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你有种就杀了我在线阅读 - 第232章 玄烛郡夏日的车声 下

第232章 玄烛郡夏日的车声 下

        齐八酒拉住侄子侄女,等荆家的轿车和武装侍卫穿过街道,才带着他们穿过大街走进林荫小道。

        “二叔,我要吃小串串!”

        “二叔,我要买风车!”

        “二叔,我要吃龙须糖!”

        “二叔我也要吃!”

        齐八酒乐呵呵地说道:“买,买,全都买!”

        他现在可是听家恩典锁工厂的主管,虽然第一个月的利润分红还没有,可能也不多,但他之前的工资欠款已经全部结清了,钱袋子鼓鼓的,大哥大嫂都劝他存点钱,过几个月说不定都可以盖房子了。

        今天是工会成立会议,齐八酒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的,但每家工厂的主管都得去,工人们也可以去,现场有免费酸梅汤喝,今天全郡工厂休息半天。

        嘿哟!有免费酸梅汤喝!谁不去啊!

        不仅仅是工人去,他们还带家人去。齐八酒的大哥大嫂是经营一家走鬼档,白天没空照顾孩子,都是托付给旁边邻居带带,今天齐八酒有空,而他又特疼爱这两个小鬼头,便带着他们去见见世面。

        会议地点是外城区一家旧工厂,里面空间很大,齐八酒来到的时候,看见里面坐满了人,大家三五成群围成一个个小圈子聊天,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不少女工也带了孩子过来,小孩子的哭声闹声充盈着整个空间,到处都闹哄哄的。

        齐八酒带着两个小鬼头找到工友们,工友带来的孩子正在旁边玩剪刀石头布,是《未来回响》作者树人先生发明的小游戏,一出现就成为穷苦孩子的娱乐。两个小鬼头看见他们在猜拳,也加入其中一起玩耍。

        “齐哥,这个会到底是啥来的?”

        “我也不知道啊!”

        “什么时候有酸梅汤喝?我碗都带过来了。”

        “但齐哥你不是主管吗?你也不知道?”

        “什么主管不主管的,我难道还会跟那些大人物坐在一起吗?那些含着金钥匙的,怎么会关照我这个泥腿子,我反正就是带那两个小鬼头来喝酸梅汤。喂,刘哥,在看《青年报》吗?给我一张。”

        “齐哥你也认字的吗?”

        “嘿,我听蒙学时很认真的!”齐八酒接过报纸说道:“而且报纸说的话都很直白很有道理,我没认真上过学也能看得懂。”

        就在旧工厂里吵吵闹闹的时候,一个中年男人走上临时搭建起来的讲台,用手捂住嘴巴,重重咳嗽两声!

        咳咳!

        巨大的声音盖过了所有吵闹声,在工厂里回荡震鸣,所有人瞬间都停止发出声音,呆呆看着讲台上的中年男人。

        在诸多战法里,擅长利用声音的合气战法无疑是最适合主持的战法。不需要任何设备支持,光是合气武者一人,就足以控住几百人的大场面。

        “大家好,可能有不少朋友认识我,我叫海松,熟人喜欢叫我老海。老海我承蒙荆家信任,各位也愿意给我一个面子,所以就由我来主持工会第一次会议。”

        “海叔!”

        “我们信海叔!”

        “海叔这个会到底是干嘛的啊?”

