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你有种就杀了我在线阅读 - 第291章 每一次死亡都是为了重逢

第291章 每一次死亡都是为了重逢

        叩叩。

        “请进。”

        牧晴眉推门而入,看着青岚正在伏案工作,桌上放着一杯冰镇椰汁。她依旧眉眼如画白璧无瑕,一身青衣罗裳出尘脱俗,与以前的唯一不同,只有她盘起了一个垂鬟分肖髻,宛如燕尾。

        “青岚姐!”

        青岚抬头看了牧晴眉一眼,扶了扶眼镜,微笑道:“你来的正好。”

        “有什么事要交代我吗?”牧晴眉关好门坐下来。

        “荣曜他们的奴隶解放运动初见成效,现在玄烛郡已经没人再戴‘恩典锁’,你们需要写篇文章,让大家知道恩典锁只能用于防止家畜走失,凡是用在人身上都是恶性犯罪。”青岚递出一张纸:“重点都在里面,必须都写出来。”

        牧晴眉一看,上面第一点就是「恩典锁炸掉的断肢不要扔,带着去医官司免费治疗,还可以接上去」,奇道:“都拆恩典锁了,怎么还会有人炸伤?”

        “很多人做了一辈子奴隶,恩典锁对他们而言是真正的‘恩典’,是主家的赏赐,根本不愿意拆除。”

        “那就让他们戴着——”

        “恩典锁是需要特质光能进行补充的,但内城区大火的时候,许多光能补充器也受损报废了。他们的恩典锁没法获得补充,这几天就纷纷爆炸了……还有就是恩典工厂那边赶制的恩典钥匙太过粗糙,有时候会对不上,强行拆除也会爆炸。”

        “还有,”青岚打开一个笔记本:“临海军那边派人来,说不会追究我们丢失军费以及护送队遇袭等事,与此同时他们已经撤离东阳了。现在很多人都害怕临海人会打过来,这个消息必须刊登在下一期报纸上。”

        “好。”

        “尹冥鸿那边的重建工作已经完成第一阶段,你通知记者部的人盯紧一点,有什么好消息都直接贴到十字路口的公告板上,粮油店的价格也要每天更新,不要让民众有人云亦云突发恐慌的机会,现在大家都风声鹤唳,一点事都会紧张过度……”

        “嗯。”

        “文虹那边的义务教育班已经在筹划了,虽然只包含几门战法,以及天机、术算、机械等基础理论知识,预计最迟下个月才能开班,但你也要开始为她们准备一个小版块,在报纸上介绍义务教育的同时,科普一些生活小常识……”

        牧晴眉听着听着便拿出一个小本本记录,都快忘记自己过来的目的,直到她抬起头,看见青岚在偷偷用眼角余光瞄自己。

        视线相触的瞬间,总编办公室变得鸦雀无声。

        过了一会,青岚端起杯子喝一口顺滑的奶白椰汁,若无其事地问道:“对了,你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你有一千个名字一万件事念在嘴边,只为了掩盖心里的那一个。

        虽然生活似乎过得充实忙碌,你有足够的理由做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但你没照镜子,看不见自己脸上有多么孤独和期待。

        如果那天死的人是我,如果我就是他……牧晴眉脑海里忽然掠过奇怪的念头。她摇摇头,将奇怪的想法甩出脑海,拿出一封信:“我收到一封信,我觉得你需要看一下。”

        青岚接过信,微微一怔:“树人先生?炎京皇家学院?”

        “是啊,我还以为《未来回响》的作者树人先生还健在呢,所以就拿过来给你。不过……”牧晴眉皱眉道:“我怀疑这是一个恶作剧。”

        “恶作剧?”

        “你看看就知道了。”

        青岚一脸茫然地抽出信件,她自然是知道树人先生的真实身份——那只不过是荆正威几十个笔名里的其中一个。

        《未来回响》的每一篇初稿她都看过,他经常会让她校对一下文字,有时候写到一半不想写了,他就让青岚自己动——他直接给出一份细纲,美其名为‘锻炼你的写作能力’,让青岚去续写。

        如果青岚愿意,她也可以写一下三个男主角的感情同人骗骗字数,因为他特别不擅长写感情线,因此就干脆不写了。

        《未来回响》有几段特别细腻的故事以及男主角跟女角色的暖心互动,就是青岚写的。

        甚至就连读者都看得出来,纷纷认为树人先生会不会是个女作者,却不知道作者是个替身使者,有时候自己写,有时候让替身写。

        但荆正威完全没理由用笔名来通知青岚,隐藏身份对他毫无意义——他不会不知道,只要他一回来,哪怕头上得顶着呼延丝萝这位执政官,但他依然是东阳区毫无疑问的第一人。

        论名望,论政绩,论能力,论白夜对他的信任,他一旦回来就真的是‘银血会已经伏法,东阳区如何处置,请荆战神吩咐’的节奏。

        难道他不信任白夜?但青岚知道,他从一开始就是想将所有产业交给白夜领导的工会,他对白夜的信任,甚至让青岚也认为他是不是暗中成为了白夜行者。

        因此青岚也下意识认为这封信是恶作剧了,但至少是一个高明的恶作剧——如果是愚蠢的恶作剧,早就被牧晴眉过滤了,根本来不到她眼前。

        直到她将信拿出来。

        “你也看不懂吧?”牧晴眉摊摊手:“上面每一个字我都认识,但连在一起我就看不懂了——根本没有语法可言!”

