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你有种就杀了我在线阅读 - 第407章 你愿意为我卖身吗

第407章 你愿意为我卖身吗

        炎京皇家学院公告栏,置顶热帖:

        《水云宫募资招贤开创事业,初露峥嵘》

        「中午时分,水云宫以研发卡新战牌游戏‘无双杀’为名,公开募资,招纳贤才,希望缔造属于自己,属于皇院,属于年轻人的新时代神话,同时借助这个‘小事业’建立一个可以‘办大事’的班底,不知道大家有什么看法呢?请尽情在评论区留下你的看法。」

        【天灾·煌黑灭尽龙:我从来不关注辉耀天女,也不看好谁更有资格成为下任皇帝,但水云宫这次勇敢的尝试值得夸奖,十分支持,希望水云宫能做得更好!】

        【近卫·终焉剑使:我只是一位普通的学生,平时只知道学习,没想到皇院里还有像水云宫这样有大志向的同学,以后会一直关注她的!】

        【近卫·琴乐阴是我妻子:我跟其他同学说了这件事,同学们都很喜欢,我们已经报名加入水云宫的研究会里了!】

        【夜魇·黑暗主宰:谢谢水云宫给我这个机会,已经借了100金圆了!】

        【天辉·水银之血:我的一位朋友之前是水云宫的邻居,他知道很多关于水云宫的事,水云宫从小就是一位性格坚定努力勤奋的天才,我早就知道水云宫之前是悄悄地准备,就是为了现在惊艳所有人!】

        【天辉·燃钢之魂:跟水云宫无关,但我觉得双鲤宫更适合当一位监察使而非皇帝……】

        【天灾·冰冷流火:靠别人的是宫主,靠自己的才是皇帝!水云宫加油!】

        当下午第一节课上课时,明水云那番宣讲已经席卷了整个皇院,开始往炎京扩散。所有学生都在讨论那分了四个阵营的‘无双杀’,都在讨论不同时代的国士牌,都在讨论要不要加入其中。

        “仁宗肯定要有吧?公认的前五帝皇,高祖、太宗、烈宗、仁宗、神宗,没理由没仁宗。”

        “其实要认真说的话,我觉得神宗……”

        “别别别说皇帝牌了,连战争宰相泥销骨都有了,那么当时叛军头目,号称旌旗十万的陆地神仙‘活死人’满雪也得有吧?无论是枭雄还是反贼他都很有资格。”

        “连龙挽歌、万归流,白愁都上了,那‘黑将’王穷肯定也有。白万龙王,辉耀前四的名将嘛。”

        “什么白万龙王,放屁!论辉耀前四什么时候轮得到王穷?王穷这个只会打小军团奇袭的莽夫,怎么比得上曾经指挥百万大军征讨北方草蛮的‘毒夫’楼惊梦?”

        “王穷只指挥过小军团奇袭那是因为他只需要奇袭就能奠定胜局,而且当时也没有他组织指挥大军的机会!你也知道楼惊梦外号‘毒夫’,你可知那次幽云大战死了多少人,楼惊梦为了追求战果葬送了多少士卒?楼惊梦也有资格跟龙、白、万并肩?”

        “愚蠢!在那个时代能调度百万大军如臂使指,足以证明楼惊梦的能力不逊色于任何名将!幽云大战是死了很多人,但你也别忘了,现在的幽云区就是楼惊梦打下来的!”

        两位学子吵着吵着,忽然发现周围安静下来,抬头一看,发现一向温柔的授课老师宁心媛,此时面若冰霜沉默地看着他们。

        等他们都安静下来,宁心媛轻轻拍手,问道:“说完了吗?如果还没讨论出谁是辉耀前四的名将,你们可以上台来继续争论,老师我也不介意这堂课变成一趟战争历史课。”

        两位学生连忙低下头不说话,宁心媛也没说什么,继续上课,不过她也是心不在焉,在思索明水云和琴乐阴的事。

        其实在积分榜贴出来的那天,宁心媛就预料到明水云的遭遇,因为这并非罕见之事——历史上许多暴戾昏庸的辉耀皇帝,几乎都是小时候受到万众瞩目地期待和十分严格地教导,等到他们登基执掌大权,那从小被压制的欲望就会不受压制地爆发出来,直至将自己吞噬殆尽。

        稍微读过史书的人,都会知道前些日子皇院所发生的事,只不过是将历史上重演过无数次的事再上演一次。但人类是不可能从历史里学到任何教训,所有人都知道不应该给水云宫过多的压力,但所有人都觉得自己给的压力与期待是合理的。

        太子的老师认为皇帝必须要认真学习,因此多布置了一点作业,减少了一点玩乐时间;

        太子的母后认为太子必须要维持自己在父王心中的地位,因此太子稍有违礼,呵斥的语气便加重了一点,施加的惩罚也增加了一点;

        你一点我一点,日积月累之下,累积起来的压力足以压垮成年人,更何况是孩子?

        而明水云的处境,比太子还不如——太子好歹是地位已经确认下来,但明水云只是‘更有可能成为皇帝’,因此她受到的压力比太子还要大。

        更重要是,不仅仅是别人,明水云自己都在给予自己压力。她希望自己不会辜负别人的期待,希望能通过这次机会获得其他学生的支持。

        她对自己的严格,正是最沉重的枷锁。

        如果积分榜第一换成其他人,也会受到同样的待遇。

        宁心媛本来以为,明水云要么坚持下来,要么直接发脾气,绝不可能舒舒服服地享受众人的拥戴。

        然而琴乐阴居然硬生生给明水云开辟出第三条路。

        那《无双杀》其实无关紧要,莫说是研究战牌游戏,哪怕是跟着茶欢盖厕所,一样能让水云宫脱离目前的处境——为什么所有人都觉得自己有资格指点要求水云宫?

