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你有种就杀了我在线阅读 - 第229章 愿此刻永恒 上

第229章 愿此刻永恒 上

        等牧晴眉吹彩虹屁吹得口干舌燥,青岚才心满意足地点点头,掠过这个话题。

        不过对于牧晴眉的建议,青岚却是摇摇头:“晴眉你的心意是很好的,但现在不是时候。”

        “怎么就不是时候了?”牧晴眉一愣,这装逼还得讲究起转承合吗:“现在就该将荆会长拿出来跟其他商人对比,让大家知道银血会商人,不行,但荆会长,很行!”

        “有进步了,有改变了,做了好事,就该传遍大街小巷,这样才能让大家理所应当地感激,这样才能让荆会长更有动力变成一个更好的人。”

        牧晴眉的想法,也是绝大多数白夜行者的想法。

        虽然出于任务分配和职业需求,必定有一部分白夜行者作为间谍潜伏者,默默无闻地为理想牺牲付出,但白夜并不会让这些人就这么化为历史的尘埃,他们每个月都会发行内部报,专门刊登殉职的白夜行者的功绩,以及各地白夜的成果。

        如果外部环境恶劣,不能让普罗大众都知晓,没关系,那就只让同志们知道;

        如果通讯手段欠缺,没关系,那就只让当地的同志们知道;

        如果任务机密不能泄露,没关系,那就先记着,以后再传出去。

        虽然白夜现在是隐秘组织,但所有成员们心里都期待能光明正大登上历史舞台的那一刻。过去的功过不能遗忘,因为它不仅仅代表先驱者们的辉煌事迹,更是继承者们的斗志源泉。

        以上是官方简述,而按照牧晴眉的理解,那就是:

        如果做好事不能装逼,那将毫无意义。

        在这个纷暗的夜幕下,人人苟且,恶徒横行,如果你能发光,那就勇敢地闪耀,哪怕微弱,哪怕幼稚,哪怕孤独,但总有人会向往你的光明,而追随你的道路,一同闪耀。

        终有一天,人性的光辉将会照亮夜幕,是为白夜。

        虽然蓝炎等人都认为白夜的思想幼稚空洞,但实际上白夜的内核是能自洽的,用一句话来简括就是‘好人有好报’。为民众付出牺牲的白夜行者,也能得到民众的正面反馈,吸引更多人参加到正义的事业里,从而滚雪球越来越壮大。

        换句话来说,白夜其实是后期英雄,要是给他们一个发育的机会,迟早能长成庞然大物。

        所以牧晴眉才这么着急,因为在她看来,现在就是让荆正威滚雪球的机会,要是操作的好,这荆正威怕不是过几天就正式成为白夜行者了。

        翻滚吧,荆正威!

        青岚笑了笑:“他可不是那种会因为别人的评价而改变自己想法的人。”

        呼延丝萝在一旁摇头晃脑地说道:“做人不要太攀比,要比就比谁早起。你早起,我早起,我们……“

        “别说了!”牧晴眉直接打断她施法,自从《青年报》刊登了这句顺口溜,她一天至少要听十几次,听到人都麻了,每天的好心情从听见这句话结束。

        牧晴眉没有放弃,继续劝道:“但荆会长看见报纸在赞扬他,他也会开心吧?我记得他就是这样的虚荣……嗯……比较肤浅的男人。”

        “你换了个词也没变得好听啊。”青岚没好气看了她一眼,不过她自己也点点头:“不过有一说一,他的确就是这样的人。”

        外界大多数人,哪怕见过荆正威,对他的印象基本都是阴险狡诈,心狠手辣,面厚心黑这几个形容词里打转,也就青岚牧晴眉这些一开始就跟着他办报社的人,才知道这个男人多么肤浅。

        别的不说,现在《青年报》的讨论版,一开始其实是因为有人写信到报社,喷荆正威写的东西低俗难看,于是荆正威就将这些评论置顶加精,然后让小编们对其进行精准打击,句句辛辣地还击过去。

        青岚也知道,公子此举肯定也有其他深意,而讨论版到了现在也已经成为炙手可热的版块,但最开始公子的确就只是想在大庭广众里将骂自己的人狠狠喷回去。

        至于那些吹公子,吹《青年报》彩虹屁的来信。

        都贴在报社一楼的展示台里,让所有来宾瞻仰。

        非常的虚荣,非常的肤浅,青岚也非常的喜欢。

        “所以,”牧晴眉眨眨眼睛:“我们要写荆会长的报道吗?”

        青岚摇摇头:“那就按你说的写报道,但你觉得我们可以写什么?”

        “我们可以写——”

        牧晴眉突然卡壳了。

        对啊,写什么?

        写荆正威在‘阴音隐’的色诱下浪子回头,成为白夜的盟友?

        荆正威肯定会感激地马上跟他们划清界限。

        写荆正威和‘阴音隐’帮助白夜烧了半城区?

        因此失业的工人们肯定对牧晴眉的正义发言而感激涕泪。

        写正因为荆正威在残忍迫害银血商人,所以工人们的待遇和环境才因此提升?又或者写直白点,工人主管之所以能当上负责人,你们之所以能得到欠款,都是荆正威大老爷的恩赐?

