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你有种就杀了我在线阅读 - 第301章 威胁

第301章 威胁

        乐语曾经想过辉耀四卫的钧座是何等模样:苍老的老者,阴沉的中年人,心怀天下苍生的朝廷大臣,默默无闻的藏书馆管理员……他们执掌辉耀影子里最阴暗的情报机构,参与过无数历史事件,知晓许多不为人知的秘闻,简直是后世地摊文必定提及的神秘组织。

        放在前世,应该可以跟‘骷髅会’、‘共济会’、‘罗斯柴尔德家族’一较高下。

        他曾想象过与礼卫钧座相见时是何等场面:月黑风高杀人夜,钧座夜半虚前席,劝君更尽一杯酒,与尔同销万古愁……总而言之,那一定是将遇良才棋逢敌手,历史车轮滚滚前进的画面。

        乐语认为自己与钧座相见是迟早的事,毕竟他都当剑鞘了,一个不小心就可能成为新皇的亲信奸臣,这种资历还不值得组织boss多多跪舔?

        虽然说辉耀四卫的体系是一对一单人辅导,互相之间不知道大家的身份,宛如在炎京里玩狼人杀,但作为权力顶端的钧座,总得要跟核心下属有所联系,不然怎么安排学习强国之类的任务?

        这个世界又没有微信或者千里传音。

        因此在知道直属行走这个职位,乐语还以为这是一个能得知钧座真实身份的机会,心想着要不要顺手将钧座真实身份卖给白夜——除了是想日行一善外,乐语不得不承认衔蝉尘尘说得对,死一个人多一个位置嘛,说不定他也能趁机成为新钧座呢?

        到时候就能超额完成任务,复刻荆正威在玄烛郡的操作,在辉耀四卫与白夜里应外合,半年之内颠覆朝廷,三年之内立宪改制,五年之后急流勇退回东阳退休给青岚画眉……别的不说,造自己反这个操作,乐语还是略有心得的。

        他是万万没想到,辉耀四卫居然能超越时代地,创造出远距离信息交流软件。

        虽然可能只能在炎京内使用。

        虽然可能无法即时通信。

        虽然可能只提供一对一通讯服务。

        但对于辉耀四卫这种崽种组织而言,奈瑟之心复制品这个隐蔽、远距离、并且可重复认主的通讯能力,恐怕比它的特效更有意义。

        情报传递的及时性、隐蔽性,在任何时代都意义非凡。比方说如果乐语和青岚分别有一个奈瑟之心,当乐语被琴乐阴拦路打劫的时候,乐语就可以喊一百多个大汉过来给琴乐阴一点颜色瞧瞧……

        拜狱在遇见绷带刺客的时候,恐怕就已经通知钧座快快护驾,但绷带刺客实在太快了,钧座派来的统计司只能起洗地的作用。

        奈瑟之心肯定没有这个通讯功能,多半是辉耀四卫在制造复制品的时候,添加了一点特效,令复制品之间可以互相联系,而这个秘密就成为钧座在不出面的情况下也能控制下属的手段。

        科学无国界,技术应该为全人类服务,乐语已经打算想办法找钧座借(劫)几个奈瑟之心研究,求(囚)钧座说出通讯的秘密,组建他的辉耀电信移动联通帝国!

        怪不得辉耀四卫如此隐蔽,乐语听闻过刺客组织首领是美少女,也听闻过白夜首领是辉耀皇子亲自造反,但从未听闻辉耀四卫的钧座情报——甚至就连钧座这个词,外人也无法得知。

        钧座天天用奈瑟之心跟下属网聊,下属哪可能知道对面的钧座是抠脚大汉还是萝莉少女嘛!

        而且奈瑟之心复制品还能切换主人,乐语感觉这哪里是给成员发一个复制品,明明是给每一个复制品发一个工具人。

        重要的是人?不,是生产资料!

        把玩了奈瑟之心复制品好一会,乐语终于有闲心抬起头——此时衔蝉尘尘抱着猫坐在椅子上,像是浑身炸毛的猫一样瞪着乐语,肥橘猫撒娇卖萌地露出肚皮让他揉,看得出它很明白如何给铲屎官一点舔狗。

        “擦过手了?冷静下来了?”乐语说道:“可以谈工作了吗?大家的时间都很宝贵。”

        照夜白连忙抱住衔蝉尘尘的脑袋,诗怀风唉声叹气,但衔蝉尘尘倒没乱动,只是一脸恶毒地盯着乐语:“我刚才知道,你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

