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你有种就杀了我在线阅读 - 第358章 考试开始

第358章 考试开始

        “麻烦了。”

        来到夜魇系教学楼前,乐语看着眼前站在台阶上才堪堪与自己视线相对的衔蝉尘尘,无奈说道。

        “我也有同感。”

        狸奴督察扬扬眉毛,大耳朵微微颤抖,双手抱在胸前,努力昂起下巴俯视乐语,脸上带着张狂的笑意。

        除了这个小人儿外,夜魇系教学楼附近站满了身穿青衣的统计司干员,五步一岗,十步一哨,背负长剑,腿配短铳,气势迫人,学生们为之侧目。

        许多正要进考场的学生,看见一路上全是默默无言的炎统干员,信心都直接被打骨折,走路走得胆战心惊心神不安,甚至有人走到一半直接掉头就走,宁愿浪费报名费浪费一年一次机会,也不愿意继续考这个全知之眼。

        炎统虽然恶名在外,但他们罪行主要集中在借着朝廷撑腰,肆意滥捕民间知识分子进步人士,抄家灭族杀人放火数不胜数,但炎统的成员却并非是地痞流氓,要么是世家大族的旁系,要么是至少读过中学的民间寒门。

        而且炎统对成员要求严格,炎京统计司司长谢尘缘更是当今武柱,登峰造极境强者之一,他几乎将统计司视为军队般进行建设,因此炎统才能在短短两年间成为炎京一霸。

        炎统的正式干员,要么是追求金钱利益的穷人,要么是希望以统计司作为进身之阶的野心家,一般人连进炎统作恶的资格都没有,持证杀人这一行可是内卷得很,不是精英都跨不过那道门槛。

        因此在外人看来,炎统干员除了名声不好外,其他都好,风光,霸道,精英,连制服都特别好看。很多人嘴上骂炎统横行霸道拥有特权,但实际上是骂‘横行霸道的炎统干员’为什么不是自己。

        皇院学生虽然说不至于羡慕炎统,平常骂炎统也骂得最狠,公告栏上每天至少辱一次炎统,但真看到炎统干员,他们心里也会虚——特别是他们将要作弊的时候。

        “校长居然请你们来担任考试的护卫?”

        “‘废柴也是有用的,只要能烧’——这是他的原话。”

        衔蝉尘尘惟妙惟肖地模仿茶欢说话,将老人那股不屑、鄙视与霸道体现得淋漓尽致,不过他看起来倒没有生气:“竟然能获得茶欢校长的认可,我们司长也是老怀安慰,认为这是我们工作成果得到认可的结果,自然是让我们屁颠屁颠过来负责全知之眼的护卫工作。”

        “没有任何赏钱,唯一的礼遇就是我们可以去你们的饭堂吃饭——两素一荤,米饭馒头不限。”

        “那我推荐你吃炒蛋,吃了可以快高长大。”

        “多谢推荐,不过我不打算在这里吃饭。”狸奴督察悠悠说道:“今天我要去菊下楼吃饭,毕竟最近赚了点小钱,终于有资格让炎京第一厨‘老当家’为我亲自下厨。”

        乐语脸色一黑,菊下楼号称是辉耀第一楼,主厨‘老当家’是几十年前的全国厨艺大赛的总冠军,授徒无数,厨艺大赛年年都由菊下楼拔得头筹,连胜十年,遂而停办,言明在老当家去世之前不复举办厨艺大赛,老当家也因此成为辉耀毫无争议的绝代厨神。

        因为年老体衰,老当家一月只下厨五次,只做一桌菜,做什么看他心意,菊下楼的‘月五宴’也因此令无数贵族豪商趋之若鹜,价格居高不下,而且有钱也未必买得到——毕竟炎京有权有势的人太多了,往往还没放出去抢购,‘月五宴’就直接被人内定了。

        乐语没什么高级趣味,对口腹之欲自然也极感兴趣,但他根本抢不到‘月五宴’的资格,有钱也没用。现在他无法离开皇院,半年之内基本也别想吃这传说中的宴席了。

        至于半年之后,老当家说不定都变死当家了,这可不是乐语诅咒别人,而是老当家身子一日不如一日,大家都说这‘月五宴’是吃一顿少一顿。

        衔蝉尘尘用‘月五宴’来嘲讽乐语,还真戳到了乐语的死穴。他固然有无限未来,但别人可就只有眼前一生。

        不过乐语很快就平静心神,笑道:“哦?是跟爸爸妈妈还是哥哥姐姐去吃啊?不吃皇院的饭堂是真的可惜了,毕竟机会难得。对了,我们校医官司的医官是漂亮的大姐姐,你要不要去看看?”

        狸奴脸色顿时难看起来,都是老嘴臭人,他哪里听不出乐语的嘲讽:你孤儿啊?没读过皇院吧?有病不去看看?

