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你有种就杀了我在线阅读 - 第318章 荆正威曾经说过

第318章 荆正威曾经说过

        虽然不明白这位红发老师为什么问这种毫无疑问的问题,但众人几乎都听话地向前踏出一步。

        “毕竟我不是皇院的学生,所以我也不知道皇院的期末考核是怎样,但在我经历的考试里,第一道题是送分题,以便更好地让学生们进入考试状态。”

        乐语微笑说道:“但从第二道题开始,可能就有点难度了——回答并没有难度,难的是,你没有办法去改变答案。”

        “你们是否从小开始就衣食无忧,从来没有一天要为生计而工作?”

        “老规矩,‘是’的向前一步,‘否’的留在原地。”

        众人面面相觑,但依然有很大一部分人向前一步,只有小部分人留在原地。

        “第三道题,你们是否拥有一个良好的家庭环境,父母俱在并且你感觉到他们爱你?”

        “第四道题,你们是否拥有一个以上的知心好友,在你遇到困难时你认为他愿意为你提供帮助?”

        “第五道题,你们在成长过程中遇到是鼓励多还是贬斥多?如果是正向鼓励多,请向前一步,如果是负向贬斥多,请留在原地。”

        “第六道题,你们认为自己自信好看吗?这道是主观题,与他人评价无关,如果你认为自己就是好看有优点,请向前一步,如果你认为自己外貌没有任何优点,请留在原地——正确评价自己也是很重要的事。”

        “第七道题,在你们成长过程中,有亲密朋友对你明确表示好感吗?不要笑,我说的就是恋爱那种好感,有的固然可以自豪向前一步,没有也不需要悲伤,毕竟老师也没有——真的,女孩子看见老师都自惭形秽了。”

        “第八道题,你们在炎京有自己的私人住房吗?父母买的也没关系,但你一定要有对房屋的主宰权,包括改造或者出售……”

        大家一开始还能有说有笑地回答问题,向前一步或者停留原地,但等乐语问了十几个问题后,教师里的笑声逐渐平静下来。

        众人面面相觑,他们发现有些熟悉的同学已经向前走了一大截,而自己却停留在原地很久;越是前面人就越少,站在前面的人只占了全部学生的十分之一,而那些人无一不是学生间的风云人物学习尖子人中龙凤。

        明明是在同一个教室学习、在同一个饭堂吃饭、甚至平时吃喝玩乐都在一起的好朋友们,仅仅通过数个问题,就将他们拉开这么大的距离。

        站在后面的人感觉到茫然和自卑,站在前面的人也不好受——他们平时明明也是与人为善的好学生好兄弟,但现在他们感觉自己仿佛做错了事,能站在这么前面似乎成为他们的罪孽。

        一层可悲的厚障壁隔在他们之间。

        “最后五个问题,我问的快一点。”

        乐语清了清嗓子:“女孩子请向前一步。”

        学生们一怔,半数人都向前一步。

        “东阳人请向前一步。”

        只有三个人向前一步。

        “姓琴的人向前一步。”

        琴悦诗身体一僵,她意识到自家大哥想要当众给自己一个难堪了,然而乐语笑吟吟地看着她,她也只能硬着头皮向前一步。

        “名字是悦诗那么好听的人向前一步。”

        “跟我琴乐阴有血缘关系的人向前一步。”

        “你到底想要我走多少步啊!”琴悦诗终于忍不住了:“琴乐阴你是不是想羞辱我!?好,我走就是了!”

        “我愚蠢的妹妹啊,”乐语叹息道:“你居然看不出我的良苦用心?”

        我看出来了啊,你?就是要让我从此成为皇院的笑柄!丧失四年交友权!你就是一个对妹妹有着恶毒陷害计划的变态兄长!

        然而琴悦诗发现千雨雅拍了拍自己的肩膀,她一脸疑惑地看向自己尊敬的学姐,学姐平静说道:“琴老师有自己的想法,你走过去就知道了。”

        真的?混蛋大哥真的不仅仅是为了坑我?

        琴乐阴说话,不行×。

        千雨雅说话,行√。

        琴悦诗不情不愿地说道:“那你别问了,你到底要我走多少步。”

        乐语朝她招了招手:“直接过来站在我旁边。”

        等琴悦诗走过来,乐语看着这个气氛凝重的教室,嘴角上翘开怀笑道:“为什么这么严肃?这只是一个赛跑游戏而已……在我数三声后赛跑正式开始,最先跑到我身边的三个人,就是我们这个班级的队长……三,二,一!”

        琴悦诗心感不妙想逃,直接被乐语抓住了手腕高举起来:“好,恭喜我妹妹成为我们班第一位队长!大家以后请叫她琴悦诗大队长!”

        而就在乐语宣告赛跑开始的瞬间,有两个跑得最快,一位是站在比较靠前的明水云,一位是站在中间位置的千雨雅,两人几乎都是瞬间驱动凌虚步伐争先疾跑,其他人要么是起跑线没她们靠前,要么是连凌虚步伐都没用。

        或者,很多站在后面的人,根本连跑都不打算跑。

        看着明水云和千雨雅最先跑上讲坛,乐语微微挑眉,但依然满脸笑容举起她们的手:

        “庆贺吧!恭喜千雨雅小姐成为我们班的二队长,恭喜明水云小姐成为我们班的三队长!”

