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你有种就杀了我在线阅读 - 第356章 三流

第356章 三流

        “这是什么?”

        皇院万象森附近的亭子里,乐语看着面前的饭盒微微挑眉。

        他要教两位忤逆弟子禁忌战法,自然不可能在大庭广众的大演武场里教,万象森附近僻静幽深,距离教学楼也远,平时除非是要进行疾刀训练,学生们都少有来这边闲逛。

        但是为了避免遇到正在发情想要野合的野鸳鸯,乐语在不远处放了个‘正在施工、内有恶猫’的牌子。这个牌子倒也不是乐语特意弄来,而是他闲逛时‘意外’发现这个牌子,然后‘意外’发现这里特别适合作为教学场所。

        天时地利人和俱在,乐语没理由拒绝来自学院的好意,不过他感觉自己好像被骂了——为什么是内有恶猫?恶狼不行吗?恶虎也可以啊!万一有爱猫人士或者御兽人士见猎心喜怎么办?

        总而言之,现在除了每周一堂的《银血的覆灭》,乐语每天下午还得在光天化日之下将世俗不容的禁忌战法传授给两位弟子,如此规律的日子反而让乐语有些不习惯——好久没有打打杀杀尔虞我诈了,平常甚至连人渣都见不到几个,周围都是朝气蓬勃青春靓丽的女学生,乐语都快以为自己其实是再上了一遍大学,而且还是‘长得帅气’、‘不用写作业’、‘钱多得用不完’的满级大佬回新手村屠杀的体验。

        正所谓有得必有失,当乐语开上琴乐阴这款超跑时,自然就失去了许多烦恼。

        因此在教这两个崽子时所遇到的些许困难,反而成为乐语生活里的辛辣调味料。

        乐语抖了抖饭盒里的炒饭,一股刺鼻的味道扑面而来。

        只是调味料,稍微有点浓。

        “你将屎也下进去了?”乐语皱眉问道:“而且还是那种便秘很多天特别硬的屎。”

        “老师你原来有这种兴趣,那就早说嘛,呵呵……”侍温阴阳怪气地说道:“你不是要我做饭吗?这就是我做的,不知道合不合你的胃口,我看你的崇拜者丹赤霞胃口肯定很好,只要是你赏的,他肯定吃得一干二净……”

        乐语一脚将他踢飞,看了一眼旁边正在养炼的来雅,冷声说道:“怎么?瞎了也不能让你专心吗?非要我将你耳朵也刺聋吗?”

        因为听到侍温挨揍的声音,来雅刚刚挥剑的动作微微一滞,根本不敢反驳乐语的责骂,只能更用力地在修炼执剑战法,汗水都打湿了练功服。

        她双眼蒙上了布,如果拆开布便会看到她的双眼缝上了线,虽然不是瞎子,但也与瞎子无疑——校医官司本来不可能为她做这种手术的,但很显然乐语上面有人。

        “看来你力气很大嘛,木棍已经不能满足你了吗?明天你带铁剑过来练吧。”乐语哼笑一声,转头看向爬起来的侍温,抖了抖手上的饭盒:“我劝你最好还是说老实话——不然我就将这盒饭从你下面的嘴巴塞进去。”

        下面的嘴巴?侍温一怔,顿时脸色大变捂住自己的后庭,脸上不复嚣张。他这些天挨打挨得多,本来他的忍耐力就强,经过乐语的强化训练后,他几乎都不怕挨揍了,再重的伤去校医官司一趟,出来又是一条好汉。

        但乐语总是能找到羞辱他的法子,譬如脱裤子打屁股,譬如将他的衣服全部撕烂让他裸奔回家,譬如……他可不认为面前这个男人只是说说,这个姓琴的根本没有半点身为教师的素养,简直就是一个什么都敢干的地痞流氓。

        “我是按照你的吩咐,用左手下厨做饭来适应这件‘血棘鱼骨’。”侍温忍气吞声:“但左手就是这么不听话,我也没有办法。”

        乐语看向侍温的左手,他古铜色的手臂上多了一个黑黝黝的厚重护腕,骤然看上去似乎觉得没什么,但那是乐语找校冶金司——是的皇院还有锻造的地方,甚至还有锻造的课程——定制的一副‘刑具’。

        全套装备一时间打造不出来,因此先造了个护腕,防护力跟普通护腕差不多,特色是内部有很多细长的长钉。

        一旦戴上,长钉便会刺破皮肤,划过许多神经末梢,给予穿戴者剧烈的疼痛。

        但这种长钉装备,正是侍温修炼禁忌战法所需要的辅助器材。

        乐语本来没有取名的打算,但等侍温满头大汗,几乎是咬碎牙齿般戴上这个护腕后,他主动提出取名的要求,并且将整套装备称之为‘血棘鱼骨’。

        血棘,指的是血迹八稻流;而鱼骨,指的是这套长钉装备,以及他内心的盼望。

        ‘鱼身上有那么多尖锐的骨头,它们也觉得不痛,我现在也只不过是比正常人多了几根鱼骨头罢了。’

        话是说得挺漂亮的,但侍温几天过去都无法适应鱼骨护腕的痛楚,一旦动用戴了护腕的左手,就会痛得动作变形神志不清。

        乐语却是在这个过程中,越来越觉得这套辅助装备确实有独到之处——侍温一旦大量运动,体表就会剧烈发热,如同被火舌舔过,因此他那些被长针刺穿的伤口,几乎每一天都可以接受到彻底消毒,完全不用担心细菌感染。

        而他为了让侍温尽快适应护腕,便要求侍温用左手做些高难度杂活,譬如做饭。

        然后侍温给他端来了这么一盒玩意。

        乐语捻起一粒几乎烧成黑炭的米,放进嘴里细细品尝,脸色毫无变化,反而是发出‘嗯嗯’之类的声音,连连点头。

        侍温看得都怀疑起来——难道他误打误撞,做得很好吃?

