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你有种就杀了我在线阅读 - 第233章 公道

第233章 公道

        “拦下那辆车!”

        “抓住他!抓住他!”

        如梦初醒的众人立马追过去,但两条腿怎么可能跑得过四个轮子,他们顶多捡起小石子扔过去,就被汽车的钢铁之躯弹开。

        “快跟上去!”

        “别让他跑了,得让他赔钱!”

        “快,快找海叔过来!”

        最前面几个精壮的小伙子立马撒开腿追上汽车,后面的人也跟在后面叫喊大骂,一时间仿佛整条街的人都在追肇事车辆。

        其他没走的工人都围在小孩子旁边出谋划策,而会场里的海叔此时终于知道外面出事了,被几个工人连忙请过来。

        工人们为海叔让开一条路,海叔看见人群尽头里有一滩泛着夕阳余晖的黯淡鲜血,心头顿时一沉。

        “九米,九米,别吓唬二叔啊,醒醒,二叔这里有龙须糖,醒醒……”齐八酒将侄子抱在怀里,脸色焦急,小声急促地跟侄子耳语,仿佛害怕吓到孩子。

        侄女正在被旁边的大婶检查手手脚脚有没有受伤。她身上有些血迹,但似乎都不是自己的;她偷偷看着二叔和哥哥,脸上没有悲伤,也没有哭泣,只有茫然。

        以她现在的脑瓜子,似乎还不能理解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当海叔走过来,一个妇女直接跪到他面前连连磕头:“海叔求求你救我孩子……求求你……求求……”

        她直接伏在地上泣不成声,海叔顺着她的方向看过去。饶是他见惯人生疾苦,眼皮都忍不住跳了一下——这个妇女之所以没抱孩子,是因为根本不敢抱。

        那孩子似乎是被车撞倒之后躺在地上,紧接着又被车轮子碾过脑袋,看上去已经不似人形了。

        这情况别说海叔这个普通的内景医官,就算是手持神兵的绝世神医都无回天之力。医官不是万能,他们只能肉白骨,不能活死人。

        海叔朝其他人摇摇头,旁边的女工们点点头,将跪在地上哭得快要喘不过气的妇女拉到一边安抚。

        海叔走到齐八酒面前,齐八酒似乎这时候才发现海叔,轻声说道:“海叔,这是我哥的儿子九米。小鬼头调皮得很,看见车来都不知道躲,我回去就让大哥大嫂打他一顿。你看他好像睡着了,你能不能帮我叫醒他,能不能……”

        海叔看着他怀里那个双眼睁大无神的孩子,一句话都没说,双手凝聚纯白光辉,蹲下来轻抚孩子的伤势。周围忽然变得很安静,大家连大气都不敢喘,西边的人甚至主动让开了位置,让即将沉入山峦之间的夕阳光辉为海叔所用。

        不知过了多久,或许很长,或许很短。

        海叔停下了双手的光辉,齐八酒马上轻声说道:“海叔,九米他,九米他能醒吗?”

        看着齐八酒那殷切的目光,海叔沉默地伸出手,为孩子合上双眼。

        齐八酒喉咙咕咚一声,咽了一口唾沫,看看天,看看地,看看海叔,就是不看自己怀里的侄子。他抬起头眨了眨眼睛,没让泪水流出来,声音更咽:“海叔,你,你认不认识其他技术好的医官,我有钱,我有很多钱……”

        “他死了。”海叔看着他,一字一顿地说道:“活不过来了。”

        “不,你看他还这么小,他还会尿床,他,他还喜欢读报纸给我听……”

        “他死了!”

        海叔怒吼一声,拳头猛地往旁边的地面砸去,将泥土地砸出一个小坑,泥土里的碎石划伤了他的拳头。他面目狰狞地拼命朝地面砸拳,其他人连忙拉住海叔别让他继续自残。

        他很悲伤。

        如果不是真正的悲天悯人,他就不会十几年如一日地经营一家赔钱的工人面店,为他们排忧解难,为他们治疗小病小痛,为他们出谋划策。

        他只是一个能力普通的凡人,干不了什么大事,解决不了这些苦命人的难题,也无法改善他们的处境,所以只能帮他们减伤生活中遇到的痛苦,教会他们苦中作乐的生活小技巧。

        他没办法让大家走出黑暗,他只能让大家心中有光。

        但看着这个两个刚才还跟着自己一起唱歌的孩子就这样死了,哪怕是已经在玄烛郡这摊烂泥里摸爬打滚几十年,海叔也还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他很愤怒。

        他愤怒于自己的无能为力,愤怒于凶手的残忍,愤怒于命运的不公,更愤怒于这个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以及错误的主角!

        刚好是工会成立的日子;

        刚好是几百个工人一起聚集的地方;

        刚好死的是工人的孩子,而凶手是银血贵族;

        海叔不知道这是不是针对工会的阴谋,他只知道,荆正威和白夜这些日子的努力就要毁于一旦了。在这个关节眼出了这种事,哪怕他说得天花乱坠,也不会有工人再相信他。

        除非……

        “杀人偿命!”

        “我们去讨回一个公道!”

        “我们要公平,我们要公道!”

        有人说道:“但能在玄烛郡开车的人,肯定是银血会的……”

        “银血会的又怎样!?”马上有工人大声骂道:“难道银血会就可以随便杀人吗?难道是银血会,所以我们就要忍气吞声,哪怕他们杀了我们的孩子!?”

        “今天死的不是你的孩子,那明天呢,后天呢?你今天没孩子,那你明年呢,后年呢!?”

        面对振臂高呼的工人,其他人却是沉默下来,有犹豫,有畏惧,也有愤怒与担忧。

        在玄烛郡当了太久的顺民,也听闻过银血会对暴动者的血腥镇压,他们心有热血,也被现实的冰水淹没。

        “和阳军已经灭了,临海军也走了,银血会现在就是一只纸老虎!”有人高声说道:“只要我们联合起来,几千、几万个工人团结在一起,银血会不敢拿我们怎么样的!”

        “对,我们这么多人一起过去,他们不敢拿我们怎么样!”

        “我们要团结起来,我们可以不怕他们的!”

        “公道,我们只是要一个公道而已!”

        白夜行者深知银血会在玄烛人民里积威甚深,因此大声剖析敌我相方的实力,消除工人们的畏惧,鼓舞他们的勇气。随着他们的呼喊,其他人也渐渐压住心头的恐惧感,取而代之是愤怒和责任感。

        “我们不能再忍了!”

        “就算不为了自己,也要为我们的孩子想想!”

        “如果我们这时候还低头,那工会还有什么意义!?”

        “让银血会交出凶手!杀人偿命!”

        “我们要团结在一起,一定可以让银血会低头!”

        忽然有人朝海叔说道:“海叔,我们听你的,你就说怎么办吧!”

        “海叔!”

        “海叔你一定要为我们主持公道啊!”

        冷静下来的海叔缓缓呼出一口气,迎着周围众人热血沸腾的愤怒视线,他轻轻点了点头。

        他听懂了其他白夜行者的暗示,也知道这的确是目前唯一能挽回局势的办法。

        工人们的愤怒需要宣泄,而荆正威也可以丢出凶手来表明自己的立场。

        如果白夜和荆正威配合得好,这说不定还是一次极佳的机会,一次让工会名扬辉耀,让荆正威彻底洗白的机会。

        在众人的注视下,海叔举起自己还在伤痕累累的右拳,高声呐喊道:

        “为了孩子,也为了其他孩子,我们一定要讨一个公道!”

        “我们要让他们知道,我们工人,不会再跪下去了!绝对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