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你有种就杀了我在线阅读 - 第128章 来信

第128章 来信

        “有需要的话,请务必找白夜寻求帮助,我们是你最坚实的后盾。”

        商量好各种细节后,文虹眼含热泪语气真诚地嘱托乐语,让乐语感觉白夜行者原来真的都是热心人——连‘阴音隐’这种叛徒都这么关怀备至,幸好他穿了马甲一开始就将自己在玄烛白夜的好感度降为‘冷淡’,不然他现在都可能成为玄烛白夜的中坚成员了。

        不过文虹的要求,却是正合乐语下怀。

        自从遭遇半个月前那场暗巷伏击后,乐语就一直在憋着一股气——他又不是泥做的,差点被几十个大汉围起来圈圈那个叉叉,若不是有牧晴眉帮忙,他就真的要交出荆正威的第一滴血了,心里哪能不生气?

        只是那时候正好是报社的关键时期,乐语又不知道那伙人是谁派来的,所以才忍下这股怒气,先处理好《青年报》的事。

        更何况,就算乐语知道是谁派来的,他也没什么好的报复办法——荆正威根本就没有私人武装力量,就是挨了打,也只能找荆家为自己出头。至于荆家会为他这个大公子出多少力气,那就不是乐语所能决定的。

        若不是自己没有金箍棒,谁不愿意上天宫大闹一场?

        银血会也给了荆家一个说法,据说袭击者是外城第二大帮倚天帮的人,他们受了二帮主的钱过来袭击一个‘富家公子’,而二帮主事后也自杀了,线索就此中断,但银血会将倚天帮二帮主的家人财产全部赔给荆家,似乎还有一点利益交换,反正这件事就此终结。

        至于乐语的意见,没有人问过。

        不过乐语也没指望荆家会为自己出头,因为他自己琢磨琢磨,就发现这件事根源本来就在荆家——荆正威一死,最大受益者必然是其余荆家兄弟,倚天帮不过是他们推到台面上的棋子罢了!

        这么一想,乐语觉得银血会已经很给荆家面子了:「妈的,你们几个儿子争家产就争家产,仇杀也好放火也罢,死在自己家里就好,非要到大街上光天化日搞事?你们自己内部的事,居然敢碰瓷到我们银血会头上?你们这是薅公共职能部门的羊毛!」

        荆家这么快就接受银血会对伏击事件的处理,肯定也有这方面的原因——荆青蚨不可能不知道杀他大儿子的幕后指使者,是他另外几个儿子,要是他继续追究下去,万一银血会真的找到‘幕后凶手’,那大家脸上都过不去啊。

        为了让大家脸上过得去,那就只能委屈一下乐语了。

        在荆青蚨看来,就算大儿子不想忍,顶多也就是伤害其他几个儿子的产业——这本来就符合他‘养蛊’的意愿,正好可以看看儿子们的本事。

        不然乐语还能怎么样?造反吗?

        哎,乐语还真的想造反:他们以为这是家族内斗,谁都不可能赶尽杀绝——毕竟真要掀桌了,大家饭都没得吃。

        他们哪里想到乐语居然是带路党,带着八……不对,带着白夜偷偷地进来,抄他们老家,破坏他们的生产资料,断资本家的命根子?

        乐语也是这两天才想通——对啊,不管是谁派来的杀手,但总归是其他三兄弟的其中一个,对他们下手准没错!

        本来乐语还有些不忍,其实他对三兄弟的观感并不算差,荆正武是阴阳怪气的弟弟,荆正堂是舔狗弟弟,荆正风是不良弟弟,但不论怎么说,他们都是弟弟嘛,乐语觉得自己应该要大度一点。

        但现在知道他们三兄弟居然联合起来降薪,建立社畜等级制度,乐语便再无犹豫——看来无论是怎样的弟弟,坐在资本家的椅子上,都会变成黑心弟弟了。

        虽然不知道你们是谁想谋害大哥,但将你们全部糟蹋一遍就对了!

        弟弟们,好好想想你们过去的所作所为!

