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你有种就杀了我在线阅读 - 第350章 两个弟子

第350章 两个弟子

        下午三点,暑气散尽,阳光温暖,万象森附近的林荫小道凉风习习。

        当乐语来到这里的时候,发现侍温和另外一位少女早已等待多时。

        他既然答应了要教侍温战法,自然不会食言——就算食言也得在全知之眼考试之后,免得侍温大吼一声:‘这战法不学也罢!琴乐阴你有眼无珠,等着瞧!’

        “红乐老师,下午好。”

        两人看见乐语到来,异口同声说道。侍温看样子似乎还有点不情不愿,但他旁边那位少女踢了一下他的腿,他也只好跟着问好。

        “下午好,侍温先生。”乐语看向新来的少年,她穿着很简朴,相貌无法形容:因为她满脸都是红肿淤青,跟猪头似的,乐语根本看不出她底子的美丑。

        她浑身上下更是处处绷带,仿佛天天都被人欺凌一样,跟奴隶少女希尔薇都有的一比。

        “请问你是……”

        “我是猪食饭堂后厨的帮工,我叫来雅。”猪头少女连忙自我介绍,拿出一盒热气腾腾的点心:“来的时候我做了几个酥皮馅饼,小小心意不成敬意。”

        乐语闻了闻,还挺香的:“先放下吧,你在这里是干什么?”

        来雅道:“我只是陪侍温等老师来,既然红乐老师到了……”

        “那你就在一旁看着!”侍温没好气说道:“红乐老师,你答应了我要教我战法,那有个人在旁边看着,没有违反我们的约定吧!?”

        “当然没有违反约定。”乐语看了看他们:“但你会钻空子,我也会——你猜我会不会故意留一手,或者隐藏某些要点,让你修炼战法炼得不到位,不得其解,甚至一辈子都跨不过去某个瓶颈?”

        来雅顿时紧张起来:“不,红乐老师,是我要求侍温让我来的,我这就走,现在就走……”

        “别急。”乐语按住来雅的肩膀,“我只是想教育侍温一个小小的道理——不要跟实力远胜于自己的人玩心眼,阴谋诡计也是需要实力才能使用的。或许是皇院这个地方人人心善,大家都愿意维护你这点可怜的自尊,但不是所有人都会给你面子,譬如我就懒得给。”

        “求人,就要有求人的样子,别假装得仿佛是自己争取来的。连孩子都会撒娇,你这叛逆期是想展现给谁看?我是你野爹吗?”

        面对乐语这毫无修饰的羞辱,侍温气得身体颤抖,拳头都攥紧了。

        来雅担心地看着他,然而侍温最终却是低下头,咬牙说道:“红乐老师,你能不能在教导我战法的时候,也指点一下来雅的修炼?”

        乐语不置可否,他看向来雅:“按理说,皇院里也有不少战法精妙的教师,战法课更是每天至少一节,你想学习的话,跟着一起上课不就好了吗?”

        “我……”来雅脸色复杂,低头说道:“我视力不好。”

        乐语眨眨眼睛,也没问原因:“没找医官治吗?”

        “治不好的。”来雅解释一句,犹豫了一下,又说道:“是小时候受的伤,是噩疾……我跟侍温一样,都是校长当年从火灾里救回来的孤儿。”

        辉耀的医疗技术近乎万能,毕竟内景战法的原理就是将你的病患部位直接铲除,然后用强效光能刺激细胞再生出相应的血肉器官,那当然是手到病除。

        但有一种疾病,哪怕是内景战法达到登峰造极境的首席医官,都措手无策。

        那就是心病,也就是噩疾,噩梦之疾。

        噩疾只会在小孩子里出现。小孩子虽然懵懵懂懂,但他们因为植入了耀石芯片,精神力一直处于高速增长的活跃期,再加上无法分辨是非对错,这段时期他们受到任何重大的伤害,都可能深深铭刻在他们的精神记忆里——也就是所谓的心理阴影。

        地球人的心理阴影只是阴影,但辉耀人的心理阴影,在他们长大后却会借助精神力化为实质,对人体产生实质伤害。

        虽然噩疾有多种症状,但本质都是相同的:那就是为了让宿主重温痛苦。

        其实噩疾并非是故意伤害宿主,而是幼儿的自我保护机制——剧烈的痛苦令儿童根本无法忍受,他们甚至无法理解自己为什么要承受这样的痛苦,但偏偏又无法逃避,所以他们只能选择接受,甚至拥抱痛苦。

        对,所谓的噩疾,跟禁忌战法的原理很像。最初的禁忌战法,说不定就是从噩疾里得到灵感。

        在痛苦的强烈刺激下,幼儿的精神力会呈现高速增长,身体的自我愈合速度也会加快,这令他们在受到重大伤害之后也能维持生命。但作为代价,将痛苦视为生命一部分的幼儿,在受到救助后精神力却会寻求恢复‘正常’——也就是回到那个痛苦的阶段。

        如果没有噩疾,可能幼儿当年就直接死了;但也因为噩疾,这些幼儿长大之后却不得不永远活在痛苦之中。

        究竟值不值,只有他们心里能够下判断。

        来雅的噩疾十分典型,或许是她小时候眼睛受过重创,因此她长大后无论治疗多少次,她的精神力都会下意识地损坏她的眼角膜,令她的视力大幅下降。

        这时候乐语也知道来雅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总不可能是被人打的,茶欢老校长不是一个能眼睁睁看着弱小在他地盘被欺负的人——估计是来雅视力太差,自己跌跌撞撞弄伤的。

        能自己将自己弄出这般仿佛被几十个大汉暴打一顿的伤势,来雅眼里的世界怕不是满屏的马赛克。

        但相比起侍温,来雅的噩疾只能算是小意思。

        昨天,在侍温和奎念弱离开白箱后,乐语便向茶世隐询问侍温的身世。

        毕竟乐语心里也觉得很奇怪——皇院这么战法教师,只要侍温有心学,那就肯定能学到,总不可能所有教师都看不起侍温,是什么原因导致侍温居然将新来的琴乐阴视为救命稻草?

