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你有种就杀了我在线阅读 - 第371章 一点寒芒先到

第371章 一点寒芒先到

        事到如今,其实乐语可以拍拍屁股,拐了明月宴走人,甚至直接放了所有人鸽子也没问题。

        他之所以千方百计让剑鞘们分散开来,不让他们打起来,不就是为了给自己创造无人干扰的作弊环境吗?这也是场外作弊的难点——传递答案时很容易受到外界干扰,就像刚才琴笛合奏的作弊者被衔蝉尘尘用唢呐暴打,若是乐语用铳击来传递答案,简直就像是在自己头上挂一个「你有种就来打断我」的牌子。

        就算乐语跟其他人是盟友也没用,先不提彩女涅若这种本身就只是尔虞我诈的表面盟友,哪怕是灭堂牙这种不爱喝蜜糖五花茶的脑残盟友,也肯定无法拒绝这种背刺盟友的机会——只要给予一点点帮助,就能让盟友的成绩彻底归零,谁能抵挡这种一本万利的生意?

        就像是你舍友撅起屁股凑到你手边,你能忍住心里那股一巴掌拍下去的冲动吗?又像是你同桌上课睡觉,老师喊他去前面做题,你喊醒他后会选择说‘老师喊你去做题’还是‘老师喊你去擦黑板’?

        利不利己无所谓,但损人是自古以来铭刻在人类基因里的诱惑,乐语以小人之心度剑鞘之腹,所以才会毅然选择走钢丝骗众生,为的就是不给其他剑鞘一丝机会。

        现在作弊已经结束,其他剑鞘就算在这里玩绝地求生大逃杀也跟乐语没关系,但乐语却不想就这么离去。

        虽然说乐语之所以含辛茹苦完成这个作弊计划,是为了让明水云获得好成绩,但他也从这份奇妙的经历里获得了不少乐趣,甚至想继续尝试更刺激的玩法。

        正所谓干一行爱一行,下海固然是为了生活,但也未尝不能是为了兴趣,既然乐语觉得刺激,那就应该贯彻到底。

        而且如果乐语真的放鸽子了,那他的名声就彻底臭了,所有剑鞘都会知道他琴乐阴‘一双玉臂千人迷,半点红唇万人惑’,是个没有节操榨取盟友利益的恶堕剑鞘,再也不会有人跟他合作了,就算有人肯跟他合作也必然是逢场作戏,绝不会是真心相待。

        虽然说乐语对琴乐阴的名声并不在乎,但一想到自己如果能维持住‘纯洁无瑕’的盟友人设,继续欺骗其他剑鞘,令他们相信琴乐阴的确没有背叛,反而是出得厅堂入得厨房的好盟友,甚至私底下感叹‘能遇见琴乐阴是这辈子最幸运的事’,乐语的冰血都快要沸腾了!

        这种充满挑战性的危险游戏,哪一个男人能拒绝!?

        征服剑鞘算什么本事,让剑鞘都成为自己的翅膀,才是真正的本事!

        乐语看着天上散开的红色信号弹,下意识想拿绳子绑一下头发,发现绳子之前被涅若割开了。一时间找不到代替物,他拔了一根明月宴的头发,明月宴疼得‘啊’了一声,不满地看着乐语,嘟囔一句‘臭美’,然后抬头看向天空:“其他剑鞘看见这个信号就会过来?”

        “是的。”

        “你喊他们过来干什么?总不可能真的是下午茶聚会吧?”

        “考试。”

        “考试?”

        “是的。”乐语扎好红发,“属于我的全知之眼考试,开始了。”

        ……

        ……

        在夜魇校区的边缘,一根红色旗帜正在阳光下散发出翠绿色的光辉,盘腿坐在旁边的涅若闭目养神,身上的伤势在翠绿光辉的治疗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跟战斗技法一样,内景战法也有许多变种,像化医术为毒书的巫毒内景,像借助细胞快速再生来大幅强化自身属性的八门内景,甚至还有专注于美容的医美内景……当然上述变种都有重大缺陷,辉耀官方唯一指定医官战法仍然是正版内景。

        虽然不是所有武者都会修习内景,但曾经上过战场的边境武者必然会内景战法——你如果不会紧急治疗,根本撑不到回营地大吼‘医疗兵在哪’。

        涅若所修炼的正是巫毒内景,跟正版相比,巫毒内景最显著的好处就是速成,坏处则是损耗寿命过多。巫毒内景往往需要药物支持,而这些药物基本都是大剂量强效果的毒物,正常人直接服用会拉到虚脱,但若是借助内景战法吸收,则能大幅提高愈合速度,然后事后再拉个虚脱。

        涅若面前这根红色旗帜是他自带的,旗帜已经被毒药完全浸透,稍微一用精神力激发,在阳光下就会散发出翠绿色的粉末,折射出翠绿色的光辉,只要身处附近就可以一起享受快速愈合的效果。

