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你有种就杀了我在线阅读 - 第89章 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第89章 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公子?”

        听见侍卫的声音,总管沈宏匆忙转过头,恭敬说道:“公子你怎么来了?是我们这边声音太吵,打扰到你了吗?”

        “……嗯。”

        乐语缓缓走过来,看了一眼地上的血迹和尸体,沈宏马上说道:“公子小心,别弄脏你的鞋子,我这就找人清理干净。”

        乐语看着霜叶的头颅,她圆圆的脸庞有些紫肿,似乎被人重重打过,眼睛睁得很大,不知道在凝视哪里的远方,但最后都化为深潭般的死寂。

        死人,乐语也见过不少,他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天就看见了自己的尸体,然后是林锦耀、林雪恩,再接下去便是陈辅等统计司一队干员的尸体,早上还见过霍老大那群人吊死的丑陋模样。

        他犹记得自己铳杀林锦耀时的平静,虽然是被迫无奈,但他觉得自己已经融入了这个时代,至少可以从容地,冷静地,接受尸体的存在,接受‘人随时都会死’这个事实。

        但乐语现在发现,这些原来全都只是他的错觉。

        千羽流的‘冷血体质’,对他的帮助比他想象中还要大的多。它保护了乐语那份幼稚的世界观,让乐语冷静地度过了‘新手期’,但当乐语直面血淋淋的残酷现实时,他就发现自己原来还是那么的……脆弱。

        这个脸有点婴儿肥,笑起来很甜很萌,有点害羞的少女,居然就这么死了。

        不是死在混乱的大街上,也不是死在火灾暴雨之中,更不是死在提刑司的明正典刑之下。

        既不像是林锦耀那般为了理想而死,也不是如同陈辅那样因为良知觉醒而死。

        不是天灾,不是人祸,毫无价值,毫无意义。

        乐语看着霜叶的眼睛,忽然觉得她也在看着自己,她仿佛想说什么,但乐语既听不到,也看不出来。

        “她犯什么错了?”乐语的声音有些随意,仿佛只是在问一件小事。

        “跟府里另外一名男仆荣曜合谋盗取恩典钥匙,私奔逃府。”说起这件事,沈宏一副咬牙切齿的表情,似乎对此颇为痛恨:“他们私自解开恩典,相约前后逃离,荣曜已经趁着侍卫巡逻时的空隙逃跑了。”

        “幸好老天有眼,这丫头躲藏在花园阴影的时候踩到枯叶,被侍卫发现不对,当场抓获,不然就真被她跑了。”

        说到这里,沈宏赞赏地拍了一下旁边侍卫的肩膀。乐语看了他一眼,问道:“叫什么名字?”

        侍卫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回公子的话,我叫华图。”

        其他人羡慕地看着他,这次他被大公子记住了名字,迟早会受到公子的重用,说不定就能脱离侍卫的职务青云直上了。

        沈宏接着说道:“我发现她脚上的恩典没了,马上清点府里人数和恩典钥匙,唯独她和荣曜的钥匙没了,再加上荣曜又找不到,可以肯定是这两个贱人私相授受,再盘问几句看她反应,便什么都知道了。”

        恩典。

        乐语看了看霜叶的左脚踝,发现那有一道浅浅的印痕。

        在奴仆制度兴起后,如何防止逃奴一向是所有奴仆消费者所关心的问题。普通消费者基本没什么好办法,要么是饿着奴仆,要么锁住大门不让跑。

        但奴仆买来是要干活的,无论是饿着还是锁住都无法压榨出奴仆的最大价值,因此大商会们制造了一种器具,名为恩典。

        ‘恩典’外表是一个银色的手环或者脚环,可以定制各种花纹,例如荆家的恩典会有荆棘的纹路。至于‘恩典’的效果,用一句话来说就是:炸弹。

        恩典由特制耀石制成,内部放置了数个火药点,一旦引爆会造成局部爆炸性伤害,伤害范围不大,但如果绑在手脚处,绝对足以炸断肢体。

        恩典的爆炸触发条件是强行拆除或者特制耀石能量降低至一个临界点,又因为特制耀石的安置顺序不同,补充能量也需要用符合顺序的光能补充器。

        光能补充器一般都是足有成人高的仪器,除了是为了适配大型储能太阳能耀石板外,更是为了保证奴仆无法盗窃光能补充器。像荆府里的光能补充器,甚至还定制三个石锁,保证没人能挪走。

