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你有种就杀了我在线阅读 - 第316章 他认识我,我不认识他

第316章 他认识我,我不认识他

        “二哥早上好。”

        “早上好。”

        琴府饭厅里,琴悦诗洗漱完便过来吃早饭,琴月阳依然是早早就起床,但今天他没有穿那件黑十字白外套的经典皮肤,而是穿上一套令琴悦诗颇为眼熟的青衣制服。

        啃了一个包子后,琴悦诗忍不住问道:“二哥你……加入了炎京统计司吗?”

        琴月阳摇摇头又点点头:“不算是正式加入,也不是正式干员,只是方便我出入统计司的临时身份。”

        “为什么要出入统计司?”

        “兄长的任务罢了。”

        果然,琴悦诗心想,她早就知道自己大哥不是一个甘于平凡的人——像那种赚够钱就收手退休,在炎京娶妻生子,平平静静度过余生的念头,怕不是从来没在他的脑海里浮现过一秒。

        琴乐阴这种人,生来就是为了毁灭一些东西。前面是银血会,他就摧毁银血会,前面是荆正威,他就撕烂荆正威。

        现在,他来到了炎京。

        不过,统计司……琴悦诗微微皱眉,心想难道大哥又要站在反派那一边了吗?

        前些日子在武道社训练时,在同伴的聊天之中她也多多少少了解炎京统计司的现状。怎么说呢,炎京统计司对民众的态度,跟各区统计司的态度差不多——那就是不要民众。

        琴悦诗倒不是旗帜鲜明地站在民众那一边,这么多年她的屁股蛋都坐在统治阶级这边,也不是一时半刻可以扭转过来——既还没恶堕成背叛阶级的新时代女性,也没超进化成旧时代残党,她就处于这种一念成佛一念成魔的阶段。

        也正是因为她的摇摆不定,所以她对琴乐阴的心情才如此复杂:如果她站在银血会这边,那她应该要对大哥的行为点赞支持,毕竟大哥挫败了奸贼荆正威的阴谋并当场手撕;如果她站在民众这边,那琴乐阴就是反派,然而她自己也成了民众要推翻的反派之一。

        理智与屁股无法匹配,再加上旧恨新仇,因此琴悦诗到现在都无法正确评价琴乐阴。

        但毫无疑问,炎京统计司是坏人——无论对任何人而言,这种拥有生杀大权的特务组织都是坏人——而跟炎统混在一起的琴乐阴,肯定再次成为可爱又迷人的反派角色。

        “那二哥你去统计司是做什么?”琴悦诗假装好奇问道。

        在上次的东阳区史诗主线任务「银血的覆灭」里,琴悦诗几乎全场都懵然不知躺尸房间,直接被兄长们带着通关。

        但这次她已经不想再过得懵懵懂懂了,她想知道兄长们在干什么,她想通过自己判断兄长们的对错。

        这两天上课的时候,琴悦诗跟千学姐等人讨论起自己的家庭问题,大家一致认为这种家庭内部矛盾几乎是无法解决,因为你打又打不过你大哥,断绝关系又断绝不了,现在还花着人家的钱上学,经济无法独立,怎么做都是小孩子闹脾气。

        倒是黎莹提出一个可行的方案:“如果你能让你大哥欠下你一个人情,偿还他一直以来的恩惠,从此无亏无欠,那你之后就能干脆利落地去恨他了。”

        虽然奎念弱马上指出黎莹在借用某部恋爱小说的桥段,但琴悦诗依然认为这很可行。如果她要向兄长发起复仇,让兄长向自己低头认错,那么首先就得让兄长认可自己。

        不然的话,她终究都只是一个被两位兄长安排保护的软弱妹妹,被他们说着‘我是为了你好’的话强加自己意志的,根本无法操控自己人生的傀儡。

        虽然她不会承认,但自从大哥变了个人,对她毒舌、讽刺、阴阳怪气的时候,她心里固然是很生气,但其实还有一点点……高兴。

        因为,那至少证明大哥愿意正视自己的情绪,至少愿意跟她交流。而不是像以前那样,嘴上说着好听的话,但从不做让她开心的事。

        “我们跟诗怀风合作做一笔生意,需要跟统计司合作。”琴月阳说道:“至于是什么生意,过几天你就知道了。”

        “他的主意?”

        “嗯。”

        “他跟统计司的关系好吗?”琴悦诗故作天真地问道:“如果我们有统计司做靠山,那我是不是可以在学院里横着走了?说起来,前些日子家里发生入室杀人案,也是统计司过来查案呢!”

        琴月阳瞥了她一眼,摇头:“不,大哥跟统计司关系很差,甚至可以说是你死我活的关系。你以后遇到统计司的人最好绕远路……我不开玩笑。”

        “啊?”琴悦诗一怔:“那二哥你和诗怀风在统计司岂不是很难过?”

        “无妨,我和诗怀风在统计司工作的时候,都将其他人孤立了,也不是很难过。”

        你们两个人将统计司几百人孤立了?

        琴悦诗嘟囔一句,忽又说道:“对了,他今天就要上第一堂课了。”

        “嗯。”

        “二哥你不好奇吗?”

