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你有种就杀了我在线阅读 - 第473章 第二轮游戏

第473章 第二轮游戏

        “既然没法恃强凌弱,那其实也只有一种办法。”

        “强行禁止毫无意义,若司马火没有老眼昏花,那凝灵丹就真的是只有益处的先进药物,再加上价格低廉,学生很难拒绝这种诱惑。我吃过,感觉很好,带来的提升实实在在,就算老师告诉我不要吃,我也肯定会在天台吃,带回家吃,在厕所吃。”

        “别看统计司说得好像照顾我的面子才不抓学生,只要利益够大,他们一样会肆无忌惮。只是这次利益大过头了,一直死守严防的救国纾难会,居然主动将能制造海浪散和凝灵丹的神兵带入皇院,他们反而不敢动手,害怕打草惊蛇,万一救国纾难会将神兵收回去就错过良机了。”

        “你们别以为他们真的看重海浪散,凝灵丹所代表的利益是海浪散的百倍千倍。凝灵丹对所有人都有用,对武者更是锦上添花,若是朝廷能大量制造凝灵丹,军队战力可以上升一成,军院武者破境率也会大幅增加……若是他们能开发出对融会贯通境、登峰造极境武者也有大用的药丸,镇压外区枭臣恐怕也不是难事。”

        +20%军队战力、+20%初级武者(特殊兵种)生产率、开启「药物学」科技树……乐语仿佛能看到这样的神兵资讯。

        “谁掌握了凝灵丹,谁就能令朝廷低头。此事利益之大,就连谢小子都不得不谨慎……”

        说到这里,茶欢忽然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难怪他们多次强调,原来早就挖好了坑等我跳,不怕我不就范……”

        乐语忽然明白朝廷是怎么令这个顽固老人心动。

        毫无疑问,茶欢是有政治理想的,他之所以入皇院教书,除了因为前任校长的嘱托,更可能因为他认为朝廷并非能让他一展抱负的地方。并非任何人都能像秦孝那样在粪坑里畅游依然能出粪坑而不染,尽己所能地为人民服务。

        像茶欢这种人,说不定第一天上班打同僚,第二天打上司,第三天直接分配到公共厕所警备员。

        如果说秦孝是完美的‘圆球’,那茶欢就是锋利的‘三角锥’。无论世事如何折磨?    秦孝都能完美应对?    然而茶欢只会用自己的角去刺破一切不爽。

        既然外面已经没有三角锥可以填充的地方,茶欢便在皇院教育将未来的栋梁教育成三尖八角怪模怪样?    他自己一个人势单力薄?    只能期待这些锋芒毕露的年轻人能将外面搅个天翻地覆。

        但茶欢难道就不想自己能有一番作为吗?他甘心当一个教书匠吗?

        如果他甘心的话,就不会盖那么多厕所了。

        但想干一番大事?    并非有武力就行,更别提茶欢现在的武力也做不到打爆一切。国家运行靠的是千千万万的基层?    协调工作的中层?    负责决策的高层,茶欢顶多能成为高层,但他没法控制基层和中层。

        如果他想行改革之事,损害既有利益阶级来造福人民?    那这台国家机器根本不会听他的话。办好一件事不容易?    办坏事却简单得多,都不需要阳奉阴违,只要执行者将他的命令执行到百分之二百,完全不近人情,所有程序合法合规?    一样能让本意是好的政令变成恶政。

        现在,一个机会出现在茶欢面前。

        组织机器最好的润滑油是什么?足以令所有人都受益的新利益。

        凝灵丹就是这样的润滑油?    如果茶欢能掌控凝灵丹的源头,他就能成为新的利益集团?    新的利益阶级将会诞生,旧有利益阶级将会覆灭?    而这正是他能大展宏图的时机。

        这是独属于茶欢的机会。救国纾难会做不到?    所有利益集团都在盯紧这群暴发户?    只要他们稍微露出苗头,就肯定会迎来狂风暴雨的打击。

        然而茶欢花了三十年沉淀,他的地区声望早就刷到崇敬,他的人脉遍布炎京每个角落,如果他拍拍屁股忽然穿上金边紫袍去内阁上班,也没几个人能说个不字。

        他具备成为终极人上人的资格,但他知道那个位置也没什么意思,利益是政治的唯一货币,如果他给不到足够的利益,朝廷可不会提供他想要的定制服务。

        令将离、谢尘缘多次强调他们的奖赏,根本不是指望茶欢会相信他们的一面之词,而是给茶欢指出一条明路:拿到神兵,制造凝灵丹,借助威望建立新的利益集团,然后就能迎娶皇太后走上权力巅峰……

        试问哪个老人家能拒绝这样的极致诱惑?

