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你有种就杀了我在线阅读 - 第287章 我又被弄脏了

第287章 我又被弄脏了

        我是一片连月亮都唾弃的墓地。

        “衔蝉督察,双鲤宫有请。”

        衔蝉尘尘从前厅的椅子上跳下来,小脸红扑扑的,额头有些微汗,似乎是被惹出来的。他昂起头看着管家,脆生生问道:“我可以带队员们进去吗?我们在抓捕的那个可恶的卑鄙的坏蛋,可能就在附近呢!”

        管家笑着摇摇头:“不可以,双鲤宫指名只有衔蝉督察你可以进去。”

        “哦……”衔蝉尘尘失落地低下头,旋即又握紧拳头:“放心吧,如果真的遇到那个坏蛋,我一定会保护好大家的!”

        “请随我来。”管家在前面引路,衔蝉尘尘脱下靴子,露出穿着白袜子的小脚丫,一边大步跟着管家往里面走,一边好奇地东张西望,路过的女仆侍卫都忍俊不禁笑起来。

        不一会儿,管家便引他到庭院外的走廊,两位侍女正看守走廊门户。管家停在外面不敢接近,示意衔蝉尘尘上前。

        衔蝉尘尘一路小跑跑到亮堂的门户前,用故作老成的声音憨憨说道:“统计司督察衔蝉尘尘,求见双鲤姐姐!”

        “过来吧!”

        两名侍女好笑着拉开走廊门户,其中一人还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衔蝉尘尘生气地将自己的督察帽子戴好,气鼓鼓地走下去,但这只会让两位侍女更加兴奋。

        青砖铺路,河卵石填平两侧,阳光晒在波光粼粼的泳池上,化为光河流转庭院。

        数名穿着泳衣的少女正在里面嬉戏,或是矫健潜泳,或是躺在泳池里,或是坐在浮起的空气垫上,或是坐在岸边扑腾扑腾玩水,水上还浮着托盘,托盘上有冰饮,俨然一副夏日清凉的场面。

        衔蝉尘尘用小手捂住眼睛,但眼睛却从手指缝漏出来咕噜咕噜地转:“见过双鲤姐姐,水云姐姐,朝颜姐姐……”

        “狸奴!”一位漂亮丰满的长发大姐姐宛如美人鱼般从泳池里走上来,盈满荣光的水迹几近化为她的长裙,似乎足以比拟天空的曜日。她蹲在岸边,朝衔蝉尘尘招招手:“过来过来!”

        衔蝉尘尘微不可查地抽了抽嘴角,接着便犹犹豫豫地走过来:“司长教过我,男孩子出门在外要保护好自己,不可以接近那么多姐姐……”

        话音未落,长发大姐姐便伸手捏住他的脸庞,一边捏一边发出心满意足的低吟:“好嫩好滑~狸奴你还是这么可爱!”

        “我也要摸!”

        “狸奴你别当什么督察了,姐姐养你!”

        “呜呜呜我要把狸奴关在地下室里!”

        “你们怎么这样,快放开他,让我来!”

        “狸奴你究竟多少岁啊~算了,多少岁我都喜欢~”

        就像是被狂风暴雨蹂躏的洋娃娃,帽子被弄飞了,衣服脸上头发全是水,眼看着自己快要绷不住了,衔蝉尘尘才扭来扭去弄开她们胡来的手,然后小跑躲在走廊门后,仅仅露出半个身子,眼里泪水打转,声音打颤地说道:

        “我,我以后再也不来了!我已经二十几岁了,你们不可以这样对我!”

        走廊里的两位侍女已经笑得在捂住肚子了。

        “别别,是姐姐们太激动,狸奴乖。”

        “狸奴过来过来,我们保证不碰你了!”

        “真的,再碰你双鲤姐就是狗!算了,双鲤姐当狗就当狗吧,反正又不是我当狗。”

        衔蝉尘尘自然是不会再下去了,直接说道:“各位姐姐,我是在追击一个坏蛋的时候,发现他跳进你们院子里,我想要搜查双鲤姐的院子将那个坏蛋找出来!”

        “哎~”长发大姐姐又跳入泳池里,来回游了一圈才冒出头,眨眨眼睛说道:“但我们没看到有人进来啊。”

        衔蝉尘尘握紧拳头:“那个坏蛋很厉害的,肯定趁姐姐们不注意就偷偷潜伏到院子里,现在也不知道躲到哪里了,说不定躲在换衣间等着偷窥姐姐们换衣服!”

        躺在空气垫上的女孩好奇问道:“所以那个人的罪名就是偷窥女换衣间吗?”

        “不是,那个坏蛋据说是从东阳流窜到炎京的逃犯,非常凶狠狡猾,我们统计司也是好不容易才找到他的蛛丝马迹,将他逼入到死局里,姐姐们赶紧出来,让我们将躲在这座院子里的坏蛋找出来!”

