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你有种就杀了我在线阅读 - 第315章 饲主

第315章 饲主

        「从今往后,你既是我的剑主,也是我的饲主。」

        那个男人的声音似乎仍旧萦绕耳边,明水云走在路灯辉映的校园大道上,一时间还有些恍惚。

        “哇,水云你没事吧!?”

        一个穿着蓝色白兔睡衣的瘦小女孩正坐在路旁的长椅上,她看见明水云顿时吃了一惊连忙跑过来:“你怎么浑身都是血?要不要去找医官?”

        “我……没事,身上血都不是我的。”明水云摇摇头:“谢谢你卿云。”

        “现在已经很晚了,宿舍好像是晚上11点停热水,你快回去洗澡吧。”明卿云认真看了看水云的身子,确认没有哪里被糟蹋才松了口气:“你的剑鞘跟双鲤姐那条疯狗打起来了?”

        “嗯。”明水云对此不想多提,转移话题道:“卿云你怎么在外面坐着?”

        “我刚洗完头发,用熨板烫一下也干不了,外面这么凉爽便出来看看星星。”明卿云瞥了一眼后面亮堂的宿舍楼:“而且里面还吵着呢。”

        “什么?”

        “没什么。”明卿云伸了个懒腰:“反正这里也是安全区,我更喜欢这样一个人静静,水云你自己回去吧,房间是三楼甲号房。”

        “嗯。”明水云走了两步,忽然想起什么,回去抓起明卿云的右手。

        一个非烟非云的慵懒云印出现在明卿云的手背上。

        “你也参加了?”明水云惊讶道。

        “嘛,本来一开始就是要参加的,中途退出也太没意思了。”

        睡衣女孩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而且你别看双鲤姐说得好听,事实上一开始退出的人,肯定是不如最后退出的人来得更令人尊重。”

        她点了点自己手背上的印记:“这场游戏是有输赢,但筹码是没有输赢的。这个就是我们的筹码——与其一开始就放弃自己的筹码,还不如先把筹码拿在手里。”

        “随着时间推移,筹码的价值只会越来越高,而我们这些投机旁观客,得到的也将越来越多。”

        明水云惊讶道:“刚才我看见你和朝颜都不在,我还以为你们真的要放弃了……而且你们本身也不太执着于寻剑争位。”

        “确实,我和朝颜虽然不太一样,但我们都是喜欢过安稳日子的人。”明卿云嘻嘻笑道:“多亏双鲤姐的疯狗发疯将你们赶跑了,圣剑辉耀旁边都没人,所以我和朝颜才有机会轻轻松松获得宣誓印记,赶紧跟剑鞘缔结契约就回来洗澡了。”

        明水云不禁有些丧气,她们花费不少功夫才完成的宣誓仪式,别人却是抓准机会就能轻松通过。就像是你无打折全价买的新游戏,第二天隔壁平台免费送了一样……明卿云敏锐感觉到自己这位姐妹心里有些不爽,笑道:

        “不过我和朝颜的剑鞘跟我们一样,都是争胜心不强的人,不然他们在刚才也不会一直不出手了,估计他们心里已经在考量怎么劝服我们两个去投靠双鲤姐……水云你的剑鞘呢?他是值得你信任的人吗?”

        明水云微微一怔,忽然打了个寒颤,脖子上的伤口似乎又开始了隐隐作痛:“我……我不知道。”

        “我现在已经从参赛者变成下注者了,水云你老实告诉我,你的剑鞘会愿意帮助你夺得胜利吗?”明卿云伸了个懒腰,好奇问道:“如果你们打定心思要角逐皇位,那我可要早点讨好你提前下注了……”

        “我不知道!”

        难堪的沉默开始蔓延,宿舍楼远远传来尖叫的声音。

        “你脸色好像不太好。”明卿云说道:“回去洗个热水澡吧,我再坐一会。”

        “嗯……对不起。”

        “不需要,是我问太多了。”明卿云笑道:“不过你如果有什么秘密想要找人倾诉,尽管来找我,我口风可是很紧的。”

        她做了一个拉链的手势,挑了挑眉。

        明水云感激地点点头,转身离开的时候,却又听见明卿云说道:

        “不要太相信剑鞘,无论他们是善是恶。我们视他们为取胜的工具,他们何妨又不是将我们当成实现野心的媒介?他们只是不能背叛,并不代表他们就会对我们有感情。”

        明水云微微一滞,旋即脚步不停走进宿舍楼。

        刚走到三楼,明水云就听到一阵闹哄哄的声音。她看着明亮灯光从窗户门缝里透出来的甲号房,隐隐预料到什么,掏出钥匙打开房门。

        “——黛蓝你居然偷袭我!”

