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你有种就杀了我在线阅读 - 第369章 忽悠过头了?

第369章 忽悠过头了?

        “轮到我射一发了吗!?”

        乐语放下长铳的时候,黎莹就舔着脸凑过来问道,乐语愣了一下:“你为什么要射?”

        “光明正大在学院里开枪不是每一个学生的梦想吗?”黎莹理所当然地说道:“皇院学生的三大梦想:炸掉白金塔,铳战每一天,考试去他妈,自由辉耀天!”

        居然还有顺口溜,乐语对皇院学生的胆大妄为刷新了印象——或许这就是茶欢的反噬,什么样的校长就会培养出什么样的学生,既然茶欢天天都想着怎么苦学生心智劳学生筋骨,就别怪学生将炸掉他的办公室视为魂牵梦萦的终极目标。

        “别想了,不会让你碰的。”乐语顺手就将长铳拆成七块零部件,仿佛变魔术般快捷,琴悦诗和黎莹对此已经见怪不怪——刚才她们就看见乐语打开箱子,三秒钟就将零件组装成一根长铳。

        这种玩铳的技巧,四位座驾都曾经钻研过,或许是铳是男人的浪漫,又或许这种顶尖杀人利器的确是他们四位苦大仇深的阴谋家必须掌握的武器,千羽流在军院里就拥有轻型手铳射击技巧,阴音隐有全铳械基础射击技巧,荆正威是霰弹铳射击专精,精通凌虚战法的琴乐阴则是掌握精准射击专精。

        以上射击专精,乐语当然都没继承,但他脑海里多多少少有些印象,因此像组装铳械这些小技巧他随便练练就掌握了,而静物射击更是一点就通,百米之内指哪打哪。

        简单形容一下,乐语射击时感觉自己像是在玩fps游戏,只要精神里的‘准心’瞄准了,子弹就必然会射到那里。辉耀人玩射击的确是有得天独厚的天赋,精神力在射击上近乎是‘锁头自瞄外挂’,经过训练的凌虚飞花武者甚至能保证命中千米之内的活动物体——要知道他们连瞄准镜都没有。

        虽然很简单,但在乐语这个作弊小组里,除了乐语有这种‘吾射不亦精乎’的熟练射术,其他人都做不到。倒不是说女孩子不爱玩铳,而是普通人不会有这种使用铳械的熟练经验——同样,普通人也不会有冷血体质、藏剑战法、琴日合气战法、血饮八稻流……

        这四位被乐语按‘f’搜刮进入的座驾,他们虽然不能为乐语带来平静快乐富足的后宫生活,但在杀人放火抄家灭族等触犯法律的活动里,他们的专业知识和丰富经验可以给予乐语极大的帮助。

        只要乐语不是干好事,那搜一下他们的记忆准能找到一些技术支持。

        看着乐语将东西收好,黎莹恋恋不舍地说道:“一次,就一次行不行?就让我射一次好不好啊琴老师——”

        “不能。”乐语举起手一个脑瓜崩弹过去:“别以为我真的可以随便射还能不负责任……而且你跟我不一样,你是学生闹出事没法负责,我是老师闹出事可以自己负责,懂了吗?”

        “不懂。”黎莹摸着自己的额头摇头。

        “意思就是我虽然可以让你玩,但我不想惹麻烦,所以你就没得玩,还必须听我讲大道理。”乐语转过头,发现琴悦诗在看着明月宴,顺口说道:“她现在是我的人质,我等下要拿她去干坏事,你们别理她。”

        “哦哦哦!”黎莹顿时像小鸡啄米一样点头:“我什么都没看见,我从来没在这附近见过琴老师,也没见过有女学生被男教师拐走。”

        黎莹居然这么识时务,乐语都有点想让她打一铳爽爽了。‘人质’明月宴倒是很安静,一句话都没说,没有刺激乐语,更没有激起她们的同情心,反而是饶有兴致地观察她们的相处。

        “我记得,你是辉耀天女的一员吧?”琴悦诗忽然说道。

        “其实我本人对这个称呼觉得有些尴尬,”明月宴眨眨眼睛:“不过其他姐妹好像还挺满意这个称呼的……你好,我叫明月宴。”燃文

        “琴悦诗。”她简单介绍了一下自己,转过头看向乐语:“那我们的事就完成了?”

        “对,你们赶紧带着东西离开吧,这里过一会儿会很危险。”乐语说道:“如无意外,你们的全知之眼考试已经结束了,现在试室里的其他人应该已经在抄答案。”

        乐语他们选择了最为暴力的答案传达方式——将答案铭刻在试室的墙壁上。

        乐语射击时是根据答案表进行射击,譬如选第一个答案,弹孔就在最上面一行,选最后一个答案,弹孔就在最后一行,以此类推……当乐语射击完毕,试室的墙壁上便会出现一排充满暴力美感的整齐弹孔答案。

        当然,乐语他们在答案里也留了暗桩,毕竟这种答案规律实在是太容易看懂了,万一其他人也研究出来,那乐语他们岂不是为他人做嫁衣?因此答案是每四个答案只有后三个是正确的,第一个答案是随便打的。

        哪怕明水云一开始抄错,但等她发现弹孔数与答案数对不上,自然就会知道自己错在哪了。

        与其他间接作弊法相比,乐语这招直接作弊法自然是确保了效率和传递误差,但缺点当然是他必须付出损毁学院公共财物的代价——他刚才故意走出来跟衔蝉尘尘眉来眼去可不是突然心血来潮,而是向暗中观察的茶欢表明自己的态度:茶欢,我要射了,我会负责的!

        刚才乐语如果没站出来,那么当他朝教学楼开第一铳的时候,茶欢就应该就从白金塔飞过来送他去投胎,而且还是自愿服从调剂的那种。

        乐语打完一排答案,茶欢都当老人痴呆没看见,便意味着他愿意认可这种作弊方式,当然事后算账是肯定的,说不定明年皇院就会盖起一座琴家独家冠名的厕所——不是乐语恶意猜度茶欢,而是皇院真的有很多朝廷大臣冠名的厕所,茶欢就是这么损。

        但乐语最不怕就是赔钱,有着《无双榜》这个外快,他完全可以接受在寻剑争位这个游戏氪一点点金来换取一定优势。而且金钱并没有消失,它只是换成了铳弹,变成高分成绩,留在大家身边。

        “琴老师,你看我帮了你这个忙,而我又拜拜浪费了报名费,也没能参加全知之眼考试,你看……”黎莹大拇指和食指揉搓,做出一个银血会通用手势。

        “我不是原谅你代人上课了吗?还答应就算你不上课选修课也能满分通过。”乐语露出一份‘你好贪心哦’的模样:“你还想咋样。”

        黎莹惊了:“那些不是福利吗?怎么还是奖励?”

        “所以你明白什么叫剩余价值理论了吗?拥有生产资料的我就是可以这么肆无忌惮,年轻人就好好被压榨,不要想那么多有的没的。”乐语开了两句玩笑,说道:“看你这么厚脸皮主动提出来,说吧,你想要什么?”

        黎莹也知道乐语刚才只是开玩笑,认真说道:“我希望可以在蒸汽商会里实习。”

        蒸汽商会就是诗琴两家合作注资的商会,黎莹知道琴乐阴是蒸汽商会的负责人并不出奇,只要有心查一查就知道了,只是……

        “你想当一个商人?”乐语微微挑眉:“一个皇院学生,想要经商?”

        刹那间,乐语都怀疑自己开的这门选修课是不是将学生们忽悠过头了。该不会真有人以为只要踏入了‘银血八奇’的思考领域,就能成为商人,一起快乐的割韭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