        “看得出来,你是一位铁血孤儿,所以敢肆无忌惮用血亲来威胁我,毕竟你从来没被人爱过。”乐语悠悠说道:“我除了保证会将你关在地下室弹弟弟弹到死,我还能怎样威胁你?威胁不了。”

        “虽然他们在我心目中的地位也就那样,但很显然你会认为这是我在掩饰;我也可以说我可以随时通知钧座来处罚你,但如果你动手的话,显然不会让我抓到尾巴;更重要是,我一般将我得罪狠的赶尽杀绝,但你显然有底气在我面前装逼……”

        “归根究底,他们太弱了,而我也没强大到足以在任何时候都能保护他们。你很清楚这一点,所以你在期待我的无能狂怒?又或者在我心里种下一根不安的刺?那恐怕让你失望了。”

        “尽管放马过来,就让我看看狸奴你的手段,看看你是否能承受我的报复。但琴家三兄妹也不是什么普通人,说不定你还会有惊喜。”

        衔蝉尘尘还想说什么,但此时照夜白紧紧抓住了他的肩膀。

        “谢司长在看着你。”她一字一顿说道:“你越界了。”

        在已知情况下陷害四卫已经是过错,威胁家人更不必多提。衔蝉尘尘是义卫不可或缺的成员,但并不意味着他就能任意妄为。

        衔蝉尘尘冷笑道:“越就越了,我现在啥都还没做,难道司长还会——”

        就在此时,乐语和衔蝉尘尘同时身体一颤,然后乐语露出微笑,衔蝉尘尘则是一脸愤怒。

        “这是你的提议!?”

        “哎呀,我也不知道钧座真的会接纳我的建议嘛,钧座真是太好了,此生无悔四卫人,来世愿生辉耀国……”

        “琴!乐!阴!”

        “快快过来,作为惩罚而言,我的要求实在是太轻了。”

        乐语拍着大腿招呼衔蝉尘尘过来,衔蝉尘尘气得浑身发抖,手脚冰凉,都站不起来了。诗怀风和照夜白迷茫地看着他们,不知道他们在搞什么。

        然而他们只要看见乐语奈瑟之心的通信记录,就会知道这奇怪一幕发生的缘由:

        「红乐:义卫行走衔蝉尘尘威胁我……作为道歉,我希望他过来让我摸下脑袋。」

        「钧座:准。」

        天知道义卫钧座和礼卫钧座为什么能这么快商量好,又或许这个惩罚实在太微不足道了,所以就随口答应下来。反正,衔蝉尘尘最后还是一步步走到乐语面前,不情不愿又满脸委屈,活像是被喊去老师办公室的孩子。

        乐语笑道:“狸奴乖,摘下帽子,不然手感不好。”

        衔蝉尘尘气得脸都变成小苹果了,但他终究还是摘下帽子,露出毛绒绒的小脑袋。

        “小狸奴,白又白,两只耳朵拎起来,”乐语一边揉他的脑袋,一边伸手捏他的小脸,哼着曲儿:

        “割完动脉割静脉,一动不动真可……爱。”

        衔蝉尘尘浑身一震。

        他娇嫩的脖子,被五根修长的手指紧紧抓住。

        “我只需要轻轻一捏,你就死了。”乐语低着头在他耳边说道:“谢司长也好,钧座也好,谁都救不了你。”

        衔蝉尘尘瞪大眼睛,他刚要说话,就被乐语猛地一握脖子,一口气喘不上来,所有话都吞回肚子里。

        乐语酒红色的长发垂下,遮蔽了外界的视线,制造了一个只有他们两个对视的秘密环境。

        衔蝉尘尘看到的,是一双无悲,无喜,无怒,无恨的眼睛,宛如一汪冰湖,终年结冰,从不融化。

        “我不知道你这张可爱小孩子的人皮下面炖着怎样的心情,我也没兴趣知道你受过多少苦难。那些与我无关。”乐语轻声说道:“正如我刚才所说,我一般都是将仇人赶尽杀绝,所以我从来没有仇人。”

        “如果非要有,那我希望是聪明的,知情识趣的,拥有挑战价值的对手。至少,他要知道什么叫‘畏惧’。”

        “你犯的第一个错误,就是以为我会让你犯第二个错误。”

        “这次,我找钧座打小报告,获得了一个可以捏住你脖子的机会。至于我还需不需要找下一次机会,就看你说的第一句话,符不符合我的美学了。”

        “如果可以,我不希望你的最后遗言是‘你杀了我你也会死’这类无聊又愚蠢的话。”