        “不要!”长发大姐姐趴在岸边,摇头道:“我才不愿意让一群臭男人搜我的房子呢,除非他们跟狸奴你一样可爱。”

        衔蝉尘尘微微一怔:“但那个穷凶极恶的坏蛋……”

        “我们一直在院子里玩,根本没有看见你说的红发人。”正在用脚玩水的娇小女孩忽然说道:“或许她已经跑到其他地方了,根本不在双鲤姐的府上。”

        衔蝉尘尘眨眨眼睛,犹疑着点点头:“也有这个可能……那……我继续追捕坏蛋了,不打扰各位姐姐。”

        “不打扰,狸奴你要来一起游泳吗?”

        “不了不了,司长说过我不可以玩水的!”衔蝉尘尘连连摆手,正要离开的时候,一位可爱的小侍女拦在他面前,伸出手,掌心有一颗被包装的糖果。

        “要吃糖吗?”小侍女雀跃地问道,一脸期待地看着衔蝉尘尘。

        “嗯!”衔蝉尘尘点点头,欣喜地拿过糖果,拆开糖纸,将奶糖扔入嘴中,“谢谢姐姐!”

        小侍女揉了揉他的小脑袋:“以后你还来的话,姐姐会准备更多糖果的。”

        “别揉我的头,再揉会长不高的!”衔蝉尘尘一脸不满地拍开她的手,扶正自己的帽子,但小侍女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嘻嘻傻笑起来。

        “管家再见,姐姐们再见!”衔蝉尘尘逐一告别,然后昂首挺胸地走出这处宅邸。外面的统计司干员看见衔蝉尘尘的笑容,根本不敢说话,低头跟着狸奴督察离开。

        当离这处宅邸足够远的距离,衔蝉尘尘脸上那童真的笑容才慢慢消失。等他拐入一个拐角,彻底离开了贵族富人聚集的居住区琉璃胡同,表情已经阴暗得能滴出墨水。

        他喉咙咕咚几声,直接蹲在水渠上面,呜哇哇地吐起来。

        奶糖,食物残渣,甚至连胃液都被他呕出来了。

        他呕得撕心裂肺,呕得满头大汗,呕得连眼泪都哗啦啦地掉下来。

        统计司干员沉默地围住他们的督察,然后背对,没人敢围观这个娇小孩子的怄气,除非他们连眼睛都不想要了。

        等呕得差不多了,衔蝉尘尘拿出手帕擦了擦嘴,直接扔掉,伸手说道:“烟。”

        一根点燃的放到他的中指与食指指间,他吸了两口,被呛得连连咳嗽,便直接将一根好烟扔掉了。

        他不会吸烟。

        他不是不愿意学,只是司长告诉过他,有烟味的孩子就不可爱了。

        可爱,这个他无比厌恶的特质,却也是他无坚不摧的利器。

        统计司里,唯一能与各个朝廷权贵搭上线的人,只有他衔蝉尘尘。

        其他督察做不到,就连司长也做不到。

        但可爱的孩子做得到。

        衔蝉尘尘可以不服,可以拒绝,但他会被淘汰。

        人类之所以愿意做一件自己不愿意做的事,原因只有一个——为了未来。

        道理衔蝉尘尘都懂,但他依然很难受。

        撒娇卖萌的自己,好恶心。

        自认为可爱的自己,十分恶心。

        居然真的从那种扮演里获得一丝丝快乐的自己,简直是恶心他妈带着恶心开门恶心到家了!

        “我是……一片……连月亮都唾弃的……墓地。”他看着水渠里的融化一般的奶糖,低声呢喃。

        衔蝉尘尘拍拍手站起来,平静说道:“收队,回去吧。”

        有统计司干员小心翼翼地问道:“那个罪犯……”

