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你有种就杀了我在线阅读 - 第110章 玄烛郡→炎京

第110章 玄烛郡→炎京

        “希望未来,我们有机会来一场真诚对话。”

        谈话结束的时候,尹冥鸿这么跟乐语说道。

        乐语知道他知道自己不是阴音隐,他也知道乐语知道他知道自己不是阴音隐。

        但双方心照不宣地默认这个事实,乐语的功绩会以‘阴音隐’的名义报上去,白夜也会以对待‘阴音隐’的方式警惕乐语的存在。

        虽然无论谁都觉得以‘阴音隐’这个身份接触白夜是没好处的,但实际上其实是有一点点好处的——至少,白夜是认可阴音隐这位刺客情报大师的身份,‘阴音隐’所说的情报,他们必然会重视。

        要是乐语用新马甲接触白夜,都不知道要花多少时间才能获取他们的重视信任。当然,如果乐语以荆正威的身份加入白夜,倒是能迅速获得重视——但问题是他不愿意。

        因为这样一来就没退路了。

        倾覆银血会,革命玄烛郡,这种事不是请客吃饭,不能心血来潮。如果乐语以荆正威的身份加入白夜,那么他的结果要么是牺牲死替,要么一直干到革命成功为止——没有其他可能。

        至于逃跑放弃这种事,乐语是可以做,但他却未必做得出来。说到底,他就是热血未凉的那种人,不然他怎么可能会主动联系白夜?如果到时候其他同伴死的死伤的伤,千斤重担压到他肩膀上,他又怎么可能放弃大家付出无数心血的事业,一走了之?

        就像在星刻郡,正如阴音隐所说,他其实是可以上火车跟千雨雅一起去炎京开始新的人生。

        但他没有去。

        不仅仅是乐语觉得星刻郡的夺城计划很稳,更因为他觉得自己有责任看看星刻郡的结局。千羽流恩师林锦耀是他杀的,提刑司司长董衡是他和阴音隐一起暗杀的,陈辅是唯他马首是瞻的狗腿子,安倩是让他感觉到温暖的大姐姐,还有阴音隐——

        这个只剩下几年好活,左一句常识右一句毒舌的白发男人,跟他贫嘴让乐语找到几分前世与朋友相处的感受。他不得不承认,他留在星刻郡,其中有几分的确是因为阴音隐。

        来到这个世界,乐语太寂寞了。

        以至于别人对他稍微好一点,他就无法狠心斩断羁绊。

        如果说以前还有‘怕死’这个生理本能来让乐语远离危险,那「死而替生」的存在是直接删除了这个生物属性。

        比起死亡,他更害怕自己辜负别人的期待,辜负大家所受的苦难,辜负自己内心的道德法则。

        一开始乐语也没想那么多,他只是下意识地使用‘阴音隐’这个面具来隐藏荆正威的身份。

        他愿意为颠覆银血会出一份力,但不愿意为此付出自己的余生。

        对别人来说,‘阴音隐’是一个危险的面具,但对乐语来说,这却是恰当好处的身份。

        这样一来,白夜的人就不会当他是同伴,更不会与他相识,但又会重视他的情报,甚至愿意和他合作。

        乐语已经充分感受到白夜行者的个人魅力了,为了避免自己再次被他们所吸引,那就先一步让他们讨厌自己。无论是‘阴音隐’还是‘荆正威’,都是能百分百吸引白夜行者仇恨的靶子。

        只要在玄烛郡没有牵挂,乐语就可以随心所欲地行事,他可以帮白夜,也可以暗算自己的兄弟们,甚至可以连夜打包财物离开东阳区,开始自己的‘踏破秘境’之旅……只要没有责任,那他就是自由的。

        如果真的事不可为,那他也可以说一句‘我尽力了’,然后拍拍屁股走人。

        但他知道,他绝对不可以背负誓言、责任和强欲。

        因为他的余生太长了。

        乐语到目前为止,一共死替了三个人:千羽流、阴音隐、荆正威。

        这三个人的人生,都是被誓言、责任和强欲这些东西折磨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虽然人从历史唯一能学到的教训就是人从来无法学会教训,但乐语还是下定决心,他绝不能走这三个人的老路。

