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你有种就杀了我在线阅读 - 第61章 三个头

第61章 三个头

        “千哥,你完事了?”陈辅双手正在解裤带:“我也有点急……”

        乐语看了他一眼,借助远处大道依稀的灯光,他没看出陈辅的神色有什么不对,便点点头让开路:“我好了。”

        两人擦肩而过的时候,乐语忽然问道:“你刚才有看见什么吗?”

        陈辅脚步没停,摇头道:“没看见什么啊。”

        乐语点点头,回去临时雨棚里继续坐着。

        无论陈辅是真没看见,还是假没看见,都没关系。乐语了解陈辅的为人,他不是那种会横生事端的人,既然他现在没撕破脸,那等他蹲完坑冷静下来后,就更不敢撕破脸。

        胆小又虚荣的人,在这时候就凸显出好处了。

        坐在长椅上,乐语看着远处的路灯,忽然感觉无事一身轻,长长叹了口浊气,全身都放松下来。旁边的艾丽丽安慰道:“队长,千万不要灰心,我相信蓝司长肯定不会忘记我们的。”

        乐语笑道:“你还真是信任司长啊。”

        “当然,司长是我见过最厉害,最强大的人。”艾丽丽眼睛里都冒出小星星了:“我相信,司长才是星刻郡的大救星!”

        看着艾丽丽的这副狂热粉丝姿态,乐语也不禁乐了。虽然统计司干员个个干过不少脏活,但在日常生活里其实也就是一群普通人。跟他们厮混了这么久,乐语多多少少对他们都有点感情,打算等事情结束后,为他们求求情,至少让他们有个戴罪立功的机会而不至于马上拖去铳毙。

        对于蓝炎,其实乐语对他观感也挺好的,虽然蓝炎利用过他,但也给过他好处,算是平等的交易关系。只是在这个世界里,能遇到一个这么好说话的上司,也着实让乐语感到一丝人性的温暖。

        不过那个层次的人物,乐语可就说不上话了,而按照白夜的分析,蓝炎属于‘绝不投降’的死硬分子,再加上蓝炎实力高强,属于必杀名单上的人物,因此他今晚的结局也是早已注定的。

        乐语掏出怀表,看着指针一格格划过,心里默默倒数:十、九、八……

        三、二、一。

        周围雅雀无声,乐语站起来感受晚上的凉风,闭上眼睛仔细聆听。

        忽然,极远处似乎传来一声遥远的爆鸣声。

        仿佛点燃了导火索,爆鸣声忽然一连串响起,当乐语睁开眼睛,便远远看见半个星刻郡都涌出冲天火光!

        “开始了。”

        ……

        ……

        轰!

        郡守府的大门瞬间被混着急性耀石的炸药包炸开,郡卫们刚子弹上膛就被一连串无死角的子弹风暴打成筛子。

        还有郡卫想进行闪避操作,但他们面对的可不是铳都没打过几发的普通人,而是一个个喂子弹都喂了几千发的千人敌武者!

        是,唤醒者是可以凭借精神力回避子弹,但那是通过预判攻击方向来回避,而不是速度真的比子弹快,因此只要预判目标所有回避方向,子弹依然是无人能挡的致命武器。

        安倩、戚士豪等人破门而入,其他白夜民兵负责依据郡守府地形筑起防线,而他们十名高级战力将作为尖刀直插郡守府内部,枭首丁义,奠定胜局!

        “敌袭!敌袭!”

        “保护郡守!”

        郡卫堵住院子要道射击试图阻滞敌人,安倩弯腰与地面平行,如同豹子一样冲过去,手上轻铳点射不停,逼得郡卫无法探头反击。

        等距离一近,安倩忽然高高抛起轻铳,双手化为尖爪形成光爆,直接破墙而入,十指穿过砖土,抓住躲在墙壁后面的郡卫的脖子,顺势捏碎!

        她也是咬战法武者!

        甩开手中的尸体,安倩接过刚才抛飞起来的轻铳,其他人也歼灭了附近的郡卫,十人如同切入黄油的热刀子,在郡守府里横行无忌,势不可挡!

        快速赶路的时候,走在正前方,右剑左铳的凌云忽然感觉到后颈一阵刺痛,下意识向侧面翻滚,险之又险地避开了一轮光爆拳头,并且顺势一剑斩出!

        然而剑刃上却传来更加猛烈的力度,打得凌云闷哼一声,凌空飞起,在地上连退三步才止住去势。

        “你们到此为止了。”

        丁博总管带着十几名郡卫拦在十人前方,这群郡卫与其他人截然不同,非但没有持有铳械,还一个个身穿带着甲片的沉重钢甲,站在院子通道里,仿佛十几座巍峨的山峰。

        “居然敢来郡守府撒野,你们真是好大的胆子。”丁博总管眯着眼睛问道:“逆光乱党?还是吕仲?”