        恩典的光能补充时间最大间隔根据客户需求而异,最小间隔一日,最大间隔五日,但正常而言奴仆们每天都会补充一次恩典光能。

        借助恩典,商会对奴仆达到了最大化控制——除非敢拼着断手断脚的风险,否则奴仆根本无法逃跑;而奴仆在外又能自由活动两到三天,足以完成主人吩咐的任务,让奴仆的劳动力充分发挥出来。

        至于为什么戴在四肢上,而不是戴在脖子上,那自然是因为残疾的奴仆总比死了的奴仆有价值。

        唯一拆除恩典的办法,就是用购买时的原配钥匙拆开。恩典一般两三年就要更换一次,拆恩典并不是罕见的事,有时候主人也会用解除主奴身份来奖励奴仆。

        ‘奴仆冒死救主人,主人深受感动解除奴仆身份,奴仆感激涕泪愿世世代代为主人赴汤蹈火’是玄烛郡很流行的传闻模板。

        而这种爆炸束缚器具之所以起了个‘恩典’的名字,是因为银血会规定,奴仆们在外可以用恩典获取任意商会的帮助,快饿死了可以随便吃,受伤了可以直接去医官司免费看病,没地方住甚至可以寄宿。

        只要佩戴恩典,奴仆在玄烛郡的衣食住行都是免费的。

        银血会知道,只要奴仆活着,那么从人身上获取的利益,会远远超出他所消耗那一点生存资源。

        不少奴仆也能活得好好的,只要他们愿意奉献自己的人生,乖乖听话,逆来顺受,那主人甚至会保护他们的安全——因为奴仆是主人的财产。

        如果非要追求自由的话……

        “所以你就杀了她?”乐语轻声道。

        “是的。”沈宏点头道:“无论是盗取恩典钥匙还是与其他奴仆私相授受,都是无法饶恕的重罪。她无论如何都不肯说出荣曜在哪里,留着她只会起一个坏头,这时候就应该快刀斩乱麻,杀一儆百。”

        “为何不留着她继续审问?”

        “没必要,这些贱人都很精明,荣曜现在说不定已经跑了,继续审问毫无意义,浪费功夫,而且她活着或许会引来别人的同情,现在她死了,过几天大家也就忘记她这个人,只会记得逃奴只有死路一条这个事实。”

        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乐语也没什么好说的,最后问道:“不用来问问我的吗?”

        沈宏有些愕然:“公子你不是说将管教下人的事全部由我来处理吗?公子你向来不喜欢处理这些杂事。”

        乐语回忆了一下,荆正威的确是这么安排的。

        原来,这居然是一件可以随便交给任何人来处理的‘杂事’吗……

        乐语忽然感觉全身没什么力气,站在原地不想说话。沈宏等了半晌,才问道:“如果公子没有其他吩咐,那我喊人过来清理一下……”

        “等等,”乐语指着霜叶的尸体问道:“你打算怎么处理?”

        “……公子打算怎么处理?”沈宏听出言外之意,恭敬问道。

        乐语平静说道:“好好葬了吧。”

        “谢公子大德。”一旁暗暗啜泣的紫兰连忙跪拜道谢,“霜叶若知道公子如此对她,想必也能安息了。”

        什么鬼……乐语看见其他人都是一副感动的模样,沈宏更是心悦诚服地说道:“公子所言极是,霜叶虽然密谋盗钥逃跑,但现在既然已经进行惩罚,那就既往不咎。霜叶仍是公子仆人,理应妥善处置,彰显公子仁德,幸好公子喊住我,不然老仆就要做错事了。”

        乐语哑口无言,许是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又或者是他什么都不想说了,他摆摆手转身离开,紫兰马上走过来道:“公子,府里有些灯失灵不亮,我提灯随你回房吧?”

