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你有种就杀了我在线阅读 - 第324章 想成为皇帝的男人

第324章 想成为皇帝的男人

        这个世界从没有在电梯放完臭屁就能跑掉的好事——哪怕乐语下课的速度已经很快,但学生们依然不约而同地堵住教室大门,将乐语挤得梦回上班高峰地铁换线。

        看着这些嗷嗷待哺的求知眼神,乐语感觉自己仿佛变成了生了一大堆崽子的高产母猪。

        “老师老师,银血八奇是哪八奇啊?你是不是其中之一?”

        “老师老师你头发哪里染的啊?”

        “老师你上课时说的敏感肌是什么意思?老师你皮肤好好啊,怎么保养的?”

        “老师你既然说银血会那套利用生产资料压榨劳动者剩余价值的做法是不对的,所以你刚才对我们的扣分也是不合理的啰?那六十分平时分是不是应该……”

        “老师你结婚了吗?”

        “老师想要做你的学生需要什么资格吗?”

        “老师你有兴趣当辉耀亲王吗?”

        大佬忽然砸下一颗重磅炸弹,拥挤的教室门口顿时安静下来,大家齐齐看着明双鲤走到乐语面前,昂起骄傲的天鹅颈,挑衅般看向明眸皓齿的红发老师。

        后面跟过来的明水云看见这一幕,整个人像是被雷劈了一样变成萧瑟的灰白画风。

        乐语微微挑眉,笑道:“请所有对我有非分之想的同学注意:在校教师与学生发生亲密关系是严格的人格不端,轻则被校长逐出学校,重则被校长没收作案工具,所以同学们如果不想害我,还请跟我保持一定距离,男女授受不亲,当然男男更加授受不亲。”

        不少女生和部分男生都发出叹息的声音,乐语迅速将叹息的男生登记在黑名单里。

        “至于如何成为我的学生,理论上只要你选了我的课自然就是我的学生了。”

        乐语摊摊手:“不过,如果你们不仅仅对荆正威主义感兴趣,而是想深入了解荆正威对社会现象总结的规律,继承我和他的衣钵,那还是有一点点要求的。”

        大家顿时屏住呼吸,虽然仅仅是一节试讲课,但不少学生都看出乐语的野心——哪怕是借着荆正威之口说出来,但他对皇室的蔑视,对社会规律的洞悉与总结,已经足以引起志同道合者的向往。

        再加上他的确是有过“辉煌战绩”的名人,光是跟着他学习如何当蛀虫蛀烂一个势力,就值得学生们心甘情愿喊他一声老师。

        只见乐语悠悠说道:“想要成为我的衣钵传人,你要么是震山的虎,要么是远见的鹰,要么是善战的狼,要么是敏捷的豹,要么是忠诚的狗。”

        学生们精神一振,感觉自己都符合条件!

        “除此之外,拥有以下特质的人将得到我的重点培养,”乐语又说道:“比方说浑水的鱼,盛饭的桶,害群的马……”

        学生们听得一口老血想喷出来,什么东西?皇院里哪有这种学生?!

        迎着大家「你是不是在耍我」的不善眼神,乐语笑道:“怎么,难道你们不认为后面提到的问题学生更需要帮助吗?”

        “还是说,你们认为我会吝啬自己的知识,藏起核心内容等着传授给所谓的「真传学生」?”他收敛笑容,摇摇头:“如果你们这样想,就太让我失望了。”

        “你们知道荆正威为什么将他毕生所学总结尽数交给我吗?因为他太寂寞了。”

        “他就像一位领先时代百年的智者,捡到了不属于这个时代的瑰宝,却无人能陪他欣赏分毫,哪怕是我也仅仅能领略他思想的冰山一角,所以我才答应校长的邀请来这里授课。”

        “我希望借助大家的智慧,让荆正威的智慧不至于流失于光阴之中,让这位绝代狂徒能够为辉耀未来添砖加瓦。”

        “因此无论你勤奋还是懒惰,优秀还是平庸都没关系,思想与智慧不会拒绝任何一位求知者。但每多一个思考者,就代表荆正威主义进一步完善。”

        乐语朗声说道:“正如大家所知,荆正威并不是一位坚定的爱国者,所以他的思想我们要批判性地吸收。相信在我们齐心协力之下,我们肯定能总结出完善的正确的荆正威主义,你们愿意参加这项功在千秋利在当代的崇高事业吗?”