        乐语心里迅速为茶欢准备好计划:先按兵不动,任由凝灵丹发酵,暗中派人打听,等确认目标再一举抓获……

        “铸颜,你将刚才那个……那个光头说的话整理一下,特别是凝灵丹的药性,明天贴到公告栏里,各位老师明天上课时也需要提点一下学生,说明凝灵丹的潜在危害和目前益处。”

        “学校夜晚组织巡逻值班,由颜……由琴乐阴和颜伊来负责。”茶欢瞥了他们一眼:“别瞪着我,你现在依然是夜晚的代理校长,加点班怎么了很委屈你吗?反正你晚上又没事干。”

        乐语:“谁说我没事干的?”

        “那你有夜生活吗?”

        “没有。”

        “嘿嘿,我有。”茶欢眨眨眼睛:“所以这件事就这么定了。”

        “然后……公布一条悬赏,就说谁能找到制造凝灵丹的神兵,上交给学院,我可以满足他一个愿望,如果我满足不了,我可以让朝廷帮忙满足,当然发现者也可以找朝廷邀功,只要他不怕朝廷翻脸不是人。”

        许多教师都楞了一下,颜伊问道:“要将这个消息公布出去吗?”

        茶欢反问道:“为什么不公布出去?”

        有老师说道:“万一有学生鬼迷心窍,拿了神兵做坏事,又或者他们隐瞒不报,故意包庇持有者。而且很多学生其实还没知道凝灵丹,这样一来岂不是……”

        “那会比现在的情况还差吗?凝灵丹偷偷摸摸流传,制造者不知道在哪里,一样不在我们的控制之内。”茶欢说道:“你们知道对待阴谋诡计要怎么做吗?将一切摊开说清楚,将一切妖魔鬼怪放到阳光底下,将一切事都光明正大地解决!”

        “想暗中流传?何必这么麻烦,既然药这么好,真金不怕火炼,那就应该让更多人知道,大家共同进步!”

        “有制造灵丹的神兵?众人拾柴火焰高,大家一起找啊,这群学生平时老想炸我的办公室,精力这么旺盛,就该给他们找点事做。”

        “朝廷有悬赏?还没毕业就有这种成就一番功业的机会,这届学生真的是最幸运的一届。”

        大家面面相觑。

        他们想过很多种解决办法。

        但茶欢说的绝不是他们想象中的任何一种。

        乐语提醒道:“这么大张旗鼓,制造者很可能会选择撤离皇院……”

        茶欢:“那不是更好吗?我们本来目的就是不希望凝灵丹在校内流传,现在制造者离开,就轮到外面的人头疼了。”

        乐语:“但校长你不想要神兵吗?”

        茶欢:“想啊,悬赏里不是都说可以将神兵上交给学院吗?我很少会满足学生的愿望,说不定会有学生许愿炸掉白金塔。”

        乐语:“但大张旗鼓就会降低得到神兵的可能性……”

        茶欢:“我倒是有不同意见,制造者用低廉的价格为学生提供凝灵丹做慈善事业,像这种大好人,在没达到他的秘密目的之前,无论我们做什么他都不会跑。退一万步说,就算他跑了,那皇院不也安全了?无论如何我们都不会亏啊?”

        乐语总感觉哪里不对,但他又反驳不过茶欢。

        “校长你还是没解决问题。”铸颜沉静说道:“只要一天没找到制造者,服用凝灵丹的学生就一天会受到威胁。万一他们某天选择在药里动手脚,就会制造出一场惨剧!你选择公布消息,只会让服用凝灵丹的学生增多,等同于让更多学生处于风险之中!”

        “但现在风险还没发生,我们难道说谎让学生以为凝灵丹是毒药?”

        “校长!”铸颜说道:“教育是防患于未然!”

