用的,都是时间停滞的力量,但是现在,他直接选择了时间倒流。

        手指摁在金壳怀表上,时间开始快速的倒退。

        也就是一个刹那,时间就已经后退了十五秒。

        十五秒很短,但是这十五秒的时间,却让那些本来聚集在两个十字架上的力量,疯狂的倒飞了出去。

        这聚集和分散之间,就已经让那净化的力量,一下子减弱了不少。

        太阳王自然感受到了时间的倒流,他看向秦南的目光,显得越加的凝重。

        修为到了太阳王这等的地步,已经是非常的自傲。这一次他拿出了自己的大部分威能,却依旧没能奈何得了秦南,这在太阳王看来,简直就是一场奇耻大辱。

        而现在的情形,他绝对不允许再出现任何的差错。

        对于太阳王而言,这一次的成败,对他至关重要。

        “合!”

        一声沉喝,从太阳王的口中吐出,伴随着这一声沉喝,那两个本来分开的十字架,开始快速的融合。

        无尽的威严,在这十字架融合中,朝着四周分散了开来。

        这一刻的太阳王,犹如一尊真神,他立足天地,执掌万物。

        秦南的眼眸中,闪过了一丝凝重,太阳王的威势下,那本来倒流的时间,好似一下子消散了大半。

        没有了时间倒流的支持,两个凝结在一起的十字架,威能变得更加的强大,下落的速度,也更加的快速。

        “安尔顿,我还需要一分钟!”亚力吾斯沉喝,他的声音中,充满了坚决。

        秦南并不欠亚力吾斯的,但是现在,那隐含着无穷光芒的十字架,已经让他意识到了一点:

        那就是他想要躲避,都不可能!

        那十字架,本身就是冲着他来的,面对这十字架,他没有其他的选择!

        硬挡,他只能硬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