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你有种就杀了我在线阅读 - 第240章 这一剑,是三十年的功夫

第240章 这一剑,是三十年的功夫

        无相神枪!

        在乐语和牧晴眉远程输出的时候,其他侍卫军士也没有看戏,而是在迅速补充子弹,准备将这个胆敢孤身闯进队伍的剑客射成马蜂窝!

        只要是人,被杀就会死!

        不要害怕,他只有一个人!

        然而突袭受阻的铁先生,脸上非但没有忧惧顾虑之情,反而双眼发亮直勾勾地看着乐语,须发皆张,身上光影掠动!

        只见他手腕一转挽出一个剑花,划出一道如梦似幻的微光幕布,直接将两道神枪霞光抵消于剑锋之外!

        执剑战法·剑光幕帘!

        砰!砰!砰!

        铳声如雷霆暴动,挡在铁先生身前的尸体很快就被打出数个血洞,甚至穿过尸体,直接擦伤铁先生的身体。哪怕是‘登峰造极境’的武者,面对子弹也跟凡人无异——光辉能增强武者的杀伤,也能赋予武者抵御其他光辉(魔法伤害)的能力,但却是一点一滴都不会加强武者的物理防御。

        绝大多数情况下,面对部队的集体射击,武者们除了避其锋芒也别无他法,毕竟是不能跟子弹硬碰硬的。

        而且这附近都是街道房屋,对武者而言这是绝佳不过的巷战场景,稍微退让一波,不仅能修正片刻,而且尚未出鞘的利剑更能令敌人恐惧!

        然而铁先生却做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料之不及的选择!

        他将草绳铁剑迅速划动,刹那间将面前以及身后的数具尸体撕成了碎片!

        这,这就是杀人必补动,补刀必鞭尸的谨慎流强者吗?

        就在乐语以为铁先生是想通过干脆利落的鞭尸手法来表明自己的专业素养时,却看见铁先生长剑一划无数血雨如花绽放!

        每一滴血里,都蕴含着大量光辉,它们极其密集地高速闪烁,就像电视屏幕的雪花一样混沌,瞬间让所有观察铁先生的人都感到一阵晕眩!

        这不是执剑战法!

        这是铁先生的战法!

        每一位登峰造极境的武者,无一不是身经百战纵横战场,长年累月的战斗经验以及卓越的天赋、对战法的独特理解,都会让他们摸索出一套完全适合自己的战斗体系。

        并且他们多半会有几招个人专属的技巧,这些技巧未必实用,也不适合传承,但却是他们这几十年战斗生涯心得体悟的结晶。

        当他们找到合适的时机、合适的地点、合适的战斗,用出他们压箱底的秘藏绝技时,足以改变一场战斗的天平。

        当年铁先生混迹于幽云区踏白军,因为口臭而被上司派去当炮灰,却因为卓越天赋,哪怕闯入敌方战阵也能杀敌无数,后来踏入登峰造极境后,便杀了那个上司逃到和阳军养老。

        但他骨子里还是那个踏风而行,向死而生的武者!

        他自从学会打架,就从未有逃跑的念头。

        如果对方人多就要跑,那我练个屁剑啊!

        这闪光血雨,便是铁先生纵横战场的绝艺。

        通过将光辉大量注入尸体血液中,令血液暂时变成一颗颗小闪光弹,虽然并不刺眼,但只要数量够多并且集中出现在人的视野里,一样能令人眩晕反胃难受!

        这功夫对修习者的精神力要求极高,而且还需要极其精准的精神引导能力,除了创造这一招的铁先生之外,普天之下几乎没人可以学会,放在炎京皇家学院,这一招也顶多只能作为公众章节让学生们看一乐,连上架收费都做不到。

        然而当铁先生用出这一招,这片闪光血雨所造成的威力却是堪称恐怖。

        刹那间乐语周围十几人瞬间陷入晕眩,距离稍微远一点的人也难受得很,在他们眼中整个世界都仿佛打了滤镜一样模糊不清,根本无法攻击!

