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你有种就杀了我在线阅读 - 第400章 你是辉耀未来的皇帝

第400章 你是辉耀未来的皇帝

        在学习以外的其他领域,黎莹的判断总是能一针见血,譬如节假日去哪里玩,譬如哪门选修课好混学分,譬如哪家美食值得一去……黎莹能在这个小团体稳稳占据一席之地,除了因为共处同一屋檐下,更因为她的心性与能力足以覆盖她的那灰色的成绩。

        皇院是最不可能存在‘金大腿捡漏’这种事,像林雪、千雨雅、奎念弱这些人一入学就锋芒毕露的人,一年下来都不知道接受过多少次示好,见识过多少家世显赫的同学,然而她们的核心朋友圈依然牢不可破,仅仅新增了‘千金小姐’琴悦诗、‘女皇候选’明水云两位新成员,足以证明她们是从来不从垃圾桶里捡闺蜜的。

        这次黎莹的乌鸦嘴依旧灵得不行——上午第二节课是颜伊的《形势与政策》,一般来说很少人会在这节课搞事,因为所有人都会忍不住欣赏颜伊的盛世美颜。

        是合气战法,颜伊用了合气战法。

        颜伊年纪轻轻就成为天辉系导师,堪称皇院的四大天王之一,凭的就是她那超越铸颜的教学质量——她授课时会利用合气战法形成回音,增强声音的粘合力,令学生的心神自然而然集中在课程上。

        简单来说,就是合气战法·人类魅惑之音。

        其实合气战法的特别运用并不稀奇,其他老师也有用,比方说铸颜上课就绝对没人敢说话,他授课时宛如天帝审判,字字雷音贯耳,真就是将知识直接填到学生肚子里;大街上喊卖也有用这个技巧,炎京许多人早晨一听到那一声‘叉烧包哎~’就会马上分泌口水。

        但颜伊用这招效果是最好的,一是因为她的合气战法境界隐隐摸到登峰造极境的门槛,实力高。

        二是因为她人美声甜,无敌。谁不愿意好看的小姐姐牵着自己遨游知识的海洋呢?

        然而在颜伊这节课里,居然也有人窃窃私语。

        言论内容不外乎也是围绕着明水云展开,她的家世,她的成绩,她的能力,她上课的姿势,乃至于她的发夹……不等林雪黎莹她们发作,注意到有其他声音扰乱自己‘魅惑课堂’的颜伊就出声镇压了那些螟蛉低语:“如果有人自信自己的合气战法更胜老师一筹,我愿意接受挑战——谁敢再在我的课堂上用合气战法聊天,被我抓到,直接期末零分,取消所有奖项评比。“

        正当明水云感激颜伊的仗义执言时,颜伊却是看向她点名问道:“明水云同学,辉耀第一宪章在如今有哪三个意义?”

        明水云连忙站起来:“这个……守护人民,唤醒人民,还有……我不太记得了……”

        “天际自治制度的核心本质是什么?”

        “我不知道……”

        “坐下吧。”颜伊平静说道:“其他学科倒罢了,但老师希望你能在形势与政策上多下点功夫——执政者如果无法明白政策的脉络和本质,哪怕善政也会变成恶政。”

        明水云知道颜伊只是一片好心,但依然羞得慌,不知为何有种坐立难安的感觉,周围的视线更像是无声的嘲笑,若不是朋友们都围着自己,她觉得自己可能已经坐不下去了。

        好不容易挨到下课铃响,她长呼一口气,然而平常已经催着大家跑饭堂的黎莹,此时却问了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水云你要去饭堂吗?”

        不等明水云回答,千雨雅直接站起来说道:“去,不去怎么知道对方在搞什么花样?”

        奎念弱一脸茫然地问道:“水云还能不去饭堂吗?她不去饭堂那她吃什么啊?”

