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你有种就杀了我在线阅读 - 第352章 你也迟到了?

第352章 你也迟到了?

        哪怕是平生不修学业,只爱睡觉享乐的黎莹也察觉到,皇院最近的气氛不太对。

        这几天来,林雪、千雨雅几乎不再和她们共同行动,平时神神秘秘的,不知道在策划什么。而奎念弱又是老学霸了,不是上课就是去白箱读书,根本不和黎莹厮混。

        惨遭闺蜜抛弃的黎莹突然意识到这个世界没有什么会一直陪伴你,就连影子也会在阴天缺席。

        但钱不会抛弃你,就算你花了钱,钱也只是换一种形式陪伴在你身边——黎莹十分赞同这句出自《青年报》的名人名言。

        她最近密切关注那间新开的‘蒸汽商会’,在《无双榜》刚刚发行的那个早上,因为黎莹赖床不去上课,出来吃早饭的时候恰好遇上无双榜的发售,还遇到有人当场开出史诗卡。

        她当时就敏锐意识到史诗卡的收藏价值,果断以两枚金圆的价格收购了史诗卡,然后辗转炎京的两个无双榜销售店,前后花了十几个金圆买了六张史诗卡,当天下午卖出一张瞬间回本。

        然后她囤积了三四天,一张张抛售,获得六倍以上的利润,最后留了一张给自己珍藏——虽然说‘蒸汽商会’说会复刻「斩江蓝炎」这张史诗卡,但天知道什么时候复刻,而且‘蒸汽商会’能经营多久也说不准,史诗卡的价格说不定还能继续涨,值得持有。

        ‘蒸汽商会’背靠炎统,所销售的商品有极高的投机价值,是黎莹这种没什么身家的二道贩子最佳的投资对象。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黎莹的错觉,她觉得‘蒸汽商会’对蓝炎充满恶意——虽然说发售蓝炎的经典卡牌是为了捞钱,但黎莹自己也收藏了一套蓝炎卡牌,她敏锐发现卡牌具有很强的暗示性,譬如「晨风蓝炎」的桀骜,「统计司蓝炎」的阴厉,「斩江蓝炎」的狂傲,简直就相当于给蓝炎挂一个牌子,上面写着:‘此人恶犬须速速打死’。

        黎莹对此自然是十分欣喜,她虽然没问白夜,但这几个月陆陆续续得知的新闻消息,早已令黎莹猜测出星刻郡发生什么事了。只不过她并没有如何发作,而是一如往常地读书上学睡觉,顶多就是在看见蓝炎倒霉的时候暗暗叫好,买多几份无双榜。

        有人视仇恨为食粮,以己为酒器,以心为酒曲,亲手酿出一杯甘醇的毒酒;有人视仇恨为毒药,闻之伤身,饮之伤魂,大病一场方能释怀。

        并不是所有人都有报仇的心思和能力,黎莹知道自己是后者,她知道奎念弱也是后者,好好活着便是她们最好的复仇,而这也是父亲与白夜的期盼。

        “啊!”

        午觉睡得朦朦胧胧的,黎莹忽然想起一件事,吓得瞬间惊醒——奎念弱早上拜托她帮忙去上《银血的覆灭》这堂课!

        据说是奎念弱相熟的那位三年级学姐忽然找她有事,相比起一门选修课,那位指点奎念弱修炼狼鹰拳的司马学姐可重要多了,但奎念弱又觉得琴乐阴不是什么好惹的老师,便拜托黎莹帮忙上课签到。

        换作林雪或者千雨雅,她们就算是不上课也绝不会拜托黎莹做这自欺欺人之事,也就是被黎莹带坏的奎念弱才会产生这种想法。

        黎莹前些日子天天抄奎念弱的作业,不好意思拒绝,便一口答应下来,现在却是要迟到了,便赶紧换衣服去上课。

        她固然是为人不着调,约会迟到不守时更是常见,但却少有说话不算话,答应了却不做事的劣迹——迟到只是能力问题,不去却是态度问题。

        待她跑回学校,已经上课十五分钟了。她急得在学院中庭团团转,却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课室在哪——黎莹根本没打算上这门课,自然是不会记课室位置了。

        而皇院有四系教学楼,天知道这门选修课是在近卫天辉天灾夜魇哪一系的教学楼里上课?

        现在又是上课时间,下午又热,中庭一个人都没有,黎莹想找个人问问都找不到。

        就在她急得思考今晚要不要为奎念弱捶背按摩采耳道歉的时候,她忽然发现一位穿着兜帽风衣的怪人正要穿过中庭,便赶紧上去问:“同学,你知不知道《银血的覆灭》这门课在哪里上?”

        兜帽男看了黎莹一眼,黎莹发现他不仅戴了兜帽,而且还戴了面罩,整张脸只露出一双眼睛。若是换个时间,换个地方,黎莹估计都忍不住使出凌虚步伐逃命大叫了。

        但黎莹定睛一看,发现他的眼睛十分明亮,光靠眼睛就看得出这肯定是一位帅哥,因此黎莹马上就镇定下来。

        “现在应该上课了吧?你迟到了?”他问道。

        “我其实不是迟到,只是时间比我早到了。”黎莹摊手说道:“我主观上是不愿意迟到的,但现实不允许。”

        兜帽男点点头,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相信了黎莹的胡说八道:“但你为什么连教室都不知道?连教室都没细看,你当初是怎么选这门课的?”

        “其实我没有选这门课,我是代我朋友来上课的。”黎莹随口回答一句,忽然问道:“你认识我吗?”

