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你有种就杀了我在线阅读 - 第394章 那我就是他们的劫

第394章 那我就是他们的劫

        虽然乐语早就知道敢参与寻剑争位的剑鞘都不是善茬,疯脸剑客涅若,少年神将灭堂牙,瞬灭者‘音’,潜行者彩女,御兽者风吕,血饮琴乐阴……

        但居然连‘剥脸者’这种职业居然也出现在这场游戏里,着实让他有些出乎意料。哪怕千面真的非常实用,但幕后雇佣他的人,难道就不怕——

        “喂喂喂,你们那是什么眼神?”千面歪了歪脑袋:“你们都不是什么好人吧?怎么还用那种排斥的眼神看着我,仿佛我是比你们更低一等的异类似的。”

        “事实上,正是如此。”涅若淡淡说道:“我刀下斩过无数宵小,但也不曾干这种剥取少女颜面的恶毒脏事。”

        “恶毒脏事吗?”千面抱起双手说道:“我很感动。你居然认为杀人比我做的事更加高雅干净。”

        “等等。”乐语忽然意识到某个漏洞:“就算你剥了商令仪的脸,但商家应该是豪贵家族,凭借他们的财力,请几位医官恢复脸皮应该是简单不过的事吧?”

        像侍温那种全身重度烧伤快要变成黑炭的人,现在居然都能变成一位有伤疤的精神小伙,像没了脸皮这种小事,在科技树点歪的辉耀医官手里应该是不值一提的小手术。

        “注意我的用词,琴老师。”千面笑道:“我是说她‘失去了’脸皮。对于你们外行人可能比较难理解,但改变人的脸其实有很多种办法,只要敲下几颗牙齿,改变骨头的形状……真的,你可能无法想象那种画面,当商令仪治疗完照镜子,出现在她眼前的却是一张她从未见过的丑陋脸庞时,她直接疯了。”

        “无论是身体上的,还是心理上的,她的‘脸’都彻彻底底失去了。”

        涅若皱眉:“你亲眼看见她疯了?”

        “在治疗结束那一天,我‘借’用了某位医官的脸,光明正大地去见证这最后的剥脸仪式。”千面悠悠说道:“那些医官又怎么可能知道我暗中改变了她的面骨?在被我剥下脸皮之后,除非是我愿意‘还’给她,否则这个世界上没人可以帮她恢复原貌,哪怕是首席医官都不行。”

        乐语跟涅若对视一眼,暗暗点头——等下直接下狠手,能秒杀就秒杀,不要让她有喊哆啦茶欢的机会。

        “你们对我似乎有些误解。”千面找了一棵树挨着,耸耸肩:“不过,其实也没多少误解,你们脑海里想象的事,我基本都做过。”

        “比如,杀了别人儿子后,我伪装成他的模样,回家跟他的父母一起吃饭,等睡着之后送他们阖家团圆……”

        “比如,我将男主人绑起来,让他眼睁睁看着我变成他的模样,进入他的宅邸,然后卧室里很快响起他那些娇妻美妾的欢吟……”

        “比如,趁着某郡郡守上炎京,我伪装成他的模样,鸠占鹊巢,狐假虎威,逼反下属,杀尽忠良,倒行逆施……”

        “至于伪装成目标的亲人爱人,在夜深人静时趁机刺杀,让目标死不瞑目这种事,我就做得更多了。”

        千面每说一句,涅若握刀的手就握紧一分,乐语的拳头也硬上一分。

        “但是。”

        千面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我是个好人。”

        “你们别笑。”她扬了扬眉毛:“证据就是我成为了剑鞘,如果不是幕后的人相信我,他们会让我参加这场游戏吗?”

        “也有可能是肉食者鄙,他们眼瞎了。”乐语说道。

        “但你难道不觉得,我这种变装技术,比什么劳什子藏剑战法更强,更防不胜防,更令人感到不适吗?”千面摸了摸自己的脸庞:“但辉耀两千年来为什么只禁了白发藏剑,而没有让我这种变装技术留名青史呢?”