        总感觉哪里出了问题……

        “你发现了吧?”青岚说道:“虽然公子很忙,很辛苦,做了很多事,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他——我也不能。”

        “有什么不好理解的?”牧晴眉感觉很困惑:“荆会长不是在想办法令东阳变得更好吗?”

        呼延丝萝用手掌支起下巴,忍不住说道:“他帮临海军抢我们的钱,这叫做令东阳变得更好?”

        “大人说话小孩子不要插嘴!”

        “我不小了!”

        “你……”牧晴眉看了她一眼,感觉自己没办法反对这句话,决定进行人身攻击:“你肩膀不酸吗?我认识一个医官很会治疗肩膀酸痛,要不要介绍给你?”

        呼延丝萝一愣:“你怎么知道我肩膀酸酸的?好啊好啊。”

        我是不是嘲讽的太隐晦了……在牧晴眉沉思的时候,青岚摘下眼镜,平静说道:“丝萝的看法,基本也是现在大多数人的看法。说实话,我没有晴眉你那么相信公子,其他人对他不信任,也可以理解。”

        牧晴眉点点头:“确实,荆会长现在可吹的地方不多,但黑点倒是不少……明明他做了不少,为什么会这样呢?”

        “就跟你吃饭一样,”青岚说道:“你吃了八个包子才饱,但前几个包子并不会让你有多少感觉,后面几个包子才会有很明显的饱腹感。”

        “难道前面几个包子就没有意义吗?当然不是,正是有前面包子的铺垫,才有后面的饱腹。”

        牧晴眉脸一红:“青岚姐你怎么知道我要吃八个包子的……”

        “啊?我随便说的……”青岚笑道:“我其实挺羡慕胃口好的人,公子经常让我多吃点,说我太瘦了,应该要长点肉。”

        “哼哼,他说的长肉,应该是那个意思吧?”牧晴眉瞥了一眼呼延丝萝。

        “或许是吧。”青岚也瞥了一眼。

        呼延丝萝感觉莫名其妙:“我吃得不多啊,我也不胖啊!”

        已经明白目前无法洗白荆正威后,牧晴眉有些垂头丧气地,将脑袋搁在桌上,软绵绵地说道:“哎,好烦,虽然荆会长也不算什么好人,但一想到他做了那么多事却不能炫耀,心里总替他不爽。”

        青岚安慰道:“不要着急,你想想,煎饼摊完鸡蛋抹完海鲜酱再洒点芝麻,都要几分钟;做一条烤鱼,要花一个小时;出一期报纸,要花一周;生一个孩子,要花十个月。好事都是特别费劲的,所以幸福才这么令人期待。”

        “嗯!”牧晴眉重重点头,看见青岚眼里的温柔,心里忽然有些不好意思。

        她现在才忽然意识到,说到荆正威的事,最上心的人不正是青岚吗?

        白夜的人也不是傻子,之前他们认为青岚是忍辱负重,只是因为他们不相信会有人对人间残渣抱有好感。但随着白夜与荆正威的紧密合作,以及都快成为荆家忠犬的尹冥鸿对荆正威的多番维护,大家逐渐意识到,‘阴音隐’青岚可能是真的喜欢上了荆正威。

        牧晴眉是最快接受这个现实的人,她以前还会觉得青岚那副患得患失的模样是因为潜伏荆家而担惊受怕,但现在回头一想,这不就是少女相思的典型症状嘛!

        她牧晴眉也是看过许多恋爱小说的人!

        她的恋爱知识非常丰富!

        青岚之所以这么在报社工作上这么卖力,除了因为她热爱这份工作,也是因为她可以帮到荆正威吧?

        而牧晴眉刚提出这个建议,青岚立刻就有理有据地否定了这个计划,这说明她其实早就想过澄清荆正威的名誉。

        牧晴眉想到的,她也想到了;牧晴眉没想过的,她肯定也想过。

        她比谁都更在乎那个人。

        “青岚姐,今天要去大门石街逛逛吗?”牧晴眉主动邀请:“我好想吃豆花——”

        “今天不行。”青岚摇了摇头:“我今天要去一趟医官司。”

        “医官司?”呼延丝萝疑惑问道:“荆家不是有专属医官的吗?再说了,荆正威想要找医官,不应该是医官屁颠屁颠去荆园吗?”

        “但我有些问题想找女医官问。”青岚坐在椅子上晃来晃去:“不知道今天医官司有没有女医官值班……”

        “女医官?我认识啊!”

        牧晴眉眨眨眼睛:“我认识一个关系很好,技术也很好的女医官,我带你去找她吧?喂,你不是肩酸吗,也可以过去找她看看。”

        “我不叫喂!”呼延丝萝气鼓鼓地说道:“你认识的医官靠不靠谱啊,不会是野医官吧?”

        牧晴眉实话实说:“她的确是野医官,不过她也经常去内城为夫人小姐出诊,你说不定也被她治疗过呢。”。

        “那位医官叫什么名字?”

        “文虹。”