        “这就是丁义的底牌,山岭卫士。”戚士豪扔下轻铳,解开背上的三节棍,拼装起来便变成一柄朴刀:“调取临海军中的凌虚猛士,为其铸造贴身重甲,以成为力速双绝的战场屠夫……”

        “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安倩双手化爪,劲腰弯伏,一副兴致勃勃的模样。

        “小心,丁博也很厉害,据说至少有一门战法登峰造极境,两门战法融会贯通。”

        “这硬骨头也太难啃了吧。”

        “有一说一,确实。不过杀了他们,星刻郡就大局已定。”

        “还等什么?早点杀完,早点回家睡觉!”

        一声爆响,郡守府掀起腥风血雨!

        ……

        ……

        往日长明不灭的郡守府正厅,此时却是昏暗无光,一盏灯都没亮,一烛火都没燃,唯一的光源是外面的月光火光,穿过洞开的正门,铺撒在冰冷的青砖地面上。

        丁义坐在太师椅上,面无表情地眺望远方烽火四起的星刻郡。郡守府建在镜湖区旁边,处于高地上,平日白天天气好的时候甚至可以俯瞰星刻郡内城,丁义最喜欢的活动,就是在公务之余偷闲坐在这里喝茶,享受枯燥无味又朴素的郡守生活。

        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结交军队,绑定豪贵,控制舆论,组建私兵,每一步他都做得很到位,他这几年已经将星刻郡里的隐患都清扫得一干二净。

        天际区的叛乱,只要是正常人肉眼都看得出来,因此丁义来到星刻郡后就一直在做准备。没想到皇帝居然还无后无谕驾崩,简直是再好不过的天赐良机。

        他本来也不是想反抗朝廷,只是想在这个即将到来的乱世里有一番作为,所以他将星刻郡打造成自己的王国。他深信物资丰足地形优越的星刻郡,进可争霸天下,退可固守一方,他没有失败的可能。

        明明星刻郡已经安定下来,明明吕仲也不敢再生事端,这两份快乐会变成更大的快乐……但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乱党们是怎么在他眼皮底下聚集那么多力量,掀起这么大的动乱?

        丁义看得很清楚,现在郡内遇袭的地方,都是郡内重地和重兵驻地,因此丁义就算传令出去也没用,他们都自顾不暇,只能自救。

        而且,丁义现在也顾不上别人了。

        啪。

        一个人头被扔进来,骨碌碌地地上转了几圈。丁义看了一眼,认出那是跟自己几十年的老总管丁博。他们丁家大族,从小就将庶出的有天赋的子女进行悉心教导,人数多了,总会教出几个强大又忠心的仆人,丁博就是其中一位。

        如果丁博不是做丁义的护卫,他去炎京肯定也能有一番作为,说不定还能博得宗师的美名。只是这个时代,有人做面子,就得有人做里子,丁义以前面子扛不住的风险,都是靠丁博这个里子来收住。

        “辛苦你,老博。”丁义低声说了一句,然后看着门口的来人大声问道:“至少得让我知道,我是死在哪方人马手下的吧?”

        “白夜。”戚士豪说道。他们十人进入正厅,将丁义所有逃跑方向都包围住,同时也检查正厅里还有没有暗手。

        “逆光乱党吗……”丁义倒也没多少惊讶,“我很好奇,你们杀了我之后,怎么保证星刻郡能够稳定下来。要知道,你们的敌人并不是我,还有虎视眈眈的吕仲。”

        凌云笑道:“吕仲今晚也会死。”

        “果然是逆光乱党的一贯伎俩,总之先掀起混乱,然后再浑水摸鱼。”丁义敲了敲桌子:“一群无序的狂欢者,看着星刻郡到处都处于火海中,想必你们心中已经按捺不住那股猖狂的愉悦了吧?杀了我,杀了吕仲,接下来晨风区其他势力蜂拥而起,临海军分裂,然后晨风区便步了天际区的后尘,成为第二个乱战四起民不聊生的地方……朝廷想要杀光你们这群逆光乱党,果然是有道理的。”

        “胡扯!”安倩怒道:“我们才不会让这样的事发生!”

        “你们根本阻止不了一切的发生,杀了我,杀了吕仲,晨风区处于无主状态,你们凭什么阻止其他势力的割据?凭你们是逆光乱党吗?你坐在我这个位置上,会有人信服你吗?”

        戚士豪笑了:“你这是在求饶吗,丁义?求我们饶你一命,让我们扶持你成为傀儡郡守,安定一切?”