        “愿意!”学生们热血沸腾地说道,居然有教师邀请全体学生进行学术研究,而不是独钟于优秀学生,光是这份尊重就足以令他们为之赴汤蹈火。

        乐语也很满意——如果只是他一人提出荆正威主义,必然会受到抵制与驳斥,但借着诸多皇院学生的名义,荆正威主义必定迅速传播天下。

        谁抓住年轻人,谁就抓住了未来!年轻人才是最好的理财产品!

        至于会不会被学生们带偏,乐语丝毫不担心——真当他九年义务教育和马列思修白上的啊?

        至于一作作者是荆正威,通讯作者是皇院学生,乐语对此毫无所谓。先不提荆正威就是他的三号机,乐语本身对这种文抄成就不太在意,毕竟他只是做了一点微小的工作。

        “老师真是太伟大了!”明双鲤感叹道:“对了老师,你认识一位名叫乐语的漂亮女孩吗?”

        来了!

        “认识老师的女孩很多,老师认识的女孩很少。”乐语挑了挑眉:“乐语?名字不错,但我不认识。”

        “真的吗,但她也是一头红色长发,而且长相跟老师你很像,甚至也是来自东阳,所以我就认为……”

        “但明双鲤同学,我的头发是自己染,不是天生的啊。”乐语悠悠说道:“至于你说长相相似,可能好看的人都有相似之处吧,丑的人才会丑的千奇百怪。”

        附近长相不佳的同学突然受到战争践踏aoe。

        看着乐语这副有恃无恐的样子,明双鲤也知道‘曾经扮女人’这件事对他这种不要脸的人根本没有任何影响。

        毕竟琴乐阴在炎京也不是什么德高望重的大人物,哪怕被校长知道这件事,也只会说一句‘不是我不相信,但大家都很想见识一下’,根本无伤大雅。

        套用东阳区某报纸的奇葩趣闻经典语录:“辉耀最伟大最普遍的艺术就是男人扮女人。”

        更何况,哪怕在审美观最挑剔的明双鲤姐妹等人看来,琴乐阴的女装的确算得上是风华绝代的艺术,理应作画留存留待后世瞻仰学习,同学们不仅不嫌弃,甚至欣喜若狂。

        “是哦是哦,”明双鲤笑吟吟说道:“上次我送给老师的那套衣服,老师没扔吧?”

        乐语眨眨眼睛,轻轻颌首:“那实在太贵重了,小民打算等双鲤宫登基之后,直接当做传家宝流传后世,不敢亵渎。”

        知道他们在打什么哑谜,除了在场的辉耀天女之外,还有一人。

        那就是目瞪口呆的琴悦诗。

        她知道自家大哥的所有衣物几乎都是由二哥一手操办,唯一不是二哥买的衣服,那就是她当天看见的那套‘黑玫瑰至臻皮肤’。

        听到明双鲤曾送给大哥一套衣服,她估算一下时间,正好对得上!

        虽然也有可能不是,但琴悦诗很相信自己的直觉:仔细想想,她大哥难道是那种喜欢穿女装的人吗?

        是吗!?

        是吗?

        好吧她也不确定,毕竟琴乐阴总是能在她意想不到的地方突然特别变态。

        但至少过去二十多年她没发现大哥觉醒这样的兴趣,而大哥那天却忽然换上黑玫瑰至臻皮肤当街卖弄风骚,很大的一个可能就是——他是迫于无奈!

        在炎京里,谁有资格这样凌辱琴乐阴?

        其实有这个资格的人还蛮多的,只是那样的话琴乐阴就肯定不仅仅是扮女人就能完事,然而根据琴悦诗观察,琴乐阴并没有连续几天几夜没回家的特殊情况,回来之后也并没有进行一个小时以上的沐浴……唯独辉耀这几位新晋宫主,是琴乐阴得罪不起但又能糊弄过去的大人物!

        再加上明双鲤询问他认不认识一个来自东阳的红发漂亮女孩……如果真有这种女孩,隔壁的诗怀风肯定早就纳为禁脔啦。

        琴悦诗跟诗怀风的二妹很熟,从他二妹口中知道诗怀风诗怀颂经常哀叹为什么琴家三兄妹为什么不是琴家三姐妹……觊觎大哥就算了,他们居然连二哥都抱有兴趣!

        不过琴悦诗也不是不能理解,比方说她也经常感叹诗家二小姐为什么不是诗家二少爷,不然哪有荆正武走进她心底的机会。

        或许希望同性好友变成异性是每个人都曾抱有的真诚愿望。

        而此时,一连串线索在琴悦诗脑海里组成奇特的真相:琴乐阴扮女人接近辉耀天女,辉耀天女相信他真的是女孩,开学之后发现琴乐阴居然是男人,所以组团过来找琴乐阴麻烦……

        她相信这就是真相,但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那就是琴乐阴为什么要这样做?