        “非考试人员不得入内。”他直接转身进去夜魇大楼,旁边的照夜白朝乐语轻轻颌首,赶紧跟着一起进去,看上去就像是大姐姐在照顾小弟弟。

        旁边的学生看见衔蝉尘尘离开了,才纷纷松了口气进去夜魇教学楼。别看乐语能和狸奴谈笑风生,实际上狸奴凶名在外,气势嚣横,他站在门口,还真没几个学生敢自己走过去。

        看了一眼遍布整个夜魇教学楼的统计司干员,乐语暗骂一声老狐狸。

        他哪里猜不出茶欢让炎统负责全知之眼安保的原因,仔细想想,这的确令人叫绝的一着妙棋。

        一则大幅提高考试难度,先不提炎统的人眼观四路耳听八方,光是有这群凶名在外的人存在,就令心里有鬼的学生不敢妄动。虽然说皇院允许作弊,但最好的结果当然是成功作弊且不被发现,现在有这群炎京狼盯着,简直就像****被警察盯着,许多学生可能会放弃作弊计划。

        二则磨练学生的心气,一个个在公告栏上挥斥方遒,说着诛奸邪,荡天下的大话,简直就是一字杀尽三千炎统,现在就让你们这群键盘侠线下直面炎统,看你们还硬不硬的起来;

        三则转移矛盾,祸水东引。就算老师抓学生作弊是天经地义,但总归是制造隔阂,抓到普通学生也就罢了,但若是老师抓住未来皇帝在作弊,很难说未来皇帝会不会事后报复。茶欢此招,直接杜绝了这种情况——他让炎统来抓作弊。

        就算得罪人,也是炎统得罪人,跟皇院教师无关。

        别看茶欢平时不管事,他一管事,就管得处处妥妥帖帖,好处皇院全拿了,锅全部扔给炎统。

        虽然横生波折,但乐语也没有应对办法,只能随机应变。

        他可不信统计司会帮自己忙——先不提狸奴跟他的仇恨简直是只有一方被关进地下室小黑屋调教才能终结,更重要是茶欢也在看着呢,炎统不可能会徇私帮他。

        全知之眼考试在夜魇教学楼举办,足足用了八个教室两层楼,可见考试人数之多。乐语逛了一圈踩了踩点,忽然听到后面传来声音。

        “红乐兄长。”

        乐语身体微不可查地颤了一下——冰血体质已经尽力压制他的过敏反应了——他迅速平复心绪,回头看见千雨雅一行五人过来,平静说道:“同学们下午好。”

        “琴老师好。”她们连忙说道,琴悦诗没说话,只是若有所思地盯着乐语。

        千雨雅看了一眼夜魇大楼的统计司干员,轻声问道:“有问题吗?”

        “没有问题,不要在意他们,专心考试即可。”乐语问道:“你们准备好了吗?”

        林雪点点头:“准备好了。”

        黎莹和奎念弱并没有听出他们的弦外之音,慌乱地点点头,尽可能躲在其他人后面,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乐语看得好笑,说道:“奎念弱同学,不知道我是否有幸能在下节课的时候看见你的到来?”

        奎念弱脸色顿时变得煞白,结结巴巴地说道:“琴琴老师你你听我的的的……”

        “听你的狡辩?”

        “对,听我的狡辩!”

        奎念弱猛地点头,过了几秒才蓦地反应过来,捂住自己的嘴巴发出呜呜的声音,连连摇头,活像是一只委屈的小狗。黎莹看不过去,挡在奎念弱身前护住她说道:“琴老师,念弱又不是故意不上课,只是没空又来不及请假,她让我替她给你上课,已经是很给你面子了,像我都是直接缺席的!”

        “那我可真是多谢你的赏识。”

        “知道就好,你可别想着欺负念弱,不过是区区一门选修课,我们不上也罢!”黎莹硬气说道:“我们念弱可是近卫系排名前三的好学生,学分肯定够的,不缺你那一分两分!”

        乐语一时看得怔了——白夜行者黎铭生的女儿在保护奎照的女儿。

        那一夜,黎铭生死在蓝炎的算计里,奎照死在自己的双手下。那些仿佛已经过去很久的事,那些仿佛应该腐烂的生死记忆,现在忽然在他心里深处开出漂亮的花朵,唤醒他的柔软,温柔了决心。

        五人几乎同时察觉到,琴乐阴忽然变得柔和起来。他从怀里掏出一个酒瓶,轻轻抿了一口,说道:“黎莹同学你有兴趣选修我的课吗?”

        “我岂能摧眉折腰——”

        “不用你上课,期末不能满分,但可以及格。”

        “琴老师好!”

        大家对黎莹这前倨后恭的姿态也不惊讶,乐语笑了笑,对其他人说道:“你们也一样,就算你们不上课,我也不会难为你们。我能帮你们的不多,只能在这件事上照顾你们。”

        “不用不用。”奎念弱连忙说道:“我以后会认真上课的。”

        林雪也说道:“琴老师你的课很有意思,我已经在期待下一节课的‘二奇听古’。能透露一下,二奇的著名计策是什么?或者说他有类似‘青蚨劝酒’那般的标志性计策吗?”