        兜帽男想了想:“我觉得大半年前我可能见过你。”

        “那你肯定不认识我,大半年前我还在星刻郡呢!”黎莹顿时放下心来,大言不惭地说道:“我那个朋友啊总是这样要我照顾,但我也习惯了,谁叫我是一个处处为朋友着想的好闺蜜呢?”

        “哦,是这样吗?”兜帽男微微一怔,说道:“我正要去上这门课,你跟我一起走吧。”

        “哈哈,你也迟到了?”黎莹顿时乐了。

        不过她停下脚步,怀疑地看着兜帽男:“但你大白天,气温又不冷,你为什么要打扮成这样?”

        “难言之隐。”兜帽男说道:“我暂时不太方便让人看见我的样子。”

        “我懂了。”黎莹顿时像是知心姐姐一样点头:“现在很少人像你这样有公德心了,很多人长得丑都不知道掩饰一下。”

        兜帽男干笑一声,走在前面带路,黎莹在后面问道:“那你为什么也迟到了?”

        “懒。”兜帽男说道:“再加上我有正当合适的迟到理由,不迟到就浪费了。”

        “什么理由?说来分享一下!”黎莹顿时兴奋起来:“皇院里居然还有这种秘籍?”

        “等下你就知道了。”兜帽男笑笑卖了个关子,“你说你没选这门课,为什么?这门课不是挺热门的吗?而且因为选修的人实在太多,学院都特意为这门课准备了一间大教室了。”

        “嗯,怎么说呢……”黎莹沉吟道:“可能是因为授课老师长得很帅?”

        兜帽男一愣:“这是缺点吗?难道说你喜欢丑一点的?”

        “当然不是!你可别抱有什么幻想!”黎莹立刻说道:“我只是不太喜欢这种声名在外的帅哥,给我的感觉就像是单纯用脸吃饭。像魏老师这种有内涵的英俊男子,我还是很欢喜的,他的课我节节都准时上。”

        “你又没上过琴乐阴的课,你怎么知道他没内涵?”

        “如果他有内涵又帅气,那又怎么样?”黎莹反问道:“难道上了他的课,他就会今生非我不娶向我求婚?”

        “那必然不会。”

        “你反驳得也太快了!”黎莹拍了拍兜帽男的背,开玩笑说道:“你这时候至少也要迟疑一下嘛,不然就显得很不尊重人!”

        兜帽男一阵无语:“但你上了魏卫微的课,难道魏卫微就愿意做你的恋人吗?”

        “说不定呢?”黎莹晃晃脑袋:“但我觉得魏老师就是比琴老师好。”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我就是不喜欢琴老师。”黎莹昂起脑袋,哼了一声:“上课时间定在午睡时间后的老师都不是好老师。”

        兜帽男想了想,说道:“该不会是因为大家都说琴乐阴很好,所以你就不喜欢,因为像这种大家都喜欢的对象,你表达自己的喜欢也没有什么意义,反而显得随大流,特别没品味?但反过来,你表示自己不喜欢大家喜欢的对象,就能显得自己特别与众不同,特立独行?”

        黎莹眨眨眼睛,看了看兜帽男,收敛笑容:“才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呢。”

        “那是因为什么原因?”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跟你很熟吗?”黎莹明显怒了,撇过头去:“区区一个迟到的人,居然也有资格质疑我的品位?”

        兜帽男听得人都懵了一下——你一个迟到加代上课的真的有资格说这样的话吗?

        两人无言走了一段路,黎莹不知道想起什么,走着走着忽然噗嗤一笑,忍不住说道:“对了对了,你知不知道昨天公告栏发生的事?”

        “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有人在上面匿名写了个帖子,说茶欢的品味差,穿得就像是一个开屏的老孔雀,然后几十个人在上面留言,甚至有人直接画了一幅老孔雀开屏的图,引起几百位学生围观。”

        “然后呢?”

        “然后校长为找不到留言的人,所以他就将所有围观的人抓起来打屁股,反正留言的人肯定在里面看戏。画画的人很容易找,毕竟画风容易辨认,校长将他找出来然后把裤子脱了打屁股,其他被打屁股的人都看乐了。”

        真就‘有杀错无放过’,根本不跟你多逼逼,直接线下真人封杀,凡是留言和点赞转发推荐三连的都该死……兜帽男也忍不住笑了:“校长也太狠了。”

        “虽然很霸道,但就算这样诽谤校长,校长将他们打一顿就过去了,不会有其他惩罚。”黎莹笑道:“因此公告栏很自由,上面什么话都可以说,没有什么顾忌,顶多就是被校长抓去打一顿,我上课的时候都喜欢溜出去看公告栏有什么留言,偶尔也会发帖子,如果看见有人回复我的帖子我就会很高兴。”

        还行,上课的时候逛论坛。

        兜帽男建议道:“如果你喜欢被人回复,那你可以发钓鱼贴。”

        “什么是钓鱼贴?”

        “比方说你假装自己是夜魇系的女学生,你跟一位天灾系的男学生谈恋爱,却发现对方没有责任心,整天毛手毛脚,出外消费全部都是让女方承担,但他的吻技很好,你很喜欢他,想问问大家这段恋情要不要坚持下去……”

        黎莹光是想象了一下,就很有回复吐槽的欲望,顿时眼前一亮:“我等下就去试试!”

        虽然黎莹刚才被兜帽男揭穿了真相导致恼羞成怒,但她很快就忘了这茬,她这人就是嘴巴闲不下来的性格,忍不住跟兜帽男聊起天来。

        她发现兜帽男这人还蛮有意思的,便问道:“对了,我叫黎莹,近卫系一年级生,你叫什么名字?”

        “我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