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你有种就杀了我在线阅读 - 第275章 本地人歧视外地人是自古以来的传统

第275章 本地人歧视外地人是自古以来的传统

        喧哗胡同,跟名字不一样,里面都住着大户大院的体面人,晚上安静得只有狗叫声,今天叫得尤其激动——因为搬来了两户新人家。

        早在诗琴两家到来之前,诗怀风就已经安排好他们的落脚地,通过礼卫的运作,在喧哗胡同买了两处宅院,一大一小,大的在胡同深处,诗家住,小的在胡同口,琴家住。

        毕竟诗怀风没琴乐阴那么有魄力,几乎是举族搬迁到炎京,自然需要住大一点的地方。

        而琴乐阴除了几名仆人外,就带了弟弟和妹妹。某种意义上来说,弟弟妹妹对他来说跟仆人之间也没什么区别——有专属名称的英雄单位,和连名字都没有的普通单位的差别?

        乐语和诗怀风来到喧哗胡同的时候,正好看见英雄单位琴月阳在新琴府门口接待一位陌生的中年人。琴月阳瞄到琴乐阴,朝他挑了挑眉毛。

        乐语不知道这是不是琴家兄弟的超能力——又或者琴乐阴拥有一个宝可梦训练大师的隐藏职业——他居然能从琴月阳的眉毛跳动,准确地领悟到他的意思,堪称眼神微信:

        「由我假装成琴家的话事人,还是主动托出你的身份?」

        乐语搜刮了一下脑子,发现琴乐阴还真的专门跟弟弟练过眼神传递消息的技能,算是命运让他们付出代价的时候,暗中赠送的礼物

        之前说过,前任琴家家主是个虎毒又食儿的狠人。在面对这种狠人的时候,反抗、说话、逃跑等错误行动只会惹来更重力度的折磨,甚至会引起狂暴。

        琴乐阴是个聪明人。他年纪最大,挨打也最多,隐隐就摸索出父亲的战斗机制,知道该如何处理不同状态下的父亲,但他不能出口提醒弟弟妹妹,因为‘说话提醒’会让机制陷入混乱甚至直接狂暴。

        很小的时候,他就让琴月阳训练眼神交流的方式。虽然非常不易,但在恐怖剧烈的生存压力下,他们两兄弟还是迅速精通这门技巧。

        琴悦诗因为年龄最小,而且有两个哥哥的保护,反倒是没学会这门奇妙的血缘交流技巧。在两兄弟能进行眼神交流后,父亲讨伐战就变得轻松起来,甚至根本轮不到妹妹来挨打,父亲的兴趣槽就打空了,任务结束。

        虽然乐语有‘冰血体质’,心里不会产生任何负面情绪,但在迅速浏览一遍琴乐阴的童年记忆后,就决定以后再也不看了。

        不知道是不是血饮八稻流的影响,琴乐阴的童年回忆总是鲜红色调,充满邪典的感觉。

        还是反过来说,正因为童年的鲜红色调,所以琴乐阴才选择了血饮八稻流?

        好紧张,第一次发眼神微信,这用的是九宫格输入法还是二十六键输入法……乐语尽力融合琴乐阴的记忆,朝工具人弟弟眨了一下眼睛。

        琴月阳心领神会:“刘管家,容我为你引荐,这位是我的兄长,琴家家主琴乐阴,而这位是另外一家新搬进来的诗家大少爷,诗怀风。”

        刘管家朝乐语和诗怀风行礼颌首,不卑不屈,朗声说道:“琴家主,诗少爷,幸会。鄙人是喧哗胡同十三号宅,饮冰侯府的二管家刘冠章,向乔迁新居的两位亲邻带来饮冰侯的问好。”

        他让出身子,露出后面两位仆人拿着的礼物,虽然有布盖着看不出是什么,但好歹是侯爷的礼物,总不可能是蓝罐曲奇。

        不愧是炎京,随便找个地方住就遇到一位侯爷,要知道整个东阳区也就一位望海公,晨风区的爵位贵族甚至死绝了……乐语回道:“多谢侯爷的关心,待府上整理完毕,定亲自问候贵府。”