        毕竟他们死了就死了,而乐语说不定能活到人类机械飞升的那一天啊。

        乐语只是不想自己活得太累。

        毕竟死一个陈辅就让他难受了几天。

        安倩大姐姐去郡守府恐怕是遇到蓝炎了,肯定已经死了,想到这里他的心又有点痛了,他真的好喜欢安倩大姐姐。

        简单来说,乐语就是那种,做可以做,但谈感情就免谈的人。

        ‘那么……是时候准备报社的事了。’

        虽然乐语已经决定了,总编就让青岚来当,但还是缺很多人。当然人也不是问题,招一群白夜的二五仔就是了。

        只是要刊登什么内容呢?刊登什么版块呢?

        去大门石街的路上,乐语看见路上有个卖报小郎君,便买了一份报纸看看。

        报纸十分简单,就叫《玄烛报》,格式倒是跟前世差不多,4开大小,一共六页,至于纸质嘛,如果用来擦屁股,如果屁股会说话,那它肯定会去投诉自己被虐待了。

        但内容倒是挺正常,头版就是天际内战的情况,以及辉耀各区的近况,乐语甚至看到吕仲执政官入主星刻郡,举行盛大婚礼招待临海军官星刻官吏的新闻,新娘是吕仲的女儿,而新郎是……卧槽!?蓝炎!?

        没想到蓝炎你浓眉大眼的,肠胃也不好啊,喜欢吃软饭!

        乐语啧啧称奇,又翻了一下,发现居然还有故事栏目,而且这个故事还是玄烛郡喜闻乐见的那种:仆人发现管家是坏人,告诉主人却反而被打了一顿,但仆人忠心耿耿,与坏管家斗智斗勇,最后终于获得主人的信赖,坏管家被赶走,而主人和仆人也从此过上了幸福生活。

        至于你问他们的幸福生活是什么……那当然是君君臣臣主主仆仆啦!作为仆人能得到主人的信赖,难道还不够幸福嘛?

        不过这故事写得还挺好看的,情节峰回路转,有种《猫与老鼠》的味道,而且三观也符合玄烛郡的主流思想,看得乐语津津有味。

        看来银血会也知道该怎么用舆论进行潜移默化的洗脑啊,看来这群资本家还是有点脑子的。

        一边看报纸一边走路,乐语忽然看到一家‘逆风邮局’,便走进去表明自己的身份。

        这个世界自然是有邮局,甚至还有电报,普通人也用得起——因为送信的也是穷人,邮局就当个中间商赚差价。

        荆家大少爷来邮局,负责人不敢怠慢,请他到办公室里商谈:“请问公子是有什么货物想要委托我们邮局吗?”

        负责人心里也有些奇怪,荆家又不是没有合作的邮局,荆正威想要委托找那些邮局就可以了。

        乐语:“我想送一笔钱和一封信给炎京的某人,但要求是匿名送达。”

        送钱不留名?这种好事我也想要啊……负责人暗暗吐槽,心想这估计是有钱人玩的特殊操作,说道:“放心,荆家大公子的钱我们可不敢贪。不过,如果钱比较多的话,你最好出多一点邮费,这样我们会派三个人互相监督一起护送,而且给他们的酬劳也足以让他们按下小心思。”

        “没问题。”

        “那好,请问那个人住在炎京哪里,叫什么名字?”

        乐语挠挠头:“额……我不知道她现在住哪。”

        负责人眨眨眼睛,摊手说道:“这样我们也没法送,你至少给个地址让我们去找才行。住的地方不知道,工作的地方呢?”

        “啊!”乐语忽然想起什么:“她现在就读于皇家学院,应该是皇家学院的一年级新生,这个情报够了吗?”

        “够了够了。”负责人点点头:“虽然找起来应该费点功夫,但问题不大。那么,收信人叫什么名字?有什么外貌特征?”

        乐语:“她叫千雨雅,是一个非常漂亮高冷可爱的女孩子。”

        果然如此,不过现在有钱人泡妞,都是先起手砸一笔钱的吗,这也太直接粗暴了……负责人心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