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你有种就杀了我在线阅读 - 第47章 黑暗交锋

第47章 黑暗交锋

        “呜哇——”

        又是被扣喉窒息,又是腹部遭到踢击,乐语刚站起来就感觉胃部翻腾,稀里哗啦地连胃酸都呕出来了。

        幸好‘残血体质’的痛觉屏蔽十分给力,乐语不仅没感到痛觉,甚至连窒息缺氧带来的晕眩感和反胃感都只是觉得‘稍有不适’。虽然生理反应无法避免,但他吐完之后却是能马上回复正常战斗姿态。

        他转过头看了一眼阴影里的阴音隐,又看了看痛得脸色惨白的麻花辫少女,想说些什么,但还是忍住了。

        乐语可没阴音隐那高潮的混声技巧,他一说话,肯定能被奎照认出来,因此他刚才被奎照扣喉扣到窒息也没有骂一句草泥马——他甚至不敢动用咬战法的技巧,虽然他经过化妆邪术的乔装,但身高体型可没有变化,一旦打出战法技,很容易就勾起奎照对千羽流的回忆。

        奎照双手负后,冷冷看着阴音隐和乐语,一言不发。

        没有要求阴音隐放开奎念弱。

        也没有说任何狠话。

        然而这样的奎照,更加让乐语感到毛骨悚然,仿佛被一头恶狼直勾勾注视着。

        有时候,无言的沉默反而比交流更容易向对方传达自己的决意,因为交流本身是妥协的技术,是让步的技艺,是合作的桥梁。在乐语看过的许多文娱作品里,敌人一旦愿意交流,就代表他接下来必定会被说服、理解或者洗白,甚至连立场也不再坚定,而立场不坚定的敌人,就可以转化为盟友。

        奎照无论说什么,都代表他有继续让步,继续妥协的可能。而他现在的沉默姿态,让阴音隐和乐语都深刻认识到:他不会再接受任何威胁。

        拒绝交流,即拒绝受制。

        他已经在天平上放上相应的筹码,无论交易成功与否,他都绝不会再付出任何代价。

        “击碎那两盏路灯。”阴音隐指挥道。

        奎照闻言向前一步,从路灯光照的边缘踏入黑暗领域里,全身血光聚形。但饶是如此,他依然保持半个身体留在光照范围里,没有再做出下一步举动。

        “奎副司长,今晚只是一场意外。”阴音隐声音轻快甚至有点调皮,与真实的他截然不同:“我们的刺杀名单里只有董衡一个名字,相信我,最不愿意遇见你的就是我们了。本来这次只是一趟愉快简单的任务,结果不仅暴露了,还得罪了你,我们这趟生意接得太亏了。”

        “我们没有与你为敌的打算,此间事了,我们便会想办法离开星刻郡,希望你不会报复我们。所以你大可放心,为了不引起你更大的仇恨,我不会对你女儿做什么——论杀人,我们是专业的,这两刀我都避开了要害,你今晚将她送去医官司,明天她就能下床走路,连疤都不会留下。”

        这时候乐语也找到两颗石子,用力往奎照后方的路灯投掷。

        当乐语扔出石子的时候,奎照已经在后退;当路灯破碎的时候,奎照已经后退到后方的光照区域,从未有一分一秒让自己彻底被黑暗吞没。

        奎照没有前进,反而后退的缘由,乐语一清二楚——因为奎照很清楚,在黑暗中他绝对不是藏剑者的对手。无论是救奎念弱,还是抓住两个刺客,奎照都要首先保证自己的战力处于碾压优势,否则只是送人头。

        但话虽如此,奎照此时此刻还能做出理智的判断,不为愤怒担忧之类的情绪所干扰,也让乐语认清楚自己和奎照的差距——不是技术上,而是心灵上,他们的差距之大,相当于连脏话都不会说的小学生和祖安八年爹妈仍在的老菜鸟。

        黑暗的街道恢复了静谧,奎照站在光照的边缘里一动不动。两分钟后主干道出现了两个提着灯笼的巡刑卫,他们看见奎照的人影也不敢往前,大声问道:“谁在哪里?”

        奎照往后一勾,血光化爪卷走了巡刑卫的灯笼,甩入前方的黑暗中,啪的一声在地上摔破,正在发光的充能辉石在地上滚了几圈,将这片区域重新照亮。

        道路上空无一人,只有虚弱的奎念弱靠着大树躺坐在路旁。奎照箭步一跨来到她身前蹲下来看了几眼伤势,转头喝道:“去找一辆三轮车来!”

        被夺走灯笼的巡刑卫按捺不住怒气想说什么,然而旁边的巡刑卫却是按住自己这个作死的同伴,辨认出奎照那显眼的长辫,恭敬说道:“是,我们这就去。刚才的光爆弹是奎副司长你点燃的吧?还有什么需要我们做的吗?”

        “有,通知你们提刑司的人过来,这里发生了命案。”

        “命案……”虽然隐隐有所预料,但听到富人区这边发生命案,巡刑卫也深知这次遇到麻烦了,叹气问道:“请问是谁死了吗?”

        “你们提刑司司长,董衡。”

        两名巡刑卫纷纷一愣,旋即脸色发白,撒腿狂奔跑去最近的提刑司分部。他们倒不是急着为司长查明案情,而是想将更多人拖进来——这种大事,他们两个根本担不起!

        “爹……”奎念弱声音微弱地喊道。

        “如果你将狼鹰拳入门,又岂会被人抓住?”

        奎照的语气生硬得跟冷铁一样,不过他却是将发光耀石捡过来照着奎念弱,蹲下来酝酿了一会,指尖泛起无形光晕,按住奎念弱的伤口上轻轻一抹,奎念弱痛得闷哼一声,但她刚才仍在渗出鲜血的伤口顿时被止住了。

        治疗战法,奎照也学过。或者说,曾经在临海军上过前线的人,就没几个不会治疗战法——不需要跟医官那样精通活死人肉白骨,只需要会止血,那你和你战友在战场上活下来的几率至少增加一倍。

        奎念弱弱弱问道:“他们……是什么人?”

        奎照看了看奎念弱的衣物,发现她的左胸前的衣物已经被刺出一道小小刀痕,心里生出愤怒的同时,也升起一丝寒意。跟董衡商量时犹豫不决的想法,现在也有了决断。

        “一群遮掩身份的老鼠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