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你有种就杀了我在线阅读 - 第293章 好人有好报

第293章 好人有好报

        “当我认识你的老师秦孝时,他已经是礼卫行走。”

        黑暗的卧室里,拜狱点燃了一根香烟,闪耀的烛火刹那间照亮了他宛如磐石般厚重的脸庞。

        他看了看乐语,背过身子,毫无顾虑地用后背对着乐语,深深吸了一口,吐出黑暗中仍隐约可见的烟圈。

        “那时候我还只是一个门徒,而我的联络人死了,也就是我爹刚死了,所以我被分到秦孝手下。我以前见过你,但你肯定不会记得我。”

        在礼卫里,有门徒、行走、钧座三个位阶,门徒都是跟行走单线联络,相当于行走的属下,像诗怀风就是琴乐阴的属下。

        而行走之间也并不平等,像拜狱这种可以联系钧座的行走,地位自然就比琴乐阴高。

        但无论如何,礼卫绝大多数人都是见面不相识,这也是辉耀四卫隐藏同伴的最佳方式——保护秘密的最好方法,就是不让你知道秘密。

        这样就算有人被抓了,也顶多连累他的联络人,而更高层人物足以在这段时间里做出应对。

        乐语想了想,说道:“送报人?”

        拜狱微微一怔,笑道:“那是我其中一个身份。”

        琴乐阴年少时,曾孤身跟着秦孝到炎京,领取奈瑟之心复制品和学习间谍知识。那时候他已经能威胁父亲不要伤害弟弟妹妹,所以才放心来炎京进修,其心机深沉自不必提。

        乐语稍一回忆,就发现琴乐阴对年轻时的拜狱留有印象。

        “我爹在炎京还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不然也不能在礼卫里混出头,明面上的家业都是雇佣亲戚帮衬。他一死,那些亲戚就联合起来伪造欠据之类的东西,来我家分家产。”

        拜狱环视一周,将烟灰抖落到掌心里,继续说道:“我倒不在乎老头子的财产,只是我刚死了爹,那群人模狗样的亲戚就反转猪肚就是屎,我自然生气得很。”

        “初一见面,秦孝就发现我脸色难看,便问我发生了什么事。”

        “然后他用礼卫的力量帮你摆平了?”

        乐语脑海里浮现出‘拜狱遭亲戚排挤扔下一句你们别后悔然后礼卫出现当场打脸’的名场景。

        “没有,礼卫可不会帮助你解决家事。”拜狱笑道:“他问了问我的家族情况,然后建议我出钱资助家族里最穷的那些亲戚,让我暗示他们,我愿意带着大家一起发财,但我无法忍受那些白眼狼继续占我家便宜。”

        “我照着他说的做,第二天,那些受我恩惠的穷亲戚便帮我看门,将前来分家产的白眼狼全部赶跑。白眼狼骂又骂不过,打又不敢打——他们已经小有积蓄了,自然不愿意跟那些穷得光脚的亲戚拼命。”

        “然后我赶跑那些白眼狼,尽量扶持这些穷亲戚在我家混口饭吃。他们对我感恩戴德,虽然家业被那群白眼狼弄损失了一部分,但我也顺利继承了父亲的财富,家族也更加稳固。”

        乐语点点头:“富裕上层联合穷苦底层攻击心怀鬼胎的中层,非常狡猾但有效的阳谋。

        他在玄烛郡的计划,其实跟拜狱的做法相差无几——银血会会长联合底层白夜摧毁银血会,里应外合,自然无往不利。

        但这样做的前提,是上层愿意付出一定利益,并且愿意相信底层。只是很多时候,人总是不愿意付出利益,更不愿意相信别人。

        “狡猾的阳谋吗?”拜狱笑道:“当我将结果告诉秦孝的时候,他说,这叫做‘好人有好报’。”

        乐语眨眨眼睛,拜狱耸耸肩:“我不知道秦孝有没有教过你这个理论,但在礼卫里,他这个理论曾经盛行一时——因为他用他的成功,为自己的理论做了最漂亮的注脚。”