        乐语让文虹先等两三天,他回去可以找到兄弟们工厂的详细布防信息。

        资本家也不是傻的,这年头工厂白天夜晚都是严密保护,高墙壁垒时刻有人驻守,穷的有枪有刀,富的——据说听家的军火工厂跟军事堡垒差不多,门口看门的都是手铳强铳的凌虚武者。

        没有地图和巡逻布防情报,哪怕深夜硬打工厂也是很吃亏,甚至可能会被反杀。白夜想要获得这些情报可能有些麻烦,但对乐语来说却不是问题——荆家守卫里,有很多人原来就是工厂守卫,他们对布防烂熟于胸。

        乐语根本不需要询问他们情报。

        因为荆正威已经问了。

        连乐语都能想到破坏工厂这种阴损计谋,堂堂荆家大少爷荆正威怎么可能想不到?

        这些年来,他有意识地雇佣工厂守卫,不仅仅是荆家的,甚至还有其他商会的,然后再从守卫身上获取工厂情报。

        除此之外,荆正威还会夜晚亲自扮演蝙蝠侠去工厂印证情报,追踪重要人员。像荆正武的小金库,就是荆正威的成果之一。

        日积月累下,荆正威已经掌握了玄烛郡30%的工厂布防情报,哪怕其中有部分信息已经过时了,但也能发挥巨大的作用。

        甚至荆正威自己也做过破坏工厂的事——他麾下的一家加工厂,就是他自己亲自深夜烧毁货物,导致原老板无法及时出货违背合同,进而产生连锁反应,不得不低价出手的结果。

        荆正威留下的遗产,乐语当然要好好利用。

        换回男装,藏好女装,乐语去大门石街买了点吃的,优哉游哉地回到报社。

        刚上二楼,迎面便遇到了牧晴眉。她一脸惊讶地看着从一楼走上来的乐语,回头看了一眼通往三楼的楼梯,问道:“荆……主编,你不是在三楼吗?”

        “外卖到了,我下去拿一下。”乐语提了提手上的食盒。

        “外卖?”牧晴眉有些迷糊。

        “就是让小吃店里的人将食物送到报社这里,或者送到家里。”

        “有这项服务的吗?”牧晴眉惊讶道:“我也想试试。”

        “没有。”

        “那你这是……”

        “但我有钱啊,傻孩子。”乐语一脸慈祥地看着牧晴眉:“有钱就有服务,没钱就没服务。不过你也不要灰心,只要你努力工作……”

        “以后我就能点外卖?”

        “以后你就能看见我将小吃店买下来,让店长给我送外卖。”

        牧晴眉微微眯起眼睛,试图隐藏起自己对资本家的鄙夷。

        “对了,你为什么知道我在三楼?”乐语问道:“你又在偷窥我?”

        二楼里正在写稿的小编们不约而同竖起耳朵。

        牧晴眉脸色瞬间变了:“偷窥,什么偷窥……同事的事,能叫偷窥吗?……我在写稿子的时候忽然有些问题想不清楚,所以想找主编商量一下!”

        “真的吗,但你这些天都没找我商量过。”乐语一点都不给牧晴眉台阶下:“你是不是平时都在偷窥我,一看我不见了就很急躁?”

        “我,我……”

        “我懂我懂!”乐语用力点点头:“但我现在只想搞好报社这门事业,无心谈情说爱,让我们一起为了报社而奋斗,用青春铸就我们不会后悔的丰功伟绩吧!继续努力,我会一直看着你的,加油!”

        说道这里乐语忽然放大音量,“你们也是,现在《青年报》虽然成绩不错,但我们始终根基很弱,而且我们的内容也并非不可复制,玄烛报等报刊随时会追赶而上。事业尚未成功,同志们仍需努力!”

        大家齐声回应:“是!”

        “好,继续工作!”

        乐语优哉游哉拿着食盒上三楼,牧晴眉愣了一会,呆呆地回去自己座位上。凭借武者的强大精神力,她敏锐地察觉到,大家看自己的视线好像都有点怪怪的。

        她焉能不知大家都误会她喜欢荆家大少爷了?想到这里,牧晴眉就感觉一阵恶心,仿佛吃了苍蝇似的——居然被污蔑喜欢那个人渣,她觉得自己的尊严都被玷污了。

        她拿起笔,但脑海里还是浑浑噩噩的,又觉得那些视线好烦。思来想去,还是觉得忍一时越想越气,退一步越想越亏,想站起来大吼两句证明自己的眼光没差到那种地步。

        这时候,负责‘知识讨论区’栏目的中年编辑张大益忽然过来,低眉下气地说道:“牧编,我觉得你那篇回答其实……也没什么错误,可以直接上,不用改了。”

        嗯?