        是的。

        这是一封乱码信。

        譬如第一行是‘狗听日打刀塔二不更新啦’——什么乱七八糟的。

        更可怕的是,整封信没有隔空,没有分段,整整一页满满当当都是2040的文字,看得人头晕眼花。

        但青岚注意到,信上有很多黑色的圆点。黑点很规律地分布,并非墨水不小心滴下去,似乎是写信人的故意为之。

        她又看了看信封,发现信封上有奇怪的涂鸦。几个正方形格子在信封背面陈列,互相相隔得很远,不远处有两个黑色的圆点。

        汹涌的回忆如洪水般袭上心头,青岚下意识呢喃道:“超级冒险小虎队……”

        “什么?”牧晴眉眨眨眼睛。

        青岚没有说话,拿出一把剪刀,将信封背面剪下来,然后将正方形格子和黑色圆点也剪出洞口,不一会儿她就得到了一张有正方形洞洞、黑色圆洞的卡片。

        就跟记忆里的一样。

        ……

        那是一个无聊的晚上,青岚心情很差——她忘了自己为什么心情不好,总之就是心情不好,打了十盘战牌一次都没放水,十盘连胜将他给零封。

        不过他也没生气,或者说青岚都没见过他生气的样子。

        他没有说话,自己爬到书桌上干活。这样令青岚更加生气,心酸地想着我都这样了你为什么还不来抱抱我,果然是不爱我了云云……

        不一会儿,他就拿了一张满是乱码的纸和一张有洞的卡片过来,青岚别过头不理他,他示意青岚用卡片对准纸上那两个黑色的圆点。

        怀着一丝好奇,青岚将卡片对准黑点,便发现卡片洞口漏出来的字可以组成新的句子。

        「恭喜你达成超越神灵的杀戮/奖励一个我」

        在约莫一个小时后的中场休息时间里,青岚好奇问他怎么会知道这种秘密联络小技巧,他说他是小时候从一本书里看到,那本书的主角们叫超级冒险小虎队……后面青岚就听他说了一晚上冒险小虎队的奇妙故事。

        ……

        那张纸和卡片,早已在大火里化为飞灰。但那份共同的记忆,以及无数个共同度过的日日夜夜,已经化为她成长的养分,推动着她走到今时今日。

        青岚将这张新做的卡片,对准信上的黑点盖上去,便看见空格里出现语法正常的句子。

        她读得很慢,很认真。

        牧晴眉在一旁看着,她一直注视着青岚的脸庞,上面出现过疑惑,出现过惊讶,出现过喜悦,也出现过不爽。

        等青岚抬起头,牧晴眉才小心翼翼地问道:“有……那个人的消息吗?”

        青岚没有回答,而是打开抽屉拿出一个打火机,将信封和信件都点燃了。

        “青岚姐,是不是知道他在哪了!?”牧晴眉激动地挽起袖子:“告诉我,我这就找人把他带回来,保证天黑之前送到你床上!”

        “不是。”青岚嗔怪道:“而且你说法好怪,编故事归编故事,日常说话别用你编故事时的口吻。”

        “那信上究竟写了什么啊?是不是树人先生写的啊?”

        “说~了~什~么~呢~”青岚坐在椅子上晃来晃去:“其实树人先生只是在信里写了一个故事。”

        “什么故事?”

        青岚站起来走到窗户旁,看着临街的车流行人,想了好一会儿才说道:“他说,这世上有一种生命,每一次死亡都是为了重逢。”

        “什么意思?”牧晴眉一脸疑惑:“有什么暗喻吗?”

        青岚侧过头看了她一眼,展颜笑道:“不告诉你!”

        回眸一笑百媚生。

        牧晴眉感觉自己仿佛在喝一碗盛夏白瓷梅子汤,碎冰碰壁当啷响,人都看迷糊了。

        这时候青岚忽然想起什么,点着嘴唇说道:“晴眉,这些日子辛苦你了。”

        “啊?哦,是啊是啊,能不能减少点我的工作……”

        “我不是说工作。”青岚不好意思说道:“这些日子都麻烦你跟我一起睡觉……但我总不能一直麻烦你,我又不是小孩子,以前也是一个人睡觉,只是被他宠惯了……”

        牧晴眉眨眨眼睛:“所以……你睡了我几天就腻了,想抛弃我了?”

        青岚噗嗤一声笑了:“但你总是跟我黏在一起,我怕我耽误你啊。毕竟你也是二八芳华的好女孩,也该谈谈甜甜的恋爱了。我看好像有不少人对你有意……”

        “切,那些人连我都打不过,还敢打我主意。”牧晴眉吐槽一句,大吐苦水:“其实我晚上回家也没什么事干,还不如陪青岚姐工作看书聊天,而且青岚姐你的床比我家舒服多了,我更喜欢跟你待在一起……”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那就搬过来跟我一起住吧。”青岚眨眨眼睛:“感觉像是多了一个可爱又厉害的妹妹,以后就靠你保护我了。”

        “你永远可以信任白夜牧晴眉!”牧晴眉一本正经地抱拳,噗嗤一声笑道:“以后就由我来保护青岚姐了!”

        哪怕只是作为他暂时的替代品。

        哪怕只是小女孩点燃用来取暖的火柴。

        哪怕只是一个注定要带到坟墓里的秘密。

        但只要能守护这个令人怦然心动的笑容,那就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