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你有种就杀了我在线阅读 - 第274章 你有兴趣上学吗

第274章 你有兴趣上学吗

        俯视我,你在歧视我,我要打残你们。

        无视我,你在歧视我,我要打残你们。

        蹲下来平视我,你在歧视我,我要打残你们。

        不知道如何回答,你在歧视我,我要打残你们。

        说我可爱,你在嘲讽我,我要打残你们。

        说我帅气,你在侮辱我,我要打残你们。

        对我的年龄表示好奇,你在讥笑我,我要打残你们。

        对我的外貌表示惊讶,你在嘲笑我,我要打残你们。

        像理由这种东西,对衔蝉尘尘而言根本不是问题。

        他只要站在任何人的面前,就能找出一大堆将对方打残的理由,并且自己还能站在道德高地上。

        别人只会认为他敏感、暴戾、残忍、疯狂,但知道这是有理由的。

        那么终有一天,当他处心积虑杀了某个人,大家也会见怪不怪。

        衔蝉尘尘已经为这具身体吃过太多苦,流过太多的血。

        苦不能白吃,血不能白流。

        他要用尽这具身体的缺陷优势,让自己站在众生之上,所有人都得跪拜他,仰视他,敬畏他。

        直到再也没有人,敢用他的身体缺陷羞辱他。

        “礼卫门徒,‘悲风’诗怀风,见过寒蝉行走。”诗怀风脱掉雨蓑,平视前方,抱拳说道。

        好,这个打断腿就行了,毕竟只是一个门徒,没必要跟他计较。

        衔蝉尘尘看向另外一人,发现那个摘下雨蓑的红发男人单膝跪下了。

        他掀起了衔蝉尘尘的帽子。

        揉了一下衔蝉尘尘的脑袋。

        捏了一下衔蝉尘尘的脸蛋。

        “你好,我是礼卫行走,‘红乐’琴乐阴。”乐语笑道:“见过寒蝉小朋友。”

        轰。

        衔蝉尘尘感觉自己脑袋炸了。

        一直没说话的黑衣人,忽然哇喔一声,直接后跳挨着墙壁,让出大堂的中央空间。

        诗怀风感觉身体一寒,直接使用凌虚步伐远离乐语和衔蝉尘尘,蜷缩到角落位置里,一动都不敢动。

        “你找死!!”

        伴随着童稚声音一同到来的,还有衔蝉尘尘打出的小拳拳,以及拳头上那凶猛如火的光爆!

        整个区域的光线都因此泛起涟漪,仿佛连光都因此震动起来!

        震战法·葵花!

        乐语双手画圆,流光在他掌心化为镣铐。在衔蝉尘尘光爆凝聚至巅峰的那一刻,乐语双手拍在他的拳头上,抓住了他的手腕,光爆之间湮灭抵消,直接将衔蝉尘尘的含怒一击瓦解无形。

        咬战法·宇咏!

        衔蝉尘尘却是反过来抓住他的手,跳起来一脚踢向他的太阳穴。

        如果有谁因为衔蝉尘尘腿短脚小而轻视这一击,那就等着用自己脑浆洗脸吧——在衔蝉尘尘极度愤怒的情况下,他这一脚隐藏的锋锐光爆,足以打穿钢板,贯通城门!

        乐语直接低头避开,将衔蝉尘尘重重砸向地面,然后迅速欺身压上,试图通过体型优势打出碾压伤害!

        然而衔蝉尘尘反应更开,他运用凌虚步伐轻轻一跳就躲开乐语的擒抱,往桌子一蹬反跳而来,袭向乐语的头部!

        扑战法!

        咬战法!

        震战法!

        无相战法!

        凌虚战法!

        狼鹰战法!

        兔起鹃落间,乐语跟衔蝉尘尘就交手了数个回合,用出的招式涵盖多门战法,密集光爆搅动了整片空间的光线,大堂瞬间变成光怪陆离的战场!

        衔蝉尘尘一直在半空中没下过地,但乐语不仅讨不到好,连一招都没打中这位统计司督察,反而是差点被他打中后颈太阳穴等要害!

        诗怀风在旁边看得眼花缭乱,他的武道天赋一般,之前哪怕有奈瑟之心复制品加成,他也只有一门战法练到融会贯通境。

        在他的常识里,高大武者自然是更有优势,矮小武者不仅会身体力量不够,而且臂展腿长不足,连攻击距离和移动速度都不如高大武者。

        但衔蝉尘尘完美打破了他的常识。

        臂展不够,身高不够?我用扑战法凌空跟你打,你的臂展反而成为你的障碍!