        “来雅,你过来。”乐语忽然喊了一声,来雅马上停止养炼,来到老师跟前。

        “我有一个好主意。”乐语将饭盒塞到来雅怀里:“来雅你练得这么辛苦,老师我没什么能帮你,只能帮你补补营养——吃光它。”

        来雅愣了一下,然后一声不吭伸手去抓饭吃。侍温飞扑过来,双手打出荒咬光爆,乐语一巴掌将他拍到地上:“你打架时左手不是挺听话的嘛,看来还有许多潜力可以开发。”

        他钳住侍温的脖子,后者完全无法动弹:“以后下厨训练不会变,你可以不练,也可以随便糊弄我,但你带来的东西,如果是你做的,就来雅吃;如果不是你做的,那我就塞进你下面的嘴巴里——节约粮食从我做起,老师我这也是响应节俭潮流了。”

        “老师,我……我吃完了。”

        来雅捂住嘴巴咀嚼,饭盒里已经一粒不剩,乐语说道:“行了,去一边吐吧。”

        来雅跑到一边草丛直接呜哇一声呕了出来,侍温沉默地爬起来,忽然说了一句:“青蚨劝酒?”

        “上课有认真听讲,不错。”乐语笑道:“那你也知道青蚨劝酒的有趣之处在于——你没得选。或者说,你只能选择我给出的选项。”

        侍温问道:“明天就是全知之眼考试了,还上课吗?”

        “当然不上,全知之眼可是持续一下午的考试。”乐语看了他一眼:“怎么?你这时候忽然提起这件事,难不成你还想报复我?”

        “当然……不会。”侍温低下脑袋,面无表情地说道:“我怎么会报复老师呢?”

        别以为没露脸,我就不知道你脸上是一副‘恨不得生啖其肉’的表情……乐语笑了笑:“按照计划,中午之后集合,没问题吧?左手如果妨碍了考试,那可以先把护腕拆了,明天之后再装上。”

        一说到安装鱼骨护腕,侍温顿时身体一震,立马说道:“不会妨碍!”

        “那就好。”

        乐语朝他招了招手:“现在是燃烧的时间,来吧,看看你能不能让我流点汗。”

        ……

        ……

        晚上八点,乐语洗完澡出来,点了点书桌上的金属徽章,坐下来迫不及待说道:“看了《未来回响》了吗?”

        徽章发出机械的声音:“看了,找齐这么多份青年报可不容易,特别是初版《青年报》,外面根本没得卖,我不得不找朋友借才借到的。”

        “感觉怎么样?”乐语满脸期待。

        “里面的工具构想非常有意思,而且并非天马行空,而是有一定现实根据,细节也非常爆满,仿佛作者真的去过未来。”徽章说道:“譬如出场频率最高的‘手机’,有电量要求,需要基站提供信号,在密闭与地下空间信号会大幅削减,电量不够还需要携带外置工具‘充电宝’,电量成为未来人另外一条‘生命线’……还有升降梯,电梯,飞机,家用电器,以及辉耀已经存在的火车和汽车……”

        “我以前也曾经看过幻想系小说,但那些小说真的单纯就是‘幻想’,完全无视能源限制,更不理会各个工业之间的联系。而这本书所出现的所有器具,其实现在辉耀也并非没能力制造,只是比辉耀更先进一点点,然后就是这无数‘一点点’所累积出来的进步,却是将辉耀抛离一百年。”

        乐语点点头,辉耀的光能体系并不就逊色于电能体系,辉耀人几百年前就能保证大城市‘夜如白昼’,成千数万几乎无需维护的耀石灯柱照亮辉耀大地,火车铁路也开始铺设,因此辉耀人并不会认为《未来回响》所描述的未来过于遥远,甚至认为触手可及。

        “还有呢?”乐语问道。

        “作者构思的未来政治体系也有别出心裁之处,如果真是荆正威所写,那他的野心极大。”徽章说道:“基层自治,政党与政府职能分离,这是一条辉耀未曾设想的道路……”

        “还有呢?”

        “里面所提及的‘终极武器’也让人十分感兴趣,一颗就足以摧毁一个城市的炸弹,而作者甚至直接说出这个‘终极武器’的原理与公式,说得仿佛跟真的一样……”

        “还有呢?”

        “这本书所提及的娱乐方式也相当之多,电子游戏,电影,大商场购物,看电视……虽然我勉强可以理解‘看电视’和‘看电影’,但毕竟没有真正看过,还是难以想象其中乐趣,但大商场购物我能理解,如果真的有这么一个云集所有商品的地方,我或许也可以逛一整天也不嫌累。”

        乐语按捺不住,直接问道:“那你觉得这本书的剧情如何?”

        “一流。”

        乐语眼睛一亮:“一流吗!?”

        “是的,一流的世界观,二流的文笔,三流的剧情。”

        徽章说道:“我其实不太想跟你聊剧情的,因为这就跟说废话一样,没什么意思。我更喜欢欣赏作品的优点,但如果你想和我一起批判这本书的不足之处,我也不介意,我认为这本书对三位主角的剧情安排上是有不妥的……”

        “我们还是聊聊明天的全知之眼考试吧,音。”

        “不聊书了吗?”

        乐语捂住自己的胸口:“你说得对,这种三流的书没什么好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