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你有种就杀了我在线阅读 - 第123章 荆青蚨:我大儿子是天生的资本家

第123章 荆青蚨:我大儿子是天生的资本家

        如果说‘知识讨论区’各位答主的高谈阔论是回味无穷的美酒,会让玄烛郡的文艺少年/中年/老年有所触动,那‘奇葩趣闻’的新闻段子就等于炸鸡汉堡,以惊人的速度获得绝大多数人的注意和热议。

        斯嘉蒂地区的领主夫人生了一对双胞胎,但一个长得像斯嘉蒂人,另一个长得像辉耀人,据医官说出现这样的情况非常困难,需要两位父亲在五分钟内同时注入生命精华……

        北方草蛮地区的远方有一个名为长白山的山脉,山脉下方有一个古北人修建的地宫,地宫里面有一道连接生死两界的青铜古门,晨风区吴家祖先就曾目睹过百万阴兵的奇景……

        十几年前,炎京里有一位茶档老板年纪轻轻却有经天纬地之才,那时候有一位中年人经常来茶档跟年轻老板谈天说地,时常就国家大事让年轻老板提出自己的想法和建议,年轻老板没有客气,说出的观点一针见血,然而朝廷的看法居然与年轻老板高度一致,辉耀迎来中兴。后来那个中年人终于跟茶档坦白:“我摊牌了,我是皇帝。”

        短短四页的报纸,记载了情感生活、朝廷秘闻、秘境仙踪,可谓老少皆宜普度众生,上至80岁老婆婆下至8岁小孩都能找到自己喜欢的奇葩趣闻。

        金碧二楼,当大家聊起战神这个话题后,便一发不可收拾讨论起其他趣闻。

        有人信誓旦旦说自己见过两个相貌完全不一样的双胞胎,

        有人说自己在天际区听过长白山青铜古门的传闻,

        甚至有人觉得当朝丞相就是那个茶档老板……

        也不是没人对‘奇葩趣闻’的内容提出质疑,但他们的质疑非常无力,因为奇葩趣闻里都没有实指——战神、某斯嘉蒂领主夫人、草蛮地区的长白雪山、年轻老板……谁会有证据证明这些内容是假的?

        在互联网发达的现代社会里,谣言依然可以通行无阻,仅能止于断网者,在这个大家都没什么花花肠子的辉耀社会里,人们是天然相信报纸里的新闻——人的天性就是看热闹,如果这些新闻是假的,那多没意思啊。

        大妈讨论怎么才能生出不一样的双胞胎,你以为她们真的想钻研生物学吗?少年讨论青铜古门怎么怎么样,你以为他们真的想去冒险吗?

        大家也就图一乐嘛。

        ‘奇葩趣闻’这个栏目,可谓精准击中了一块空白市场——以往图一乐这个功能,往往由沙雕新闻和小说来提供。但沙雕新闻哪有那么多,而且办报纸的多数有点傲气,都宁愿关注国家大事,天际内乱,谁会关注鸡皮蒜末的小事?

        而小说是有门槛的——你得看得听,少则十几万字,多则数十万字。得知道前因后果,得追更,才能找到书友一起讨论。

        这里就凸显出‘奇葩趣闻’的威力:

        短!

        接地气!

        但绝对是你想都想不到的魔幻现实生活!

        看完就能吃瓜讨论,多舒服!

        听着大家热烈讨论,老管家拿起报纸,状若随意地问同桌的其他人:“‘励志故事’的几个故事好像也挺有意思的啊,不过是不是有点假?”

        “是有点假,但正因为这样才显得真实。”白衫青年笑道:“我一开始也觉得‘矿工挖矿挖的又快又勤奋,五年后变成大矿主’太假了,但认真看下去就发现这个矿工成功是理所当然的。”

        “他平时不浪费钱,节衣缩食,平时努力看报学习,存了三年钱,瞅准一次过年的机会,果断购买一大批年货囤积,赚了第一桶金,然后生意越做越大变成大矿主。”

        “虽然处处巧合,但没有那么多巧合,一个矿工又怎么可能变成矿主?而且这位矿工的意志力、执行力和决断力都是上上之选,哪怕第一次投资失败,他迟早也会成功的。”

        黑袍武者也点点头:“‘励志故事’里的主角往往都有非同凡响的品质,他们能成功,既有贵人相助,更有自身努力。”

        青衣汉子也说道:“人行,做什么都行;人不行,做什么都不行。”

        老管家还想问什么,但荆青蚨微微抬起手,他便闭上嘴。

        “来了来了,招牌叉烧包,腐皮卷,琉璃虾饺!”