        因为他们的确有资格。

        因为水云宫就是一个毫无能力战绩可言的小姑娘。

        想要扭转这一局面,只要水云宫做出实绩——甚至不需要做出来,只需要正在做就可以了——那么履历没有水云宫漂亮的人,自然就没指点水云宫的资格,顶多只有建议。

        就像群臣上奏也只会‘建议如何如何’,而不是‘皇帝你语文数学没有双一百就没别进这个金銮殿了’。

        更别提还能通过这个计划,让水云宫获得大量金钱,搜集许多皇院人才,交好那些贵族大臣子弟。

        剑鞘们一直将注意力放在寻剑争位上,却忘了皇院本就是一个最好的招兵买马之地——钱、权、人,皇院里应有尽有,而水云宫已经抢在所有人前面,将皇院最肥美的肉吃下了。

        如果他们再慢一点,可能连汤喝不到。

        昨天一无所有的水云宫,今天制霸了皇院。

        话虽如此,但水云宫的手法很难复制,至少宁心媛无法复制——她的剑主明朝颜太过懒散,根本无法吸引追随者,而她作为隐藏的瞬灭者,又不可能为剑主摇旗助威。

        难道就只能眼睁睁看着明水云如鱼得水,踏入事业新高度,寻剑争位和校园生活双丰收吗?

        不。

        在教课的时候,宁心媛暗暗下定了决心——必须要阻止水云宫的继续崛起。

        她知道,不仅仅是她,现在其他剑鞘肯定都在想相同的事。

        哪怕琴乐阴是她的盟友,宁心媛也不会手下留情。为剑主争取胜利才是剑鞘的至高法则,剑鞘间的结盟也是因此而生,倘若违背剑主的利益,盟约自然因此而死。

        而且,她有什么理由维护琴乐阴的利益?

        只是,她有什么办法去阻止水云宫呢?剑主不能击杀,圣剑辉耀赋予剑主的印记会保护她们,她瞬灭者的能力几乎作废……

        唉,好麻烦。

        还是杀了琴乐阴比较简单。

        说起来,昨天聊到如果可以选择死法会怎么选,琴乐阴居然说他想试试死在女人的肚皮上……呸!涩批!而且这是他想试就能试的吗?

        学生们心神一荡,忽觉宁老师的声音更加婉转好听,没谈过恋爱的男学生看着宁老师的身影更是直接脸红了。

        ……

        ……

        第一节课下课,明水云舒服地伸了个懒腰,笑道:“舰长们,去下一个课室啦!”

        “如你所愿,陛下。”黎莹做出一个夸张的宫廷礼仪,一行人笑笑闹闹地离开课室,却在门口就被人堵住了。

        “水云宫。”

        学姐龙晓园带着‘安国茶会’的一众人站在她们面前,说道:“我们需要谈谈。”

        “你是想借钱给水云宫吗?”琴悦诗当仁不让地拦在前面:“将数额告诉我就可以了,10金圆?100金圆?还是借198金圆,赢取未来的‘舰长’之位?”

        龙晓园有些不耐烦,想伸手推开琴悦诗,当她刚伸手就被千雨雅抓住了。感受到手上的力度,她默默放弃这个想法,真诚地看着明水云说道:“水云宫,这就是你的反抗吗?”

        “我承认,我们之前对你可能要求过高了,但我们都是为了你好,绝无半点私心。而你现在跟琴家唱双簧,想通过金钱这道门槛将我们拒绝在外,这样真的好吗?”

        “亲贤人,远小人,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水云宫,你这是在毁了自己啊。”

        “龙学姐。”

        明水云脸上丝毫没有恼怒,她站出来跟龙晓园面对面,说道:“你说的都很对,真的,我也很希望你能继续留在我身边教导我,指引我,纠正我。”

        龙晓园面露喜色:“那……”

        “但是,我刚才中午说过的话,总不能收回去。而且,我也不认为我说的没道理。连钱都不愿意借给我的人,我怎么相信他的忠诚?如果龙学姐你们一毛不拔,我却偏向你们,那么对于那些愿意借钱给我的追随者,对于琴悦诗这些全力支持我的舰长们而言,岂不是大大的不公?”

        明水云真诚说道:“我一不能失信于人,二不能赏罚不分。龙学姐,你说对不对?”

        “是。”龙晓园无奈说道:“但我们确实没有那么多钱,而那些愿意借你钱的人,不一定是忠臣,更有可能是投机的奸商!”

        “首先,我明水云能力有限,无法判断谁是真忠臣,谁是投机者。其次,想解决这个问题很简单。”明水云眨了眨眼睛:“龙学姐,只要你向琴家卖身借钱,然后再把钱借给我,我就相信你是至死不渝地为我好。”

        “如果是琴悦诗只是将她家产的十分之一借给了我,那卖身借钱的你,就相当于将自己的百分之百都借给了我,我岂能不相信你?”

        “龙学姐,你愿意为我卖身吗?”1603470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