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你有种就杀了我在线阅读 - 第346章 琴乐阴,我是来找你合作的

第346章 琴乐阴,我是来找你合作的

        「天凉了,是时候让蓝炎性转了。」

        教师宿舍里,乐语奋笔疾书,在写给青岚的信里大幅描述让蓝炎性转的好处。比如说为他的《无双榜》抽卡预热,比如说激起东阳人民的同仇敌忾,比如说……

        其实就是乐语发现统计司坚决不肯发行蓝炎的性转卡牌,所以不得不低声下气找自己老婆帮忙。

        哎,统计司在这种无关紧要的细节里忽然特别坚持。明明乐语都写了封信,论述如果下期无双榜出史诗卡「战场女武神·蓝炎」或者「战败女将·蓝炎」肯定能引得全城热销,卖个十万份也是轻轻松松。

        然后狸奴回了个扭扭歪歪的‘滚’字,显得特别没家教。

        既然炎统不愿意恰这口烂饭,乐语也只能劝青岚赚这笔烂钱。不过自从青岚完全接手青年报社后,她就像是须佐能乎长硬的宇智波,故意跟乐语逆着来——比如取消了青年报的老涩批封面。

        这女人,难道以为我搞这种封面是我想看吗?就是我想看啊,怎么不知道为我着想!

        而且乐语也不单纯是为了好玩,他这招啊,是诸葛兵法。

        蓝炎肯定看得出‘天下第一’这个名号就是将他架在火上烤,这是一气蓝炎;

        然后他看到「晨风蓝炎」、「统计司蓝炎」这些卡牌,哪还不知道这是暗暗嘲讽他当三姓家奴,这是二气蓝炎;

        最后再让他看到自己被性转的妖娆风姿,这是三气蓝炎。

        就算不能气死他,至少将他气吐血吧!

        千里之外,杀人诛心,有什么比这更美妙的复仇吗?

        「……所以希望你尽快派一位比较擅长画美人的画师,为蓝炎画一张封面刊登到青年报的封面上。我以荆家列祖列宗的名誉担保,这真的不是我个人的恶作剧,而是有理有据的正确决策,希望你不要不识抬举,不然的话我也只能求求你了。」

        刚写完信,乐语准备去洗澡,忽然听到有人在外面敲门。

        他过去用脚抵住房门,慢慢开门,只开出一个小小的缝隙——自从经历了那次被千雨雅、琴悦诗、明水云轮番袭击的奇妙之夜后,他就开始注意自己的人身安全,男孩子出门在外一定不能让陌生人随便进屋。

        “晚上好,琴老师。”

        墨发长辫的涅若站在门外,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乐语瞥了一眼他的装束:“没带你心爱的老婆,也没带面具来?”

        “老婆?”

        “我是说你的刀……叫齿樱长刀来着?”

        “奇怪的观点。”涅若笑道:“我虽然是刀客,但也不会将刀视为自己的妻子。哪有人会将死物视为爱人的?”

        “是吗?但我听说剑客刀客不都是将刀剑视为同生共死的伙伴吗?有句话不是叫‘只有诚如剑,方能诚如心’,又或者‘人剑合一,天下无敌’……”

        “战法是杀人的技艺,刀剑是杀人的工具,如是而已。”涅若说道:“你说的那些都是小说家言,那些连人都没杀过几个的人,识条铁的刀剑。”

        “刀剑会生锈,会断,会碎裂,如果将刀剑视为自己的爱人,自己的生命,那每一次刀剑毁坏岂不是等于死了老婆去了半条命?而且时代是进步的,现在齿樱长刀固然好,但未来说不定会出现更好的长刀,那我换还是不换?”

