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你有种就杀了我在线阅读 - 第305章 我这么大一个琴乐阴呢

第305章 我这么大一个琴乐阴呢

        「姓名:琴悦诗」

        「系别:近卫」

        「年级:一年级」

        「学籍号:……」

        一大早琴悦诗就弹起床,收好自己的学生卡,整理好书包,挑选好自己今天要穿的衣服,心里居然有股莫名的兴奋。

        她也不是没上过学,只是玄烛郡的文院军院也就那样,跟皇家学院相比,虽然都是国学,但两者的差距跟北大与北大青鸟差不多。她上学只是为了经营人际关系以及跟荆正武谈恋爱,重点根本不是上学。

        放在以前,她对皇家学院可能也没那么在乎,但是在武道社训练的半个月里,她除了认识到像千学姐那么优秀的皇院学生,也认识到许多‘复读生’——有很多人在入学试落榜后并没有放弃,而是一年接着一年考。

        皇院规定,每一个人都可以考三次入学试,不限年龄,只限次数。复读生们一边在炎京打工生活,一边为入学试做准备,而他们的准备超乎琴悦诗的想象。

        比方说,入学试有三天,他们真的会分析哪一天天才多,哪一天卷子简单;有些人考了两次入学试没过,根本不敢参与第三次;琴悦诗甚至看见有三十岁的复读生,孩子都已经会打酱油了。

        在演武休息的时候,琴悦诗就在旁边静静聆听他们的故事,有的人是全家被陷害,唯一的出路就是入学皇院以图复仇;有的人父母都是皇院学生,如果自己没考进学院根本不敢回去见父母;有的人就是单纯仰望皇院的威名,不入皇院不罢休。

        在东阳的时候,琴悦诗跟绝大多数人一样,认为钱就是一切的主宰,银血是他们的身份象征,也是他们的毕生追求。

        直到来到炎京,认识更多不同的同龄人,她才发现,原来这个世界还有很多凌驾于金钱之上的追求。活在这群宛如初升朝阳的年轻人之中,琴悦诗的思维也逐渐开始产生变化。

        见识过太多尔虞我诈,甚至在家里都得勾心斗角的琴悦诗,很难不被这种纯粹的热血所感动,不被他们向往的荣耀所吸引。

        而能够入读辉耀至高学府,传承两千余年,漫步于猛将武柱较量过的练兵场,驻足在忠臣名相辩论过的大课室,传承无数贤人俊杰留下来的精神遗产,就是学生最大的荣耀。

        直到此刻此刻,她才意识到,琴乐阴让她能免试入学,这份付出到底意味着什么。

        或许,谋杀好友荆正威,被人追杀到家里,不得不穿成一朵黑玫瑰在大街上摇曳风姿,就是其中的代价。

        琴悦诗收拾好心情去大厅吃早饭,发现两位兄长都在。她坐下来,主动说道:“早上好。”

        “好。”

        她看了看琴乐阴,发现他今天穿得风流倜傥,俨然就是英俊迷人的赤发白雪君,两天前的绷带已经全部拆了:“你伤势都愈合了吗?还有大碍吗?”

        “没有。”

        她啃了口包子,问道:“还会有人袭击我们家吗?”

        “不会。”

        吃着吃着,琴悦诗下定决心。她知道自己与琴乐阴的感情再也无法愈合如初,但若说要她报仇又不可能——在荆正武的死亡里,荆青蚨和荆正威才是主凶,她大哥在法律上连帮凶都算不上。

        琴乐阴送给她一个有陷阱的吊坠,荆正武打开了吊坠陷入昏睡导致错过逃跑机会,相比之下,她自己才是令恋人死无葬身之地的直接原因……与其说琴悦诗痛恨大哥的无情,还不如说她憎恨自己的无能。

        然而除了这件事以外,琴乐阴就没什么缺点了,要钱给钱,想去哪去哪,从不约束她的行动,更不命令她去做什么事,还让她免试入学皇院。

        恨意与感激在心里互相交织,琴悦诗深吸一口气,放下包子看着琴乐阴说道:

        “哥哥,谢谢你。”

        琴月阳眨眨眼睛。

        正在吃炒面的乐语身形一滞。

        他看见琴悦诗那忐忑不安又隐隐有所期盼的眼神,顿时明白了什么,直接转头朝着地面:

        “呜哇——”

        “呕——”

        “咳咳咳——”

        乐语稀里哗啦地将刚吃下去的早饭吐出来,琴悦诗看得目瞪口呆,琴月阳连忙拍了拍乐语的背部让他吐得舒服点。

        等呕得差不多了,乐语拿出手帕擦了擦嘴,说道:“那个,三妹,我说我不是针对你,你信吗?”