        齐八酒也认出海叔,心里忍不住放松许多。

        海叔还是说轻了,他岂是有面子,坐在这里的大多数人都很尊敬他。

        海叔本来只是一家小面店的店主,不过他家卖的挂面非常便宜,虽然味道差但很顶饱,工人们穷到没钱的时候,都会去他家吃挂面撑一下,但大家也知道海叔卖这个价格必然是不赚钱,甚至是亏本,因此除非真的穷得叮当响,都不会主动去占这个便宜。

        除此之外,海叔人脉很广,像得罪了黑帮,或者鬼迷心窍被高利贷骗了,只要是特别严重,海叔都可以帮忙解决一次。

        而且海叔还会内景战法,工人们的小痛小伤几乎是常事,如果受了重伤,也可以去找海叔帮帮忙,至少可以缓解一下。

        海叔在玄烛郡经营十几年面店,在许多工厂都待过,几乎所有工人都承过他的情。如果你在街上说海叔的面不好吃,大家也会赞同,但如果你说海叔的人不好,那你就别想走出这条街。

        海叔举起手轻轻一压,会场顿时安静下来。

        “公平,公平。”他环视一周:“还是公平。”

        “工会的意义,就是为了公平。”

        公平?

        大家有些茫然。

        海叔问道:“大家知道,银血会一开始怎么成立的吗?”

        会场顿时喧哗起来,有人说是为了赚钱,有人说是为了贿赂郡守府,也有人说银血会不是一开始就存在了吗?

        海叔手一压,会场再次安静:“银血会一开始,其实就是一群商人,为了不受欺负而成立。大家不知道,以前东阳商人很惨很惨,不仅被官吏欺负,而且到外面做买卖,还会被外面的人欺负。”

        “他们觉得这样下去不行,他们想要公平,想要不被欺负,所以他们联合起来抱团,成立了银血会。”

        “而工会,就是我们工人联合会,目的就是为了让我们不再被官吏欺负,不再被工厂主欺负。”

        海叔注视大家的眼神:“所以我们,也要联合起来,一起抱团,对抗那些比我们强大的势力。”

        “为什么我们会被欺负?因为敌人是很强大的,他们有权有势,而我们往往势单力薄。但如果,如果我们工人都联合起来,我们后面都站着无数工人,那他们还敢欺负我们吗?他们还敢扣我们的工资,侮辱我们的尊严,甚至对我们拳打脚踢,生死予夺吗?”

        “我们一年到头,起早贪黑,但我们依然很穷,吃不饱饭,穿不暖和,睡不好地方,但明明是我们生产的货物,是我们的劳动成果,大部分都被工厂主拿走,工厂主明明施舍我们一点点,我们还要感激涕零。”

        “不应该是这样的。”

        “我们只是接受雇佣,工厂主出钱,我们出力,我们人格上是平等的,但他们却肆意欺辱我们,不当我们当人看,而我们为了生计,也只能忍气吞声。”

        “不应该是这样的。”

        “玄烛郡明明是我们建设的,但我们却只能待在最肮脏最偏僻的角落;货物是我们生产的,但我们却自己的生产的东西都用不起;和阳军和郡守府应该保护我们,但他们却是跟着欺压我们。”

        “不应该是这样的。”

        “这世道,不应该是这样的。”海叔看着寂静的会场,大声说道:“所以我们要联合起来,捍卫我们的权益,捍卫我们的尊严,捍卫我们的成果!”

        “不能让下一代,也重复我们的人生。”

        “我们工人,也应该有光明的未来。”

        海叔忽然张开双臂:“大家说说,如果让你们给工厂提要求,你们想提出什么要求?”

        大家面面相觑,许久后忽然有人说出大家的心声:“给多点钱!”

        海叔鼓掌道:“没错,工厂主应该要给多点钱,还有呢?”

        “不要晚上还要继续上班。”

        “要给全工资,别扣钱!”

        “不要欺负人!”

        大家纷纷说出自己的要求,一下子七嘴八舌乱成一团,就连几个孩子都在喊‘我要吃串串’。

        海叔用力鼓掌:“对,对,对,大家的想法我都赞成,老海将大家的想法精炼了一下,先准备四个基础要求——”

        “第一,不能随意克扣工资。”

        “第二,要保证工作环境不能伤害我们的身体。”

        “第三,每天工作八小时,如果要延长工作时间,要额外给钱。”

        “第四,不能欺负侵犯工人,尤其是女职工。”

        海叔顿了顿:“大家觉得我准备的四个要求,合不合理,过不过分?”