        这一剑,是铁先生三十年的功夫。

        其名为。

        繁花血景!

        “荆正威……”

        铁先生用上了合气战法的技巧,声音仿佛从四面八方响起,令人抓不准他的真实方向,只知道他的声音越来越近!

        “纳命来!”

        糟了!

        所有人心里都升起一股无力之感——他们都知道铁先生趁机靠近刺杀乐语,但他们却因为陷入晕眩之中无能为力,就算青岚、牧晴眉、尹冥鸿等人下意识想冲过去挡刀,但脑海里天旋地转,什么都做不到!

        所以说,群体控制在打团时真的非常实用。

        但也并非万能。

        铛!——

        又是一声沉闷悠远的交戈之音,令众人气血沸腾的同时,也让他们从晕眩中迅速清醒过来!

        他们定睛一看,便看见极其荒诞的一幕——

        铁先生的剑,断了。

        虽然那柄剑别着草绳,剑身黯淡,但没有人认为这是一柄劣剑。能让铁先生放在身边这么多年,至少也是精钢级别的好剑。

        然而它断了,断的很整齐,截面很平整,去世得很安详。

        只见铁先生做出挥剑的姿势,手上还拿着另外半截短剑,站在乐语身前,而乐语则是将他那把不知从什么地方拿出来,造型风骚一看就不实用的长剑横在面前。

        与此同时,正在后方远远射击摸鱼,目睹整个事发过程的商会供奉,几乎难以自制地大声说道——

        “荆正威斩断了铁先生的剑!”

        几乎是肉眼可见的,荆家侍卫和临海军多了士气上升的增益效果,而在后方追击的商会供奉们则是士气下降,追击意图大幅降低,甚至有些惊惧!

        能斩断铁先生的剑,这是什么概念?启银

        一句不在铁先生之下,不过分吧?

        这荆正威年纪轻轻,怎么可能就有这等修为?

        他含着金钥匙出生,弱冠之年享尽人生繁华,又遇上升官发财死老爹这种好事,最后还借着向蓝炎卖屁股获得银血会会长的位置。

        放眼整个辉耀,能稳稳压过荆正威一头的,恐怕也就只有辉耀皇室那些金色传说级别的后浪了吧?

        都这样了,他居然还有如此妖孽的武学天赋?

        你怎么不让他直接当皇帝呢?

        老天爷你这不是没眼,简直就是没吧!

        但吃柠檬归吃柠檬,理性还是占据商会供奉们的头脑上方。

        现在连铁先生都搞不定荆正威,他们又何苦继续做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

        其实若不是铁先生重拳出击,他们根本不会追杀荆正威,顶多就回去唯唯诺诺跟金主报告一声。

        大家都是出来恰饭的,何苦这么卖命?

        至于荆家势力的人的想法就很简单了——原来家主这么犀利的吗?这就是传说中的扮猪吃老虎吗?

        然而大家想象的不一样,乐语现在都快变成猪了。

        刚才他凭借冰血体质,几乎完全免疫了铁先生的繁花血景闪光弹,又举起圣者遗物挡住铁先生的斩击,但代价却是他握剑的双手彻底震麻了。

        哪怕他有神兵加持,但动能可不会凭空消失。铁先生连剑都斩崩了,可想而知乐语的双手承受了它们这个年纪无法承受的重量。

        不过乐语脸上依旧平静,只是脚步轻快地迅速远离铁先生:“快射杀他!”

        根本不用他说,其他人早就围殴过去。米蝶拿出藏在袖子里的三节棍组成一根长棍,利桑舞起拳头,牧晴眉更是更是气势如虹地奔袭过去!

        与此同时,还有十几杆强铳向铁先生射击!

        然而铁先生依然毫无惧色,突然双腿原地一字马,身形迅速下降避开了所有射击。面对三名武者的近身突袭,他直接划出剑光幕帘抵抗光爆,然后直接懒驴打滚从地上撞过去!

        “休想……逃!”

        牧晴眉就在铁先生突围的方向,正当她战意激昂想跟这位登峰造极境武者大战一场,却忽然感觉脖子一凉,下意识后仰倒身!

