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我有一个进化点在线阅读 - 第一九零章 ??神之复苏(第二更)

第一九零章 ??神之复苏(第二更)

        晨曦之下,一座修建在高山顶端的神殿,正散发着神圣的光芒。

        无数穿着淡青色神袍的祭祀,正恭敬的跪伏在神殿外的广场上,虔诚的祈祷着。

        一个穿着银色长袍的老者,用一种低沉的声音道:“永恒的狂风执掌者,掌握破坏之力的君主,天象的变幻者……”

        伴随着一阵赞美之词,所有祈祷的祭祀,都齐声赞美道:“永恒的狂风执掌者,掌握破坏之力的君主,天象的变幻者……”

        这些声音汇聚在一起,化成了一片无比纯净的白光,直冲虚空。

        虚空在这白光中扭曲,无数的风暴簇拥的宫殿,映现在虚空中,充满了古朴和威严。

        伴随着白光的消散,祈祷的人开始离去,最终,那穿着银色长袍的老者,又缓缓的朝着神殿走去。

        “大牧首,普洛斯坦死了!”一个穿着青色长袍,心口的位置悬挂着银色圆环的中年男子,恭敬的朝着老者说道。

        他的神色充满了恭谨,甚至在说话的时候,都不敢多看一眼这个外貌普通的老人。

        真神的人间化身,行走在地上的天使!

        每一个称号,都隐含着巨大的威能,这些威能中的任何一个,都给人一种不敢直视的感觉。

        老者的神色很平静,就好似普洛斯坦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一般。但是那位禀告者却清楚,这位普洛斯坦乃是大牧首的亲传弟子,等大牧首踏入神之国度,他就是新的大牧首。

        这样的弟子死了,大牧首怎么会不心痛?

        “真神已经告诉我了。”大牧首平静的说道:“知道普洛斯坦死的过程吗?”

        大牧首的话,让那中年男子的面容一变。不过这变化更多的是喜色。

        真神在神国中沉眠多年,能够告诉大牧首普洛斯坦死的消息,这充分说明距离真神复苏,已经不远了。

        这是一件好事,一件值得他们普天同庆的大好事。

        不过想到普洛斯坦的死,这位还是将自己的欣喜,压制在了心头。

        “按照神风的禀告,普洛斯坦去诛杀六海之中的无间侯爵安尔顿,然后,就没有回来。”中年男子说到这里,沉吟了刹那道:“安尔顿本来只是一个低序列者,可是在一个残破的神之国度中,得到了神灵权杖,之后就强大了起来。”

        “他击败了毁灭公爵,击杀了两位海盗侯爵,更以一己之力,逼迫的六海海盗中的三位公爵,都处在极度恐惧之中。”

        “很多人都怀疑,他得到的神器,非同小可。”

        大牧首面无表情,好像对那神灵权杖并不是太看重,他在稍微沉吟了刹那道:“这件事情,暂且就这样吧。”

        中年男子愣了一下,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暂时就这样,岂不是等于,大牧首现在不准备追究这件事情?这怎么可能!

        “大牧首,普洛斯坦死了。”中年男子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再来句提醒。

        他不敢直接面对大牧首的愤怒,所以他现在能做的,就是将这个事实强调一下。

        老者居然丝毫不为所动,朝中年男子看了一眼,淡淡的道:“那安尔顿,明显就是得到了一位真神的看重。”

        “所以要对付他,最少也要去一个神灵级别的存在。”

        “现在对于我们风暴教会而言,最重要的,是要保证真神尽快的复苏,只有真神复苏,我们才能够在这场即将到来的……,争取到主动。”

        “至于其他的,都是次要的。”

        中年男子明白大牧首的意思,可是此刻的他,心中越发多了一些疑惑,他现在非常迫切的想要知道,究竟是什么东西,能够让大牧首都不说出来。

        可惜,他虽然很想知道,却不敢冒失的问出来。

        “遵命,大牧首!”最终,中年男子还是压制住了自己的好奇心,恭敬的告辞离去。

        大牧首目视着离去的中年男子,轻轻的摇了摇头,喃喃自语道:“在神面前,我们就是蝼蚁,就是清风之中的泥沙,就是大浪之中的蜉蝣……”

        秦南并不知道,他所担心的风暴教会大牧首,并没有立即寻找他报仇的意思。

        这并不是怕他,而是因为那位大牧首猜测他的身后,站着一个即将苏醒的真神。不敢轻易将力量调离的大牧首,暂时决定忍他一忍。

        已经完全恢复了的秦南,此时正在研究普洛斯坦留下的那身铠甲。在秦南看来,如果自己将这身铠甲掌握,那就等于多了一件保命的物品。

        毕竟这可是序列四的攻击都难以攻破的铠甲!