        听完茶世隐的解释,乐语才知道自己接盘了一个多么烂的烂尾楼。

        侍温当年被茶欢从火海里救出来的时候,被烧得都快换了一个种族,全身没有一块好肉,幸亏茶欢当年的队友是现在炎京医官司的首席医官,愣是将侍温救回来了。

        由此可见辉耀医疗技术是真的恐怖。

        但幼儿时期受到如此恐怖的伤害,也让侍温的噩疾变得无比庞大。他脸上的灼伤扭曲只是噩疾微不足道的一部分,只要他会呼吸,脸上就必定会出现灼伤。

        侍温噩疾的完全形态,是体现在他动用精神力的时候。他每一次动用精神力,全身神经都会受到如同沐浴火海般的痛楚,而动用精神力时间若是超过十分钟,皮肤表层就会出现烧伤的痕迹。

        茶世隐猜测,如果侍温进行三十分钟高强度使用精神力,或许会全身化为一块焦炭——那就是噩疾所记录的‘存档点’,也是侍温所品尝过的最大痛苦。

        因此整个皇院都没人教侍温战法。

        侍温甚至有一整年天天跪在白金塔楼下,茶欢都不愿意见他。

        没人知道侍温为什么要学战法,所有人都劝他平平凡凡度过余生。皇院教师也不是不愿意教,但他们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教——因为噩疾所产生的痛苦,侍温修炼战法时根本无法集中注意力,而且最多只能修炼十分钟就必须停止,不然就会出现烧伤。

        就算是双手双脚戴着镣铐的囚徒,学起战法也比侍温快。

        更何况,教侍温战法就等于害了他。只要侍温进行战斗,那么在敌人撕碎他之前,他的噩疾就会先一步将他毁灭——哪有人可以一边忍受全身烧伤一边战斗的?

        “你可能会有赚,但侍温绝不会亏。”茶世隐这么评价道:“他也只能骗骗你这样的新教师了。”

        乐语回忆起侍温与丹赤霞的战斗,便知道侍温为何敢随便使用咬战法里的自残技巧——估计自残的疼痛根本比不上灼烧的痛苦,侍温用起来当然是呼吸般轻松。

        一个侍温还不够,还来一个来雅……乐语问道:“你不能戴眼镜吗?”

        “试过戴眼镜,然后……”来雅小心翼翼地说道:“我第二天直接瞎了。”

        牛逼,这噩疾居然还能实时更新强化,来雅如果敢反抗,噩疾直接掀桌,马赛克都不让你看。

        乐语点点头,看向这两位皇院双残。

        来雅强抓住自己的衣角,低下头静静等待乐语的决断,只是双腿时不时颤抖;侍温则是抬起头直勾勾盯着乐语,脸上有倔强,有不安,更有害怕被放弃的恐惧。

        一个竖起耳朵猜喜怒,一个磨尖牙齿学谈吐。

        “有意思,别人来皇院教的不是天之骄子就是皇亲贵族,轮到我却收两个半残做弟子,有时候真的不得不感叹同人不同命,同伞不同柄……”

        侍温嘴唇都快咬破,大吼道:“够了!你不愿意教我就算了!哼,你肯定是一知道我的情况就后悔了吧?”

        “但你不愿意教我,来雅你总愿意了吧?只要你愿意教她战法,我们的交易仍然成立,不然我直接去找其他人合作了!”

        “你本来也没指望我会教你,对吧?”乐语笑了:“你只是赌赌运气,一旦我发现真相,你就退而求次让来雅代领你的报酬。虽然来雅眼疾也很严重,但比起你的情况还是好太多了,我当然会欣然接受。”

        “但反过来,如果你一开始就让我收眼疾严重的来雅当弟子,我不愿意的可能性很大……”

        “厉害,以自己为饵,钓我这条鱼上钩,甚至还让我心甘情愿教来雅战法。侍温,你如果在东阳,说不定也能成为银血八十八商会的一方巨豪。”

        被说穿心思,侍温不禁吓得后退一步,来雅连忙说道:“不是的,红乐老师,侍温并不是故意算计——”

        乐语摆摆手:“没所谓,虽然我讨厌耍小心眼的小手段,但我并不厌恶大智慧有胆色的大手笔。骗人并不丢人,骗不到人才丢人。”

        “别惺惺作态了,侍温,我会收你们两个当弟子,刚好我在皇院也闲得没什么事干。”

        侍温和来雅两人大喜过望:“真的?”“谢谢红乐老师!”

        从回答就看得出来雅的智慧比侍温高一截,乐语开始怀疑这个计策出自谁的手——侍温还在难以置信,她直接从言语上就敲定了这件事。

        “我先说好了,我不保证能教你们什么,而且学习过程也不会轻松,甚至会很危险,乃至死亡……不过,想来你们也早有觉悟了。”

        “谢谢老师!”两人异口同声说道。

        为什么会心血来潮收两位弟子,乐语有很多理由,譬如在学院没人服侍,弟子可以帮忙洗衣服;譬如想实践一下他的某些修炼想法,他自己懒得动,就让弟子自己动;譬如……

        又或者是,看着这两张自强不息的脸庞(指猪头和火烧脸),他实在找不到不伸手拉一把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