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你有种就杀了我在线阅读 - 第306章 皇帝的同学

第306章 皇帝的同学

        没能在进学院之前将衔蝉尘尘脱裤子打一顿屁屁,或许会成为乐语挥之不去的遗憾。

        虽然他早就预料到那一天将他盛装打扮成一朵绽放黑玫瑰的女孩子们来历非凡,但在校门口看见她们走下车,依旧让乐语心里咯噔一下,直接钻进人群里跑掉了。

        逃跑是没有意义的,他知道。如果她们也是皇院学生,那他们迟早会再见面——特别是琴乐阴那一头红发简直是黑夜里的萤火虫,岂能是他想隐藏就隐藏?

        剃光头?还是说将头发染回去?

        乐语一边在心里权衡‘女装丢人’和‘光头丢人’的孰轻孰重,一边提着行李箱穿过坠星湖,来到教室宿舍区。

        在寻剑争位里,有两个绝对安全区,一个是学生宿舍区,一个是教师宿舍区——如果连睡觉都得警惕有没有人袭击,那这个就不是游戏,而是一场大逃杀了。

        当然,虽然说是安全区,但平时也得多加警惕,哪怕别人杀了你他也会被处死,但你也已经死了——道理是在你这边,但对大多数人而言,命只有一条。

        在半个多月前找拜狱探讨辉耀未来与国家大事的时候,乐语就已经逛遍皇家学院踩点,重点侦察了这两个安全区。

        有一说一,学生宿舍不怎么样,大套间,房屋老旧,床位不多,非常符合乐语上一世的大学宿舍形象,但入住率倒是不高。

        毕竟绝大多数皇院学生都会选择在校外住房,又或者直接就是本地土著,只有穷苦外地学生才有资格申请校内宿舍。

        而就算是这样,学院也会多番审核,像外貌比较好的学生直接推荐给包吃包住的兼职店铺,有一技之长的分流到家教行业——请皇院学生辅导自家孩子学习是炎京土豪的潮流——只有极少数完全没有营生能力的残渣级学生才有可能薅学院的羊毛。

        相比之下,教师宿舍就称得上是‘福利’:单人套间,独立卫浴,全套家具,甚至还有先进的喷淋花洒——琴府都没有——哪怕是洗衣服都可以花钱请阿姨,乐语在学院里的生活不会比琴府差多少。

        乐语的教师证、钥匙以及各种所需物品早在几天前就送到他手上,他看了看钥匙上的便条。

        “乙二一……”来到乙栋二楼一号间,乐语正用钥匙开门的时候,正巧旁边的房间开门了。

        “早上好。”

        一个头发灰白的年轻男人从里面走出来,一边锁门一边笑道:“你是新来的……疾刀课老师吗?”

        乐语微微一怔,才意识到皇院现在已经没有教导主任和疾刀课老师了。

        “不是,我是选修课教师,有幸获得校长的邀请可以在皇院里授课。”乐语说道:“估计会在这里住半年,这半年里我们就是邻居了。”

        他打开门后放下箱子,朝灰白发男人伸出手:“初次见面,我叫琴乐阴。”

        “你好。”灰白发男人跟他握手:“古学课讲师,魏卫微。”

        他们不约而同都将视线集中在对方的发色上。蒙尘般的灰白色,鲜血般的赤红色,他们心里各有所思,但明面上对视一笑,魏卫微说道:“待会就是开学仪式,你何不跟我一起过去,免去在一群陌生人中孤独无言的尴尬?”

        乐语欣然答应,进去将行李箱放下,便跟着魏卫微一起往大演武场走去。路过坠星湖的时候,魏卫微踢起一块小石片,往坠星湖里打水漂,笑问道:“不知琴老师打算开设怎样的选修课?”

        乐语看着跳了二十几下直接穿过坠星湖的石片,说道:“讲些有的没的。”

        “有的没的?”

        “你从我口音也听得出来,我是东阳来的。对于皇院学生来说,他们对东阳肯定都比较陌生,就算知道也肯定没我知道的多。讲一下东阳区的政治制度,讲一下银血会的运作体系,半年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那最后一任银血会会长的荆正威的崛起与覆灭,在你的教学大纲里面吗?”

