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你有种就杀了我在线阅读 - 第402章 如果什么事都需要意义,人会窒息的

第402章 如果什么事都需要意义,人会窒息的

        晚上9点,明水云打开寝室门。

        背后传来女同学的声音:“水云宫明天见!”

        明水云也强撑出笑容,挥手道别:“明天见。”

        在关上寝室门后,明水云眉眼里才露出深深的疲态。明卿云好奇问道:“那是谁?这么晚了怎么还在学校?”

        “她是住在三楼的宗礼妃同学!”坐在书桌前晃来晃去的明桃浪说道:“我之前跑步的时候跟她聊过天!天灾系二年级的学姐!又好看又可爱成绩又好!”

        除了辉耀天女外,学生宿舍自然还住着其他人,而且基本都是女性——按照学生宿舍这个恶劣的环境条件,也没多少女学生愿意住在这里,基本都有类似辉耀天女的难言之隐。

        “桃浪你再不写作业,就快到关灯时间了。”明黛蓝提醒道,然后看向明水云,满脸同情:“水云,你……今天好像过得很热闹。”

        “是啊。”明水云直接趴在书桌上,感觉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我能不能不洗澡……”

        “水云姐你怎么这么晚回来?”躺在床上的明朝颜翘起小腿晃来晃:“我还想跟你打打战牌呢。”

        “宗学姐在外面陪我补习,补到现在我们才回来。”

        “水云姐你好勤奋啊!”

        “但我其实不想这么勤奋的啊!”

        “那你拒绝她们啊。”正在写作的明月宴说道:“干嘛弄得这么累?”

        “水云她不敢。”明双鲤笑道:“而且补习这个理由太正当了,水云成绩也的确一般,她怎么拒绝?难道说我不想学习吗?”

        “她现在,可是最有可能成为皇帝的人啊。大家都是一副好心想帮助她,结果她因为懒惰而拒绝大家的好意,你让其他人怎么看她?皇院师生会不会对她失望?”

        明水云被说得心里起伏不定,忍不住说道:“双鲤姐,你……你也遇到过这种情况吗?”

        “当然,我遇到的那些一腔热情‘想为我分忧’的人,比起你今天遇到的,绝对只多不少。”

        “那你是怎么处理的?”

        “我让他们全部滚蛋。”

        “啊?”

        “我就是要早上九点之后再起床,吃好吃的玩好玩的,每天最多学习两小时,多一分钟都算我输,敢逼逼我就让涅若将他们扔出去!我想怎么活就怎么活,他们管不着!”

        “那,那他们不会失望吗?”

        “会啊,所以现在围在我身边的都不是‘为我分忧’,而是‘与我同乐’,每天就是陪我吃陪我玩陪我闹,陪我逃课抄作业。你没看公告栏吗?现在大家都说双鲤宫不行了,周围都是一群阿谀奉承之辈,是昏君之相。”

        明双鲤走过来抱住明水云,在她耳边轻声说道:“我的好妹妹,别跟着那些学生闹了,他们就是唬你,皇帝哪需要学那么多,事都是交给下面的人做的,皇帝只需要掌握好方向就足够了……”

        “而且他们今天让你补习,明天让你学习,等你当上皇帝,就会要求你节衣缩食,要求你为天下计,你玩一下就是暴君,你懒一下就是昏君……你难道愿意以后过上这样的生活吗?”

        “没有皇帝能让全部人都满意,太祖不行,太宗不行,烈宗也不行。更何况,你也未必能成为皇帝,何必受这样的苦?”

        明水云听得心情激荡,旁边明卿云冷不丁说道:“水云未必能成为让所有人满意的好皇帝,但双鲤姐你肯定能成为一位暴君——至少历史上你的名声绝对好不到哪里去。”

        “我死后,他们怎么摸黑我都不在乎,只要我活着的时候,他们都给我歌颂圣明就够了。”明双鲤露出女暴君应有的霸气。

        “别听双鲤姐的霸道行事,她有自己的想法,水云你要有自己的主见。”明卿云说道:“皇院学生对你的投靠绝不是坏事,不仅因为他们是未来的栋梁,更因为他们的父辈都是朝廷支柱。如果你能在皇院里声名鹊起,获得众人支持,贤名四播,到时候一旦登基,那便是众望所归,朝廷跪服,这是王道之路。”

        “你们怎么这么认真地出主意。”明月宴吐槽道:“我们可是竞争对手哎!你们现在不该是落井下石,搞坏水云的心态才对吗?”

        “因为我知道自己没什么希望,现在先讨好水云,以后就可以去皇庭蹭吃蹭喝了。”明卿云笑道。

        “又开始了,又示弱了。你们一个个都说自己没机会,全知之眼的时候一个比一个起劲,哼!”明黛蓝撇了撇嘴。

        “水云姐,来打牌吗?”明朝颜问道。

        虽然已经觉得很累,但一想到今天一整天都没有任何娱乐,明水云就感觉身体里涌现出一股能量:“打!”

        ……

        第二天,明水云洗漱完离开宿舍,就看见在宿舍外面等候的宗礼妃学姐。

        “一起吃早餐吧。”她笑道。

        明水云想起明双鲤的霸道之路,又想起明卿云所说的王道之路。她想说些什么,但最后还是点点头:“好。”

        上午上课。

        中午吃饭。

        中午花园学习会的时候,明水云忽然从书袋里拿出一沓战牌:“那个……我们中午打战牌怎么样?”

