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你有种就杀了我在线阅读 - 第461章 师生相见

第461章 师生相见

        噗呲!

        一抹刀锋从大总管的胸口冒出来,他惊讶地侧头看向后方,出现在他眼前的是满脸倦容摇摇欲坠的衔蝉尘尘!

        “小孩子被吵醒的起床气可是很大的。”狸奴狞声说道。

        乐语没有放过这个机会,左手凝聚光爆,重重抓向大总管的腹部!

        咬战法·荒咬!

        猛烈的光爆直接将大总管拦腰咬断,大总管身体两份,下半身还在原地,上半身直接飞了出去!

        大总管挨着书架落下来,脸上也没有什么疼痛恐惧的表情,反而是充满歉意地看向衔蝉尘尘:“刚才精神海波动的时候吵醒你了?不好意思啊。但你怎么还能动?”

        “你以为……我会不带解药……?”狸奴身体晃来晃去,忽然跪在地上呕出一口黑血,然后直接倒在自己的呕吐物里。

        乐语疑惑地看着这个又倒下去的衔蝉尘尘,反倒是大总管解释道:“加林根没有解药,只能以毒攻毒,他估计是吃了毒药,虽然能中和加林根的毒性,但也得承受‘解药’的毒性,不过‘解药’肯定毒不死人。”

        乐语点点头,没有说话,而是看向快要编织完成的圣剑辉耀,拖着残躯靠近过去。

        他完全没想到,自己居然有机会提前完成任务。

        无论是‘圣剑辉耀并非实体’,还是‘大总管有办法召唤出圣剑辉耀’,都完全超出乐语的意料,因此也不在他的计划之内。然而幸运的是,他有机会成为最后的赢家。

        只要让他碰到圣剑辉耀。

        他就可以结束一切。

        此时圣剑辉耀已经编织到剑柄末端,乐语强行压住加林根的毒性,提起最后的力气,伸手摸向圣剑辉耀——

        然而就在乐语碰到圣剑辉耀之前,忽然有一只手握住了辉耀。

        下一瞬,是璀璨夺目的耀眼圣光,刹那间充溢了整个七层!

        就连乐语都无法承受,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忽然一阵天旋地转的感觉,当乐语睁开眼睛,他发现七层恢复原来的亮堂,而他正站在大总管面前,而不是圣剑所处于的七层中央!

        就像是刚才那一瞬间有人发动时间静止将他搬运过来。

        在乐语要回过头找圣剑辉耀的时候,忽然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不要回头,头会掉的。”

        乐语整个人都僵住了。

        不是他被吓住了,而是那只拍在他肩膀上的手?    似乎有镇压冰血体质的效果!

        虽然乐语仍然感觉不到痛楚?    但疲劳、头晕、肌肉劳损、麻痹僵硬各种次级负面感觉却是纷至沓来,几乎要将乐语给淹没!

        哪怕比不上荆正威的最后一战?    但今晚琴乐阴的身体也被乐语玩坏了。与强者激战、发动禁千贰百拾壹式、中了加林根的毒……换作原版琴乐阴也承受不住这样的糟蹋。

        “嗯?居然是……不好意思。”后面的人松开了手?    冰血体质再度满载运行,但乐语已经感觉到这位不速之客的实力——那是目前乐语绝对无法抗衡的高峰。

        乐语以前也曾猜测过‘冰血体质’的原理?    他很怀疑这是一种精神病。或者说,是精神力将现实肉体扭曲改造的疾病?    跟侍温来雅的‘噩疾’差不多。

        不同之处在于?    噩疾是遭遇不幸所产生,然而冰血体质却是与生俱来,很可能是千羽流天生精神异常,反馈到肉体上?    便是痛觉神经完全切断。

        镇压冰血体质?    本质上就是将乐语彻底‘沉默’,令他的精神龟缩于肉体之内,无法干涉现实!

        这等威能,根本不是寻常登峰造极境所能达到的境界!

        因此,他已经猜到后面的人是谁了。

        大总管看着乐语的后面?    脸上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执剑人,你终于肯出现了。”

        “我终于如你主子所愿出现了。”

        执剑人的声音分不清雌雄老幼?    似乎是用合气战法发音:“他会后悔的。”

        “会长很期待与你的见面。”

        “会的,毕竟是亲戚?    我不介意帮二哥教育下不肖子孙。”

        “那么,我们的赌约?    应该是我赢了吧?”大总管笑道:“我到达了七层?    完成了我的任务?    执剑人你是不是该给我颁发奖励了?”

        “你没输,但你也没赢。因为你带来的人都已经死了,你也快要死了,我没有可以奖励的对象。”

        大总管忍不住说道:“不是吧,堂堂执剑人,居然用规则漏洞吞下该给的奖励?”

        “从你们用规则漏洞突袭皇院试图破坏我的游戏,你们就该预料到我更乐意看到你们不得好死。”执剑人说道:“我看起来像是脾气很好的人吗?”

        “如果我说像,你会让我离开吗?”

        “你真的想活下去?”执剑人忽然问了一个很古怪的问题。

        “本来不想,但是……”大总管紧紧盯着执剑人:“看见圣剑辉耀后,我又想多活一会了。我还有很多事还没做,我比任何时候都更接近我的志向……”

        “但我不给。”执剑人说道:“剩下的时间,就不打扰你们了。”

        乐语一直站着没动没说话,直到大总管说了一句:“他离开了。”

        乐语回头,看了一眼空荡荡的大厅,心里惆怅不已。多好的机会,他差点就碰到圣剑辉耀了……

        不过相比起圣剑辉耀,目前有更重要的事需要验证。

        乐语蹲在大总管面前,仔细辨认他那张满是刀疤的狰狞脸庞:“你,是不是……”

        “我其实很惊讶你没能第一时间认出我,因为早在我今晚找你搭话的时候,我就认出你来了。”

        大总管笑道:“这或许就是身为老师的讨厌之处,无论学生成长成如何,他们总是能将眼前的学生与当初的样子联想起来。”

        “相比起‘战友忽然变成大反派’这种戏码,我更喜欢‘阔别已久得师生却因为立场对立而互相厮杀’这种戏剧性的发展。”大总管说道:“由你为我画上句号,实在是再合适不过了。”

        如同决堤的记忆和情绪几乎淹没了乐语的冰血,占据了乐语的思绪。有那么一瞬间,乐语感觉身体脱离了控制,仿佛琴乐阴通过亲密朋友验证取回了账号再次上线,语气复杂地说出一个名字:

        “秦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