        “在课室里都有人敢在背后嚼人耳根。”林雪看了一眼离开的学生:“饭堂可是人多口杂的地方,说什么你都找不到是谁说的。我不赞成水云去饭堂,只会平白污了她的耳朵。”

        “背后的人到底想干什么?”琴悦诗皱眉说道:“通过散播水云的缺点来打击水云的自尊心?但这也太……有种小孩子过家家的感觉。”

        事到如今,她们哪还不知道现在的舆论肯定是有人推波助澜,但她们根本没有解决办法——嚼耳根可不是别人,正是皇院里的学生。

        而且他们也没有造谣,只是将明水云做过的事再说一遍。怎么,将你做过的事再说一遍就算是黑你了吗?

        众人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明水云露出一个轻松的笑容说道:“再不去饭堂就得排长队了,先吃饭再说吧——难道幕后黑手还能鼓动学生在饭堂里直接把我给吃了?”

        然而当明水云踏入猪食饭堂的时候,她就不这么想了——在她踏入饭堂的那一秒起,就像是有一道以她为圆心的沉默波动扩散开来,本应吵杂得说话都得抬高几个声调的饭堂,居然慢慢安静下来。

        接受着无数人的注目礼,明水云一行人选择排在‘黄焖鸡’这一队,然而站在明水云前面的学生,经过片刻的考虑后忽然选择去排其他队伍。

        作为猪食饭堂的招牌之一‘黄焖鸡’,居然不一会儿学生们都跑光了,让出一条康庄大道供明水云行走。

        在无数人的注视之中,明水云简直觉得自己从饭堂阿姨接过来的不是黄焖鸡米饭,而是辉耀皇帝的冠冕。

        “哎,黎莹呢?”林雪忽然发现黎莹不见了。

        奎念弱脸色一白:“走着走着就发现忽然少了个人,等吃完饭发现又少了个人,然后上课的时候就发现只剩下自己一个人……”

        “念弱你又偷偷看我买的灵异小说。”黎莹走过来拍了一下奎念弱的肩膀,趁她吓了一跳的时候又拍了两下她的大兔子,跟大家解释道:“我刚才去看了一下公告栏。”

        “对,公告栏是舆论发酵的最佳地方……你发现什么了?”林雪问道。

        黎莹打了饭,跟她们坐下来后说道:“我看到了好多篇关于水云的帖子,有赞美的,有批评的,但基本可以概括成——如何评价明水云是最有可能的下一任女皇?她有哪些优缺点?她是否能变得更好?”

        奎念弱歪了歪脑袋:“听起来……好像是蛮正常的讨论嘛。”

        林雪沉吟道:“这种言论之前也出现过,不过对象并不是水云而是明双鲤……但明双鲤那时候并没有像水云现在这样,受到那么多莫名其妙的恶意吧?”

        “不一样。”千雨雅摇摇头:“明双鲤跟水云不一样。”

        “而且那时候明双鲤虽然自诩下一任皇帝,但除了那些主动簇拥明双鲤的追随者,其他学生其实并不将她当回事,顶多就认为她是‘皇帝的可能人选之一’,算是皇子。”琴悦诗咬着筷子说道:“但水云现在,是‘最有可能成为皇帝的人选’,换句话来说,她现在是太子。”

        “所以,林姐你刚才有一句话说错了。”黎莹随意地夹起一块鸡肉啃,说道:

        “水云受到的,并不是莫名其妙的恶意……或者说,并不仅仅是恶意。”

        就在她们讨论的时候,饭堂也逐渐恢复吵闹,而且更胜她们进来之前——就在离她们不远的地方,有两伙人吵得快要动手了!

        “水云宫根本没有这个能力当皇帝!”一个男生拍着桌子站起来,他毫不遮掩自己的视线,说话时看着明水云这一桌:“就她一个软弱无能的女人,怎么可能修的好辉耀这座万万人的古船?”

        其他人也纷纷呼应:

        “辉耀已经不能再承受一位昏庸乃至守成之君了!”

        “八区震动,外臣不臣,朝廷党争,天际贼狂,非明主不能力挽狂澜!”

        “辉耀二千余年的余萌,不能就此终结!”

        林雪等人马上站起来,不过在她们反驳前,就有其他学生仗义执言:“难道双鲤宫就比她好吗?双鲤宫独断专行,肆意妄为,难道她就是可以让辉耀焕发生机的舵手吗?水云宫或许现在能力尚有不足,但有满朝文武辅助,也未尝不是一位中兴之主!”