        “你很期待吗?”琴月阳反问道。

        “怎么可能,难道我期待他那张狗嘴吐出象牙吗?”琴悦诗撇撇嘴:“我只是看见他的课程名有荆正威——他这个人对死人毫无尊重,杀了人还要拖出来鞭尸,真的是……”

        “我建议你最好去听听。”琴月阳平静说道:“教案的主体是兄长设计的,但部分内容我进行了一定的填充……对你来说,兄长的课应该能让你有几分收获。”

        “是吗……”琴悦诗歪了歪脑袋:“说起来,他打算什么时候回来?”

        她旋即又像是澄清说道:“我可不是希望他回来,只是好奇他还能死皮赖脸留在学院里吃白饭吃多久。一想到在学院里都听到他阴阳怪气,学习的心情都没了。”

        “如果没有出其他意外,半年后兄长就会回家。”

        “那如果出其他意外呢?”

        琴月阳看了她一眼。

        “那兄长就会提前回家,而且你再也不会听到他阴阳怪气。”

        琴悦诗眨眨眼睛:“二哥你这是在……开玩笑?”

        琴月阳没有回答,站起来说道:“我要去找诗怀风了。你修炼战法强度很高,早饭吃饱再去上学。”

        ……

        ……

        整整一个上午,琴悦诗都在思考二哥说的话。

        看着数理老师在黑板上写了两个公式,她慢慢陷入了沉思。

        难道琴乐阴在学院里还能遇到危险?怎么可能!

        如果说炎京是全辉耀最安全的城市,那皇院就是炎京里最安全的地方,能与之比拟的也只有辉耀皇庭。琴悦诗也知道,有茶欢老校长坐镇的白金塔,学院内发生的任何恶性事件都会被瞬间终止,她甚至亲眼看见两个差点打起来的男生被白金塔飞来的金光不停暴敲脑袋,敲得他们抱在一起痛苦流涕和好,白金塔的惩罚才停下来。

        再加上琴乐阴本身也是融会贯通境的强大武者,他在学院里怎么可能会遇到危险?因为过于口臭而得罪校长被打死吗?

        但另一方面,琴悦诗又隐隐意识到自家大哥从来不干安全的事。他在东阳区干的每一件事都是高风险高回报,现在他一个从没有教学经验的外地人潜入皇院,难道还能是为了在学院里挑一位年轻女学生当妻子吗?

        “诗姐,诗姐,”旁边的奎念弱戳了戳琴悦诗的手肘:“快抄笔记。”

        “啊?!”琴悦诗瞬间回过神来,拿起笔看向黑板——

        等等!

        怎么整整一面黑板都是课堂笔记!

        我刚才看的时候不是只写了两个公式?

        别擦啊我还没抄!

        “没抄笔记吧,”黎莹安慰地拍了拍琴悦诗的肩膀:“没关系,我也没抄。”

        虽然感觉很不应该,但琴悦诗居然还真被黎莹安慰到了。

        “我已经抄了,等下我将笔记本借给你。”奎念弱小声说道。

        “谢谢念弱!”琴悦诗忍不住抱了一下奎念弱,奎念弱又可爱又好欺负,除去尊敬的千学姐以外,琴悦诗跟她关系最好。

        “你今天怎么走神了,是发生什么事了吗?”奎念弱问道:“你明明前两天都很认真的……”

        “是这样的啦。”低头看小说的黎莹一本正经说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现在都开学第三天了,斗志当然都掉光了。”

        “不是。”琴悦诗犹豫了一下,问道:“你们觉得,如果学院里有危险,那危险最有可能出自哪里?”

        “哪里?当然是那里啊!”黎莹往后面一指,琴悦诗回头看去,看见后排一大群人正围着一个漂亮可爱的蓝色发饰女生,女生旁边坐着一个矮小幼嫩的古铜色皮肤少年。

        “那是……”

        “明黛蓝,七位辉耀天女之一。”黎莹老神在在说道:“据说七位天女里她最漂亮最好看,我毫不怀疑迟早会有人因为她而决斗死人。”

        “辉耀天女?”琴悦诗一怔。

        “是啊,自从双鲤学姐说七位辉耀皇帝候选人都在学院里,大家很快就将她们全部找出来——其实也很好找,因为她们都住在同一间寝室。因为都是有机会可以成为皇帝,所以大家就喊她们为天女了。”

        黎莹趴在桌子上吃柠檬:“如果我也是天女一员就好了——那我就可以直接在学院里开水晶宫里,午饭让天辉系首席陪我吃饭,下午找疾刀队队长约会,晚上跟学生会会长讨论国家大事……哇……”

        “停,你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奎念弱直接伸手拍了一下黎莹的脸。

        虽然黎莹是在开玩笑,却也让琴悦诗发现学院里真正的危机——七名皇帝候选人!

        有什么比皇位之争更加危险?

        大哥之所以这时候潜入皇院,必然是为了干预皇室战争!

        这非常符合琴悦诗对琴乐阴的认知:一旦成功,出人头地;一旦失败,人头落地!

        想到这里,琴悦诗不再犹豫,问道:“你们打算下午去听听《银血的覆灭》这堂选修试讲课吗?”

        “没兴趣。”黎莹说道:“难得下午没课,我要回去睡觉。”

        “我准备去上另外一堂试讲课,”奎念弱一脸抱歉说道:“《狼鹰拳的复仇直觉》我比较感兴趣。”

        “我有兴趣。”

        坐在前面的千雨雅转过来说道:“我对东阳区和荆正威都很感兴趣。”

        “荆正威?”琴悦诗一怔:“千学姐你认识他吗?”

        千雨雅摇摇头:“他认识我,我不认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