        快跑到讲坛前的明双鲤垂头丧气,教室里响起稀稀疏疏的掌声,乐语拍拍手,说道:“各位还记得自己的起跑线位置吗?可以请你们先回去站在自己的起跑线上吗?很显然,琴乐阴老师要借着这个小游戏说一些人生大道理——希望你们没对这种套路模式感到厌烦。”

        学生们忍不住笑起来,而等他们站好,乐语清了清嗓子说道:“说起来,我前两天看茶欢老校长的开学仪式谈话,觉得他说得非常有道理。”

        嗯?

        学生们忍不住回忆了一下,茶欢老校长在开学仪式里好像没说几句话……

        “你们都知道我要说什么,”乐语悠悠说道:“所以我就不说了。”

        大家一阵沉默,琴悦诗忍不住说道:“那你的教资还真的好赚啊。”

        “你们以为我是懒吗?不,我这是相信你们。”乐语大言不惭地说道:“无论是起跑线在前面还是在后面,你们都别忘了我的第一个问题——你们是炎京皇家学院的学生吗?”

        “这道送分题,既是送分,也是门槛。你们或许没意识到,你们在这个教室跨出的一小步,其实是在整个辉耀跨出一大步。”

        “这一步有多大?大到让你们超越整个辉耀大地上的万万人。你们这些皇院的天之骄子,毕业后注定要成为辉耀的国家栋梁,但你们知道那些被第一道问题难倒的人,要花费多少工夫才有资格跟你们面对面喝茶吗?”

        “就比如我。”乐语指了指自己:“或许你们对我这个名不经传的人为何能来皇院当选修课讲师感到不解,我也没打算述说自己的辉耀事迹——那是国家机密,里面水太深,懂的都懂。但我可以保证,这个教室百分之九十的人,你们往后余生所创造的一切功绩,都追不上我曾经立下的功劳。”

        “我一个外地人,今时今日之所以能站在这个讲坛上,所付出的代价是你们无法想象的。”

        如果乐语一开始就这么嚣张,现在怕不是被学生们一阵嘘声赶下台,但经历了前面重重打压pua,乐语已经在学生们心中奠定了自己高大的形象,看见他如此自信狂傲的发言,几乎所有学生都信了。

        “所以我就不安慰你们,因为我没资格——我一个连皇院学生都不是的人,怎么有资格安慰皇院学生?”

        “我甚至觉得你们该安慰一下我,你们伤害我稚嫩的自尊心,我站在你们面前真的压力好大好大,有没有可爱熊大的美少女愿意给我一个爱的拥抱?”

        学生们哄堂大笑,网抑云的气氛一扫而空,虽然皇院里也有不少有趣的讲师,但多多少少有些讲师的架子,像琴乐阴这种仿佛跟他们打成一片的讲师还是第一次见,甚至马上有女学生大声喊道:“老师我愿意!”

        “算了算了,妹妹在这里,我要注意一点自己的形象。”乐语拍了拍旁边琴悦诗的肩膀,瞄了一眼她的身材,说道:“妹妹你也不用给我拥抱,虽然你的确很可爱,但还是有一点点……不太合格。”

        琴悦诗握紧自己的拳头,心里‘想要兄长认可’的想法已经被扔到九霄之外,她现在就等自己什么时候怒气值满直接给琴乐阴一套激情连打让他试试什么叫当场丢人!

        待到笑声暂歇,乐语才说道:“而且,就算是送分题,也不是人人都能拿到……比如我,比如他。”

        众人一愣,纷纷回头望去。

        只见一位灰衣青年站在最开始的起跑线上,穿着练功鞋,一身衣物洗得灰白,头发灰白,半张脸都是灼伤般的扭曲,看着就让人感到不舒服。

        不少学生看见他顿时恍然,但没人对他怀有鄙夷,反倒是对他投以同情。

        突然收获一整个教室的关注,特别是那些同情的目光,令灰衣青年就像是被针刺痛一样炸毛起来。他远远瞪着乐语,眼里满是难堪与愤懑。

        乐语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你好,我叫琴乐阴,朋友们叫我红乐,我也更喜欢你们喊我红乐老师……你叫什么名字?”

        “……侍温。”

        “有趣的名字,跟我的名字一样有趣。那么侍温,你一步没动,是因为你拒绝回答,还是……这就是你的答案?”

        “……这就是我的答案。”侍温的声音带着一股压抑的愤怒:“我没有家境,没有朋友,没有钱财,甚至连皇院学生都不是……”

        “所以哪怕在我表明赛跑开始的时候,你也一步不动吗?”乐语说道:“因为起跑线比所有人都落后,所以你就彻底放弃了吗?”

        不等侍温回答,他又看向其他站在后面的学生:“我注意到,大多数起跑线比较后的人都没有动。你们也是这么想的吗?因为早就知道自己赢不了,所以就躺下来等着被生活鞭笞?连挣扎一下都不愿意?这就是皇院培养出来的智慧吗?”

        “老师你这样说也太不公平了!”有人忍不住大声反驳道:“你这样的指责根本没有道理!”

        “没错。”

        乐语坦然承认:“我这样的指责既不公平,也没道理。因为我根本不是站在你们的立场上,只是以上位者的身份痛斥你们的软弱与懒惰。”

        “那么,你们记住这种委屈和愤怒了吗?我相信,在离开这个校园之后,你们或许很少会再次遇到今天这种侮辱,取而代之的是,你们将成为上位者去评价别人。”

        “我只希望你们能记住此时此刻心里的感受,假如你们在这堂试讲课后因为觉得老师太帅而自惭形秽再也不来,至少这份心情将会成为你的宝贵财富。”

        “最后一任银血会会长,东阳智者荆正威曾经说过——”

        乐语朗声说道:“每当你觉得想要批评什么人的时候,你切要记着,这个世界上的人并非都具备你禀有的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