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你有种就杀了我在线阅读 - 第281章 从满心欢喜,到满目疮痍

第281章 从满心欢喜,到满目疮痍

        诗怀风和拜狱瞬间明白乐语的企图——

        捧杀!

        从来名利场,易起是非心。根据马斯洛需要层次理论,人的需要由生理的需要、安全的需要、归属与爱的需要、尊重的需要、自我实现的需,简单来说就是生存与繁殖、稳定的秩序、爱情、尊重、理想五个范畴,而名利与这五个需要都密切相关。

        别的不说,从乐语自己身上就能看得出来——如果他愿意,他完全可以在东阳区度过奢靡放荡的一生,而他只需要做的事就是什么都不要做。

        老老实实经营《青年报》,不出头,不搞事,凭借荆家家主的身份,他根本不需要一大早找拜狱更新主线任务,而是直接活在‘他们从此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的资本家童话结局里。

        然而乐语还是义无反顾地动手了。

        难道这事不危险吗?不。

        跟听家争锋,跟蓝炎谈判,跟望海公硬杠……除了燃烧银血的那一晚外,乐语早已经历了多次危机,每一次都是险死横生,每一次都有足够的理由苟全生命于乱世,结束这个危险的游戏。

        为什么乐语非要做这种对自己没多大好处,但风险极高的买卖?

        还不是因为他吃饱喝足美人在怀,功成名就权倾玄烛,前四种需求都得到彻底的满足,所以就想要满足最高层次的需要——自我实现。

        简称就是闲得蛋疼,换成千羽流的新手期阶段,乐语哪有这么多屁事,每天能活着喝上一杯蜜糖五花茶就心满意足了。

        而排行榜,就是为那些闲得蛋疼又充满野心的人所准备。

        比方说「一骑当千战力榜」,野心家一看,哟,原来附近有ssr级武将啊,我这就跟他拜把子斩鸡头;哟,我这个手下居然没上榜,但另外一个手下上榜了,我以后还是重点培养上榜选手吧……

        武将们一看,为什么我没上榜但他能上榜,我这就砍死他丫的;为什么他排名比我高,我这就砍他丫的;他排名居然比我低,我这就打他一顿来证明自己的实力……

        敌人一看,哇原来他这么厉害,我应该要暗箭伤人/提前刺杀/反间陷害……

        辉耀现在多是边境战事,尚未爆发内战,大家顶多就知道自己区里郡里的大人物,对于其他地方的名人都没什么了解——也不需要了解,因为隔壁市市长叫什么名字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但随着各区逐渐形成军阀,内战一触即发,这时候‘盟友’和‘敌人’的情报就至关重要了。

        而对于武者而言,榜单就是他们一条新的进身之阶。

        上榜,等于将自己的简历推送到全国老板面前,堪称这个时代最硬的前程无忧boss直聘,用脑子想想都知道武者们会因此爆发多少争斗。

        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

        而榜上有名者,也想更进一步,以及维护自己的地位。武者若无进取争胜之心,是断不能在战法之路上披荆斩棘——这个世界从未有宅在家里闭门造车的修炼者,只有身经百战的武者。

        而乐语的险恶用心也暴露无遗。

        他想打造出一个天下第一!

        天下第一,何等尊崇的名头。

        其实各区都有自己的第一,譬如‘天际龙裔’、‘幽云战神’、‘东阳海王’——‘东阳海王’就是和阳军都督盖世文,在抵抗邪恶的临海军中英勇牺牲,银血会都为他默哀了三秒钟。

        如果乐语将蓝炎钦定为天下第一武者,会发生什么事?

        他的岳丈兼上司吕执政官会忌惮他;

        他的手下会觊觎他的名望;

        他的敌人都迫不及待用他的头颅来成就自己的威名……

        更重要的一点是,除去凌虚飞花武者外,绝大多数辉耀武者,都是攻强守弱的近战职业!

        跟乐语以前看得文娱作品里,超能力者都是攻防双高,打起来可以大战三百回合的体系不一样。

        辉耀武者一旦发生战斗,双方死亡率奇高!而且因为是近战,连跑都来不及!

        就算是天下第一,也会被一颗子弹夺走性命!

        像这种好事,乐语第一时间就想起好朋友蓝炎了,自然是先便宜他了。

        如果效果好,蓝炎死的早,那以后乐语有谁看不顺眼,就直接给他按个天下第一的名头。

        「天下第一:与全服务器所有武者好感度降低至‘仇恨’。」

        所有乐语赠送的礼物,背后早已标明了价格。

        “你让我想起一件事。”拜狱喝了口茶,说道:“大概在四百年前,国学在辉耀各处遍地开花,武者数量激增,朝廷有感于此,曾举行了一次‘天下第一武道会’。”

        诗怀风惊讶道:“居然有这种事?但我从来没听过啊。”

        拜狱笑道:“你当然没听过,因为这场赛事筹划到一半就被喊停了,你们认为是为什么?”