        东阳铁公鸡,玄烛吝啬鬼,敲骨吸髓未算差,抄家灭族笑哈哈,为了军费杀好友,杀完之后还将好友拉出来在课堂上鞭尸批判,甚至意犹未尽下节课准备鞭尸好友亲爹的琴乐阴,居然费尽苦心做了那么多铺垫,那他必然是想要百倍千倍以上的回报。

        他到底是准备做什么大生意……

        “老师,今晚一起吃饭吧,跟我们探讨一下辉耀的未来怎么样?”

        “老师我等下没课,要不一起喝下午茶?”

        除了明双鲤这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明黛蓝这位双眼发亮的少女,就差一根绷直的尾巴表明她在馋乐语身子,也果断加入战场,明月宴、明桃浪纷纷起哄,试图跟乐语拉近关系

        她们哪能猜不出乐语就是七剑鞘之一?但现在除了涅若和少年神将,其他剑鞘都并没有完全露面,她们也猜不出乐语是谁的剑鞘。

        但无论是谁的剑鞘都没问题,反正不是自己的就可以勾搭,万一勾搭上让他跳槽到自己这一边呢?就算勾搭不成,现在关系好了以后对上说不定也能让对方留手。

        除此之外,哪怕乐语不是剑鞘,但光凭他的容颜谈吐,都足以令众人趋之若鹜。

        换在以前,除了明双鲤可以凭实力跟乐语交上朋友,其他女孩说不定根本不敢接近这么自信又受欢迎的老师。

        俗话说,钱是男人胆,但权也是女人胆。自从成为辉耀宫主,她们的自信几乎日益倍增,哪怕是整天睡觉的明朝颜都充满一股贵气,毕竟全辉耀没有比她们地位更尊贵的人了,她们待人接物自然变得轻松自在许多。

        而就在此时,明水云忽然大步钻进人群,拉起乐语的手直接往外走。

        众人哗然,唯独乐语脸色不变:“课间休息快要结束了,请各位尽快到下一堂课的教室,可别赖我拖堂,你们诬陷我什么都可以,唯独拖堂这一点我是坚决不背锅……”

        看着明水云拉着大哥逐渐消失在视线之外,琴悦诗忍不住喃喃道:“我懂了。”

        “你懂了什么?”旁边的千雨雅问道。

        琴悦诗摇了摇头,她不能将自己的猜测告诉千雨雅。

        她万万没想到,自家大哥居然进行这种走错一步就是万丈深渊的风险投资!

        看见明双鲤等人露出嫉妒的眼神,她更加确信自己的判断。

        没错,她大哥,琴家家主,琴乐阴居然,居然……

        居然想七艏跳,一脚踏七船!

        她甚至还原出琴乐阴原本的计划:先是假装女孩子接触辉耀天女,然后在开学后等她们发现自己是男人,再在课堂上技惊四座,令她们对自己的印象从‘假装女人的变态’变成‘有很多秘密的女装变态’,引起她们的兴趣!

        当女人对一个早有预备的男人提起兴趣,那就离沦陷不远了!

        果不其然,刚才跟她竞争队长的明水云,已经被琴乐阴迅速拿下,成为第一个被召唤到场上的嘲讽随从!

        其他辉耀天女看见自己的姐妹居然对这个男人倾心,自然又是不服又是好奇,甚至都已经露出嫉妒,看来琴乐阴的计划进行得很顺利。

        虽然琴悦诗不知道琴乐阴到底想如何操作,但不外乎在七个女人之间周旋,让她们为自己互相争斗,只求竞争自己的荣宠!

        但琴乐阴并不是那种想大被同眠的瑟批——这点琴悦诗很确定,如果她大哥真的有兴趣,那她只要在玄烛郡内城逛一圈,遇到十个女人那至少有九个愿意跟她大哥发生负距离接触。

        在这一点上,琴乐阴还是蛮‘纯洁’的。

        既然琴乐阴不是为了身体,那自然是为了更深层的东西。

        没错,他是在提前投资皇帝!

        虽然琴乐阴不知道谁会成为下一任辉耀女皇,但没所谓,只要他保证所有候选人都喜欢自己那不就行了?

        赢了江山,就能赢到美人!

        他甚至无须展露自己的渣男本质,大可以让胜利者以权势将他纳入后宫,然后他就可以无情无泪地抛弃其他失败者,操纵女皇主宰朝廷,后宫听政!

        这可能是足以载入辉耀商人史册的风险投机——

        琴乐阴,想成为皇帝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