        “合理,不过分!”大家齐声喊道。

        海叔:“明天,我会和其他工人主管,代表全体工人一起去面见银血会会长,洽谈落实这个四个要求。如果对方不答应,那我们就要举行抗议罢工,让银血会正视我们的地位!”

        齐八酒顿时慌了——你让他口嗨还行,真要跟银血会谈判,他瞬间就怂了。

        就当齐八酒打定主意当缩头乌龟的时候,另外一边忽然有人站起来:“海叔,我会和你一起去,为咱们争取应有的权益!”

        “海叔,俺也一样!”

        “海叔,我也要为工会出一份力!”

        忽然有人高声唱道:“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

        齐八酒一愣,回忆起刚刚在报纸上看过的歌曲,忍不住接着唱道:“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

        他看了看旁边玩耍的侄子侄女,又看了看自己满是老茧的粗糙的双手,心一狠,一咬牙,站起来了:“我齐八酒也去!”

        “我老孙也去!”

        “还有我!”

        看着一位位工人代表站起来,海叔心里松了口气。

        若不是里面有几位白夜行者,恐怕这事没这么轻松。玄烛人被拜金主义和唯利是图的思想洗脑太久,激励工人真的需要很多铺垫。

        不过这只是暂时的,因为工会明天就会迎来第一场‘大胜’——银血会会长将同意这四个要求,全体工人都会因为工会而受益,让他们明白权力是可以争取的。

        到了那时候,工会也算是走上正轨。工人卫队,工人参政代表……还有很多很多事要做。

        不过海叔心里却满是期待。

        荆正威都帮他们帮到这里,如果后面他们还搞不定,那他们不如回家种田吧。

        海叔招了招手,几大锅酸梅汤送进会场,他大声说道:“大家先喝点酸梅汤,解解暑啊。对了,大家看过或者听过《未来回响》吗?”

        “看过。”“听过。”“没看过。”会场里响起稀稀疏疏的回应。

        “《未来回响》的作者树人先生,为咱们工人写了一首歌,大家学唱一下,好不好啊?”

        “好!”这次大家的回应就很整齐,在这个穷人没什么娱乐的年代,唱歌显然是他们相当喜欢的消遣方式。

        “这样,我先唱一句,小朋友再唱一句,然后大家再跟着唱一句。”海叔朝小朋友们招招手:“上来上来,老海给你们糖吃。”

        在亲人的鼓励下,个头不一的小朋友们站在讲台上排成一排,海叔清了清嗓子,朗声唱道:“团~结就是力↘↗量~”

        “团~结就是力↘↗量~”

        “这力量是铁!”

        “这力量是铁!”

        “这力量是钢!”

        “这力量是钢!”

        随着孩子们清越悠扬歌声的领导下,大家齐声颂唱这首朗朗上口的《团结就是力量》,会场充满了欢声笑语。

        傍晚时分,海叔重重一拍手,大声说道:“我宣布,工人联合会第一届会议,圆满结束!请大家一个接着一个,有序离开,不要拥挤!”

        早就待腻的孩子们一阵风似的冲了出去,工人们在后面商量今晚要不要搭伙吃饭,又或者勾肩搭背地唱着他们刚学会的歌。

        走在日暮的余晖里,每个人都充满朝气,充满希望。

        嗡——

        直到刺耳的刹车声,铁与肉的撞击声,以及孩子的惨叫声在街道上响起,才将他们拉回现实。

        只见一辆车忽然从街道另外一边高速驶来,将正在追逐打闹的两个孩子撞飞了出去。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正在离开的工人们呆住了。

        “啧,车又脏了。”

        驾驶位上的富家青年厌恶地朝外面吐了口唾沫,他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工人们,重重踩下油门,嘴角微微上翘,满脸不屑:

        “一群泥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