        “天下大事难道就是君王独断吗?只要水云宫有识人之明,有名臣辅助,一样能光耀万里!”

        “如果辉耀二千年的历史将要终结,绝非皇帝一人知错;如果辉耀二千的历史仍能延续,也绝非皇帝一人之功!”

        “皇位空悬两年,尽快选出新皇才能稳定民心!”

        “放屁!”有人大骂道:“谁不知朝野满是奸邪,连双鲤宫都未必能对付那群老狐狸,水云宫若是登基还不是只能成为任人摆布的傀儡,政令不出皇庭,说不定还要被钦定亲王……你们不仅仅是枉顾江山社稷,更是忽略了水云宫的幸福!”

        “炎京仍有忠臣,更有侯伯坚守,若依你所说,那新皇早就选出来了,何苦拖到现在?古语有言,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只要水云宫能够登位,自然是民心所附,大权在握!”

        “那不是让双鲤宫来当更好吗!?”

        “但双鲤宫积分上输了啊!”

        不一会儿,饭堂赫然变成了辩论现场,而明水云等人就坐在辩论场的中心,既有质疑明水云的反方,也有拥护明水云的正方。黎莹都感觉自己的黄焖鸡米饭都被人喷了几口唾沫。

        “够了!”

        林雪大力一拍桌子:“要吵出去吵,别在这里打扰我们吃饭!”

        “最该离开的人,是你林雪!”

        忽然有人大声说道:“林雪,据你同乡所说,你父亲是星刻郡里的逆光分子,被统计司捕杀,你因此离乡背井来炎京求学……作为逆光分子的子女,你刻意接近水云宫,到底是藏有何等居心!”

        林雪表情毫无变化:“一派胡言!我父亲死于恶徒之手,根本不是逆光分子!你让那位同乡出来跟我对质!”

        千雨雅看了林雪一眼,没说话。

        “还想狡辩!”那学生脸色一滞,冷笑道:“水云宫到处结交匪类,耳濡目染之下也不知道学到什么,到时候皇位上坐着的未必是皇帝,也可能是反贼!”

        “你说谁是匪类?”黎莹直接将黄焖鸡米饭扔过去。

        “说的就是你,黎莹!你一位灰十学生,除了带坏水云宫还能有其他作用吗?”他指着千雨雅和奎念弱又道:“水云宫身边居然全是外区之人——现在外区自立不臣只是时间问题,然后你们还想拥立一位身边好友全是外区人的水云宫?”

        马上有人反驳道:“千雨雅同学和奎念弱同学都是成绩名列前茅的栋梁,天下英杰皆是辉耀王臣,岂能因为地域而排斥英才?”

        反方有人冷笑道:“哦,那琴悦诗呢?”

        一直沉默吃饭的琴悦诗肩膀微微一颤,明水云连忙握住她的手。

        “先不提她也是免试入学的,毕竟是皇族开了这个头——但她可是琴乐阴的妹妹!琴乐阴是水云宫的倚赖重臣,琴悦诗是水云宫的闺中密友,到时候坐在高堂之上号令天下的,到底是水云宫,还是琴乐阴?”

        “不是外戚,更胜外戚!”

        正方几乎无法反驳——没人相信明水云能‘控制’琴乐阴,但琴乐阴好歹只能控制明水云的‘公事’,而琴悦诗却是侵入到明水云的‘私事’里,若是这兄妹手段了得,说不定能让水云宫乖乖听话而没有反抗之心。

        “水云宫年纪尚少,不知亲贤人,远小人,情有可原。”忽然有人对明水云拱手说道:“请水云宫为天下计,结交忠志之士,远离魑魅魍魉,开张圣听,勤勉于学!”

        “请水云宫为天下计!”

        “请水云宫为天下计!”