        乐语看了一眼魏卫微,摇头。

        “我没有教学大纲。”

        “请你务必讲讲这个课题。”魏卫微眨眨眼睛:“他创办的《青年报》一直是我的必读刊物,在他消失后,《青年报》感觉也没那股嬉笑怒骂战天战地的精气神了。”

        “我会考虑的。”

        说话间,两人已经来到大演武场。此时大演武场上已经站满了学生,早晨的太阳辉光落在演武场里仿佛变成一道道流光金河,学生们毫不在意地宣泄自己的精神力,光晕变幻无方,天地都开始扭曲了。

        忽然,有几十位学生一同发力,制造出一只咆哮的流光巨虎,发出滚滚骇人音浪。但其他学生也不是盖的,纷纷合力制造出光之幻象,一时间金雕与巨虎齐飞,剑仙与刀王一色,激烈得仿佛世界崩灭。

        乐语看得微微挑眉,虽然他早就对皇院学生有所耳闻,但没想到在开学仪式就能看见这些学生随手组织出‘群体光爆’。

        ‘群体光爆’分为‘幻光’与‘战光’,幻光用于民用戏剧领域,可以在舞台上制造出各种惊奇光效,虽然乐语不爱看戏,但偶尔远远惊鸿一瞥,感觉舞台战斗光效也称得上是‘横推万古’‘斩破日月星辰’的史诗级别了。

        而‘战光’,就是制造出有实际破坏力的光爆幻象,往往只用于军用领域。然而就算是军队,也不是每个军队都会战光技术,每一道实用战光不仅需要几代人的迭代,更需要精锐兵员的操作,像和阳军这种被资本主义腐蚀烂的垃圾军队就显然是不会战光。

        因为古典战光需要同步数千乃至上万人的精神力,因此战光的发动时间往往需要以小时计算,但一旦发动就几乎无人能挡,陆地神仙来多少杀多少,要塞坚城有多少推多少,然而若是被炮火洗地一样得扑街——时代变了!

        然后边境军又发现如果小型精锐铳械部队用出战光,可以极大加强群体射程和子弹威力,因此大军战光是没落了,但光之狙击队崛起了——时代又变回去了!

        这些皇院学生能轻而易举用出战光,哪怕最大同步数量只有几十人,但也意味着他们已经有资格在边境军加入精锐远程部队了。

        “他们要遭殃了。”魏卫微叹了口气。

        说时迟那时快,皇家学院的中央塔楼忽然爆亮,绽放出一轮光环,与此同时大演武场上空的光幻刹那间一扫而空,转而化为几百柄高悬光剑,直勾勾地钉向所有搞事的学生!

        啪啪啪——

        光剑如同一个个巴掌打向学生们的脑门,将他们拍得捂头痛呼,其他只看戏没动手的学生们都幸灾乐祸大笑起来。

        乐语微微挑眉,看向那座刚才绽放光芒的白金色塔楼:“那座是……”

        “白金塔,精神塔,观星楼,又或者你可以喊它的正式名字——校长办公室。”魏卫微说道:“很惊讶吧?刚才那轮惩罚所体现的力量,已经远远超出登峰造极境的能力了……但如果告诉你,这是校长借助精神海的力量做到的,或许你就没那么惊讶了。”

        “精神海?”

        “皇家学院你所能踏足的每一个地方,都有精神海的存在。”魏卫微说道:“传承千年以上的学府,不知多少学生志士在这里读书演武,他们澎湃的精神烙印早已深深沉淀在这里的一草一木一土里。”

        “你可能听说过这样的说法:历朝历代政变大乱,都没人敢来骚扰皇家学院。除了因为他们尊敬这座学府,更因为光是校长一人就拥有抵抗外敌的能力——借助白金塔与精神海,每一任登峰造极境的校长都能以一敌万的能力。“

        乐语心念一动,不过没说什么,跟着魏卫微来到教师区域。当他们靠近的时候,其中一位老者看了一眼乐语的红发,冷哼一声:“又来一位新人。”

        ‘又’?乐语注意到有好些人都用异样的目光审视自己,他静静站在一边没说话,心知寻剑争位已经开始了。

        毫无疑问,以选修课教师身份进入学院,是最理想的潜入方式,其次就是大龄转学生,再其次是饭堂厨师之类的杂工。

        但如果说到隐蔽性,那毫无疑问是杂工最容易隐蔽,其次学生,而新教师几乎是一出场就暴露——新教师太显眼了,特别是来了一位又帅又好看的教师,有心人只要前后对比一下就能找出谁是新来的剑鞘。

        只是大家对寻剑争位毫无概念,执剑人也没放出任何资料,因此四卫在权衡之下,依然为乐语准备了地位更高的教师身份。

        隐蔽性与学院地位,哪个对寻剑争位有更好的辅助效果,在游戏正式开始之前都没人知道正确选择,大家都只能靠赌。

        暴露其实也没所谓,寻剑争位选择的地点是学院,其实已经是限制了战斗的烈度——在这个充满年轻气盛整天幻想拯救世界的学生群体的地方,你敢动手,就等着被几十个精壮小伙子淹没吧。