        “铸老师。”茶欢说道:“教育是为人师表。”

        老人环视一周,说道:“刚才铸老师和颜老师的争论我也有听,无论是铸老师的严加管束,还是颜老师的学生为本,都是极有价值的建议,但我都不打算采用。”

        “因为无论是哪位老师,都是站在上位者的角度,试图在这件事上管制学生,约束学生。”

        铸颜冷声道:“管束是教育的一部分,教师理应引导学生。”

        “在我们已知钻研的领域里,我们当然有资格管束学生,譬如学术,譬如战法,譬如人生。”茶欢笑道:“但对于凝灵丹这种新兴事物,我们跟学生其实在同一起跑线上。凝灵丹会不会出问题?什么时候出问题?我们知道得并不比学生多,我们以前也没遇过这种事,海浪散的经验也不能套用到这里,没有任何成功或者失败经验的我们,有什么资格约束学生?”

        铸颜眉头皱起:“所以你就要公布消息,让学生自己负责?”

        “如果非要说的话,我是选择相信我的学生。”茶欢说道:“隐瞒带来猜疑,猜疑滋生隔阂,隔阂导致纷争……这是一件涉及到学生利益的事,我们没资格帮他们做决定。坦诚布公,才是我们教师应该做的。”

        “但他们还没毕业!”

        “所以就更应该趁他们还没毕业,让他们尽快明白一条真理:为自己的决定负责。既然我们没办法独自解决这件事,就不能自顾自地为学生们做决定,而是要相信我们的学生,向他们请求帮助。”

        茶欢说道:“我年轻的时候,最不喜欢的就是那种打着‘为我好’旗号而隐瞒我该知道的事的上位者。”

        铸颜叹息道:“但不是每个人都有校长你的判断力。”

        “这里是我经营了几十年的学院,那些是我认可的学生。”茶欢挨着椅子,双手放在桌上,爽朗笑道:“别小看我啊。”

        听到茶欢这番话,铸颜不再争论,其他内心不安的教师也平静下来,大家转为讨论具体执行细节。乐语看着喝茶的茶欢,感觉他这身金闪闪的服装比外面的太阳还要耀眼。

        讨论得差不多,茶欢也没有再说两句的习惯,直接宣布散会,但额外说道:“琴老师留下,其他人离开。”

        乐语有种课后被留堂补习的感觉。

        等其他人离开,茶欢看了看他这副病号的模样,冷不丁地一巴掌抽过来,乐语马上躲开了。

        “你干嘛?”

        “看看你是不是真的大病未愈,能躲开,看来不是嘛。”

        “我要是躲不开怎么办?”

        “那我就说帮你打蚊子,反正你大病未愈。”

        乐语眯起眼睛:“祝校长身体健康,百病不侵,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多谢多谢。”茶欢毫不客气地收下祝福:“遇见恩师的感觉如何?”

        “……感觉就像是找到了一本很老的笔记本,翻了翻过去的记忆。”

        “他有没有说什么?”

        “他受到限制,很多话都不能说,但在弥留之际似乎能挣脱束缚,留了五个字:小心死灵书。”

        乐语一直在盯着茶欢的表情,然而茶欢露出了茫然:“死灵书?”

        “你也不知道吗?”

        “当然不知道,我的神兵知识全靠看小说学的。但从名字和其他情报来看,应该是可以操控死者的神兵吧?”

        “没错,秦孝应该是十几年前就死了,然后尸体被拿去回收利用。”

        “看来以后动手不能留全尸了……”茶欢嘟囔一声:“但他应该还有自己的意志吧?听你的报告,他是自愿参加这次行动的?”

        “是的,在召唤出圣剑辉耀后,他十分满足。”

        “那小子,死了都能给我惹这么多麻烦……”茶欢捧起茶杯慢饮:“这次总算是最后一次了吧?”

        乐语想了想,又汇报道:“秦孝曾经拿过一颗名为「血精石」的宝石给他的手下服用,令尸首两分的手下再次复活,那颗或许是血精石分石,是海浪散、凝灵丹的升级版……制造凝灵丹的神兵,大概率是血精石。”

        “嗯,我知道了。”

        沉默片刻,乐语站起来:“没事那我先离开了。”

        “嗯。”

        等乐语走到门口,茶欢忽然说道:“琴乐阴,你现在还是代理校长。”

        “所以…?”

        “所以你要尽代理校长得职责,维护好校园的秩序,别让学生受到不法分子的侵害。”

        乐语有些迷茫地离开了。

        但当明水云找到他的时候,他就知道茶欢为什么这么嘱咐他:“第二轮游戏开始了,目标血精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