        “我对秦孝了解也不多,大多数都是从其他老行走里得知的。”

        “秦孝没有领路人,他起初只是一位天际孤儿,恰逢四卫在天际区的分部被连根拔起,他遇到落难濒死的行走。”

        “行走委托他传递情报,于是他远涉千里来到炎京,一路上做过短工当过乞丐甚至差点被人贩子拐走,但最终还是成功将情报送到四卫手上。”

        “虽然情报早已随时间流逝而失效,但他苦劳依然获得了四卫的认可——至少礼卫钧座认可了。钧座问秦孝,为什么愿意帮一个陌生人远涉千里送一份情报,你猜他怎么回答?”

        乐语说道:“因为这是男人间的承诺?”

        拜狱摇摇头:“他说,‘因为那个人一看就是大有来头,做这件好事肯定能获得好处,大不了就来炎京讨饭’。”

        “听起来很现实。”

        “毕竟他只是一位孤儿嘛。”

        拜狱的烟头熄灭了,乐语打开床头柜的抽屉,拿出一个从来没用过的杯子,拜狱道了声谢,倒下烟灰烟头,又开始抽第二根:

        “然后钧座就让他做了门徒。”

        “他在炎京学习,成长,甚至进了皇家学院。那时候老人都认为他一个天际口音的小乞丐肯定会被炎京人排挤,但出乎意料的是,他在同学间风评很好,甚至当过近卫系的首席——说一句他当时就是炎京炙手可热的风云人物,也绝不过分。”

        “在他成为朝廷干员后,顺利完成了礼卫的许多秘密任务,以最快速度成为一名炎京行走——你也知道,炎京行走和外区行走是不一样的,就像我可以联络钧座,但你不能。”

        乐语表示明白:“你好厉害哦,我好羡慕哦,真希望我有朝一日能取得跟火狱行走一样大的成就,比心心。”

        “谢谢。”拜狱云淡风轻地承受了乐语阴阳怪气的夸张:“在当时的四卫里,秦孝都算是一个特殊人物。你也知道,朝廷百官有派系之分,利益交织根深蒂固,有时候一站队就是一辈子,秦孝通过四卫的路子加入了其中一个派系。”

        “一般炎京小官,要么低调行事积累资历,要么高调行事邀功请战,而秦孝两者都不是,或者说他两者都是。”

        乐语有些疑惑:“什么意思?”

        “他高调广交好友,但从不干涉朝廷大事。”拜狱笑道:“还记得你来炎京的第一站同船渡口吗?在十几年前,那里虽然也是渡口渔村,但附近可荒芜得很,周围都是烂泥地,可没有你看见的鱼乡雨景。”

        “秦孝最喜欢做的事,就是提上一些毫无营养的民生小事,然后调查主管部门官吏的爱好,故意迎合以成其事。”

        “比方说他想将同船渡口发展起来,首先就要通路,这事得靠工部交通司来负责。于是他刻意接近交好交通司司长,哄开心了就提起这件小事。本来就是日程表上的事项,交通司司长自然允诺。”

        “待路修成,秦孝就鼓动村民自发做个锦旗,雕个路碑来歌颂交通司司长的功绩。秦孝还带交通司司长去同船渡一趟,遇到的百姓无不感恩戴德跪拜称谢。”

        “交通司司长有面子,他跟秦孝的关系自然更好了。”

        “就是这样,在朝廷诸公为天际区问题上互相攻击的时候,秦孝在底下默默交好办事部门的官吏。他外貌好,处事圆滑,又有同学四卫人脉,要求办的事也是职责范围内的民生小事,只是因为与其他部门合作不顺所以才拖拖拉拉搁置下来,有了秦孝这个‘润滑油’,炎京这个老锈机器便再次齿轮咬合般运作起来。”

        “与此同时,秦孝也为自己编织出一张庞大的关系网,许多困难任务到了他手上,他只要找朋友喝喝酒,就能得到想要的情报。而他也逐渐进入朝廷大臣的眼中,有资格参与最高层的政治博弈。”

        虽然拜狱说得很简单,但乐语似乎能通过这只言片语看到一个朝气蓬勃八面玲珑的年轻官员——调查爱好,迎合他人,调和全局,说起来简单,但其中有过多少委屈、多少白眼,又岂是他们这些局外人所能知晓?