        “那是双鲤姐扔的!不关我事!”

        “不关我事!咱们不如先围攻桃浪吧,她砸起来太痛了!”

        “来!看我一个挑你们两个!”

        映入明水云眼眶里,是枕头乱飞的女学生宿舍。

        战斗场面异常火爆,几位名义上的辉耀皇室公主,下一任皇帝候选人正在动用宿舍最强单兵武器【枕头】进行无规则乱斗,各方战术层出不穷,时而合纵连横,时而定点集火,时而打野运营,时而中路一波团——简单来说就是瞎几把打。

        “很热闹,不是吗?”

        就在明水云看得目瞪口呆的时候,旁边浴室打开了门,正拿着浴巾擦头的明月宴走了出来。她用那双带着黑眼圈眼影的眼睛瞥了一眼宿舍的战况,评价道:“要是让剑鞘们看见他们的剑主就是这样战斗的,会不会心灰意冷直接放弃这场寻剑争位?”

        “为,为什么?”明水云指着她们,一脸茫然地问道。

        “是这样的,桃浪和黛蓝回来的时候浑身都脏兮兮的,比你也好不了多少。”明月宴看了眼明水云的‘战场女武神皮肤’,说道:“然后她们发现双鲤姐居然早就回来洗完澡了,都躺床上看书了,看着就来气。两人洗完澡之后,便同时向双鲤姐发难。”

        “新仇旧恨,不难理解吧?又是被双鲤姐的剑鞘追了一晚,回来之后又看见双鲤姐嘚瑟,心里有火也很正常,但这里是安全区,也就只能扔扔枕头了。”

        明月宴做出一个‘请’的手势:“水云你要参战吗?你倒是不用拿枕头,你看谁不爽直接过去抱她们一下就行了——对方必定痛哭流涕求求你不要过来。”

        明水云看了看自己的血衣,摇摇头:“我没这种恶趣味……我问的是,她们为什么会在这里?”

        “她们当然在这里。”明月宴说道:“这是她们的寝室啊。”

        “但这也是我的寝室啊……”明水云看了自己的寝室钥匙:“难道说……?”

        “说起来,你白天的时候好像都没来寝室整理行李。”明月宴恍然大悟:“怪不得你不知道——”

        “我们七人都是睡在同一间八人寝里,接下来半年我们白天要在外面明争暗斗,晚上回到寝室还要继续勾心斗角。怎么样,开不开心,惊不惊喜?”

        或许是今晚实在是遇到太多突发状况了,明水云居然不怎么惊讶,只是叹了口气:“这样安排也太奇怪了吧……”

        “可能是鼓励我们想办法在安全区排除竞争对手?我甚至怀疑过几天就会发生宿舍密室杀人事件。”

        明月宴擦着头发说道:“顺带一提,双鲤姐刚才看的书是宋提刑最新出的《洗冤录·北方火车杀人案》。我建议你也可以买几本杀人小说充实一下自己,就算不学会杀人手法,至少也要学会留下信息的办法。”

        宋提刑是辉耀闻名的杀人小说畅销作者,杀人小说虽然受众不多,但读者群极其坚挺,《洗冤录》更是风靡二十多年的畅销作品,明水云以前还看过《洗冤录》改编的戏剧。

        明月宴那恰到好处的挖苦嘲讽,有时候明水云也分不清她究竟是真心建议还是开玩笑。她找到自己的床位整理自己的行李,拿出换洗衣服准备洗澡,旁边床忽然传来问候声。

        “水云,你受伤了吗?”

        正耷拉着眼皮,睡得迷迷糊糊的明朝颜撑着手要坐起来:“我会一点点内景战法……”

        “没,我没受伤。”

        注意到明双鲤等人都看着自己,明水云只好抖了抖身上的血衣解释道:“身上的血都不是我的。”

        明双鲤忽然动了动鼻子,认真嗅了一下,“嗯……有一部分是涅若的血。”

        “真的假的?!”明桃浪惊了:“双鲤姐你居然能用鼻子闻出血液的区别?”

        “那当然!”明双鲤叉着腰说道:“不同人的血肯定不一样嘛!”

        明黛蓝也不扔枕头了:“真的吗?那有什么不一样?”

        明双鲤咳嗽一声,一本正经地说道:“比方说臭男人的血肯定都是又腥又臭,但我们这些风华正茂的美少女的血就像是美酒一样甘甜,又像是花茶一样清爽——”

        “真的吗!”明桃浪直接对准自己的手臂张开嘴巴:“那我试试——”

        “别!”

