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我有一个进化点在线阅读 - 第一九七章 血脉强者(求订阅)

第一九七章 血脉强者(求订阅)

        秦南眼睁睁的看着,一个人很快变成了一条蠕动的长蛇,只不过伴随着身躯的拉伸,那年轻人已经无声无息的死去。

        “他得罪了蛇神,罪有应得!”

        “神灵的诅咒!这是神灵的诅咒!”

        “触犯神灵者,必被神灵责罚!”

        虽然人群中,说的都是南大陆本地的语言,秦南听不懂,但是随着北大陆各国多年的占据,这里也有不少人开始说神圣天罗帝国的语言。

        “他这是什么了?”秦南朝着站在自己身边的向导问道。

        向导擦擦额头的汗,一脸后怕,随即又对秦南恭敬的说道:“阁下,他得罪了无上的蛇神亚洛摩恩,所以受到了神的诅咒。”

        “你能给我说一下亚洛摩恩吗?”虽然秦南这次来,只是想要进入神之子的陵墓,得到太初神纹石,但是这并不妨碍他遇到那三头神蛇。

        能够对这所谓的三头神蛇多一些了解,秦南还是非常乐意的。

        向导飞快的朝四周看了一眼,这才低声的道:“相传蛇神亚洛摩恩是统御一切的神,他创造了我们眼前的一切。”

        “他的三只脑袋,一只代表火焰,一只代表洪水,还有一只,则代表了诅咒。”

        “按照我们这里的典籍记载,在一千多年前,亚洛摩恩曾经出现在神台,用他的诅咒,将一个亵渎了他的族群,直接化成了一群蛇。”

        秦南听着这犹如神话般的传说,心中已经开始将这位亚洛摩恩和序列三的人间神灵联系到了一起。

        不过这亚洛摩恩拥有三只脑袋,更使用不同序列的攻击手段,这让秦南很是好奇。

        毕竟他现在有两种不同的序列,就已经有些头大,而那条蛇,却拥有三种不同的攻击方式。

        不过向导也只是知道一些普通的内容,至于深入的了解,却并不多。

        在施坦因堡中逛了一圈,秦南发现这里虽然有风暴教会的圣堂,但是当地的人,依旧虔诚的信奉那条三头神蛇。

        第二日中午,穿着一身正装的秦南,就驾驶着一条小船,来到了约定的河口位置。

        这个地方并不是太大,在施坦因堡,这里是一片荒地,长长的芦苇和飞鸟,让这里充满了生的气息。

        在秦南到来的时候,他就看到了一把足足有三米方圆的巨大遮阳伞,在这遮阳伞下,一个看上去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子,正在悠然的喝着咖啡。

        犹如碧玉一般的瓷器配上精致的桌椅,为这里平添了几分优雅,而那女子的手掌在阳光的照耀下,越发白皙透亮,那光滑透亮的肌肤,好似比瓷器更加的动人。

        秦南在看到女子的瞬间,心中就升起了一种熟悉的感觉。他看向这女子的时候,女子同样用一种好奇的目光看着他。

        “毒药女士。”已经猜出女子身份的秦南,踏步来到女子的深浅,沉声的问道。

        女子点头道:“要不要来一杯?”

        看着只有一只杯子的桌面,秦南的心中闪过了一丝疑惑,但他还是道:“多谢。”

        穿着一身淡紫色宫廷长裙的毒药,轻轻的一挥手,一只洁白的瓷杯,诡异的出现在了她的手中。

        “这是来自南大陆最南方的红云咖啡,有人评价说,它是世上最好的咖啡。”毒药女士喝了一口自己杯子中的咖啡,悠悠的道:“可惜,我没有感觉出来。”

        “我也喝不出来,不过味道还算不错。”秦南轻轻的喝了一口,露出了一丝享受之色。

        “毒药女士刚刚到吗?”秦南随口问道。

        “我来了两天了。”毒药女士轻轻一笑道:“虽然我相信奥罗思对于这里的情况已经有一个很好地判断,但是很多事情,还是自己调查一下更放心。”

        毒药女士的话,让秦南一阵汗颜,自己虽然也提前了解了一下情况,但是和毒药女士相比,好似还有不小的差距。

        好像意识到了秦南的窘迫,那毒药女子轻轻一笑道:“实际上我也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就在两个人闲谈的时候,一团黑色的光芒,陡然凭空出现。这黑色的光芒快速的朝着两人所在的遮阳伞冲了过来。