        伙计推着蒸笼推车过来放下三笼招牌小吃,荆青蚨将比拳头还大的叉烧包放到碗里,用筷子撕开包子的,露出热气腾腾散发诱人香气的细碎叉烧。

        他将叉烧都夹出来,弃之,只吃沾了叉烧酱汁的包。

        然后夹一个腐皮卷,只吃腐皮,不吃里面的三鲜。

        荆青蚨最后夹起一个虾饺,放进嘴里咀嚼。他吃的很慢,很用力,似乎费了很大力气才吃下去,再悠悠喝一口茶,呼出一下满足的茶气。

        “走吧。”

        老管家连忙扶起荆青蚨,荆青蚨拄着拐杖走在前面,两人慢慢离开金碧大酒楼。

        白衫青年看了看那三笼都只吃了一个的小吃,摇摇头:“太浪费了,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大老爷。”

        老管家一直为荆青蚨斟茶倒水,小吃来了,老管家也是一口不吃,这种卑微姿态,同桌三人自然一眼就认出主次。

        黑袍武者忽然问道:“你们有没有看《青年报》最后一版的那篇小说?”

        “你是说《未来回响》?”青衣汉子说道:“我觉得这个创意是挺好的,三个现代人死了之后穿越到未来……就是流羽隐音卫正这三个人的死亡理由太奇怪了,为什么他们都是杀了一个人之后忽然就死了?”

        “这应该是侧面描述他们的性格吧。”白衫青年说道:“借助他们杀人的片段,我们便直观地知道他们一个是刺客,一个是朝廷干员,一个是心狠手辣的世家少爷……”

        黑袍武者说道:“你们有没有看出点什么?”

        “才更新了一章,我们能看出什么?”青衣汉子翻了翻报纸:“将里面介绍未来科技的内容去掉,这一章不就是介绍流羽穿越成正在上课的男高中生吗……”

        “你们有留意课堂老师的讲课内容吗?”

        青衣汉子低头一看:“嗯……你是说‘玄国是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这是必修二的重要考点’这句话吗?”

        白衫青年耸耸肩:“毕竟这是一本幻想小说,虚构一个玄国来避讳也很正常。”

        “是吗?”黑袍武者低声说道:“但你们觉得‘人民民主专政’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人民、民主、专政……”

        其他两人逐渐明白过来,白衫青年脸露出些许惊惶:“不会吧?这作者不会想写那种东西吧?”

        “如果他不想写,为何要将这句话放在第一章。”黑袍武者哼哼说道:“等着瞧吧。”

        “这个名为‘树人’的作者,他恐怕想写一个没有皇帝、没有世家、没有贵族、甚至没有主仆尊卑的……未来。”

        ……

        ……

        “老爷,要回去了吗?”

        走在外城的街道上,荆青蚨拉低帽檐:“回去吧。”

        老管家问道:“不去看看二少爷、三少爷、四少爷的工厂吗?”

        “已经没必要了,派人去看一眼就可以了。”

        “看来大少爷让老爷很开心。”

        荆青蚨回头看了一眼老管家,老管家身体一颤,呆若木鸡地停在那里不动。

        过了一会,荆青蚨才移开视线继续行走。老管家松了口气,发现自己背部已经浸透了冷汗。

        “福德,你跟我多少年了?”

        “四十五年。”老管家恭敬说道:“老爷你七岁的时候,福德就已经是你的伴读书童了。”

        “四十五年了,我已经老到连肉都不能吃了,而你也老了。”荆青蚨看着街上生机勃勃充满朝气的年轻面孔,眼神里止不住溢出羡慕:“等我死了之后,你就离开荆家找个地方养老吧。”

        “老爷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岂会……”

        “别说那些哄人的废话了,若非我年轻时也苦练过内景战法,现在我肯定就跟那群逆子所期待的那样,躺在床上等死。”荆青蚨冷哼一声:“内景战法没法让我延长寿命,却可以让我死之前过得好一点。”

        “福德,我布下这么大一个局,又是装病,又是放权,为的就是选出荆家下一代最好的家主。”荆青蚨瞥了一眼老管家:“我相信你不敢将我的真实情况泄露出去——但你心里多半想着提前跟新家主打好关系吧?”