        就像是连锁反应,整个饭堂忽然有一小半人朝水云宫弯腰鞠躬,拱手行礼,句句真诚,字字忠心,声浪往外扩散出去,沉默了所有的琐屑杂音,所有人都看向水云宫。

        正夹着一块鸡肉的明水云,默默将筷子放下,又是茫然又是紧张地看着面前这群学子。

        他们是什么意思?

        他们到底希望我做什么?

        “走。”林雪忽然拿起餐盘离开,千雨雅等人紧随其后。当明水云也要跟着走的时候,黎莹忽然压住她的肩膀让她坐下来,偷偷递给她一张纸条。

        纸条上只写了一行字:

        「恶意之中,包含忠心。皇院的大半学生,忠于辉耀,渴望明君。谨慎行事。」

        明水云终于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在这个烽火浪涛的年代,皇院学生几乎都是胸怀热血之辈。之前辉耀天女到皇院求学,只有少数投机者闻风追随,但大多数学生都是不屑一顾——皇帝候选又不是真正的皇帝,与其投机取巧博一个从龙之功,还不如多上一节课,多拿一点学分。

        皇院学生的心态变化,从积分榜出现的那一天开始。

        自那天起,越来越多类似于‘积分第一的皇女将能成为皇帝’的传闻在皇院里扩散,扎根,这下子皇院学生也不得不从书海中抬起头——他们可以不理会皇位争夺,但他们必须得关注下一任皇帝是不是明君。

        大多数人都希望辉耀能重燃光芒,他们都厌恶了天下的乱象,他们渴望一位明君降临,扫荡寰宇,还天下一个太平盛世。

        无论是正方还是反方,他们对明水云并没有恶意好感,只是因为心中的热血,为了各自的信念,所以才支持/反对明水云。

        他们希望明水云能成为一位他们理想中的君王。

        这是一个陷阱。

        这是一副用皇院学生的热血所熬制出来的毒药。

        明水云可以直接挥袖离开,不理他们,但这样就恶了支持者,遂了反对者的心,往严重点说,就是得罪了皇院大半学子。

        而且也不仅仅是学子,章源和颜伊的态度也代表了老师的态度——他们也希望未来皇帝在学业上多下功夫,成为一位千古明君。

        除此之外,还有执剑人的态度——他究竟是期待一位能获得皇院学生拥戴的女皇,还是等待一位得罪皇院师生肆意妄为的独夫?

        这就是为什么林雪她们走得这么果断。

        只要她们先一步离开了,明水云就有台阶可下。以后的事以后再说,没必要让明水云难做。

        果不其然,在林雪等人离开后,反方就再也没话说,各自散去,而正方的人则是围在明水云身边,热情地介绍自己:

        “水云宫你好,我是陈子乐,我爹是工部高级干员……”

        “水云宫,我是近卫二年级的学姐龙晓园,你有兴趣加入我们‘安国茶会’吗?”

        “水云宫……”

        明水云一个中午认识的朋友比她这辈子认识的人都要多,吃完饭还没完,她被大家簇拥着来到近卫系大楼的阳台花园。

        英俊的学长、亲切的学姐、开朗的同学……明水云的戒心很快就被她们的笑颜融化,逐渐加入其中,端起茶杯慢饮。

        “水云宫,天际自治制度的核心本质其实很简单的。”闲聊着的时候,学长陈子乐忽然说道:“不过若是细讲起来,其实要讲许多其他内容……水云宫你《形势与政策》学得不太好吗?我们可以帮你补习。”

        “不了不了。”明水云连忙说道:“我自己回去会复习的。对了,可以让林姐她们过来吗?其实她们都是很好的人……”

        “水云宫。”

        学姐龙晓园握住她的手,认真说道:“自己复习效率太低了,如果你需要,请不要拒绝,我们很乐意助你一臂之力。”

        “林雪她们……我知道她们也是很好的人,但她们并没有让你变成更好的人。”

        “更好……的人?”

        “是的,更好的人。水云宫,不要进行无效的社交,也不要去做那些没意义的事,你的时间非常宝贵。”

        明水云呆呆看着龙晓园那认真的脸庞,又看了看其他人那包含期待乃至虔诚的真诚眼神。

        她,忽然有点怕了。

        “因为,你是辉耀未来的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