        牧晴眉看了他一眼,牧编?

        张大益之前不是因为自己负责‘知识讨论区’这个栏目,觉得自己有点权利,不是喊‘小牧’就是‘晴眉’,装得跟她有多熟似的,甚至有时候还想摸她的手——要不是不想惹麻烦,牧晴眉就不是躲开那么简单,手都给他打爆。

        看自己这么‘不识相’,张大益就在工作上找她麻烦,不过他还真能从牧晴眉的稿子里挑出毛病,逼得牧晴眉一篇稿子改十几次。

        现在他居然认怂了?

        看着他讨好的样子,牧晴眉瞬间明白了——他在害怕荆正威呢!

        这么一想,牧晴眉自然是得势不饶人,狠狠呵斥了张大益十几句,反过来挑剔张大益稿子里的毛病,听得其他小编心中暗爽,而张大益只能连连点头表示理解。

        什么得饶人处且饶人——扯谈呢!别人欺负你的时候,他怎么不饶人?轮到你发威了,就要你饶人?

        说的舒服了,牧晴眉便挥挥手,示意张大益可以滚。张大益如蒙大赦,连忙回到自己座位上工作。

        很快,牧晴眉就体验到跟过去完全不一样的工作环境:别人倒水的时候,会记得帮她一起倒;笔墨没了,能拿到最新的最好的;写好的稿子,一遍就能过……

        如果说以前上班是练武,虽然很累,但也会有收获;那现在上班简直就是上学,不仅会有收获,而且过程还轻松愉快——不过牧晴眉也没上过学,她只是这样觉得。

        牧晴眉忽然发现,自己居然变成了报社一霸!

        好像……也不错……嘛?

        反正荆正威这个资本家欠了我们广大人民群众这么多,我现在先拿他的虎皮扯一下大旗,就当做他给我还一点利息。

        看在这个烂人居然无心做了一点点好事的份上,以后有机会我就直接打死他,不折磨他了……

        ……

        ……

        “我要吃完了。”

        青岚一愣,抬起头看见乐语左手拿着冰镇蜜糖五花茶,右手拿着一块核桃酥,正要放入嘴中。

        她喉咙咕咚,忍不住咽了口唾沫,乐语见状将核桃酥塞进她嘴巴里,呵呵说道:“那是最后一块了,还饿的话你就等晚饭吧。”

        青岚掩住嘴巴咀嚼完核桃酥,轻车熟路地扭开旁边水瓶盖子喝了一口椰奶,整个人仿佛都焕发光泽,问道:“公子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我不仅进来,我还坐下,吃饼,大概吃了十分钟了。”乐语笑道:“你写什么呢,这么认真?”

        青岚叹了口气:“我在回复读者来信。”

        “读者来信?”

        报社自然会有读者来信,而且青年报也在开通了征集邮箱——报纸会放出下一期‘知识讨论区’的三个题目,想回答的读者可以写信到报社投稿。

        不过投稿里除了讨论和回答,自然也少不得……批评。

        就像你会在评论区找到骂听日的评论,报社自然也会受到许多批评的信件。大家看的不爽,当然就想找个地方发泄愤怒。

        但正如听日是不看评论,大多数报社也很少理会这种批评信件——除非是来自大人物的。所以乐语好奇问道:“为什么要回复?”

        青岚说道:“因为很多来信都在批评相同的问题,我觉得有必要以总编的身份在报纸上回应一下。”

        乐语伸手拿起青岚的文稿,青岚下意识想按住,但还是不情不愿地松开手。

        乐语也懒得看青岚的‘大作’,直接看要回复的问题。

        “哦……批判我们在封面放涩图?”

        乐语早就知道这肯定会有人批评的——唉,这年头的读者,还没有以后的网友那么和善,什么‘楼主一生平安’‘支持楼主’‘感恩’,不存在的。

        那青岚是怎么回答的?

        乐语好奇地看青岚的回复,瞬间喷了:

        「……封面图片我社画师所创作的‘幻想武者’,主要目的为展现武者风采,吸引民众锻炼战法增强身体。至于采用女性形象为画师兴趣,与我社风格无关,而且采用女性形象也无不妥,都2085年了,居然还有人歧视女性武者,女性武者何时才能站起来?恕我社不能苟同这位读者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