        不等老管家回答,荆青蚨就继续说道:“你就别掺和到里面,你和我都只是上一个时代的残党,新家主是不可能继续用你——我们这些前浪,始终要被那些新时代的后浪所扑灭。”

        老管家恭敬说道:“是,老爷。”

        荆青蚨点点头,走了一会他又悠悠说道:“不过,我也可以告诉你——正威,的确让我很开心。”

        “因为他走的是这个世界最伟大、最具力量、最聪明的道——王道!他在收买民心,操控舆论!”

        “王者的王道,在于万民拥戴。商人的王道,在于收买人心。”荆青蚨指了指自己:“像我们这些商人,一开始几乎走的都是邪道,霸道,极道,用权力和物欲来控制他人,用阴谋和诡计去达成目的。”

        “但邪道霸道终究是歪门邪道,可是赢得一时富贵,却难以赢得传世伟业。银血会的五大商会,哪怕他们的起家之路如何血腥,最后几乎都走了王道。听家掌握军火工厂,与和阳军连成一体,获得全体军人的支持;泉家出了个泉渊,现在是东阳区执政官;罗家抱了望海公的大腿,成了贵族们的白手套……”

        “只有我们荆家,只有荆家,依然做的依然是不得人心的买卖!”荆青蚨咬牙说道:“我们荆家虽然富,虽然豪,虽然强,但放眼望去,四面八方皆是敌人,所谓盟友也怀着觊觎的眼神!”

        “其他四大商会,已经到了大而不能倒的程度,当他们倒下,他背后的势力就会出尽全力救他们,进而导致的动乱会让其他所有势力不敢轻举妄动!”

        “只有我们荆家,上无扶持,下无拥戴!”

        “银血会这次警告,远远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如果在我死之前,荆家还没能走出一条王道……”荆青蚨深呼一口气,眼神阴翳:“银血会迟早会对荆家出手。“

        老管家难以置信地问道:“但,荆家的内部事务,银血会也没法插手吧?只要荆家不出事,银血会又哪有理由对荆家——”

        “理由不是有吗?”荆青蚨笑道:“四子分家。”

        老管家哑住了。

        “只要获得银血会的支持,那四个逆子肯定会将诺大一个荆家分割开来。握紧的拳头变成了四根手指,银血会对付起来就简单多了,甚至银血会已经不需要动手了——荆家再无出头之日,五大商会变成四大商会。”

        老管家心念一动:“那就是说大少爷……”

        “不。”荆青蚨摇摇头:“正武、正堂、正风他们也没有失去资格。特别是正武,他与琴家的婚约相当有利。若是荆琴两家联合,银血会也绝不敢轻易下手。”

        老管家有些糊涂了:“但老爷你不是说王道才是最好的出路吗?”

        “那也得他将王道走出来才行。”荆青蚨说道:“如果正风他能堂堂正正挟持大势,逼得正武、正堂、正风拱手相让,甚至主动相助,那荆家家主之位自然就是他的。”

        “如果他走不出来,死于霸道、极道、邪道之手,那他这些日子所走的王道,也会成为新家主的力量。”

        “譬如说,如果他前些天就死在袭击里,那所谓的王道又有什么意义?”

        荆青蚨轻轻一拄拐杖:“他现在只是会用报纸来收买人心操纵舆论罢了……那他也得学会,该怎么利用人心,怎么操控舆论,才能让自己利益最大化。”

        “有云,仁者无敌,又有云,无奸不商。”

        老管家笑道:“或许,老爷你应该喊大少爷来膝前聆听你的教诲?要不,我去偷偷通知大少爷……”

        “不。”荆青蚨淡淡道:“我讨厌他。”

        “啊?”老管家愣了,荆青蚨一直在赞美荆正威,他还以为老爷喜欢上这个大儿子了。

        “他从小就不讨我喜欢,等他娘死了之后,我就更不想理他了。”荆青蚨说道:“以前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讨厌这个儿子,但现在,我可能明白了……”

        “那是对天敌的恐惧。”

        “正威远比我更加幽暗,更加残忍,更加奸诈。”荆青蚨眼睛越来越明亮:“他小时候将自己的本质藏在‘乖巧’的人皮下面,而现在,他将自己的本质藏在‘王道’之中。”

        “虽然我讨厌这个儿子,但我不得不承认……”

        “荆正威,可能才是荆家最佳的继承人。”

        “他天生就是一个坏的流脓,卑鄙无耻,每个毛孔都滴着肮脏的血液,偏偏又装得大义凛然的奸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