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你有种就杀了我在线阅读 - 第329章

第329章

        荆正威的死讯一直无人知晓。

        琴乐阴杀死荆正威的地点过于隐蔽,他们完事后两个都被琴家人带去船上,而且那时候荆正威已经被毁容了——又是被琴乐阴当洋娃娃一样蹂躏,又是化作春泥更护花,成为琴乐阴活下去的养分,最后遗容自然变得跟药渣差不多。

        对荆正威没一定了解,连认领遗体都未必做得到。

        因此确切知道荆正威死亡真相的人,除了乐语以外只有三个:琴月阳、琴悦诗、诗怀风。

        至于其他人,理性一点的,基本都认为荆正威死在乱夜火海里,感性一点的,就会认为荆正威昏迷不醒然后被某个美貌村姑藏在家里休养生息——别问为什么是村姑,小说里都是这么写的——但无论如何,很少人会认为琴乐阴跟荆正威的死亡有关系。

        琴乐阴对荆正威的念念不忘无人知晓,毕竟在大多数人看来,琴乐阴都是荆正威的入幕之宾,合作伙伴。如果说尹冥鸿是二狗子管家,那琴乐阴可以说是办公室秘书了,银血会成员多少人都是依靠听从琴乐阴的分析来揣测上意。

        就连琴乐阴截取蓝炎军费这事也没传出去,蓝炎没有宣扬败绩的习惯,也没兴趣以自己作为祭品烘托对手的威名,更不会说什么‘生子当如琴乐阴’之类的话争口气,深谙闷声发财之道。

        不过乐语恰好跟他不一样,他特别喜欢吹敌人的牛逼。

        所以在大家看来,琴乐阴只是因为自己的大金主荆正威倒了,为了避难才来炎京,相当于大老板倒了,小三连夜携款潜逃……就连白夜都没找琴乐阴麻烦,可见琴乐阴的操作是多么精妙。

        然而现在琴悦诗天雷地火地道出真相,让卧室门后的千雨雅知道了真相。

        乐语一时间都想不到接下来会有多少种展开变化,唯一的念头就是‘如果青岚知道荆正威死了,她会不会觉得自己撞鬼了?’

        看着乐语沉默不言,琴悦诗眨眨眼睛,心想自己该不会被打吧?

        她从来没见过大哥这么生气。

        其实琴悦诗也没见过琴乐阴生气,但无论任何情况下都笑脸迎人的琴乐阴突然不笑不说话,已经足够恐怖了。

        惊愕之余,琴悦诗还有一丝怪诞感——她刚才只是顺着琴乐阴的话茬顶嘴,其实她心里并没有这么想,只是看着琴乐阴连死人都不放过,非要将所有利用价值榨干榨尽,心里有些不爽。

        但现在看来,她似乎误打误撞说中了?

        难道兄长真的是为了……补偿?

        这算什么?

        我杀了你之后,我活成了你的样子?

        这就是,他的天意难违吗?

        在这个瞬间,琴悦诗眼里的兄长忽然多了一些人气,变得更像个人,而不是一个被权欲吞噬的渣男预备役。

        “……抱歉。”

        “嗯?”乐语一怔,挥挥手:“行了,你狗嘴吐不出象牙我早就知道了,回去睡觉吧,路上注意安全,别袭击可爱的男孩子,你哥哥我可保不住你。”

        琴悦诗心里刚刚升起的一丝歉意瞬间荡然无存。她冷哼一声,转身就要离开。

        叩叩!

        就在这时候,又有人敲门了。

        乐语一脸茫然——你们是扎堆来我房间开party吗?他无语地挥挥手:“去开门。”

        琴悦诗以为是邻居过来串门,刚把手放在门把手上,外面的人再次叩门,并且轻声说道:“是我,明水云。”

        明水云!?

        琴悦诗双眼一亮!

        就是那个已经被兄长完成攻略的女皇候选?还当着所有人的脸牵着琴乐阴的手离开来宣示主权的真爱粉?

        不是吧,他们进度这么快的嘛,已经到了女方深夜造访男方卧室的阶段了?

        想到这里,琴悦诗的手就像是碰到烙铁一样缩回来。

        她左右看了一眼,发现教职工宿舍的阳台很大,便一个箭步过去,路过乐语的时候小声说道:“我直接从阳台离开。”

        将心比心想想,当你鼓起勇气孤身一人在夜晚来男人的房间找他,却发现是对方的妹妹给你开门,无论是谁都肯定丧尽勇气,简直就像是男生打电话给喜欢的女生告白,一接通就稀里哗啦倾诉自己的真心,结果接电话的是女生的老父亲——这简直是故意谋杀级别精神打击。

        琴悦诗刚刚才说好要为兄长的七艏跳计划添油加醋……不对,添砖加瓦,总不能刚说完就坏了他们的好事。而且七艏跳犹在其次,琴悦诗其实很怀疑琴乐阴真的能做到吗,又不是所有女孩子都喜欢花美男吗——至少她觉得琴乐阴也就一般,天天看都腻了。

        所以,若是琴乐阴的七艏跳计划失败,那不就变成纯爱结局了吗?琴乐阴总不可能一个都不选吧,或者说他根本没有选择的权利,是皇女宫主要娶他。

        撩完就走?做你的美梦!

        因此琴悦诗更希望兄长直接被哪个皇女看中打包带走,她真的很期待琴乐阴在家庭里忍气吞声委曲求全的模样。一想到有女人能压制住琴乐阴,琴悦诗就忍不住心潮澎湃,感觉自己也站起来了!

        看着琴悦诗往阳台跑去,虽然乐语有点奇怪,但也没多想。她愿意跳楼跑就跳楼吧,反正也不高,大不了就摔个毁容,找医官治疗过两天又是一个纯天然无污染的美少女。

        然而当琴悦诗跑到阳台的时候,一眼就看到正在下面灯光小径遛圈的老人。

        铸颜老教授!

        近卫系导师!

        出了名的严厉和不近人情!

        她现在跳下去,肯定会被铸颜老教授抓住盘问。被铸颜抓住倒也罢了,但问题是她想解释就必定会牵涉到琴乐阴,若是铸颜找上门来,岂不是还是坏了琴乐阴的好事?

        此时乐语已经要开门了,琴悦诗左右看了一圈,果断钻入旁边关上门的卧室,打算过一会儿从卧室的窗户跳出去——他们两个总不可能一开始就进入卧室里血战到底吧?

        啪啪!

        同时响起两声开门声,乐语转头望了一眼,看见空无一人的阳台以及房门紧闭的卧室,眉头狂跳。

        卧室里面,千雨雅直接将琴悦诗压在墙边,用手捂住她的嘴。琴悦诗举手投降,一脸惊愕地看着千雨雅,眼睛里闪烁着奇异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