        虽然效果极强,还是群体治疗,但巫毒内景没有推广开来也是有道理的。别看涅若现在恢复得快,他现在有多爽,事后他房间的马桶就有多受罪。

        轰——

        听到远方传来爆炸声,涅若睁开眼睛,看见一只鲜艳的紫蓝蝴蝶落到自己的大腿上。

        他转头看见远处的红色信号弹,僵硬的脸庞扯出一丝浅浅的笑意。

        将红色旗帜收好,涅若拿出竹节鱼的鳞片,磨砺了一下齿樱长刀的刀锋,涂上高价从猎人工房买来的剑油,完成好所有准备便赶过去。

        他其实心里不对琴乐阴守信抱有多大希望,在他治疗的时候,他便隐隐意识到琴乐阴是故意调走他——但大家都是互相算计,这种小心思也可以理解。

        正因为没有期待,所以一切都是惊喜。琴乐阴居然真的发出信号弹呼唤他过去解决其他剑鞘,履行了自己的承诺,这不禁让见惯了烂人的涅若,忽然觉得这世上还是存在有价值的对手。

        既然琴乐阴没让他失望,他自然不会辜负琴乐阴的期待。

        就用其他剑鞘的鲜血,来染红他们的盟约!

        化为疾风的涅若迅速迫近信号弹的地点,眼看着就要到达,涅若忽然心有所感,向前翻滚同时挥刀斩出一个圆环,刹那间旁边的树木拦腰截断!

        樱龙剑舞·拂舍!

        砰!

        铛!

        随着一声铳响,涅若感觉到齿樱在颤抖。在刚才瞬息之间,哪怕他已经向前扑了,但若不是他剑够快,那颗铳弹一样会钉进他的后脑勺!

        好快的铳弹,好快的杀意!

        斩崩铳弹之后,刚才激起涅若精神力反应的杀机就消失不见,整个树林安静祥和,仿佛刚才的狙杀只是涅若中毒的幻觉。

        这就是琴乐阴所说的半秒瞬灭吗?

        之前听还不觉得如何,但真正对上涅若才感觉到压力是何等巨大——他只有半秒不到的时间用来躲避和格挡,稍有差池便是身死。哪怕他经历无数战场而不败,面对这种瞬生死只在呼吸间的战斗依然感觉到一股死亡的威胁。

        战场上杀机遍布,人是会一直处于紧绷状态。但现在却不是,涅若甚至没感觉到自己有危险,精神力仿佛跟没有一样,周围宁静得甚至很适合排毒,涅若甚至无法提起紧张感。

        武者向来有‘心血来潮’的说法,一旦有人对自己心生杀机,精神力就会进入战斗状态。瞬灭者的恐怖之处,就在于让武者变成了凡人,一切直觉化为乌有。

        瞬灭之下,众生平等。

        ‘琴乐阴就是在跟这种怪物战斗吗……’涅若忽然冒出这样的想法,一想到自己刚才还在怀疑他,心里不由得有些复杂。然而心情并没有令他的刀变钝,反而是变得越加锐利。

        他长长呼出一口气,白气如剑吐出一尺之外。齿樱长刀忽然亮出无数花瓣般的裂纹,仿佛随时都要碎裂。

        突然,涅若往侧面一斩!

        砰!

        在铳声响起的瞬间,涅若斩出了千百片樱色剑光,宛如蝴蝶风暴般席卷而去!

        樱龙剑舞·浪蝶!

        那颗铳弹直接被浪蝶风暴撕裂,浪蝶风暴足足推行了五十米之远才平息,一路上所有树木伤痕累累七零八落,无数飞花落叶仍旧飘在半空没有落地!

        哪怕涅若并非是正统执剑武者,但他依然发挥出执剑武者的最强优势——远距离广域搏杀!

        在那个铳械武器尚未发明的年代,顶尖执剑武者一剑就能横扫一大片,执剑武者军队挥剑推进,堪称遇山劈山,见城摧城,陆地神仙也挡不住数百执剑武者的一招剑来。

        不过执剑武者平时很少会用这种远距离攻击,毕竟耗费甚巨效果不佳,打一个人太浪费,打一群人还不如冲进去乱杀。但好不好用另说,执剑武者光是拥有这等潜力,就隐隐被视为十八战法第一。

        其他武者面对瞬灭者,除了躲避也只能想办法冒险接近,但执剑武者却可以选择远程对轰!哪怕只有一下,也足够为涅若提供足够的机会!

        他看见远处有人在转移,拔剑斩空,踏风而行,宛如流风般追杀而去!

        就在此时,涅若瞄到眼角处出现一点寒芒,随后侧面撞来一条巨龙!

        一点寒芒先到,随后枪出如龙!

        大地在怒吼,狂风在咆哮,世间万物都系于一枪之上!

        曾经输给涅若一次的夏暮剑鞘,再一次向他发起了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