        乐语耸耸肩:“我只能告诉你,二奇的计策上半部分是‘养兵千日’。至于下半部分,我期待你给出自己的答案。”

        “养兵千日,养兵千日……啊,接下来就是全知之眼考试,琴老师你这是让我分心啊。”林雪苦笑一声。

        这时候远处传来喧哗的声音,众人看过去,发现是皇院第一女团到了——辉耀天女近乎是前呼后拥般一起进入夜魇大楼。进去的时候她们都看了一眼乐语这边,神色各异,不过明水云却是很自信地朝他们招了招手,对上乐语的视线时,更是眨了眨眼睛,目带挑衅之意。

        乐语看得莫名其妙,心道自己辛辛苦苦为你与其他五剑鞘暗通款曲,要是换个性别,简直是风尘女子为了丈夫的事业而牺牲色相的刘备文。

        我在这里负重前行,你岁月静好,还对我这么嚣张?

        是时候该咬一下了,让她知道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背后早已标明了花呗贷款!

        乐语心里转着邪恶的念头,拿出怀表看了看时间:“时间差不多了,你们先进去试室吧。别被炎统的人吓到,遇到狸奴也别害怕,你们试试掀开他的帽子摸一下他的头,就说是我让你们干的,他肯定不会发脾气。”

        就连最相信琴乐阴的千雨雅也没有点头表示‘试试就试试’,不过她们也不认为琴乐阴跟衔蝉尘尘有仇,心里想着难道琴乐阴跟衔蝉尘尘私下关系很好?黎莹直接问道:“琴老师你是衔蝉督察的朋友?”

        乐语:“我跟他是父子关系。”

        大家越听越迷糊了,这时候铃声响起,在催促考生赶紧进入试室,她们便放下这茬赶紧进入夜魇大楼。

        琴悦诗走到中途,忽然又折返过来找乐语,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大哥,咱家有钱了。”

        “啊?”

        “二哥让我看了看账本,无双榜的分润出来了,不提其他耗损,咱家这两个月进账了150金圆。”她低声说道:“二哥说,无双榜的生意只会越来越好,而且还可以发行其他榜单,以后赚的必然越来越多。光是靠金钱,我们都能在炎京安稳立足,只要好好运作一下,当个公阁议员只是时间问题,甚至成为中枢干员也并非难事……”

        乐语听到一半就明白琴悦诗的意思,笑道:“放心吧,我又不是忠君爱国之辈,不会拼命的。我愚蠢的妹妹啊,难道你觉得你这个唯利是图的大哥会选择壮烈成仁?”

        “我不知道。”琴悦诗摇摇头:“你……课堂上的那个你太可怕了,我有时候都怀疑,你是不是换了个人……”

        乐语脸色不变:“怎么说?”

        “你以前也鄙视那些银血会成员,但那是不屑与他们为伍,鄙夷他们的粗鄙,愚蠢,食古不化,鼠目寸光……但上课的你,并不是仅仅鄙视银血会,而是将推行这个制度、使用那些愚民计策、高高在上的食利者都视为敌人。”

        “虽然也是充满鄙视与不屑,但现在多了一种我不知道该如何形容的……冷漠。”琴悦诗说道:“以前的你,是以猛虎的角度去鄙视老鼠;现在的你,是以神的角度去俯视蝼蚁,点评兴亡与胜败。”

        “我觉得,你好像离我们越来越远了。”

        “你的形容词是不是用的太夸张?”乐语笑道。

        “可能是吧。”琴悦诗说道:“但你能不能……就当是为了二哥和我……放弃呢?”

        乐语浅浅一笑:“快进去吧,考试时间要到了。”

        琴悦诗沉默了一会,摇了摇头:“你或许还是没变。”

        “你还是不在乎你的家人。”

        “等你什么时候不再因为荆正武而恨我,再来劝我吧。”乐语说道。

        琴悦诗听到这句话,身体微微一滞,旋即头也不回走进夜魇大楼。

        这也是「死而替生」的奇妙之处之一:明明乐语只是背了琴乐阴干掉妹夫的黑锅,但实际上他作为三号机,的确是令荆正武死亡的祸首之一,也就说琴悦诗的怨恨虽然拐了三百六十度,但并没有恨错人。

        不过琴悦诗的建议,的确让乐语很心动。之前他是害怕琴家坐食山空,而且没有靠山,所以才欣然接受成为剑鞘的任务。

        但现在他自己就是琴家的靠山,而且琴家也有了源源不断的钱路,乐语的荣华富贵之路已经打通,他现在随时可以两脚一伸,接青岚过来退休享福。

        但是……

        乐语抬起头,眯着眼睛看了一眼辉耀的太阳,沐浴阳光底下的他感觉全身都暖洋洋的。

        他想起了拜狱,想起了青岚,想起了那些死在他手上的敌人,想起那一夜为荆正威死在铁先生剑下的侍卫……也想起了刚才护住奎念弱的黎莹。

        他还是想试试。

        因为他的余生还很长,有太多时间可以用来后悔。

        嗒。

        听到熟悉的脚步声,乐语收起了血瓶,回头看见背负齿樱长刀,全副武装的涅若。

        铃——

        全知之眼,考试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