        “因为不满。”乐语说道:“能喊停朝廷赛事的,也就只有登峰造极境的军方将军了。这些武将都是久经厮杀之辈,多有傲气,自然不愿意在比武场上做讨好朝廷百官的杂耍。”

        “确实如此。”拜狱点头道:“除此之外,真正的骄兵悍将,几乎都得常驻边疆,根本没时间来炎京参加武道会。少了那些人,这天下第一武道会名不副实,不办也罢。”

        “强行举办,反而惹得武者不喜,万一武者们进京闹事……若是引发第二次‘百鬼夜行’,首先掉脑袋的就是衮衮诸公了。”

        听到那个历史名词,乐语和诗怀风都是心中一动。

        百鬼夜行,是辉耀历史上一次很著名的‘侠以武犯禁’事件,简单来说就是有一任辉耀皇帝觉得高祖是傻逼,历代先祖都是傻逼,为什么要将战法传给老百姓呢,自己藏着掖着不好吗?

        因此他下令取消蒙学,不允许民间私自学习战法,直接断绝平民晋升渠道。

        不少贵族也觉得‘你早该这么做了’,作为统治阶级,他们早就不想有人能攀上来分蛋糕,还真让这道政令推行下去。

        然后所有武者都怒了,其中不乏边境武将,朝廷命官,大家齐齐进京闹事。

        一开始还只是文斗,直到有位武者将某位就喜欢瞎比比的大官摘掉脑袋,大家忽然意识到:‘对啊,我跟他们说什么呢,简直是浪费时间’。

        炎京顿时陷入连续数夜的腥风血雨,所有站在皇帝那一边的贵族都死个干净,皇帝只好老老实实禅让给儿子,滚去深宫养老。

        新皇即位后,马上取消政令,同时亮出圣剑辉耀,武者们才老老实实各回各家,当无事发生过,史称‘百鬼夜行’。

        而因为‘百鬼夜行’里死了太多贵族,让出许多蛋糕,新皇帝又提拔一批草根官员,反倒是迎来一次中兴盛世,成就一段史书佳话。

        其实想终止百鬼夜行也很简单,老皇帝若是敢用圣剑辉耀,一个人就能屠杀全炎京的闹事武者,但能想出如此愚蠢政令的老皇帝,自然不敢使用需要耗费寿命的绝神兵。

        而新皇脑子又不傻,虽然断绝武道传承未必是坏事,但只要将制度恢复原状,他就是一代明主,自然是不会乱搞事。反正锅是傻逼老爹背的,跟他有什么关系?

        拜狱忽然提起百鬼夜行,乐语也明白他的意思。

        朝廷与武者是存在一个动态平衡,因为圣剑辉耀的存在,没有任何权臣或者武者敢架空皇权,因为天子一怒,真的可以伏尸百万;但与此同时,因为陆地神仙在民间的原因,朝廷也不能过多挑衅武者,不然武者一怒,就是血溅五步,百鬼夜行。

        像‘天下第一武道会’,‘排行榜’这种东西,就是对武者群体的挑衅。

        没有人是傻子,除去乐语搬运过来的作品和制度,他能想到的其余点子,辉耀里肯定也有人想过,更何况排行榜这种东西也不稀奇,中国古代也有‘大明巨富沈万三’‘四大红顶商人’‘唯使君与操耳’之类的称号,足见捧杀是人类自古以来的传统艺能。

        朝廷之所以没有强行举行‘天下第一武道会’,就是因为害怕武者的反噬。

        “今时不同往日,火狱。”乐语笑道:“如果你是害怕武将们再次上演百鬼夜行,那大可不必,因为……凡是上榜的人,都不敢进京。”

        诗怀风一脸疑惑:“他们为什么不敢?”