        乐语刚想开口,但他忽然意识到了一点,顿时闭上嘴。

        涅若说道:“第一,跟藏剑白发不一样,你没有显著特征;第二,辉耀皇家血脉可鉴,你的变装技术无法伪装皇室中人。”

        “我很感动。”千面笑道:“涅若你说的理由,全都是错的。琴老师,看来你猜出真正的原因了。”

        “你的变化技术过于高超,而且前所未闻,我以前从来没听说过有哪种战法能做到这一点,或许内景战法能做到,但那起码也得是登峰造极境的医官国士……”

        乐语摸了摸手腕上的铁手环,说道:“你的变化技术,是源自神兵的效果?”

        “极神兵·变体之水。”

        千面没有保密的打算:“变体之水只是一滴水,它无法正常传递绑定,饮用即刻生效,饮用者死后全身都会融化成烂泥,但在心脏位置会出现一滴深蓝色的水——那就是变体之水。”

        “琴老师,你应该知道神兵都是谁做的吧?”

        “皇室。”

        “没错,是辉耀皇室。既然是他们创造的东西,你觉得他们会不知道这东西的危害,会在里面不设置陷阱吗?如果他们觉得不能掌控,那这个极神兵就根本不会流传出来。”

        千面收敛笑容,说道:“变体之水能变幻其他人,有一个必要条件:你必须完成他人的一个愿望。”

        涅若冷笑一声:“你觉得我会信吗?”

        “你不信吗?那你的疯脸可是要哭泣了。”千面说道:“神兵对人的精神力最为敏感,变体之水的原理就是通过获取他人正面的精神反馈,记录他人的‘模样’,那么当我需要的时候就可以直接‘借用’。”

        “别人只知道疯脸会令持有者越来越疯狂,但其实是相反——持有者越疯狂,疯脸给予的反馈就越大。神兵并不能使人发疯,只有杀戮、暴力、强大这些情绪才会让人的精神膨胀。”

        涅若听到这话也微微一滞,反驳道:“这不过是你的一面之词。”

        “我也没打算劝服你们。”千面说道:“但我不是那种被人冤枉了还一声不吭,自我感动的无名英雄,所以至少要辩驳一下,这样我起码是努力过了,你们不信是你们脑子有问题,而不是我有问题。”

        “假如你说的是真的。”乐语说道:“也就是说,你报复了那些你曾经帮助过的人?”

        天色越来越暗,外面路灯已经亮起来,小树林里越来越多伸手不见五指的阴影。千面忽然从衣裙里拿出一根香烟,点燃抽了一口,随意抖落烟灰,在阴暗树林的衬托下,有种奇妙的堕落美感。

        “那是我的劫,永远的劫。”

        千面说道:“从我获得变体之水后,为了尽可能收集别人的‘模样’,我踏上了行善之路,尽我所能的帮助他人。我帮过的人,比你们杀过的人还要多。”

        “但没过几年,我就不想干了。”

        涅若嘲讽道:“哦,是因为你这个在世圣人已经找不到可以帮的人了吗?”

        “是因为那些被我帮过的人,非但没有感恩,反而恩将仇报。”

        千面的语气冰冷,视线看向树林阴影处,仿佛凝视着遥远的怨魂。

        “你能想象我救了一个小孩子之后,反而被他的父母绑起来卖给人贩子吗?你能想象我打跑了恶徒救了一个险遭狼吻的少女后,反而被她诬陷是侵犯者,恶徒反倒成了被我殴打的正义使者?你能想象我在大街上打杀了欺压百姓的恶霸,官吏抓住控告我杀人,整条街没有一个人愿意帮我作证吗?”

        一阵沉默后,涅若说道:“那些只是少数吧。”

        “我已经快记不得那些善良的‘大多数’,反正我的心情已经被那些‘少数’毁得一干二净了。”千面吐出一个烟圈:“而且其他大多数又真的好吗?他们只是没有遇到考验,又或者没有恩将仇报的能力罢了。”

        “但我知道,为了活用变体之水,我以后一样要继续‘积德行善’,甚至不得不去帮助那些我讨厌的人。一边是现实的任务,一边是内心的不满,日积月累之下,最终形成了眼中钉,肉中刺,心中劫。”

        “我依然能尽我所能地帮助他人,但在一年之后,我会去寻找那些被我帮助的人,如果他们没有表达出感恩之情,我就剥下他们的脸,毁掉他们的人生!”

        “连感恩之心都没有的人,也不配有脸。”

        “这就是我的劫。”

        说到这里,千面已经满脸冰霜,丝毫不掩饰那股愤世恨俗的怨恨:“如果好人真的没好报,那我就就是他们的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