        “不必如此麻烦。”刘管家悠悠说道:“四日后,侯府会举行喧哗晚宴,邀请喧哗胡同的诸位亲邻到府上赏月吃瓜(乐语差点笑场),还望琴家诗家到时可以派人赏脸到场,邻居之间多多交好。”

        诗怀风刚要答应下来,然而乐语用神枪弹了一下他的耳朵,因为乐语看见琴月阳朝自己使眼色。

        只见刘管家顿了顿,又说道:“但邀请需要制作拜帖,鄙人也算是熟悉炎京各门各户,此前未曾见过两位俊杰,只能从口音知道你们似乎来自东阳,不知家谱何系,营生何业?还望告知鄙人,我好回去制作拜帖,将两家简单介绍给其他邻居,以免晚宴上闹出唐突笑话。”

        原来如此……乐语一脸了然,忽然搭住刘管家的肩膀走到一边,低声说道:“你不知道我们来历也是正常的,但这个时期,这个时候,这个时间,忽然从东阳搬入炎京的人,似乎也没其他可能了吧?”

        刘管家一怔:“额……”

        “详细的我不能说太多,大家懂的都懂,这里面水很深,利益牵扯太大,朝中也有人盯着,外面的情报也早已被管制,我只能说懂的都懂,不懂的话,你得回去问饮冰侯了。”乐语拍了拍刘管家的肩膀:“今晚就到此为止,那个晚宴我们就不去了,更多的我不能说。”

        将若有所思的刘管家打发走,乐语松了口气,招呼琴月阳跟诗怀风进去。

        新琴府的院子不错,几个仆人正忙着打扫清理,诗怀风看见凉亭里有个人躺在长椅上抽烟,惊讶问道:“你怎么在琴家这边?”

        诗怀颂抖了抖烟灰,叹气道:“风仔,你又没给我钱,我都没办法替你们去尝尝炎京这边妹子的味道,除了在这里抽烟还能怎么样?”

        “你可以在家里抽啊!”诗怀风根本不会被自己弟弟带偏:“你不在家好好呆着,来这里干嘛?”

        “家里那群亲戚吵得我心烦,而且有二姐在,我在不在都没所谓,便来琴家这里等你了。”诗怀颂挠了挠下巴:“而且家里的堂姐堂妹,我都腻了……”

        琴月阳看了看乐语,乐语点了点头,然后琴月阳便一脚踢飞脚边的石子,石子呼啸着掠破长空,诗怀颂微微侧过脑袋避开这爆头一击。

        “开玩笑,开玩笑。”诗怀颂举手投降:“作为一个浪子,我还是知道什么人不能惹的,绝对不会招惹你们妹妹,不然我怕风仔会将我入赘到你们琴家……”

        乐语懒得理他,但诗怀颂倒是自己跟上来。踏入正厅,乐语看见琴悦诗正穿着练功服,脖子挂着毛巾,头发湿漉漉的,额头渗出香汗,坐在正厅里休息喝茶,显然是刚练完功。

        到了室内,周围又没别人,诗怀风忍不住问道:“红乐,你刚才为什么回绝了刘管家的邀请?那是我们交好邻居的好机会……”

        “你当他们是邻居,他当我们是肥羊。”乐语坐下来说道:“他开口就问家谱何系,营生何业,明显就是探我们底。如果我不是用车轱辘话暂时蒙住他,他现在怕不是都在找地痞流氓探我们的底了。”

        “家谱何系,问的是我们朝中有没有人;营生行业,问的是我们在民间有没有势。”

        “我们一群外地来的东阳人,却出手阔绰,买下喧哗胡同的两处宅院。换作你是饮冰侯,你会不会想在我们身上刮一笔?”

        诗怀风一怔,诗怀颂一边卷烟一边说道:“风仔啊风仔,我早就说你应该跟我多出去见见世面了。你都不知道我在香雪海看见外地人的时候,都会和其他人一起骗外地人去不归楼,设局宰他一个倾家荡产。”

        “唉,我这么多年也就碰到一个外地富商,那次光是分到的钱都能让我在香雪海住一个月了,那个月真的是爽到……”

        听到这种话题,琴悦诗一脸厌恶地站起来似乎想走,但她想了想还是坐在大厅最远的椅子上。

        “商人宰肥羊还需要设局,饮冰侯这种京城地头蛇,要是查清楚我们无权无势,怕不是直接让巡刑卫将我们抓进牢里花钱赎身。”

        诗怀风惊了:“不至于吧?”