        “刀剑这些消耗品,正常维护即可,若是产生无聊的感情,反倒是给自己添加了枷锁,让剑成为自己的劫。”

        说到这里,涅若想了想又说道:“这么说来,我也不是没杀过那些嗜剑如命的剑客——或许他们就是你说的那种‘剑我两忘’剑客。他们固然可以凭借爱剑而横行一时,但也会因为剑毁而永劫沉沦。”

        “你打破了我对剑客的美好幻想。”乐语说道:“剑客在我印象里是整洁优雅的战场之王。”

        “剑也只不过是用来劈砍血肉,撕断内脏,崩裂骨头的工具,等你杀上几个人,剑比自己还脏,说不定还粘上屎尿,哪有美好可言。如果说整洁优雅的战场之王,我觉得铳士更适合这个称呼。”涅若说道:“说了这么久刀剑,你也该让我进去了吧?”

        “先说说有什么事吧。”乐语说道:“你就不能白天找我,非要在晚上这个暧昧的时间孤身进入男人的房间?”

        涅若沉默片刻,说道:“全知之眼,共同作弊。”

        乐语想了想,打开门让他进来:“有话快说,说完快走。”

        “痛快。”涅若也不在意乐语的态度,从他之前直接找乐语切磋就看得出来,他也是直肠直肚的钢铁直男。

        “琴乐阴,我是来找你合作的。”

        “我和你合作对付场外,保证双鲤宫和水云宫在全知之眼考试里的排名,如何?”

        乐语有些疑惑:“怎么合作对付场外?”

        “全知之眼并非成绩考试,而是排名考试。”涅若说道:“也就是说,哪怕你成绩再差,但只要你排名前列,一样能获得奖励。”

        “而作弊有两种,一种是让自己的成绩变好,一种是让别人的成绩变差。”

        乐语瞬间就明白了:“所以我们可以对付其他场外的作弊者,让他们没法作弊?”

        “没错。”涅若说道:“你不用跟我说你们打算怎么作弊,我也不会告诉你双鲤宫的作弊方案。届时我们只需互相结盟,清除附近所有场外作弊协助者,保证己方作弊渠道的畅通,至于谁能获得全知之眼的第一名,就各凭本事吧。”

        乐语想了想,发现这个计划对己方没什么坏处,涅若的战力也是有目共睹,更重要是这个计划还有一点涅若没提出来的潜台词——你如果不跟我合作,那我就找别人合作,到时候考试一起对付你了。

        全知之眼是一个零和博弈的游戏,乐语拒绝帮助,就相当于增加难度。

        思来想去,乐语发现自己没有选择的余地,便点点头:“好,一言为定。”

        “痛快。”涅若转身就走:“那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

        看着涅若走得干脆利落,乐语也松了口气。

        他可没兴趣又被铸颜误会,上次被他误会跟女学生搞在一起已经够难堪了,这次如果被他误会跟男教师搞在一起……

        一边思考全知之眼的细节,乐语一边准备衣物洗澡。

        就在这时候,又有人敲门了。

        乐语眨眨眼睛,心里总感觉怪怪的,有股似曾相识的既视感。

        但这次他屋里可没藏人,自然是理直气壮地打开门,看看是哪个蛋散大晚上不睡觉骚扰英俊男教师。

        “谁?”

        “我。”

        一个少年在外面紧张地打招呼:“我,明黛蓝的剑鞘,让我进去。”

        “你先说说你来干嘛。”乐语问道:“你当我家是公共厕所吗,想进就进?”

        少年急了:“找你讨论全知之眼的事。快让我进去,我听到楼梯间有脚步声!”

        乐语啧了一声,不过看在少年没有带武器的份上,还是让他进来了。

        “有话快说,说完快走。”

        “好!”少年关上门后赶紧说道:“你们也打算参加全知之眼考试,并且在考试里作弊吧?我们也一样。”

        “但这场考试是看排名的,光自己成绩高没用,你还得保证别人的成绩没自己高。也就是说,只要让其他人成绩变差,那我们宫主的排名就变高了。”

        乐语隐隐意识到什么:“所以你的意思是……”

        少年说道:“琴乐阴,我是来找你合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