        安倩嗤笑道:“说到底不还是贪生怕死,所谓的贵族都是这样,自以为自己地位高贵就该统治一切,但老百姓可不认你。”

        丁义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而是说道:“你们以为名义是什么?名义就是将辉耀万万人联系起来的力量,正因为人民相信朝廷的名义,所以辉耀才能延续两千多个春秋,所以民众们大多数时间都活在太平中。”

        “你们消灭了名义的根基,也就掀开了太平这层遮羞布,释放出战争这头怪物。为什么我和吕仲一直在谈判?因为我们宁愿尔虞我诈进行博弈,都不愿意放出这头怪物,都愿意维持最起码的秩序。”

        “你们口口声声说为了百姓,但将百姓推入深渊泥潭,却是你们自己。”

        正厅忽然安静下来,丁义脸色不变,依稀的光线照在他那张刚正不阿的脸上,仿佛他才是正派,白夜才是反派。

        戚士豪忽然笑了。

        “你以为我们没名义吗?错了。在你死后,会有人替你安定星刻郡,你的死亡,不会掀起任何波澜。”

        丁义脸色一变——这是他预想中最坏的情况,他的执政班子里有人背叛了!

        丁义虽然是最高郡守,但他主要负责方向策划,具体事务处理都是交由三位下属负责。如果他死了,他的三位下属都有一定的威望,是可以获得百姓官员的认可!

        是谁——

        “你们说的人,是他吗?”

        一个人头从外面飞进正厅,在地上滚了几圈,众人定睛一看,顿时脸色大变,安倩失声道:“黎铭生!?”

        在地上滚的人头,赫然是主薄司司长黎铭生!

        他是早就被林锦耀策反的白夜行者,也是白夜敢发起夺城行动的关键人物,因为他主薄司司长的身份和人望,足以代替丁义收复星刻郡!

        就当大家为这个变故失神的时候,丁义忽然暴起,扔出光爆弹在正厅炸开,突如其来的光线让所有人失去视觉!

        守在门口的戚士豪和凌云暗道不好,马上按照直觉进行攻击,但只抓住了丁义的衣尾,让他逃出去了!

        他们听见丁义兴高采烈地说道:“蓝炎!”

        恢复视觉的他们看向外面,发现穿着紫蓝马甲的蓝炎站在门口中央,右手提着正在滴血的长剑,一脸微笑地迎接仓皇逃亡的丁义。

        蓝炎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他怎么会杀了黎铭生!?

        麻烦了,丁义还没死!有蓝炎挡住我们,他未必逃不出去!

        白夜十人顿时为突如其来的变故弄得脑筋都转不过来,但他们的身体却没有随着脑袋停止,而是纷纷动起来朝丁义蓝炎杀去!

        “蓝炎,幸好还有你……”丁义一副劫后余生的后怕语气:“接下来就靠你了。”

        “放心吧,丁郡守,你已经不需要再害怕。”蓝炎笑着推了推眼镜。

        “因为,我来了。”

        剑光划过,人头飞起。

        丁义脸上的笑容还没散去,他的头在地上滚了几圈,看着不远处的黎铭生和丁博,瞳孔变为死寂。

        ……

        ……

        火车上。

        “聊聊父亲吗?”面对黎莹挑起的话题,林雪想了想,说道:“我很尊敬我的父亲,他是一个很博学很浪漫的人。”

        奎念弱想了想,说道:“我爹是个很凶的人,我练战法练不好他就打我,又很严格……不过我挺喜欢他的辫子,比我的辫子长长长长多了,特别好玩。”

        千雨雅摇摇头:“我父亲很早就去世了,我只记得他是个温柔的人。”

        “你们的父亲都挺好的嘛。”黎莹叹气道:“我家老头子就不一样,他又有口臭,又有脚臭,还喜欢喝酒,喝完酒还喜欢撒酒疯,真的特别特别烦。”

        “不过嘛,他虽然工作特别忙,但还是会抽出时间带我到处玩,经常托人给我买点稀奇古怪的小玩意。”

        林雪笑道:“这不是挺好嘛。”

        黎莹哼哼两声:“才不好呢。这次终于可以离开他一个人生活,我不知兴奋了多久。”

        奎念弱打趣道:“那你会每个月写信回家吗?”

        “会……但那是为了要钱,在炎京生活肯定要很多钱的!”黎莹说道:“顶,顶多每个月送一双袜子回去,提醒一下他要换新袜子了。”

        千雨雅问道:“那你以后还想回星刻吗?”

        “如果我在炎京遇到我一见钟情的帅哥的话,那就不回了吧?”黎莹歪了歪脑袋,笑道:“如果遇不见的话……那就回来让老头子给我找个听话的帅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