        乐语叩了叩桌子:“因为他们问心有愧。“

        拜狱微微点头:“我明白了。”

        武者聚众闹事有两个必要条件:第一,朝廷损害了全体武者的利益;第二,武者们能联合起来。

        在过去,第二点不难达成,毕竟大多数武者都是‘有死之荣、无生之辱’的狂徒,朝廷越是欺压他们,他们反弹得就越来越厉害。

        但正如乐语所说,今时不同往日。在群雄逐鹿,天下大变的前夕,早已成为各区军阀栋梁的武者们,已经分了阵营,有了敌我。

        以前他们只有朝廷这个共同敌人,现在他们互相之间也是未来的竞争对手。

        联合的信任基础荡然无存,哪怕他们知道排行榜这个玩意就是用来捧杀他们,他们也只能硬生生吃下这个苦果,而不敢去炎京闹事。

        天下武者众志成城聚炎京,炎京当然打不过;但是一盘散沙的武者,炎京表示来多少就死多少。

        拜狱闭上眼睛思考了好一会儿,才缓缓说道:“这事我不能马上答复……就算真的要推行榜单,我们也要跟智卫、义卫共同合作,共享他们的情报网,而且必须得挂靠在朝廷下面,还得梳理好利益关系,不是你我就能搞起来的台子。”

        乐语点点头表示理解,跟报纸不一样,榜单这玩意可不是他编就能编出来,必须得有情报网络支持,而辉耀四卫恰好有这个能力。

        “那如果这事能确定下来,可以由我负责吗?”乐语一脸可爱地问道:“相信我,我心里还有很多关于排行榜的点子,譬如用美人榜掀起纷争、用富豪榜引起内斗、用谋臣榜引起忌惮……”

        “如果榜单这个计划可以推进,作为发起人和联络人,我们礼卫有优先任命权……”拜狱看了看他们,点点头:“我可以向钧座推荐红乐你为负责人。”

        好耶!

        “但你依然要来上学。”

        琴乐阴,对他使用血饮八稻流吧。

        乐语扯了扯嘴角。

        短短数秒,他的心情从满心欢喜,到满目疮痍。

        “那他干嘛?”乐语指了指诗怀风。

        “他当你的副手,毕竟你要上学,你负责统筹全局,比较麻烦的琐碎事务就由门徒悲风帮你解决。”

        “风仔!”乐语搭住诗怀风的肩膀:“你难道愿意这样吗?在东阳的时候你就是我的走狗,到了炎京你难道不想脱离我的阴影,来炎京皇家学院大展拳脚,在辉耀历史上留下你诗怀风的赫赫威名吗?”

        “红乐,我,我!”诗怀风一脸感动地抓住乐语的手:“我当然是死心塌地的愿意啦!请务必让我继续当你的走狗!”

        乐语:“……”

        “你对我又好,人又好看,又比我聪明,为你办事真的是非常舒适,我本来还觉得独自完成这个任务对我来说太有难度,现在有红乐你来继续领导我,我简直就是看见太阳的向日葵,遇到茅坑的屎壳郎,找到恩人的狐媚子……”

        “行了,停下你下三路的比喻。”乐语恶狠狠瞪了诗怀风一眼,诗怀风乖巧腼腆地笑了笑。

        诗怀风也不是傻的,现在明摆着拜狱就是有任务指定琴乐阴去办,他没必要开口揽事上身。

        而且他说的也是真的,排行榜这个点子比弟弟的‘内衣大王’计划好多了,跟着琴乐阴办事至少能喝汤。

        像截获蓝炎军费这个计划,光是经手的油水就让诗家捞了一大笔,诗怀风昨晚找医官都是找三个女医官一起治疗,豪奢得很。

        乐语无奈问道:“那到底为什么要让我上学?”

        拜狱这时候忽然看了看窗户外的太阳,说道:“好像快中午了。”

        他从抽屉里拿出一张卡片,推到诗怀风面前:“这是皇家学院通用的耀石卡,可以在饭堂消费,今天饭堂也是开的。”

        诗怀风接过卡片,问道:“所以我们现在去吃饭?”

        拜狱摇摇头:“不,是你去吃饭。”

        “那我等下带饭给你们?”

        “我们等下出去吃,你吃完饭就回来将卡放在饭堂负责人那里,不用回来了。”

        诗怀风脸黑如碳地离开了办公室。

        只剩下乐语和拜狱两人单独谈话,拜狱忽然想起什么,给乐语倒了杯茶。

        窗外看见这一幕的诗怀风脸色更黑了,快步离开。

        乐语一边喝茶一边问道:“现在可以告诉我,为什么非要我当插班生走后门进皇家学院了吧?”

        “插班生?不。”拜狱摇头:“你不是以插班生的身份上学。”

        “难道是正式学生?总不可能是新生,难道你们准备了一个‘久病卧床’老生身份让我使用?但我的身份没有保密,其他人是可以调查出我的真实来历……”

        “是的,你的身份在东阳名气甚大,我们无法隐藏你的来历,除非你改姓埋名……但没必要,你的身份来历,正是你进入皇家学院的资本。”

        乐语一怔:“你是说……”

        “没错,”拜狱说道:“你是要以教师的身份,来皇家学院上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