        乐语稍微松开捏住衔蝉尘尘的手,让他能透气说话。

        狸奴喘了几口气,紧紧盯着乐语,说道:

        “你是我的劫。“

        乐语微微挑眉:“我并不是第一次听到这句话。”

        “如果你在寻剑争位里输了,那踏出学院那天就是你的死期;如果你在寻剑争位里死了,我会刨你的坟将你骨灰都给扬了;如果你赢了,那我就会消失。”

        “明智的决断。”

        “你是真的不为拜狱的死亡而哀伤,你也真的不重视你的弟弟妹妹。与其说你想保护他们,还不如说你只是想拿我来爽一下——你只是在寻找一个正当理由来宣泄自己的疯狂。你跟我一样,都只是恰好披着一张好皮囊罢了。”

        乐语微笑道:“是吗?但我不正是为了他们而威胁你吗?”

        “寻找理由去欺压别人,这种事我做的比你多多了。”衔蝉尘尘冷声说道:“别人笑我,我真的愤怒吗?如果连这都愤怒,我早就活在怒火里跨越七情劫了。比起愤怒,借着冠名堂皇的理由欺压别人才是我的快乐源泉。”

        “你也一样,琴乐阴。你只是找机会表现你的宁折不弯,你的嫉恶如仇,你的骨气,你的骄傲……欺负你的,十倍奉还;威胁你的,先下手为强。”

        “但你根本不是为了保护亲人。我不怀疑你这条疯狗会拧断我的脖子,哪怕结果是你们三兄妹都要被义卫追杀到天涯海角……在这个人人都得委曲求全的世界里,唯独你能挺直腰背活着,你是不是很享受这种优越感?”

        乐语微微挑眉。

        冰血体质的副作用不少,比如他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生气,比如他欺骗不了自己的内心。

        他不得不承认,在欺压衔蝉尘尘的时候,他确实有几分愉悦感。

        他的确没有因为衔蝉尘尘威胁他而愤怒,愤怒这种负面情绪早就直接从他体内移除了。就像玩游戏一样,他感觉自己的怒气槽满了,所以就放个大给衔蝉尘尘一点颜色瞧瞧。

        如果真要保护琴家兄妹,他的正确方法应该是稳住衔蝉尘尘,然后找机会将他给暗杀了,那才是一劳永逸。

        但衔蝉尘尘不知道,他的「死而替生」足以保证他在杀人之后,只要主动献身成仁,死替一个义卫行走,就能保护琴月阳和琴悦诗。

        所以,乐语并没有选错,而是他无论怎么选,都是正确的选择。

        他只是选了自己最爽的那一条。

        忍一时越想越气,退一步越想越亏。

        「死而替生」可不是装猪的工具,而是打脸的底气!

        “说完了吗?要交卷了吗?”乐语轻声说道:“那我要打分了哦。”

        狸奴冷笑道:“你不是怕我对你家人下手吗?好,你妹妹要入学皇家学院,我胆子再大也不会向辉耀门生下手;在你参加寻剑争位后,代表你负责榜单事务的,除了诗怀风,你弟弟也可以参与其中。”

        “我这里还有一个义卫门徒的名额,我可以直接推荐你弟弟。成了同卫门徒,再加上负责榜单事务,我也绝不可能对他动手,就不知道你敢不敢了。”

        “听起来不错。”乐语笑道:“如果琴月阳能马上获得一枚新的奈瑟之心,可以加很多分哦~”

        衔蝉尘尘闭眼想了十几秒,说道:“一个月内。”

        “不错,真不错,没想到你人虽小但资源是真不少。”乐语笑道:“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从我劫生心中开始,你我之间就绝无调和的可能,要么是你死在炎京,要么是我离开炎京。”狸奴冷静说道:“我只答应不伤害你家人,但你若是在寻剑争位里失败,你想过自己的下场了吗?”

        “我保证,我想过的下场,比你想的要精彩得多。”乐语捏了捏狸奴的笑脸,他也没有反抗,似乎是打算在未来一次过算账。

        “而且我认为有第三个选项,比方说你被我关在地下室里……”

        “你大可试试。”

        “我会的。”

        乐语抬起头,看了一眼另外两位紧张的门徒,笑道:“我只是跟衔蝉督察聊了一下人生,现在已经和好如初了。”

        如初?

        你们还有什么初可以如?

        两位门徒心里不停吐槽,乐语则是低下头朝衔蝉尘尘伸出手:“作为相逢一笑泯恩仇的表示,握个手吧。”

        衔蝉尘尘别过头:“我从不跟疯狗握手。”

        乐语直接抓住他的手握起来:“我恰好相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