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你有种就杀了我在线阅读 - 第335章 互相试探

第335章 互相试探

        或许,是时候将【死替成美少女】这件事提上日程了,乐语心想。

        他在蝇营狗苟的银血聚会里游刃有余,与天下无双的蓝炎谈笑风生。他见识过阴音隐的临终忏悔,也聆听过琴乐阴的良善安慰,现在甚至要参加寻剑争位,与天下英杰以武称雄。

        穿越还不到一年,乐语已经成长了许多,他听得懂言语间的交锋,看得出权力间的交易,感受到混乱时局的暗涌——他学会该如何在这个世界上生存。

        但他还是完全搞不懂女人咋想的。

        果然是没当过女人就没发言权,每当乐语胸有成竹地跟女人发起谈话,对方总是能给他弄出些新花样。

        人与人之间是无法相互理解的,除非乐语愿意舍弃吉尔。

        连吉尔都无法舍弃的男人,还能守护的了什么!?

        “这可真是……出乎意料的提案。”乐语十指交叉,端坐着凝视千雨雅:“根据你的年龄因素,以及我现在的家庭成员缺席情况,你说你想成为我的家人,我只能认为……你想当我妈?”

        乐语说个玩笑想缓和一下气氛,千雨雅却一本正经地回复道:“虽然我认为妹妹这个角色比较适合我,但如果你需要一个年轻的妈妈让你重温母爱,我也不介意。”

        草(长莺飞)。

        重温母爱未免也太刺激了,琴乐阴的风评已经够奇怪了,不需要再添加一个‘母爱变质’的标签。

        乐语耸耸肩,玩了玩自己酒红色的发丝,故意用轻柔带着磁性的声音问道:“为什么一定要是家人呢?你的意思是,你想通过拉近关系来套取我知道的情报?那成为我的恋人,不是更能一步到位吗?”

        面对乐语这番明显突破界限的校园骚扰,千雨雅的正确做法应该是站起来大喊一声‘校长何在’,然后白金塔突然爆亮,茶欢乘光而来大声回应‘校长在此’,两人一起将琴乐阴扭送给统计司最为公平公正的狸奴督察,让他接受正义铁锤的审判,正道的光,再次照在大地上。

        但千雨雅的精神觉悟不够高,并没有立即为民除害,反而是有些惊讶。

        “我朋友都说我并不适合谈恋爱,当恋人之后我一定也是相当无趣。而我向来也无法从爱情故事里获得共鸣,本身也无法提供相应的感情需求,与任何人都保持在一定距离……”

        “太棒了,我就喜欢这种不会管我在外面花天酒地风花雪月的恋人。”乐语抱起双手说道:“你认为的缺点在我看来反而是千载难逢的优点呢。”

        “是吗?”千雨雅平静说道:“如果你愿意的话,恋人也没问题。”

        “真的吗?搂搂抱抱牵手接吻一起睡觉都可以吗?”

        “嗯。”

        “生儿育女也没问题?”

        “嗯。”

        “下半生都是我的人也行?”

        “嗯。”

        风吹过假山上的小树林,发出飒飒的风声。一对午休时不睡觉的校园情侣偷偷走上来,看见这里有人大吃一惊,蹑手蹑脚小声离开了。

        当云层飘开,一抹阳光落到凉亭的石桌上时,乐语面无表情地站起来。

        “我忽然有了新的想法。”他说道:“交易取消。荆正威的死讯随便你怎么传播,但你别想从我口中掏出一个字来。”

        “关于千羽流,阴音隐,荆正威的事,这个世界上除了我以外再也无人知晓,你也别想追查下去了。顺带一提,我的课你也别选了,如果你非要选,那你就等着期末分平时分都是零。”

        “以后别让琴悦诗约我出来,我不会再和你见面。”

        千雨雅坐着没有动,反问道:“你对我很失望?”

        “不,我对自己很失望。”乐语侧过头看着她:“试探人性向来是我最讨厌的事,因为我知道人性是经不起试探的,但又偏偏忍不住……就像是不停将琉璃瓶往地上砸,只为了知道砸多少次才能让它碎掉。但看着漂亮的琉璃瓶在地上摔碎,我没有丝毫的愉悦,也没有任何的悲哀,只会认为摔碎琉璃瓶的自己太过愚蠢。”

        “我跟琴老师不一样。”千雨雅说道:“我并不厌恶试探人性,特别是看到琉璃瓶果然如我所料没有摔碎的时候,我就会明白——我找对人了。”

        乐语撇过头盯着她,沉默片刻后问道:“你刚才在说谎?”

        千雨雅摇摇头:“不,我从来不说谎。如果你真的希望我成为你的恋人,为你生儿育女,陪伴你白头到老,我不会拒绝。”

        “没有任何情报值得你付出一生。”乐语冷声道:“而且那只是死人的故事。”

        “那琴老师你为何不干脆达成这笔交易呢?”

        千雨雅没有站起来,语气也没有变化,但说出来的话却显得咄咄逼人:“你是东阳银血会的大商人,低买高卖是你的本能,看见如此划算的生意,你为什么要拒绝?”

        “抛开恋人这个属性不论,仅仅以才华、能力、外貌、战力等属性而言,我认为你买下我的下半生绝对物超所值——”

        “因为荆正威教会了我,人不能是商品,至少不应该是商品。”乐语已经能很熟练地运用‘荆正威曾经曰过’这个技能:“而且,我又怎么知道你不是白夜的刺客,趁我睡着的时候谋害我?”

        “因为你知道我不会害你,正如我知道你想保护我。”

        飒飒——

        地上的落叶被吹起,乐语看着孤零的落叶踩着旋风冲锋龙卷风的轨迹飞了出去,心里泛起的波澜也渐渐平静下来。

        “你说你无法从爱情故事获得共鸣,我看不太像啊。”他嘴角露出一抹微笑:“你这么自信地发言,弄得我都有点尴尬了,仿佛我真的和你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似的。”

        “那你为什么要拒绝交易?”

        “因为我不缺工具,不缺手下,更不缺恋人。”乐语悠悠说道:“就算你是个人才,但我现在已经有足够的人手了,没有需要你的地方。”

        “需要我的地方还是有的。”千雨雅说道:“比方说,我可以帮你从白夜获取情报,也可以帮你暗通白夜。”

        乐语微微挑眉:“你想出卖白夜?”

        “我从来没正式加入白夜,又何来出卖?”千雨雅摇摇头:“白夜在审核我有没有加入的资格,我也在判断白夜有没有效忠的价值。”

        “老实说,我很惊讶。”乐语说道:“千羽流是白夜行者,他将你托付给白夜照顾,我以为你应该顺理成章继承千羽流的遗志……”

        “兄长的遗志,真的跟白夜有关吗?”千雨雅反问道:“他真的为白夜的理想而着迷,而热血沸腾,而奋不顾身吗?”

        乐语张开嘴想做出肯定的回答,但话到嘴边又咽下去了。

        因为他知道真正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