        龙晓园等人对视一眼,然后龙晓园拿走了战牌,苦心孤诣地说道:“水云宫,这种没意义的娱乐尽量减少吧,你的基础太差了,需要更多时间去弥补。”

        “哦……”

        下午上课。

        下午读书。

        晚上吃饭。

        晚上补习。

        明水云一身疲惫地回到寝室,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忽然问道:“朝颜,你还有多的咬战法战牌吗?”

        “没有。”

        “姐妹们……”

        “我们也没有多的啊,谁会带多的战牌,你去皇院战法部那里买呗。”

        ……

        第三天。

        “一起去吃早餐吧。”宗礼妃说道。

        上午上课,摸鱼被中止。

        中午吃饭。

        中午花园学习会。

        下午上课。

        晚上吃饭。

        晚上补习。

        明水云晚上回寝室躺尸的时候,明朝颜问道:“水云姐,战牌买到了吗?”

        “找不到买牌的机会……明天,明天我就买!”

        ……

        第四天。

        “一起去吃早餐吧。”宗礼妃依旧在楼下等候。

        “我今天有急事,不能跟学姐一起去吃了!”明水云风一样地跑掉了,趁机会跑去皇院战法部买了一沓咬战法战法牌,小心翼翼地藏在书袋里。

        早上上课。

        中午吃饭。

        中午花园学习会,明水云从书袋里拿书出来的时候,不小心将战法牌的袋子带出来了。

        在她反应过来捡回去之前,宗礼妃就弯下腰捡起来,若有所思地说道:“水云宫你早上没去饭堂吃早饭,就是为了买战牌吗……?”

        龙晓园叹了口气,从宗礼妃手里拿过战牌,说道:“水云宫你何必新买一副?只要你开口,我肯定会将你的牌还你。但战牌只是无意义的娱乐,我们不希望你浪费太多时间在这上面……我们都是为了你好,为了辉耀好。”

        “嗯,嗯。”明水云乖乖低头,只是看着龙晓园将战法牌收起来,本来不错的心情顿时低落起来。

        下午上课的时候,她忍不住想起战牌的事,心里越加酸涩。

        战牌……我的战牌……

        就在这时候,她的手肘被旁边的同学碰了一下,对方轻声说道:“水云宫,听课。”

        就这么一句话,彻底击破了明水云的心防。

        几乎是没有经过任何思考,明水云直接翻身离开第一排座位,在老师与学生们的诧异眼光,头也不回地冲出课室。

        她毫无顾忌地在走廊上奔跑,脚步声响彻整个近卫系教学楼,许多正在上课的学生从窗户里看见她的身影,但明水云根本没想那么多,她只想跑去皇院战法部,再去买一副牌,她今晚一定要跟明朝颜打牌!

        然而当她跑到楼梯口的时候,她停下来了。

        那个对她不闻不问的红发男人,正挨着墙壁站在楼梯间里,仿佛在等人,仿佛在等她。

        她一步一步走下台阶,故意没看他。

        擦身而过的时候,乐语幽幽说道:“我听过一句话——欲戴皇冠,必承其重。比起单纯的恶意,蜂拥的期待或许更令人难受。毕竟恶意只是令自己伤心,但辜负他人的期待,却是伤了无数人的心。”

        明水云眼睛通红地看着他,一言不发,就像是受伤的小兽不愿意朝猎人求救。

        “你跟其他人都不一样——你太弱了。所有人都有资格指点你,所有人都希望你能变得更好,更美妙的是,你现在还不是皇帝……谁能拒绝养成皇帝的诱惑?没有人。”

        “而你也没有拒绝的资格,你能力不够,更无实绩,你的威望根本不允许你说出一个‘不’字。或者说,当你说出‘不’字的时候,那些追随者就只能感到失望——因为你的判断不值一提,你没有任何拿得出手的成绩,去支持你的任何一点任性。”

        “就连全知之眼,也是我的功劳。”

        明水云再也忍不住,泪水如决堤流下,哭得梨花带雨,都快变成一只小花猫了。

        “很难受吧。”乐语笑道:“如果做什么事都需要理由,都需要意义,人会窒息的。”

        “我就在想,如果你真的能坚持下去,当一位贤名君王,那倒也不错……但如果你坚持不下去,我也有办法,让你重获自由的同时,不让任何人失望。”

        “那你怎么不早说啊!”明水云直接一拳砸向乐语的胸膛,软弱无力。

        “不让你试试,你怎么知道自己有多废物呢?”

        乐语一点都不客气:“而且,我的方法可以让我的妹妹……让她们光明正大跟你交往,并且任何人都说不出一个‘不’字。”

        明水云揉了揉眼睛:“什,什么方法?”

        “借钱。”

        “借钱?”

        “是的,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君要臣钱,臣不得不借。”

        “但,用什么理由来借钱?而且我也——”

        “放心。”乐语打断了明水云:“我已经有很详细的计划了。前几天没找你,不仅因为想看看你能不能撑下来,更是因为……”

        嗒。

        嗒。

        楼梯间传来脚步声,明水云看过去,只见楼梯间走出了一位跟琴乐阴有七分相似,穿着白底黑十字衬衫的年轻男人。

        “……我去找统计司借来一个最会借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