        腿不够长,速度不快?我用凌虚战法弥补速度,选择在狭窄空间战斗,你腿再长又有什么用?

        力量不够?

        只要我的光爆足够狂暴锋锐,我用手指头能戳穿你的头盖骨!

        衔蝉尘尘朝乐语一指,白虹霞光似要贯穿乐语的眉心。

        乐语随手拍散,左手打出吞天蚀日的狂暴荒咬,眼看就要将衔蝉尘尘整个吞下!

        咚!

        衔蝉尘尘奋力一踢,直接踢在荒咬的薄弱点,妙到毫巅地瓦解攻势!

        两人从门口打到中央,又从中央打到边角,直到整个大堂所有桌椅都快被打烂,两人才随着一次光爆抵消同时后撤。

        乐语长长呼出一口气,他左耳被割伤了一点,太阳穴流了点血,身上破了几道红印,都是微不足道的轻伤。

        而衔蝉尘尘仅仅是流汗,身上一点伤都没有,尊贵的蓝紫制服甚至连破都没破。

        再这样打下去,乐语觉得自己顶多能将衔蝉尘尘打成小破,但自己必定大破。

        这时候,大堂忽然响起鼓掌声。

        “炎河后浪推前浪啊,”一直在旁边看戏的黑衣人鼓掌笑道:“作为第一次跟寒蝉战斗的人,你居然只是吃了点小亏,虽然寒蝉也没出全力,但你的战斗本能也确实令人惊讶。”

        诗怀风微微一怔,旋即明白黑衣人的意思。

        衔蝉尘尘太特别了。

        他经常与跟身高比自己高一倍的人战斗,早就打磨出属于自己的战斗风格。

        但反过来,绝大多数武者包括琴乐阴,肯定都没跟身高只有自己一半的人认真战斗过。

        有心算无心之下,哪怕是同境界战力,衔蝉尘尘都能轻易战胜敌人,甚至说一句‘同级无敌(仅限第一次战斗)’都不过分。

        然而就在这种的情况下,排除琴乐阴平时喜欢吊打小朋友的可能,只能认为是依靠自己的战斗本能与衔蝉尘尘平分秋色。

        衔蝉尘尘走到大堂中央刻意保留的桌子旁,想伸手拿桌上的茶杯,发现不够高,便踩在旁边的肥橘猫上。

        乐语还以为肥橘猫会逃跑或者惨叫,没想到肥橘猫异常沉得住气,全身肥肉绷紧,作为脚垫撑起了它的小主人,直到衔蝉尘尘走下来才如释重负地哈气。

        哎,熟练得让人心疼。

        衔蝉尘尘一边喝水一边问道:“你几乎能看穿我所有攻势,截断我所有战技,而且还会无相……你已经到达‘小圆满’了?”

        乐语微微一怔,旋即摇摇头。

        小圆满,大圆满,这是两个独属于辉耀四卫的名词。

        在奈瑟之心复制品存在的情况下,每一位辉耀四卫都至少精通一门战法,若是天赋好,能精通多门。

        那么,如果天赋足够好呢?

        将十八门主流战法全部练至登堂入室境,谓之小圆满。

        全部战法练至融会贯通境,谓之大圆满。

        至于全部战法练至登峰造极境的人,谓之奈瑟之心持有者——只有持有正版奈瑟之心的大圆满武者,才有可能将所有战法推演到登峰造极境。

        乐语因为有‘冰血体质’,再加上自己精通多门战法和无相战法,所以他跟衔蝉尘尘战斗时,虽然打起来很激烈,但实际上几乎都是‘我的回合,我被你无懈可击’、‘你的回合,我无懈可击你’的无限轮回。

        途中乐语和衔蝉尘尘都变换过多种战法,但都愣是找不出敌人破绽,这就是小圆满武者战斗的显著特征。

        简单来说就是‘你们这样是打不死人的’。

        乐语估摸着衔蝉尘尘是真的小圆满,而他只是靠‘冰血体质’的自动战斗外挂来达到类似效果,非要说的话,他是半步小圆满。

        衔蝉尘尘喝完水,想放回去,不够高,他眉头一皱,直接将桌腿全部打断,桌面哐当一声掉在地上,然后他将茶杯放上去。

        “让开。”

        乐语连忙为这位小朋友让开一条路,衔蝉尘尘抱着肥橘猫径直离开停云堂,看都不看他们一眼。

        他在门口跟青衣干员聊了几句,转身朝黑衣人说道:“两艘轮船只回来了一艘,七三分账,外加晨昏轮船的十二成赔偿金,没问题吧?”