        在黑色的光芒出现的瞬间,秦南就感到了一种巨大的危机感,他感到这黑光如果要对付自己的话,那么自己绝对是死路一条。

        在这种的情况下,秦南下意识的后退一步,天使战偶就落入了手中。

        不过好在那黑色的光芒在冲到遮阳伞下,就化成了一个身穿着黑色正装,头戴着半高礼帽的中年男子。

        从他的外表看,他就是一个神圣天罗帝国的绅士,但是他稍微苍白的脸以及有些发红的嘴唇,都让他散发出了一种阴森之气。

        “毒药女士好!”克罗摘下自己手中的礼帽,行了一个无懈可击的躬身礼后,又朝着秦南看了一眼道:“双子阁下,你的序列,确实有点低。”

        “如果我是奥罗思,也不会同意你加入这场行动的。”

        这家伙的话,还真的是够直接的。秦南心里虽然不爽这样的话,但他还是保持风度的道:“我有信心,不会成为各位的拖累。”

        “但愿如此!”克罗没有再纠缠,而是直接用这么一句,结束了彼此之间的谈话。

        毒药女士同样给克罗奉上了一杯咖啡,两个人明显打过一些交道,所以有不少的共同话题。

        一艘小船,无声无息的从河口飘来,这小船奇黑无比,在河口的位置突然转变方向,朝着秦南等人行驶了过来。

        小船无声,虽然上岸,却一如在海中航行一般,很快就已经行驶到了秦南等人的身前。

        小船上站着两个人,一个是穿着灰色衣袍的老者,而另外则是一个身穿银色链子甲,给人一种沉稳肃穆感觉的中年男子。

        此人站在老者的旁边,从气势上来说,丝毫不逊色于那灰色长袍的老者。

        “奥罗思还邀请了其他人。”毒药女士说出这句话的瞬间,眼眸中闪过了一丝不悦。很显然,从毒药女士的角度,她不喜欢增加自己为之的因素。

        那克罗的眼眸中,则闪过了一丝冷厉道:“是森坦因公爵,一位神灵血脉的继承者。”

        “只是不知道,他的神灵血脉,究竟有多少的威力。”

        神灵血脉,秦南的眼眸中闪过了一丝惊讶,而毒药女士则沉声的道:“在北大陆,除了已知的序列之外,还有上古神灵的血脉可以成为超凡者。”

        “不过以往,因为神灵沉睡,天地之间的神秘力量被削弱,所以神灵的血脉,觉醒无比的困难不说,从力量的强度上来说,也比我们这些超凡者弱的多。”

        “但是现在,随着神灵的复苏,神灵血脉的觉醒者不但越来越多,而且还越来越强。”

        “眼前这位森坦因公爵,就是一位觉醒到了半神阶段的神灵血脉继承者。”

        秦南朝着毒药女士点了点头,表示对她讲解的感谢。

        森坦因公爵和奥罗思一起下了黑色的小船,走进了遮阳伞下,此时的小桌,只剩下了一个位置。奥罗思正在犹豫的时候,森坦因公爵已经沉声的向秦南道:“阁下,请注意你的身份。”

        这句话,说的声音并不是太高,但是在这话语中,却带着一种不容置疑的味道。

        他在告诉秦南,你的修为最低,根本就不配坐在这里,请你将现在的位置让开。

        这是一种上位者对下位者高高在上的压制,在平时,森坦因公爵没少做这种事情。只不过,以往只要是他示意一下,自然有人帮他开口,而现在,则需要他亲自出马。

        对于这个神灵的后裔,秦南本来还充满了好奇,毕竟在他的血脉之中,也存在着这种血脉。

        可是他没有想到,这位森坦因公爵一上来,就给自己来了这么一个下马威。

        作为这次行动的主持者,本来奥罗思开口调节是最为合适,但是奥罗思对于森坦因公爵的话,并没有丝毫开口的意思,他静静的坐在了那唯一的空位上。

        这一个动作,实际上就是一个表态,一个对森坦因公爵的支持。

        克罗和毒药女士两个人对视了一眼,都没有开口,虽然他们和秦南都是占卜人之家的理事,但是他们之间毕竟没有什么太深的交情,为了秦南和另外一个执事交恶的事情,他们不愿意做。

        秦南面对半神的森坦因公爵,平淡无比的道:“我是这次行动的参与者,你只是后来者。该注意身份的是你。”

        “你如果觉得遮阳伞下空间不够,可以找个地方站着,没有人强迫你。”

        因为太出神纹石,所以秦在这次行动中不准备退却,而只要是不退,那么就决定了他的态度。

        示弱没有用,那么就只有硬碰。

        “呵呵,现在的年轻人,真的是一代不如一代,本事不大也就罢了,现在的脾气还见长了。”

        森坦因说话间,一把就朝着秦南抓了过去。在他挥手的瞬间,一层银色的光芒,已经将他的手掌包裹,让他看上去,整个人犹如纯银一般。

        威严而神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