        乐语没有说话,点点头默许她的同行。

        两人穿过府中小径,逐渐听不到花园的杂声,紫兰小声说道:“谢谢公子。”

        “谢我什么?”

        “谢公子让霜叶能体面地下葬,也谢公子……没有责罚我。”

        乐语终于恢复了一点生气,奇怪问道:“我为什么要责罚你?”

        “因为我和霜叶同食同住,霜叶居然做出这么大逆不道的事,我没有及时发现上报也是有责任的,刚才如果不是公子来得及时,沈总管估计等下就想起要罚我了。”紫兰声音里有些烦恼:“霜叶也真是的,居然相信荣曜的鬼话,我以前一见他就觉得他是个油嘴滑舌的人,只是没想到他这么胆大包天,连恩典钥匙都敢偷……”

        紫兰小声地声讨起那个怂恿霜叶逃跑的男人,乐语听了好一会,忽然问道:“霜叶死了,你伤心吗?”

        “伤心啊。”紫兰点点头,抹了抹眼角的泪水:“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一直将她当妹妹看待的。”

        “那你恨沈总管吗?”

        紫兰一愣,“我……”

        “不要担心,这里没其他人。”乐语按住紫兰的肩膀,与她四目相对:“我也不会告诉任何人,我只是想听你真实的想法。沈总管杀了霜叶,你恨他吗?”

        虽然紫兰眼神有些躲闪,但还是点头说道:“有一点恨,毕竟……但我其实也不是不能——”

        “那你恨我吗?”

        “不啊。”

        乐语认真地盯着紫兰的双眼,紫兰没有丝毫逃避,眨眨眼睛跟乐语真诚对视,疑惑问道:“我为什么要恨公子?”

        “因为沈总管归根究底也是在执行我的命令,如果我不追究,如果我——”

        “不啊,这事确实是霜叶做错了,”紫兰摇摇头:“她盗取恩典钥匙,还被男人骗了一起逃跑,沈总管惩罚她是合情合理的。我恨沈总管,也只是因为他不肯给霜叶一条生路,但公子你不会这样的。”

        “但你不觉得,如果没有我的话,或许根本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怎么可能,如果公子没有买我和霜叶,我们可能已经露宿街头饿死了,又或者被卖进红梦场里,不论怎么想,都肯定过得比现在差。”紫兰认真说道:“公子跟这件事本来就没什么关系,我为什么要恨公子?”

        乐语一愣,旋即释然地喃喃自语:

        “是啊,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此时两人已经走到正卧门前,紫兰小心翼翼地问道:“公子今晚要留我侍候吗?”

        乐语看着她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微微一笑,摇头:“我今天有点累了,而且遇到这样的事,你心里也不好受,今晚回去好好休息吧。”

        “是。”紫兰乖巧地答应了,不过看表情,似乎有些许遗憾。

        坐在床上正在看书的青岚听见开门声,马上放下书摘下眼镜。她刚想打声招呼,却看见公子一进来就躺在床上,一副‘我不想说话别跟我搭话’的模样。

        青岚察言观色,安静地为公子推拿按穴,过后轻声问道:“公子,那我关灯了?”

        公子依旧沉默,青岚关灯闭眼躺在床上。她等了一会,便感觉到公子又主动搂住她了。

        就像是听见第二个鞋子终于落地的声音,青岚的心也放松下来,准备入睡。但就当她有些困意的时候,她忽然感觉到公子的手往下移动了!

        要来了吗?

        终于要来了吗?

        青岚心中很是紧张,忐忑之中又夹杂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期待。她感觉到公子的手一路往下,拂过一些令她脸红耳赤的地方,然后继续往下——

        一直到她的脚。

        感觉到公子摸索了几下,青岚心中泛起阵阵疑惑:什么,原来公子有这种癖好的吗?之前没看出来啊……

        忽然,青岚感觉到公子停住了。

        然后,公子的手又恢复了原位,不再乱动,似乎就此偃旗息鼓,一副正人君子的做派。

        青岚顿时松了口气,但又有新的疑惑:刚才公子怎么忽然停住了?