        当她看见一抹剑光掠过自己眼前,同时也感觉到腹部遭到重拳出击,整个人被打飞了出去!

        “直觉还行。”

        铁先生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赫然是要跟着她一起撞入人群之中!

        看见他冲过来,一个正在上膛的临海军大声说道:“他的剑断了,大家上啊——”

        “剑断了就不能用了吗?”

        “剑岂是如此不便之物。”

        铁先生挥舞断剑,眨眼间斩出数道剑光,将他们斩成几截还能哀嚎一段时间的尸体!

        砰!砰!

        当铁先生攻击后方部队,乐语他们所在的前军自然没放过这样的好机会,竭尽全力往铁先生倾泻弹幕,哪怕铁先生有意识躲避,也依然是被命中多处要害!

        “给我拦住后军!如果我杀不掉荆正威,回来就杀掉你们!”

        将尸体踢过去拦住后方部队的铁先生发出一声响彻夜空的咆哮,哪怕没有指名道姓,但后面所有商会供奉都知道他在命令自己。

        虽然听铁先生的命令好像很怂,但他们很快就抚平自己心中的不爽——毕竟比起铁先生誓杀荆正威这件事而言,他们这点不爽不值一提。

        于是商会供奉们不再犹豫,浑身解数拖慢后军的节奏。虽然不敢直接闯进去大杀特杀,但是在外面砸墙扔石头封路还是没问题的。

        而铁先生躲避了几下后军的射击后,便马不停蹄追赶前方的荆正威!

        前面的乐语自然也听到铁先生的怒吼,忍不住吐槽道:“他跟荆家有仇吗?至于这样追杀我到天涯海角吗?”

        牧晴眉忽然兴奋说道:“就快到海角门了!”

        乐语抬头一看,便看见已经变成断壁残垣但仍在燃烧的海角门就在尽头,有许多人举着火把从缺口跑进内城,也有许多人哭喊着跑出内城。

        正因为白夜控制不住这次暴动,所以乐语他们的逃亡其实并不难——出入口根本就没有阻挡,而且内城里也有许多仆人伙计,民众们就算再愤怒,也不可能连这些可怜人都想烧死在内城里,因此当仆人伙计想要逃出去,他们也只能让出一条路。

        “荆正威,今日,你必死!”

        哪怕身上多处中弹,但铁先生依然健步如飞,宛若飞龙般奔袭而来,迅速靠近乐语所在的前军!

        铁先生必然是修习了凌虚战法的步伐,而乐语等人的速度取决于临海军和荆家侍卫的平均速度,但他们又是拿着铳械,又没修习凌虚战法,顶多就是身体素质好一点,怎么可能跑得过铁先生。

        虽然有军士向铁先生射击,但双方尚有十米距离,铁先生有足够的回避余地,面对枪林弹雨依旧是不慌不忙。

        “麻烦了。”尹冥鸿咬牙道:“他这是想等我们过海角门的时候才杀过来!那里有太多平民,就算我们敢肆无忌惮开铳,他也有足够的肉盾遮挡!说不定我们还会堵在那里,直接被他屠杀殆尽!”

        乐语也发现了,铁先生赶上他们之后就没急着杀过来,反而是保持着这个安全距离。

        从刚才铁先生会一字马避子弹、懒驴打滚突围就知道,他绝对是一个为求胜利不择手段的剑客,丝毫不讲什么武德,能利用地形环境就肯定会利用。

        海角门现在人来人往甚至还在燃烧,简直是一副绝好的棺材,他就等着乐语钻进去,然后再大杀特杀,直接将乐语封棺抬走!

        此时乐语也感觉自己快被铁先生赶到绝路了,他倒没生气,只是觉得好笑:“你至于这样吗?望海公是你爹?你至于这样卖命?”

        然而铁先生的回复依然是那一句:“荆正威,你该死!”

        乐语根本不明白,自己是哪里惹上了铁先生。

        但其实在乐语拿出那柄剑的时候,铁先生心里就已经将乐语宣判死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