        而能够将武力投放到皇院任何一处的白金塔校长,也侧面证明了这一点:任何学院内发生的重大恶性事件,都会遭受校长毫无保留地打击。

        乐语心想执剑人会不会就是校长,但转念一想不可能——如果校长就是执剑人,那他根本隐瞒不下去,大家明眼都看得出来,太明显了。

        更有可能的是,执剑人是知道皇院的特殊性,也断定白金塔校长可以有效遏制寻剑争位的战斗烈度,所以才选择在皇院举行游戏。

        说起来,乐语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的剑主是谁,他通过奈瑟之心问过钧座,钧座说等他即将看见寻剑者才会告诉他名字。

        “魏老师,可以为我介绍一下各位学院栋梁吗?”

        魏卫微点点头:“刚才说话的老者是副校长兼近卫系导师,授课《耀石机械学》,铸颜老教授;他旁边是天辉系导师,授课《行政学与政治学》,颜伊教授;另外一边那个戴着墨镜的男人是天灾系导师,同时也是战法总教练,楼银海教授……”

        就在乐语认人的时候,忽然一道霞光从白金塔飙升而起,跨越百米距离跳到大演武场上的主席台上,轻飘飘踩着一条金光丝线落地,露出里面的人影。

        那是一位华丽、精致、充满野性的老人,穿着没有丝毫皱褶的紫金衣袍,白发长须全部拉直柔顺得如同天边的云朵,脸上每一丝皱纹每一道斑点都恰到好处地契合那张威风凛凛的脸庞,腰背挺直绑腰束腿,充分勾勒出藏在衣服里面的壮健身躯。

        岁月没有带走他丝毫傲气,他反而将岁月冠以荣耀。

        “那就是我们的现任校长,茶欢。”魏卫微笑道:“是不是不太像校长,反倒像是随时准备去砍人的战士?”

        “有一说一,确实。”乐语忍不住点点头,心里头一次觉得,如果老了之后可以变得跟茶校长一样,那老之将至也变成一份优雅的等待。

        啪。

        老校长茶欢一跺脚,整个大演武场都震了一下,顿时静得只剩下心跳声和呼吸声。

        “第一,欢迎大家回校。”

        “第二,你们知道我要说什么废话。”

        “第三,所以我就不说那些废话了。”

        沉默片刻后,学生们顿时爆出如山倒海的欢呼,而教师们对此似乎都颇有微词,就连乐语旁边的魏卫微都叹了口气:“校长好歹压一下这群崽子的心气啊……”

        “另外,我还有一件事,或者说有一位同学需要跟你们说一件事。”

        老校长看向学生群:“有请夜魇系耀石炼金专业,三年级生,夏双鲤小姐。”

        “来了!”

        一位风姿卓越身材高挑的少女从学生序列里出来,昂首挺胸跑向主席台,快要到的时候直接运用凌虚步伐跳上去,转身朝学生们挥挥手,运用合气战法大声说道:“各位早上好,我叫夏双鲤,也是双鲤火药同好会的会长,不过我现在的介绍你们都可以忘掉了,那一点都不重要。”

        “我有一个坏消息,和一个好消息。先说坏消息,就在过去两年,我的堂哥、堂弟、大伯、二伯以及林林总总十几位亲戚都死了,虽然与大家无关,但我希望大家可以为他们默哀三秒钟。”

        大家听得浑身一震,一上来就说死讯是什么操作?

        三秒钟过后,她又接着说道:“说完坏消息,接下来是好消息。因为我的亲戚们都死了,所以我最豪贵那位亲戚的遗产继承权就落到我头上了。为了继承这份伟大遗产,我不得不抛弃我用了二十多年的姓氏,将自己的名字写进那份最古老的族谱……”

        “现在,我的新名字是,明双鲤。”

        明双鲤……

        明……

        明!?

        “对,你们没听错也没想错。”明双鲤摊开双手说道:“站在你们面前的,是辉耀皇位的继承人之一,辉耀皇庭双鲤宫的宫主,圣剑辉耀的未来拥有者,明双鲤!”

        “但是,但是,”她双手虚空往下压了压:“除了我以外,辉耀皇室还有六位正统继承人。巧合的是,我这六位姐妹,因为相同的原因,都在皇院里读书求学。”

        “也就是说,辉耀皇帝的所有候选人,就在此时,就在此地,与大家拥有共同的身份。”

        “现在,开始欢呼吧!”明双鲤双手往上一抬,朗声笑道:“无论结果如何,你们都将成为下一任辉耀皇帝的同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