        “怎么不至于?”乐语笑道:“连统计司都敢当街杀人,你觉得炎京巡刑卫还能好到哪里去?东阳只是因为银血会当道,强行压制官面力量,所以你们宰外地人才不得不‘多此一举’。”

        “银血会宁愿跟荆正威杠到底都不肯离开玄烛郡,是有理由的。”

        诗怀风也冷静下来:“但就算饮冰侯真的心怀歹意,我们也无须担心。”

        辉耀四卫哪怕声名不显,但炎京好歹是他们的地盘,保护两个外地人还是游刃有余的。

        “立足立足,可不是有个地方就叫立足。打铁还需自身硬,别人是靠不住的。”乐语叩了叩茶几,说道:“看来我们也是别无选择了……”

        本来乐语对于拜狱的提议还有些模棱两可,但意识到炎京人的‘排外’程度,他也只能老老实实接受礼卫的安排——必须先抱住礼卫的大腿,想办法给自己套个能吓唬人的合法身份,不然在炎京都活不下去。

        之前乐语都不曾有过这种被本地人觊觎的体验,毕竟他死替的千羽流和荆正威都是血统纯正的本地人,只有他们歧视别人的份,哪有别人能歧视他们?

        但这次琴乐阴是拖家带口搬家到炎京,连屁股都还没坐热,就有如狼似虎的本地人在试探,足见‘痛宰外地大肥羊’是源远流长的传统名菜。

        “风仔,你打算做什么营生?”乐语问道。

        拜狱给诗怀风安排的任务倒是相当正常:当一名炎京豪商,想办法加入‘救国纾难会’——虽然都是商人的组织,但光从名字上就知道,救国纾难会光是道德境界,就比银血会高很多。

        事实上,救国纾难会是获得朝廷认可的民间爱国组织,修桥补路赈灾救济的事做过不少,在民间的风评非常好。

        好到什么程度?

        好到炎京人民都不相信会有银血会这种邪恶的商人联盟。

        至于为什么要加入这个组织,拜狱也解释了——传闻这个商人组织在控制坊间舆论,引导炎京的政治倾向。

        好家伙,乐语还以为自己是第一个用出舆论压制的商人,没想到炎京商人也不差,果然大家都发现商人是有极限的。

        为了帮助诗怀风打入救国纾难会,礼卫会从军费里匀出一部分作为诗家的启动资金,当然,礼卫也会派人协助诗家崛起——监视就太难听了,只是组织对成员的关怀协助。

        军费自然是都被礼卫拿走了,乐语和诗怀风都没意见。先不提没有辉耀四卫的培养与接应,他们根本没法把军费安全运到炎京,光是辉耀四卫现在是地头蛇,他们是外地人,他们就得老老实实听从组织的吩咐。

        哎,乐语没想到自己上辈子没试过北漂,现在倒是体会到京漂的艰辛。

        “还没想好,这几天视察一下炎京的市场再慢慢考虑……”诗怀风皱眉:“你怎么也叫我风仔了?”

        “你看你三弟这么喊你,我还以为你会喜欢这个称呼。”

        “我不喜欢,请不要这样叫我。”

        “好吧风弟弟。”

        “……随便你。”诗怀风摆摆手:“不过我们在炎京人生地不熟,干什么行当都一样,你有什么建议?”

        乐语掰着手指头:“卖女性内衣、出连环画报纸、开公众议事留言板、做淘宝平台……”

        “停,停。”诗怀风喊道:“详细的我就不问了,但听起来好像都不是什么正经行当。”

        “又正经又赚钱的行当,轮得到我们一群外地人经营?”

        “这倒也是……”

        诗怀颂忍不住说道:“我觉得卖女性内衣不错,风仔,不,大哥,我跟你说,我脑子里真的有很多非常精彩的设计,只要你给我一个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