        像乐语这种眼睛里留不得眼屎的人,看见讨厌的人要么躲开要么打死,怎么还可能‘调查迎合他的爱好’?

        那么秦孝就没有讨厌的人吗?

        怎么可能没有。

        所以,能将讨厌的人变成自己的朋友,真的是一项很厉害的本事。

        “钧座对秦孝的工作能力感到惊奇,因为在四卫里,名气、效率、人缘这三者,最多只能同时有两项。”

        “名气大、效率高、人缘就不会好,名气大、人缘好、效率就绝对不高,效率高、人缘好、名气就绝不能大。而秦孝打破了这个常识,四卫高层自然也好奇他有没有什么间谍秘诀。”

        “秦孝也没有敝帚自珍,他写了一本小册子,简单描述了一下他的方法理论。红乐,你知道他的理论核心观点是什么吗?”

        乐语平静地陈述道:“「好人有好报」。”

        拜狱点点头:“跟其他人一样,我看到开篇的第一句话时,都认为秦孝是不是在愚弄我们。但看完秦孝的阐述后,很多人——至少我是动摇了。”

        “他说,人都是渴望被认可,被善待的。”

        “他说,最高明的自私,就是让人都以为你无私。”

        “他说,衣食保暖娇妻在怀的朝廷官员,他们没有生存压力,所以更渴望获得认可和崇拜,所以官员追逐权力。但除此之外,政绩也是他们能力的体现,所以他鼓动配合官员办实事办好事,并且让官员获得实时的感激反馈,可以令官员获得道德上的满足感,从而拉近双方的关系。”

        “他说,大家之所以满口仁义道德,并非是不信,而是相信但不敢追逐。因为大家都知道自己是多么卑劣,而仁义道德又是多么高尚,而他所做的,就是让大家知道仁义道德并非是多么虚无缥缈的东西,只要大家付出一点力量,就会发现自己也能当一个好人,并且能获得‘充足的回报’。”

        “他说,大家读《辉耀赋》,听《说烈传》的时候,都曾动过心头血,想过自己有一天能成就无双国士,建功立业流芳百世。然而这一点心头血,总会叫功名利禄磨去一点,光阴蹉跎磨去一点,世道叵测再磨去一点,磨来磨去,满腔热血俱化冷血,但冷血也有重燃时。”

        “他说,人心向善,所以好人有好报。”

        “只要我们能善用人性的善良,也能获尽利益,甚至有朝一日登上大雅之堂。”

        沉默片刻,乐语问道:“那你们相信吗?”

        第二根烟燃到尽头,拜狱又点了一根:

        “有的人信,有的人不信,但秦孝的例子就摆在我们面前,四卫以功绩论英雄,无论我们信不信,我们都会尝试照着做。”

        “你很难想象那时候的风气……不仅仅是四卫,甚至整个炎京都变得如沐春风,虽然依然有很多矛盾没有解决,虽然依然有很多利益纷争,但大家似乎少了许多戾气,斗争也缓和下来。”

        “先皇也是这个时候组建自己的班底,开始试探性地进行小范围的改革。”

        “一时间,大家都以为秦孝的理论是正确的,甚至称他为‘最无私的自私者’。”

        乐语微微挑眉:“所有美好的故事,最怕后面有一个但是。”

        “但是,”拜狱的声音仿佛从十几年前响起,显得沉重而空灵:“十五年前,发生了一件事。”

        “天际区发生民变,杀官造反。”

        “当消息传到炎京,先皇召见内阁进行紧急议事,商量是否要……”

        “歼灭天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