        又开始了新一轮的鸡飞狗跳,因此所有人都没注意到明水云那一瞬间脸色忽然变得煞白。

        明朝颜揉了揉眼睛,像一根木头一样倒在床上,抱着旁边的圣剑玩偶:“既然水云没事那我继续睡了……”

        “嗯,你继续睡吧。”明水云笑道。朝颜家教很严,年纪又小,平时九点钟就该上床睡觉,也难怪她能在这么吵的环境下安然入睡。

        抱着衣服浴巾进去浴室,明水云慢慢脱下自己的衣物。因为被血液浸透太久,大夏天她也只穿了凉薄透气的衣物,因此衣服几乎都黏在肌肤上,上面还残留着血液的温度。

        将所有衣物脱下来,扭开喷淋花洒的开关,哗啦啦的温热水流从上面淋洒到明水云身上,滴滴水流落在发丝,流过锁骨,划过脊背,跨过峰峦,沿着长腿,冲刷掉她身上所有的疲倦,所有的污秽。

        在这个狭窄的浴室里,脱掉身上所有的舒服,听着哗啦啦的流水声,明水云终于能静下心来思考刚刚发生的一切。

        她伸出手,摸了摸那脖子旁边的伤口。那是两颗牙印孔洞,孔洞没有任何血迹,似乎已经止血愈合,或许明天醒来就会恢复原状。

        但她不会忘记,就在刚才,就在万象森的荒郊野岭里,那个红发男人趴在她身上,咬住她的脖子,刺出两个孔洞,吮吸她的血液。

        她全程都是呆滞被动的,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直到他吸完血还舔了一下伤口,在她耳边说道:

        「我的第一个愿望,就是你要成为我的供养者。」

        「无论任何时候,无论任何地方,只要我有需要,你都要像这样为我提供血液。这是你和我之间的罪孽共生,你需要我为你战斗,而我需要你成为我的……食物。」

        「如果你能成为新皇,或许可以结束我们的共生,又或许……也结束不了,但你可以努力一下。」

        「从今往后,你既是我的剑主,也是我的饲主。」

        回忆起那如同梦境的一幕,明水云的身体止不住颤抖一下。她无法理解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她的剑鞘会吸血,为什么她们的关系变得如此怪异,为什么非要选择她……

        「他们只是不能背叛,并不代表他们就会对我们有感情。」

        「我们这些风华正茂的美少女的血就像是美酒一样甘甜,又像是花茶一样清爽——」

        脑海里忽然回响起刚才听到的话语,明水云慢慢蹲下来抱住自己的双腿,任由水流肆意喷洒自己的身躯,这位坚强漂亮的少女,心理防线终究是轰然倒塌,露出世界观破碎的迷茫表情:

        “我到底是在做一个噩梦,还是……”

        “在做一个美梦?”

        ……

        ……

        “很好,她现在应该会认为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吸血变态了。”

        洗完澡的乐语照了照镜子,发现自己的伤势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难道新鲜原浆的就是比混合果汁要好?”乐语有些惊讶,他只是吸了明水云一点点血,大概就是200cc左右——再多他怕她体虚或者来亲戚。

        喝了一整瓶红汁都只能勉强缓和的重伤,吸了200cc新鲜血就痊愈了,难道血瓶效果真的是越新鲜越好?

        不,乐语很快否决这个念头。血液本身并没有治愈效果,只是‘吸血’这个动作触发了血饮八稻流的被动效果,让他的精神力自动引导流光治愈伤势。

        按照这个逻辑,应该是乐语的吸血仪式过于风骚,导致被动效果超效发挥。假如说喝血瓶只能触发50%治疗效果,那乐语刚才在月夜森林袭击美少女吸血,怕不是将治疗效果强化到1000%,精神力都为乐语的变态行为高唱赞歌。

        虽然发现了血饮八稻流的吸血小技巧,但乐语并没有打算利用这个秘密。他吸血只是为了吓唬明水云,并不是真的有这种爱好。

        也幸亏血饮八稻流真的有辅助吸血的技巧,比如暂时制造出两颗锋锐的光爆牙齿,不然乐语都不知道怎么在明水云脖子上戳两个洞洞。

        相信经过这么一吓唬,明水云肯定对乐语又惊又怕,但为了寻剑争位,又不得不委曲求全听她的话。

        一想到自己的剑主又讨厌又害怕自己,偏偏还只能听自己的话,乐语就感觉很爽——不要误会,乐语并不是什么心理变态,这是无产阶级成功反抗统治阶级而产生的愉悦之心,是合情合理的心情。

        总而言之,乐语至少不用担心剑主对自己产生什么非分之想。

        青岚,稳。

        内忧解除,乐语也要着手处理外患。

        他坐在书桌前,拿起琴月阳亲手写的教案,开始为自己的第一堂课做准备——

        主标题:《银血的覆灭》

        副标题:《关于荆正威主义的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