        但是非常可惜,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脏部位裂了一道口子,此时的铠甲,不论秦南使用什么手段,都没有任何的反应。

        这铠甲给人一种完全坏掉了的感觉。

        在将四等进化点朝着铠甲加持,最终却没有什么用处后,秦南就停止了向这铠甲加持进化点的想法。

        虽然他还有一个六等的进化点,但是这等的进化点,对秦南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

        他可不愿意将这等的进化点,白白浪费在不知道能不能修复的物品上。

        将铠甲扔进自己的储存空间中,秦南就拿起了那看上去没有任何变化的青铜十字架。

        要不是这青铜十字架,别说让他击杀普洛斯坦了,恐怕连逃命的机会,都难以得到,毕竟普洛斯坦可是序列四的强者。

        十字架看上去没有任何的神异,可是在手掌抚摸十字架的时候,秦南却生出了一种感觉,那就是这十字架正中心的位置,好似升起了一些凸起。

        他用目光看不到这凸起,但是凭借着神识,他却如此真切的感受到了这凸起的存在。

        这是十字架的变异吗?

        秦南脑海中念头闪动,就朝着那青铜十字架道:“我知道你能察觉到我的存在,现在我给你一次机会,将你的来历和要求说出来。”

        “能够帮你的,我自然会帮你,如果帮不了你,那是没有办法。但是如果你连反应都没有,那我就只有将你扔进我储存空间的深处,相信你会活的很好。”

        空间眷顾者的次元空间,真的只是次元空间。这等的次元空间,没有灵气,甚至没有时间的流动。

        就算拥有神异的物品,在次元空间中,大多也处在静止的状态。

        那十字架面对秦南的威胁,并没有任何的反应,好像是在告诉秦南,不要对着它这么一个物品说话了。

        但是,当秦南拿起青铜十字架,准备将他扔进次元空间的时候,一个声音终于从十字架上响起道:“多谢你让我恢复了些神志,要不是你,过不了多少年,恐怕我就要被完全磨灭。”

        这个声音很轻,但是在听到这声音的刹那,秦南只觉得后背发凉,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他一直都觉得这十字架不一般,刚刚说的话,其实是揣了试探一下这十字架的心思,却没想到,这十字架竟然真的对自己进行了回应。

        一时间,秦南的心中升起了一丝犹豫,他觉得自己现在最好的选择,好像就是将这十字架直接扔进次元空间,然后永远不再理会它。

        但是最终,秦南还是停止了扔出那十字架的冲动,他沉声的道:“你是谁?”

        “我是……,你可以叫我渎神者!”带着一丝悠然的声音,从那十字架中传入到了秦南的心头。

        渎神者!

        秦南听到这个名号,眼眸中闪过了一丝精光,他沉吟了刹那道:“我是不是可以这样认为,正是因为你亵渎了真神,所以被困在这十字架中。”

        “应该是这样。”那十字架中的声音有些缥缈:“我的不少记忆,都已经被岁月的流逝所磨灭,所以对于我为什么在这里,我已经记得不太清楚了。”

        秦南下意识的冷笑一下,尽管他很愿意相信人,但是这可不能说明他是个傻子。这个自称渎神者的人,居然说自己忘了为什么被困,说谎的可能性非常的大。

        “哦,那你知道你亵渎的神灵是谁吗?”秦南并没有对这位十字架中的存在强求,而是采取了迂回的办法。

        既然没有办法直接达到目的,那就用迂回的办法,将自己的目标达到。毕竟在各大教会中亵渎真神的事情,并不是太多。

        “不太记得了。”那渎神者悠悠的道:“我说的是实话,真的不太记得了。”

        秦南并没有气馁,他笑着道:“你还能记住什么,可以和我说一下,说不定我能够帮助你从这里脱离出来。”

        那十字架中的渎神者对秦南的引诱,并没有为之所动,他轻声的道:“脱离这种主宰级别的封禁,实在是太难了,我根本就没有想过。”

        “至于我知道什么,我实在是难以记起什么了,但是有一点我却可以肯定,如果你短时间内不解决自己身上的问题,那么你的死期,就已经不远了。”

        秦南在听到这渎神者的话语瞬间,第一个想法就是大怒。但是在怒气冲起的瞬间,他所想到的,就是自己晋级时所需要的问题。

        两种不同的心神凝聚物,说不定下一次晋级时,就要聚集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