        “我吃饱了!”

        琴悦诗直接站起来拿起书包就要走人,她现在几乎快要气疯了,心里那些许感激之意更是一扫而空——我说话有那么恶心吗!?你至于直接吐吗?憋着都不行吗!?

        乐语哎了一声:“三妹你等等,过来过来。我听说炎京的传统是,学生上学第一天要发红包祝福……”

        他掏出自己的钱包,从里面拿出一枚金圆放到琴悦诗手上:“祝你学业进步,邂逅幸福,俗话说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早点找到新恋人,忘掉心里那个他……”

        琴悦诗满脸黑线,但拿琴乐阴的钱她是毫无压力的,收走金圆便走,乐语问道:“你这孩子,大哥现在给你钱,你是不是该说些什么?”

        “还有吗?”琴悦诗再次伸手。

        看见琴悦诗这副得寸进尺的人渣姿态,乐语顿时安心下来了,“还有还有,对了你等等,我也要跟你一起出去。”

        琴悦诗微微皱眉:“我要去皇家学院,你跟我顺路?”

        “顺路,非常顺。”乐语麻溜地吃了几个包子,朝工具人弟弟说道:“那家里的事接下来就交给你了。”

        乐语没有说期限,但琴月阳很明白这句话的份量——或许是半年,或许是从今以后。

        “我明白了。”

        “你小心点衔蝉尘尘,商会那边你多跟诗家商量别被统计司坑了……哎!三妹你等等我!”

        乐语提着一个大箱子跟上琴悦诗,琴悦诗有些奇怪他为什么拿这么大的箱子,但刚才乐语实在太气人了,她不想跟他说话。

        两人离开喧哗胡同,朝着耀钟楼方向前进,走到大街上汇入到早上的人流里。许多朝气蓬勃的年轻学生挺直腰背走在大街中央,行人小贩纷纷为他们让路,暗道这群未来的辉耀栋梁终于用光假期余额要上学了。

        琴悦诗和乐语也混在其中,跟着这些人一起走,琴悦诗感觉心里的郁闷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难以言喻的兴奋与期待,而这份喜悦在看到皇院校门的那一刻达到了顶峰。

        “哎?”她忽然发现自己大哥还在:“你还没走吗?”

        “都说顺路了。”乐语打了个哈欠:“怎么,有家长送你上学还不好吗?还是说有我这样一个大哥让你觉得很丢人?唉,孩子大了开始嫌弃亲人了……”

        这下子琴悦诗是真的露出嫌弃脸了,赶紧加快脚步想甩开这个丢人兄长。

        校门口是需要通过学生卡才能进去,琴悦诗掏出早就准备好的学生,听到一声悦耳的‘哔’声穿过去,心想这下子总算能解脱了。

        然后她回头一看。

        “哔卡过关。”乐语掏出一张卡,轻松穿过校门关,笑着朝目瞪口呆的琴悦诗挥挥手:“别站在这里挡道啊,虽然我知道你很惊讶,你一定会感叹这世上居然还有这么好的大哥,要跟到学院里照顾妹妹……”

        “你,你,你!”琴悦诗都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了:“你为什么——”

        哔——

        随着数声嘹亮的喇叭声,校门口忽然驶来了好几辆高级黑色轿车。车门打开,走下几位青春靓丽沐浴着辉耀阳光的年轻少女,其中一位似乎还是学院里的风云学生,不少学生看见她顿时鞠躬大声问好‘双鲤会长’。

        “什么家庭啊……”琴悦诗也不禁惊讶起来,跟东阳区你有车就能开不一样,想在炎京里开私家车那得是朝廷重臣或者皇室贵胄。

        不过她也就惊讶一下,炎京里的达官贵人太多,她去武道社都能遇到几个。相比起来,为什么琴乐阴也能进入学院才是她目前急需了解的事——

        “哎!?”

        琴悦诗环顾四周,根本没看见红头发的人。

        人呢?

        我这么大一个琴乐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