        “抓不了,非要抓就等于得罪诸宫,没必要。”衔蝉尘尘冷声说道。

        当水云宫说‘红发人’的时候,衔蝉尘尘就知道诸宫是在故意包庇琴乐阴——他根本没说琴乐阴长什么样,但水云宫却点出他最明显的特征,红发。

        虽然不知道琴乐阴到底用了什么诡计,居然能短短时间内取信于诸宫,但衔蝉尘尘显然是只能撤退了。也得亏是他,换作其他人来,根本连诸宫的脸都看不到,直接吃闭门羹了。

        统计司能短短两年内在炎京建立赫赫威名,自然不是靠修桥补路做善事,而是杀人放火杀出来的威势,别说民间不待见他们,就连皇室贵胄对他们也没什么好脸色。

        只是炎京老鼠太多,统计司又是先皇扶持的部门,大家不便动手罢了,这也是炎京白夜越来越壮大的原因——猫为了保护自己,自然是得让老鼠吃得白白胖胖,才能让主人心惊胆战。

        但养寇自重终究不是办法,这也是衔蝉尘尘要陷害琴乐阴的原因。

        摸头捏脸之仇只是占了极小一部分,衔蝉尘尘还不至于为了这点事跟礼卫行走打生打死。他之所以苦心竭虑逼琴乐阴跑到这座院子,目的就是让琴乐阴彻底失去成为剑鞘的资格。

        这次寻剑争位里,辉耀四卫好不容易才成为其中一位寻剑者的赞助商——真的非常不容易,朝廷百官对辉耀四卫的忌惮丝毫不亚于白夜,在大家希望延续‘皇上圣明’‘众正盈朝’的传统时,辉耀四卫这把专属于皇家的利刃,也是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

        辉耀四卫只能出一把剑鞘,而这份差事落到礼卫头上,这是四位钧座的共同决断——智卫无需出人,他们就是寻剑者明面的赞助商,功绩点已经刷满;忠卫向来难知如阴,也不参与这种竞争。

        而义卫因为之前独吞统计司的果实,恶果这便出现了——他们失去了roll点资格,【剑鞘】这个重要任务直接分给劳苦功高的礼卫。

        但这样一来,义卫就真的刷不到从龙之功了,全场边缘游走躺赢,贡献为0!

        若是辉耀四卫支持的寻剑者失败了,那倒没什么好说的;但若是成功了,她只会扶持智卫,扶持礼卫,绝对轮不到义卫上位!

        衔蝉尘尘可不仅仅是想做一个混吃等死的朝廷干员!哪怕是一丝希望,他也要爬上去,做到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甚至在这二十年内,他有可能成为内阁大学士,乃至太师,相父,摄政王!

        而琴乐阴的战力,他已经亲手试探过了。

        融会贯通境小圆满,在同境界里,没几个人是琴乐阴的对手。

        而且他是外来的东阳人,炎京里的人不会注意到他,在寻剑争位正式开始前他都是安全的——据衔蝉尘尘所知,其他几位‘疑似剑鞘’,现在都不知道躲在哪里,甚至可能躲到其他区里,就是为了躲避刺杀。

        衔蝉尘尘敢打包票,琴乐阴就是礼卫准备的剑鞘!

        虽然他要琴乐阴失去资格,但做事也不可以太过,要有一个底线。

        像直接泄露琴乐阴情报这种事,他要是敢做初一,礼卫也敢做十五,到时候义卫礼卫直接双双出局。

        辉耀四卫可以内斗,但也只能内斗,绝对不能拉外人暴打自己人——不然钧座都保不住衔蝉尘尘。

        因此他才精心布置这次陷阱,打听到诸宫今天聚会,逼琴乐阴跳到双鲤宫的宅邸里,最好的结果当然是琴乐阴伤到其中一位,那就哦呼,名正言顺将琴乐阴抓进统计司暴打一顿。

        次好的结果就是他跟琴乐阴大战一场,然后琴乐阴逃跑,被诸宫看出他的融会贯通境下第一人的战力。

        最差的结果,也只是琴乐阴突破统计司的封锁逃离,但诸宫也会知道有一个红发人在附近闹事。

        衔蝉尘尘如此思虑周祥,根本目的就是要让诸宫认识琴乐阴。

        只要她们跟琴乐阴建立联系,并且有统计司干员在旁佐证,那么自然会有朝廷官员对红发人展开调查。

        现在正值‘剑鞘人人自危’的恐怖时期,无论琴乐阴离不离开炎京,他都不可能继续当剑鞘候选人了,剑鞘名额自然就转移到义卫手上。

        而衔蝉尘尘顶多也就被钧座惩罚一下他的‘顽皮’——他只是想打琴乐阴一顿,并没有泄露情报,谁叫琴乐阴一头红发,外貌特征过于明显?

        风险低,收益高,衔蝉尘尘的计划明明很完美。

        但还是出了差错。

        诸宫居然愿意庇护琴乐阴,是他意料之外的情况。

        “琴乐阴,别让我见到你……”

        忍一时越想越气,退一步越想越亏,衔蝉尘尘骂道:“车呢!”

        “来了来了。”统计司干员连忙道。

        一辆轿车行驶到他们面前,衔蝉尘尘钻进后座,想了想说道:“你们直接收队回统计司,如果司长问起,如实相告即可。”

        说完他便关门,说道:“去海心沙浴场。”

        干员一愣:“督察,现在才下午,去浴场会不会太早了……”

        “你如果不想开车,我可以换个人,将后视镜别过去。”

        干员打了个寒颤,别过后视镜,老老实实开车去炎京最大最豪华的海心沙浴场。

        衔蝉尘尘看着车窗外的风景,脸色变得越来越委屈,双手抱住自己的肩膀,低声喃喃:

        “我又被弄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