        黑衣人摊摊手:“很合理,没问题。”

        “那就这样。”

        衔蝉尘尘昂起脑袋看向乐语,那双漂亮可爱的大眼睛,满是平静的杀机。乐语心里一跳,有些后悔为什么要惹他。

        “不要让我再遇见你。”

        说完这句话,衔蝉尘尘带着青衣干员离开。至于再遇见会发生什么事,他没说,大家懂的都懂。

        “唉,想找个安静的地方为你们接风洗尘都不行。”

        黑衣人叹了口气,朝乐语两人招招手:“跟我来。”

        他往后厨那边走去,乐语跟诗怀风对视一眼,拿起雨蓑跟着他从后门离开停云堂。

        雨还没停,天还没黑,昏昏沉沉。三人踏过积水横流的青砖大街,看见炎京的街灯已经亮起来,远方市中心的耀钟楼最为耀眼,甚至有些刺眼。

        “你为什么要惹他?”走在前面的黑衣人忽然问道。

        “我是真的觉得他很可爱嘛……”乐语挠挠头,旁边的诗怀风脸色平静,但心里已经是翻云覆雨——你就因为这种原因得罪统计司督察?

        “真的吗?虽然我也觉得衔蝉他很可爱啦,前提是不知道他做过什么脏活的话……”黑衣人摸着下巴笑道:“我还以为是他忽然对无辜少女痛下杀手,让你心中的正义蠢蠢欲动呢。”

        乐语心中一个咯噔,笑道:“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正义之心就是这种东西,想保护不能战斗的人,想消灭制造灾难的恶,想坚守造福众生的善……”

        “我们辉耀四卫,也不过是源于正义而生的组织。”黑衣人指着雨幕下的万家灯火:“守护这个国家,这个城市,这里的人民。”

        他掀开兜帽,露出一张成熟沧桑的中年人脸庞:“我是礼卫行走,‘火狱’拜狱,也是礼卫来接应你们的人。”

        两人连忙行礼,拜狱摆摆手,问道:“对了,你们的身份没暴露吧?”

        乐语一怔,“统计司干员在船上的时候就主动揭穿我们的身份了,他说钧座不需要我们隐藏身份……”

        拜狱哭笑不得:“这,这,衔蝉他有时候真的像个小孩子,这玩的手段也忒不地道了……而且他们义卫的钧座,跟我们礼卫的钧座有个屁关系啊!”

        诗怀风连忙道:“没关系,船上都是我的人,我可以约束好他们。”

        “不过也没所谓,接下来你们的任务倒也不需要特别隐瞒身份,只是能隐瞒就最好……”拜狱摸摸下巴胡渣:“在分派任务之前,我先确定一下,你们是还愿意跟着钧座继续走下去吗?我甚至不能说出我们的真正目标。”

        “如果你们不想碰这趟浑水,我可以让你们干点杂活,不用涉及核心事务。”

        乐语还没说话,诗怀风就坚定说道:“愿誓死效忠钧座!若不能在炎京名留青史,我们又何苦从东阳来到炎京?”

        乐语心里苦啊,他没想到礼卫这么人性化,居然还提供退出机制,如果早知道的话,他刚才就不得罪衔蝉尘尘了。

        现在得罪了衔蝉尘尘,如果他还不抱紧礼卫的大腿,怕不是明天就暴尸街头了。、

        ‘如果早知道’真的是这世上最苦的后悔药了……

        于是乐语正气凛然地说道:“愿为礼卫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好。”拜狱满意地点点头:“既然如此……”

        他看了看乐语,又看了看诗怀风,想了想,搭着乐语的肩膀问道:“红乐,我现在有一个重要又特别的任务,非常适合你,不知道……”

        不是吧,连让我休息几个月的时间都没有,一上来就给我颁布主线任务?

        乐语苦着脸说道:“敢问是……?”

        “是这样的。”拜狱问道:

        “你有兴趣上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