        刚才公子应该是摸到了她的左脚踝,那是她戴恩典脚环的位置。难道公子不喜欢别人戴脚环?那我明天会不会被要求换个手环?

        青岚胡思乱想的时候,困意也阵阵来袭。

        但就当她刚想睡着的时候,她忽然被一阵莫名其妙的直觉弄醒了。

        周围没任何动静,青岚也没听见任何声音,但她就是觉得身边发生了一些事。

        她缓缓睁开眼睛,借着依稀的月光余色,看清楚了枕边人的表情。

        他在哭。

        明明表情是一如既往的平静慵懒,明明模样依旧是那个恶行累累的荆家大少爷,但他双眼却是两行清泪直流,浸湿了枕头。

        没有抽泣,也没有颤抖,只有止不住的泪水,就像是一个只敢在深夜睡觉时偷偷哭的孩子一样,哭得那么可怜,又哭得那么真诚。

        青岚看呆了,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意识到自己得马上闭上眼睛装睡。要是被公子知道自己在看他哭,那她多半看不见明天的太阳了。

        只是……

        青岚紧闭眼睛睡觉,过了片刻,她慢慢调整自己的睡姿,让自己的脑袋轻轻贴着公子的胸膛。

        从此往后的每个夜晚,他们的睡姿一直保持如此,再无改变。

        ……

        ……

        四天后。

        外城一间‘妇科’的野医官诊所里,来了一名穿着黑色风衣遮掩身份的男人。

        年轻貌美的文医官看了他一眼,拿起‘就诊’的牌子往外面一挂,锁上大门,带他进去里屋才说道:“怎么有空来我这里?”

        “不得不回来一趟,顺便来看看组织上有没有新的安排。”

        尹冥鸿掀开兜帽,坐下来说道:“对了,荆家有没有什么新消息?”

        “还是那样勾心斗角,但荆家老不死还没死之前,他们那些人的小打小闹没多大意义,倒是荆正威这几天有些奇怪。”

        “他怎么了?”

        “他杀了沈宏。”

        尹冥鸿眉头一皱:“沈宏可是他多年的心腹……什么原因?”

        “据我所知,荆正威是忽然有一天看着沈宏说‘你为什么要戴帽子’,然后让米蝶直接扭断沈宏的脖子。”文医官摊摊手:“你信吗?”

        “我不信。”尹冥鸿摇头。

        文医官点点头:“我也不信,沈宏估计是别人派来的间谍,不小心被荆正威发现了,所以荆正威随便找了个理由杀了他。”

        “荆正威还做了什么事?”

        “好像还杀了一个侍卫,找的理由似乎也挺随便。”

        “他越来越乖戾了。”尹冥鸿判断道:“现在荆家家主的争夺已经到了白热化阶段,荆正威势不如人,因此变得乖戾疯狂也很正常……他急了。”

        文医官认可地点点头。

        “那组织有没有新的指令?”

        “说到这个,我得想给你提一件事。”文医官拿出一封信:“前两天有人通过你的专属联系方式,送来了一封信。”

        尹冥鸿刚想接过信,文医官却躲开了,又拿出一张文件:“这是组织传递过来的通缉令,星刻郡的夺城任务宣告失败,某位原白夜行者有重大叛变嫌疑,组织要求所有白夜行者一起参与追捕,为星刻郡的同志报仇雪恨。”

        “你一件事一件事慢慢来嘛,”尹冥鸿抱怨道:“你到底是想让我先看信还是先看通缉令?”

        “我要你两份一起看。”

        文医官将信封和通缉令一起递给尹冥鸿。

        尹冥鸿先看了一眼通缉令:

        「通缉原白夜行者阴音隐,武力中等,疑似拥有极神兵‘圣者遗物’,目前下落不明,可能出现地区为:东阳、晨风、炎京……」

        阴音隐!?

        看见这个名字,尹冥鸿顿时回忆起了什么,一时间内心五味杂陈。

        “别傻乎乎的,看一下信。”文医官催促道。

        尹冥鸿看了一眼信封的署名。

        这次他没有愣住。

        他是直接懵圈了。

        「阴音隐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